第一幕:久别重逢 - 妻迷心窍,从良总裁难二婚

第一幕:久别重逢

夏日炎炎,就连水泥路上都冒出了热气。 从十二路公交车上下来,放眼望去,硕大的元北集团浓墨重彩的四个大字落入眼帘,高高挂在大楼外墙之上,在烈日之下闪着璀璨的光。 “简南小姐,恭喜您通过总裁秘书一职的面试,请于6月16日下午三点至元北集团总部办理相关入职手续。” 深吸口气,简南垂在身体两侧的手默默攥紧,她在心底默默鼓励自己,既来之则安之,要相信自己有能力创造一个全新的开始。 信心虽然不是很多,但自我鼓励还是有点儿疗效的,她走进大楼,在电梯门口停下,摁了上楼的按钮。 电梯没一会儿就来了,随着叮的一声,电梯门缓缓打开的那一刻仿佛打开了记忆的闸门,时光纷至沓来,犹如在古井无波的心底投下了一颗大石头,掀起波涛汹涌,瞬间淹没了简南为数不多的冷静。 男人在电梯内伫立着,脸上不苟言笑,手指尖的烟头延伸散开的缭绕雾气,身量极高,至少也有一米九,简南看他的同时,他也正盯着简南,眼神中带着狼一般的侵略性,寸头与深邃眉眼的融合加深了他的冷硬,就算离了一段距离,四目相对时,简南仍旧感觉到了他身上那股隐形的戾气,让人不寒而栗。 她下意识往后一退,欲转身之际听见男人一声冷喝。 “站住!” 仅仅只有两个字,却是魔咒般令简南顿在原地,进也不是退也不是,身着黑衣的保镖都在看着,她觉得尴尬极了,暗自咬牙,恨自己怎么还是这么胆小,见了这个男人就跟老鼠见了猫似的,连对他的话装作听不见都没办法做到。 男人声音冰冷,吩咐保镖:“出去。” 为首的保镖鞠了个躬,带着一群人往外面走,简南在离开和留下两个选择之间纠结徘徊,入职时间快到了,这是目前以她的学历能找到最好的工作,简南深知自己不能放弃。 随着低气压发源体的渐渐靠近,简南敏锐的觉察到周遭威压气场又增强了些,随着脚步声的越来越近,简南知道男人正朝自己走过来,头有点痛,后悔今天早上出门前怎么就忘记了要看看黄历!真是失策! 还有他,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元北集团,元北,北? 简南是万万没想到,回国的第一天,找的第一份工作,就撞见了这辈子最不想再见的人,她全身紧绷着已经是做好了逃跑的准备,甚至于脑海中已经开始构思撤退路线还有如何向HR经理解释她今天不能上班的缘由。 然而这些都比不上心底隐隐的期待,这四年间,简南变了太多,短发成了长发,不再是清汤挂面,还学会了化淡妆,她想让这个男人认出她来,又不想他认出来,人真的是一种矛盾的生物。 不过,他应该已经是认出了她,才会这般杀气腾腾。 纠结间,简南的手被用力握住,宽大厚实的手掌正紧紧地包裹着她的手,男人的手掌心有着一层薄薄地茧,还有温暖熟悉的温度,简南挣扎着要抽出手,却被那人握得更紧了些。 “你在这里做什么?” 这是在大厅之内,周围有人来来往往,不时投来打量惊诧的目光,简南又使劲儿挣了下手后仍旧没能抽得出来,这个男人握得太紧了。 鬼使神差一般,简南没有刻意的出言伤人,反而是老老实实地回答了:“来报道。” “哪个职位?” “总裁助理。” 男人将烟掐灭,挑眉,拉长了语调说:“那就走吧。” “啊?去哪儿?” “报道。” 说着,简南被男人拽着手往电梯里面带,因为不想继续在电梯门口做让人围观的猴子,她没有反驳,难得表现了从善如流的态度,跟着男人进了电梯。 人生真是处处有惊讶,下一秒,电梯合上的一刹那,天旋地转间,男人已经将简南困在了墙壁与他的胸膛之间,后背传来的电梯间墙面冰冷触感,简南打了个哆嗦。 简南几乎立刻就为自己的智商默哀了,离开的这段时间竟然让她忘记了身边这个男人是头狼,霸道狡诈。 男人声音低沉,该死的性感,恍恍惚惚之间,简南似乎听见他说,没变。可等简南想再仔细听一遍,却是什么也没有。 电梯上升的重力加速度让简南头昏脑涨,元北大楼有五十三层高,进来的时候简南也没注意他摁的是几楼,心里不由得焦急起来,这人到底要干嘛? 其实,秦厉北啊,你也没变。 一样高高在上,一样高不可攀,一样让人只是一眼便足以沦陷万年。 秦厉北手捧着简南的脸,肌肤相触,她的小脸瞬间滚烫起来,简南心想,若是这时候有一面镜子在,她毫不怀疑可以看见自己的脸就像是熟透了的虾子,又红又烫,吓人得很。 秦厉北嘴角噙着一抹神秘的笑容,一手越过简南的头顶撑在身后的墙壁上,直勾勾的看着她。 “既然回来了,那你最好牢牢记得,从今往后好好听话。” “……额?”听话?这是什么意思来着? 还未等想明白,秦厉北已然俯下身来,两人距离最近的地方,是嘴唇与嘴唇之间的半厘米,男人身上烟味与古龙水混合在一起,是一种别致的专属于他的气息,萦绕在鼻尖。 简南撇过头去,不想理他,他倒是不恼,手贴上脸颊默默摩挲,甚至用手指勾住下吧将简南扳过去与他面对面,力气大得吓人。 简南全身软绵绵的,如过电一般酥麻,就快站不住脚了。 忽然电梯叮的一声到了,他很快就退开来,动作优雅地抚平了衣角处的些微褶皱,仿佛前一刻的旖旎暧昧全都是简南自己臆想出来的,秦厉北淡然道:“你不是来报到的?还不去?” 顶楼是元北集团的总裁独有的办公场所,各种娱乐设施休息设备齐全,但因为其他人上不来五十三楼,常年只有元北的总裁和秘书活动,便显得这里真是格外的孔空旷和冷清。 简南从混乱中抬头,恰恰好对上已经走出电梯的秦厉北,回头投来的视线,四目相对的一刹那,简南拽着包夺门而出从秦厉北身边落荒而逃。

下一篇   第二幕:自投罗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