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一章:终于见到了(二) - 妻迷心窍,从良总裁难二婚

第一百零一章:终于见到了(二)

上楼,简南把团团在卧室安顿好了,出来的时候,柳璃正站在挂满了照片的墙壁前,将照片一张张地看过去,听见简南出来的声音了,笑道:“这个小家伙还真的是可爱呢。” “秦太太,开门见山,你找我,究竟想要做什么?我身上,应该没有什么是值得你纡尊降贵来到这里,亲自找我谈判的了吧?” 简南的直白在柳璃看来略微有些吃惊,她原本是已经订好了计划,想着说悄无声息地解决掉一切潜在的隐患,然而昨晚上知道了王瑶有了身孕后,计划改变了。 秦珂对于那个即将出生的孙子很是重视,而这时候,若是能够将这个孩子带回去,无疑是在秦珂面前刷好感的最佳机会。合家团圆,子孙绕膝,试问谁不想呢? 对于这个女儿,柳璃心情复杂,假意笑了笑,道:“你爸爸也知道你回来了,这次,是让我来带你回家的。你看看这里,从小到大,我什么时候让你住过这种地方了,你呢,身在福中不知福,秦家好好的千金小姐不当非得跑到这里来折腾自己,还是跟我回去,家里头的屋子都给你收拾好了,还有专门给团团准备的儿童房。” “我爸爸,四年前就死了。死在那场大火里,是你眼睁睁见死不救,看着他被活活烧死的。妈,秦珂,从来就不是我的父亲。” 啪…… 很响亮的一声巴掌,简南捂住了脸,觉得可笑,前几天才被扇了一巴掌,今天换了个边儿,居然又挨了一巴掌,最近还真的是巴掌分不开…… “你说的这叫做什么话?!”柳璃怒道,声音变得愈加尖细:“简承佑算个什么东西!你当他是你爸爸,他拿你当过女儿没有?!我告诉你,你这辈子只能有一个父亲,就是秦珂,就是秦家的主人,不管什么情况下,再让我听见你说一句刚才那样的话来,看我怎么收拾你!” 呵呵,还是露出真面目了,简南不想多说,转而去开门,做了个请的姿势,道:“我家不欢迎你,请你离开,不要再出现在我面前。” 发完了脾气,柳璃这才觉得自己失控了,场面完全就绕着自己的原先来这里的目的偏向了相互指责埋怨的地步,这不是她想看见的。 柳璃咳了声,调整了脸上细微的表情,缓和了语调道:“当年的事情,我知道你一直在怪我,但是我想告诉你,简承佑的死,完全是他自己自作自受,若不是他涉黑,他的仇家不会盯上咱们母女倆,警察更加不会介入,也就不会有接下来的一连串的悲剧。你已经长大了,也是另一个孩子的母亲,就应该明白,就凭我一个女人,想要给你们好的生活,只能那样做。” 简南沉默了,这时候团团在房间里面醒了过来,找不着麻麻,哭着跑了出来,简南赶忙上前把儿子抱在怀里,警惕地盯着柳璃。 团团泪眼朦胧地盯着柳璃看了好半晌,咬着手指,声音软软地问:“你是谁呀?” 柳璃看了眼简南,在视线交汇中,两人达成了短暂的协议,暂时在团团面前当做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 “团团,我是奶奶。” 话音落下,连柳璃自己都觉得挺不可思议的,当初以为这个必然会是残疾的孩子,竟然活得好好的,还长得白白胖胖笑起来跟小童子似的,光是看着,就惹人喜欢,她不禁想,要是这孩子的身世不是那样,那该是有多好的一件事情。 在团团记忆中,奶奶就是那些头发白了,走路晃晃悠悠的人,可是现在站在自己前面的这个人,一点儿也不像是奶奶呀,于是乎他扭头看简南,小圆脸十分认真地问:“麻麻,是阿姨耶,不是奶奶~” 柳璃被逗笑了:“团团嘴真甜,我是你妈妈的妈妈,所以是你的奶奶,亲奶奶,知道吗?” “哦~奶奶~~~”团团甜甜的喊,简南心里难过的要死,记忆中柳璃拉着她去做堕胎手术的画面从刚才见到柳璃开始,便一直在自己脑海中不断重复拨放,如同经典电影画面的暗沉色调,不断扩大着她的内心恐惧。 “哎呦喂,真是可爱的孩子,你还有个爷爷,想不想和奶奶一起回家去见爷爷啊?” 以前邻居家的小伙伴们也都有爷爷奶奶的,但是他没有,幼儿园里面的小朋友们也会有爷爷奶奶来接他们放学的,但是他也没有,现在突然有了奶奶,还有爷爷,团团可高兴啦,小脑袋拼命地点头。 “~想~” 简南打量柳璃,完全弄不明白她的母亲究竟想要做什么,曾经一度恨不能亲手杀死他她们母子的人,竟然转变了态度和脸色,实在是让人太过难以理解了! “那就让麻麻带着你,咱们一起去见爷爷,爷爷见到你,会很高兴的。” “不必了!”简南不知她葫芦里面究竟卖了什么药,但是让团团和秦家多接触,她是千百个不愿意的,于是乎直接拒绝了。 团团好奇地看她,简南哄道:“团团,咱们回去睡觉,明天上课呐,好吗?” “团团想见爷爷~”小家伙不高兴了,趴在简南肩膀上,撇着嘴,眼睛里面包着一泡泪,仿佛只要简南再拒绝他,他就哭给简南看看! 对于儿子无底线宠溺的简南瞬间不知道该怎么办,心里打着草稿,门口却传来熟悉的脚步声,几乎是瞬间,简南回头,只见路衡领着夏铮站在门口。 …… 简南不知道他听见了多少,心里担忧,然而路衡却是走了进来,从简南怀里把团团放下来,让夏铮带着回卧室去休息了。 “秦太太,真是好巧,在这里遇见您。” 柳璃没见过路衡,疑惑中秉持着礼貌笑了笑,道:“你是南南的朋友?” “是,我也是厉北的朋友。”路衡道:“秦太太今天来这里是?” “我来看看南南,顺便带着团团去见他爷爷。”柳璃来之前便将简南回国后的所有活动,包括去了什么地方,见了什么人,做了哪些事情,都一一的了解,但这个路衡却是没有在资料上的,柳璃对于突发的意外情况还未完全掌握,便只能是先走一步看一步再说了。 想着,柳璃转向简南,道:“你收拾一下,我在楼下等你。” 她的满目慈爱,在简南看来就是妥妥的黄鼠狼给鸡拜年,目送柳璃出门,简南上前便是将门关上,还怕不够严实似的,跑到茶几边将沙发推了过去,把门给堵上了。 做完了这一些,简南这才得了空闲,看向路衡,不好意思道:“你肯定有很多问题,问吧,我都会回答你的。” 路衡将视线牢牢锁定在简南身上,他刚才已经在心中有了一个大致的轮廓,只不过,有些事情还需要简南的亲口佐证。 “那是厉北的母亲,那么,秦太太又是你的什么人?刚才听她喊你南南,很亲昵的样子。” 很亲昵?若是路衡知道她是谁,便不会说这句话了。简南无奈地笑了下,道:“那是我的亲生妈妈。” “什么?”路衡惊呼:“她是你妈?!” 简南点头:“是啊,她是我妈妈,就是那天我跟你说的妈妈,只不过,同时,她还是秦老爷子的二房太太。”她一顿,看到了路衡的疑惑表情后,认真解释道:“我妈妈在我十六岁的时候,带着我进了秦家大门,进门的第一天,秦老爷子便将秦厉北归到了我妈妈的名下,成了我妈妈的便宜儿子。哈,很奇怪的故事对不对。” 路衡摇头:“不会奇怪。至少我这么觉得。但是,你们既然兄妹的话,怎么也不提前跟我打声招呼啊?前段时间,见你和厉北相处的样子,我还以为你得罪了他呢,每次见到你都跟见了仇人似的,哪里像是个兄长了?” 简南笑得无奈,可不是么,秦厉北本来就是她的仇人,还是因爱生恨的那种,沉寂在心中许多年,用了她半身力气才堪堪锁在心底最深处,以免她做出任何伤害他的事情来。 聊了会儿,路衡提醒简南该收拾行李了,简南看着紧闭的房门,走到阳台往下面看,竟然没有看见原先停在绿化带边上的黑色保姆车,难道是就这么走了?简南正疑惑着,门竟是传来了敲门声,均匀分布的力道均衡的三短三长,这是一个暗号,只有简南她自己和秦厉北知道,还是在秦家的时候互相通报小消息的时候才用得上的,闲着三短三长,就是一切安全的意思。 路衡看向简南,问她要不要开门,简南犹豫了会儿,敲门声还在继续…… “开吧。” 和柳璃比起来,秦厉北的威胁性还是小一点儿的,而且,若柳璃真的要她带着团团回到秦家大宅,那么秦厉北便是她唯一能够祈求伸出援手的人物。 命运推她靠近深渊,甚至妄想着触碰她的逆鳞,那么别无所靠的她唯有不择手段自救。 …… “呦呵,你怎么来了?”路衡戏谑,简南抿唇,眸子里是一派波澜不惊。 秦厉北站在门口,英俊笔挺,熨烫得恰如其分的黑色西装和白衬衫,十分正式的打扮,英嘎是从哪个宴会上下来,还带着微醺的酒气,他左手插着裤兜,手里提着很大的塑料箱子,四目相对,简南心跳漏掉了一拍。 他似乎没有注意到路衡也在这里,笔直地朝着简南走来,一把将她揽进了怀里,力度之大,甚至让简南生出了一种自己下一秒就会被掐死的错觉,她呜呜了两声,试图从秦厉北炙热的胸膛中挣脱出来。 “别动,南南,我害怕。” 这个名字…… 简南真的就不动了,‘南南’这两个字,已经有四年多的时间没有从他口中听见,简南心里恍惚得一塌糊涂,脑子亦是停止了运转,这个胸膛坚实温暖,两人贴得很近,彼此的每一下心跳声都是相互应和着的,仿若一曲旖旎纠缠的卡农,都是为彼此而生。 刚才的紧张与不知所措,在此时此刻的秦厉北怀中,简南竟然觉得奇异的平静了下来,就像是风雨中颠沛流离许久的蒲公英,飘飘荡荡终归是有了落地归根的实处。 他喊她的名字了,最开始最初的小名,简南鼻子酸酸的,闭上了眼睛,真好闻的女士香水味道啊,还是沈扬诺最喜欢的那一款,简南假装什么都不知道,放任自己沉沦,而后好一会儿,才有勇气轻声开口。 “秦厉北……” 只喊了名字,就再也说不下去了,秦厉北放开了些,低头看着她,许久不见,这个女人天天没吃饭么,看起来又瘦了些。 …… 他这段时间去见了董胡,处理了之前说的上游建材供应链重组的事情,今天刚落地,便直接从机场赶了回来,而他刚才在楼底下遇见了柳璃,柳璃也说明了来意,那就是带简南回秦家大宅。 “瑶瑶已经怀孕了,我不管你心里究竟是怎么想的,然而现在回归家庭是你必须要做的事情。你爸爸也知道了瑶瑶怀孕的事情,很是高兴的,厉北呐,这么多年了,家里面终于有了新生命,而且这个孩子是王秦两家联盟最稳定的保障,也是你和秦世勋对阵的最好的武器。” 柳璃语重心长的劝慰:“万秦是你的,也只能是你的,你必须要去争,否则等你爸爸死后,我们母子俩,被扫地出门就是唯一的下场,明白么?” 秦厉北当场就笑了:“这个婚我一定会离,至于你们怎么想的,我不在乎。还有,别动她的主意,你不把她当成女儿,不代表我不把她当成妹妹。” 他笑得云淡风轻,就连语调都是无所谓的慵懒,柳璃却突然有种周遭气压越来越低,气温骤降的感觉,浑身寒毛都竖了起来。 “你要是把她当成妹妹,你!”柳璃真是无法说出来接下来的话,她偷偷打量着秦厉北,原先以为他对当年的事情毫不知情,但是现在想想,他莫不是已经知道了些什么,才会这般反常,连秦柯的命令都可以不听,甚至于还敢违背。 想到这儿,柳璃决定先按兵不动,她缓和了语气,柔声道:“既然你知道她是你妹妹,那么分寸该如何守着,就不需要我多说,你千万记得,这不光会毁了你,还会毁了南南,甚至于毁掉整个秦家。” 说到最后,柳璃自觉地身上充满了深深的无助感,无奈道:“妈妈是为了你好。” “……我想给,她未必想要。” 秦厉北没有再多说,沉默着目送柳璃带着隐隐的怒气离开,而后从后车厢提了箱子上楼。 …… 情绪不受控制的结果,大抵便是现在两两对视,恨不能将自己埋起来的吧,简南知道她自己刚才是情不自禁了些,于是乎捏着衣角,顿时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最后,打破僵局的是路衡,他上前接过秦厉北手里头的箱子,不着痕迹地将自己搁在了两人之间,明显的身高优势不一会儿便将简南从秦厉北的注视中带离。 这两人间的奇怪气氛,从先前起便不容旁人插手的气场,路衡迟钝,却也嗅到了非同一般得气味,他故作轻松,笑着开口,打趣道:“厉北,你还真的是厉害,阿南是你妹妹,居然瞒了我这么久,亏我还担心你对这个小助理不好,说了那么多好话,合着你们是一家人!”他笑得开心,笑得用力:“这下子好了,阿南是你妹妹,也就是我妹妹,以后不许你欺负她,知道不?妹妹是什么,妹妹就是用来宠得!” 简南垂眸,心里头酸酸的,兄妹,到头来,还是只剩下兄妹这层比白开水还要来得淡漠的关系。 夏铮带着团团从卧室出来找水喝,小家伙见到了久未露面的秦厉北,心情瞬间嗨了起来,迈着小短腿哒哒哒三步并作两步地朝着秦厉北,目标明确地冲了过去,边跑还边喊:“叔叔~叔叔~团团想你啦~~” 小团子圆滚滚地扑进了怀里,秦厉北将他搂住,顺势抱了起来,动作自然而然丝毫没有停顿,简南在一旁看得不是滋味,自从认识了秦厉北,团团莫名其妙地便喜欢上了,本就性格内向的小家伙在秦厉北面前仿佛换了个人,还是无意识地撒娇卖萌打滚求抱抱,看得简南都不好意思了。 “看看我给你带了什么。”说着,秦厉北又将箱子从路衡手里头接了过来,打开之后,汪汪汪的狗叫声便传了出来,声音充满了活力。 简南和路衡都凑过去看,箱子里是一只浑身雪白的萨摩耶,才刚出生的小奶狗,糯米糍似的又白又软的一团,抬头见这么多人盯着他看,抬爪子捂住了眼睛,嗷嗷了两声,就趴箱子底不动了。 团团幻化雀跃,指着小奶狗问秦厉北:“叔叔叔叔~这是狗狗嘛?” “是,你的小狗,喜欢吗?喜欢的话就给他取个名字。” “喜欢!”团团眯着眼睛给了秦厉北一个大大的笑容,然后还抱着他在脸颊上重重地吧唧亲了一口:“白白,团团喜欢白白~”小家伙认真地思考了会儿,盯着秦厉北又看了会儿,把简南和路衡也弄得一团雾水,这孩子干嘛呢? “团团还喜欢送白白给我的叔叔~~” 明明喜欢和爱这种东西,在大人的世界里随口就来,秦厉北一个混迹花场十几年的高手,面对小孩子稚嫩又简单直白的喜欢告白,说实在的,还挺难为情。 路衡可不会放过这么好的机会来宣示自己的存在感,怎么说自己的好兄弟突然成了阿南的哥哥,无论从哪一方面来看对自己来说都是有近水楼台先得月的好处,好朋友变成了大舅子,唔,可以多说说好话,路衡这么想着,伸手去逗团团:“那你喜不喜欢路叔叔?” 团团想了会儿,点头:“~喜欢~”说着,还掰着手指头很是高兴地数道:“还喜欢麻麻,喜欢铮铮哥哥,喜欢心心姨姨~” 自家儿子谁也不得罪地把自己喜欢的人的名单列了出来,秦厉北抱着他,一大一小的两个人,男的清俊丰朗,小家伙活泼可爱,简南看在眼里,竟是有些偷偷地满足了会儿,她得多看几眼,以后就不可能有这样的机会了。 “哈哈,厉北你看,你大外甥雨露均沾的,还真的是谁也不得罪,和你这个冷冰冰的舅舅一点儿也不像。”路衡继续打趣:“哈哈,你看我干嘛?我说的不对么?” 团团不懂舅舅和大外甥,这些词汇量对于现在的他来说还比较难以理解,他的注意力很快就被卷成一团眯着眼睛睡觉的白白吸引了,伸着手要去抱白白,秦厉北便将人直接放到了地上,然后再把白白从箱子里面抱出来。 两个孩子热热闹闹地围着小狗玩儿去了,简南转身去厨房倒了果汁过来,秦厉北和路衡一人一杯,坐到了沙发上,翘着二郎腿,随时随地便将长腿的优势秀了出来。 反倒是简南这个正儿八经的主人,搬了把小凳子坐在一边,惴惴不安地等着他们之中谁先开口,然后她又得全神贯注地开始撒谎,编故事,一个谎话跟着另一个谎话来圆。 安静了一会儿,率先开口的是简南,秉承着先发制人原则,她看向秦厉北,问道:“你怎么会给他带小狗回来的?” “朋友家刚出生的小狗,送了我一只,我不爱养,正好你们俩都喜欢,你们养着最好。” 其实并不是,之前陪团团玩拼图的时候,小家伙特别羡慕地说起了幼儿园里的小朋友养了一只小狗,特别特别可爱,但是麻麻不准他养。秦厉北记得那时候小家伙圆圆的脸蛋皱成了一团,小孩子脾气地嘟起了嘴巴,大概是不设防的时候,才会将如此娇憨的小模样展现出来。 小狗是他特地让人找回来的,父母都很贱看乖巧,应该不会很调皮捣蛋不咬人,让白白跟着团团,目前看来不会有什么生命危险。 秦厉北能记住团团说的话,这已经让简南很是感激,路衡在两人间来回寻索,而后腾地起身,拉着秦厉北往外走。 简南:?? 路衡边走边回头嘱咐简南:“今天是个好日子,我去买点东西,咱们晚上做一顿好的。” 简南点头,心下了然,她知道路衡有很多问题想要问秦厉北,关于自己的身份,和秦厉北的关系,甚至是团团,不仅仅是路衡,若不是因为她置身于其中,就这么弯弯绕绕奇奇怪怪的关系纠葛,光是听听便已经觉得狗血离奇又八点档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