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章:终于见到了(一) - 妻迷心窍,从良总裁难二婚

第一百章:终于见到了(一)

茶水间这种地方,简直就是八卦自滋生的温床,简南继续听了会儿,觉得很没有意思,秦厉北没有在自己面前出现的这段时候,原先被他突然住在自己家隔壁的那种惊慌恐惧感已经渐渐变没了,取而代之的是平静地看待。 她将秦厉北所说的要自己还债,深刻记载了脑子里面,左思右想,到头来,决定还是先静观其变,他们之间若说是债,谁也不比谁欠下来的少。 …… 过了会儿,简南装作什么都没有听见,正准备离开,却有个戴着樱桃发夹的女生拦了一下简南,简南低头看,那人走到简南面前来,好奇地询问:“你不是前老板的秘书么,哎,我听说就是你泄露的消息和照片的啊,你居然还在这里工作,没被辞退么?” 这个女生一说,其他女同事便三三两两的围观了过来,对着简南指指点点地议论纷纷。 “是啊。我也听说了,就是她,叫什么来着?哦,想起来了,叫做简南。” “娜姐最讨厌吃里扒外的东西了,怎么还能容忍她上面待的好好的,没把人直接清出去啊?真是太神奇了!” “哈哈!你们就不知道了吧,这肯定是捡了个大便宜了呗,前老板被离职之后,副总裁上位,我那天啊,看见了副总裁护着她上了车,动作神情,那叫做一个亲密,这可不就直接留下来了么。” “哦~”站在最里面的一位穿着红衣套裙的女同事笑得意味深长,声音尖锐:“我懂,那么看来,说不定这个前老板的被离职,还有之前的新闻就是故意弄出来的呢,现在看看,谁的受益面最大哦~” 简南狠狠瞪向那个最后说话的女同事,那人竟然也不害怕,走出来,朝着其他人挥了挥手,其他人立刻纷纷做鸟兽散,还顺手将茶水间的玻璃门关上了。 “我还一直想说,把娜姐气成那样子的女人是有多么的厉害呢,现在看来,也不过如此而已,只会瞪我么?连动口都不敢啊?其实简小姐,有句话,我憋了很久了,还是想要说,小心着点儿,不要被人当了枪使儿,还帮着别人鼓掌加油。” 话落,女人飘然远去,简南站在原地,想着那人话里面的意思。 从茶水间一路回办公室的路上,简南想了很多,把自己从第一天进元北集团到现在发生的所有事情回顾了一遍,却也没找出任何有用的关联,但是她也突然发现了,元北最近发生的许多事情,其实都和自己有着直接或者间接的这样那样的联系。 她不禁背后冷汗直流,是不是,暗地里面真的有一双手在默默地推动着什么发展,而自己恰恰是其中的一颗螺丝钉呢? 下班后,满脑子都是问题的简南从托儿所带着团团回家。 远远地便看见了一辆保姆车停在小区楼下,引来阵阵附近居民的侧目。 的士司机笑道:“那辆车看着不便宜的,没想到这个小区还有这么有钱的人住着哈!” 原本简南是没有注意的,团团这几天一直犯困,从托儿所回家的时候分分钟就能睡过去,这时候她正抱着团团帮他盖小毯子呢,听见司机师傅这么一说,便抬头去看。 那辆车就停在自己家楼下,她想着可能是秦厉北回来了,手上的动作加快了些,秦厉北神龙见首不见尾的,她必须得逮住人,把该问的问题全部问完了,接下来才有可能决定自己的方向究竟在哪儿。 付了钱,简南急急忙忙地下车,经过保姆车的时候往车里面一看,只能看得见一个身形绰约的女性轮廓。简南犹疑着,停了会儿脚步,而后正继续准备往前面走的时候,却是听见了开车门的声音。 “南南,好久不见了。” 简南几乎停跳了心脏,凉意从指尖瞬间传至四肢百骸,将血液冰封,她脚下一顿,强作镇定地装作什么都没有听见,转身就走,旁边却是有几个黑衣保镖围了上来,面无表情地硬生生将她的脚步逼停。 身后那人继续说得温柔,带着满满的难过和不舍:“当初你走的时候,我就不放心你一个人独自去那么远的地方求学,结果你非得去,去了还不算,连一点点消息都没有了,这么多年,知道我有多担心你么?” 若不是早就知道她曾经在自己身上做的那些事情,简南几乎都要相信了身后那人的情深意切,每一字每一句都是那样的发自肺腑。 眼前局势,别说她现在抱着团团,就算是单独一人,她也没办法从包围圈中突破,完好无损的逃走,而且自从那次在津市,召开关于爆炸案记者会的时候,她就猜到了总归很快地,这个女人便会找上门来,而等到今天才露面,都已经是上天给她的仁慈了。 简南在脑中将自己的处境过了一遍,最后庆幸,秦厉北不在家,不然的话撞上了,说话间有什么被秦厉北捕捉到,等他插手调查的话,一切就都完蛋了。 “秦太太……”简南回头,在脸上扯出一个皮笑肉不笑笑容来,缓缓开口道:“真是好久不见,你转正了么?” 很满意地看着柳璃的脸色变了变,最后定格在铁青上,简南心中爽快,环视四周,继续道:“有什么话,我们找个地方聊,不然,这么多人呢,你也不想我说出点什么,给您丢人吧。还是说,这四年过去了,秦太太不在乎了呢?” 柳璃暗中咬牙,视线落在简南怀中的小家伙身上:“这就是那个孩子?睡得真香,果然还是当孩子好啊,简单,无忧无虑的,完全不知世事艰难人心险恶。南南,这几年你带着孩子辛苦了,咱们上楼,回家去聊。毕竟孩子也得找个地方让他好好睡觉是不是?” 简南将团团往自己怀里抱紧了些,她根本不能忘记,那天晚上窗外下着大雨,冷冰冰的机械仪器在她身上滑来滑去,引起阵阵战栗,尖锐地管头抵在她的私密处,想要夺去她孩子的生命。 几乎是想也不想,简南的双腿不受控制地打颤,柳璃笑得愈加无害,她便愈是害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