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二章:被抛弃(一) - 妻迷心窍,从良总裁难二婚

第一百零二章:被抛弃(一)

这边厢,路衡哥俩好的揽着秦厉北的肩膀上了车,随后立即将车窗门全部锁上,随手点了根烟,看着星星点点的火光在眼前欢快跳跃,杏眼微眯,浓眉紧皱成了一团,沙哑的低音炮严肃道:“早前就听说秦家有一位千金小姐,受宠的很,被秦老爷子惯得无法无天,去了国外留学,对于这位秦小姐,没有人不想要得到她的消息,哪怕是模糊的背影照片,但是因为秦家人的格外保护,从来没有拍到过。” 说到这里,他狠狠地吸了口烟,烟灰掉落了半截,在真皮座椅上面染了层铁灰色。 “我很惊讶,你和阿南居然是兄妹。这件事情,如果不是今天正好撞见秦太太上门,恐怕你也没有打算告诉我。是不是,厉北?” 秦厉北看了路衡一眼,他并不想就这件事深入探讨下去,于是乎避重就轻回答道:“在秦家长大的兄妹,能有多少兄妹之情?不过就是一个名头,路衡,我给你一个忠告,和简南保持距离,否则后果,我无法担保。” 路衡笑了:“能有什么后果?”他笑得满脸都是无所谓:“再痛苦也不过就是没了命,阿南,比命值钱。” 掷地有声的最后一句话,惹得秦厉北侧目,路衡却是将所有强烈外放的情绪收敛,仿佛刚才的每个字都不曾从他口中说过一般。 路衡发动殷引擎,在轰鸣声中找了个最近的商场疾驰而去,一路上,两个大男人谁都没说话,他们一同踏过鬼门关,有些东西不用讲得太过明白,自然而然会明白。 无言的对峙在车厢内弥漫开来,将人从头到脚一点一滴的缠绕勒紧,两个成年男人,丝心思缜密且行事小心,察言观色的本领也是一等一的高级,无论是路衡还是秦厉北,都从对方的言谈举止之间嗅到一丝敌对的气息。 …… 那天晚上的一场饭吃得让人纠结万分,饭桌上恐怕除了沉浸于好吃的团团和夏铮来说,恐怕没人能够心平气和,然而那天之后,秦厉北就好像变了个人似的,差点儿让简南以为是她自己的精神错乱了,还生活在梦里没有醒来似的。 每天早上,秦厉北都会敲开自己家的门,带着团团和白白出门跑步,然后回来吃早餐,还得是简南亲手做的,外面买的豆浆油条秦厉北这位高贵的前任总裁大人是不屑于碰一碰。而中午的时候,秦厉北就带着团团在家吃面,各种面的煮法都被他研究透了,每天简南下班回家的一件事就是,听团团跟她念叨今天帅叔叔又做了什么可好吃可好吃的面条了。 至于晚饭,秦厉北会将食材清洗切好备用,等简南回来的时候,过一遍油锅就能吃了。 饭后,这个男人还会领着团团去溜达,夏日炎炎,尽管月亮已经悄悄爬上了天幕,然而风吹过还是会有热气飘来,秦厉北会带着冰淇淋雪糕碎碎冰这些东西回来,和团团一人一口分享着,不亦乐乎。 这样的生活,给了简南恍惚的错觉,秦厉北每天出现在自己家里面的时间太多了,就好像他自己的那件房子就是个睡觉洗漱的地方,而简南这边的305,才是他生活的归宿一般。 如果要说被秦厉北强势入驻的生活中,有什么好处的话,那么她一定会选择是——给自己的宝贝儿子团团找了个高质量的保姆,当然了,危险性系数也是很高的。 在柳璃出现过后,简南便开始担心,柳璃既然能查到她的住址,那么团团的生活轨迹被调查得一清二楚也不再是一件很艰难的事情,在团团还只是待在她肚子里面的时候,柳璃就想过要杀了他,现在又会对团团做出什么事情,是简南不敢,也丝毫没有办法预测的。 去上班和留在家里照顾团团,两难之下,秦厉北duang地一下,自带bgm出场,幸运而又恰好地解决了简南的难处。 …… 这天晚上,解决了晚饭,两个大人带着小家伙照旧下楼晚饭后散步,迎面走来一对老夫妻,看见雪团子似的小家伙,忍不住停下脚步来逗逗他。 团团搬来这里时间也算是长的了,和这里上至九十九的老人,下至咿呀学语的黄毛小儿,都混了个脸熟,软萌娇气的团团也成功一举俘获了老少爷们七大姑八大姨的喜欢。 “哎呦,团团又和妈妈出来玩啦?” “张奶奶晚上好~”团团挥着小手打招呼。 张奶奶摸摸他的头,连声表扬:“团团也是晚上好,哎呦,团团妈妈,你真是好有福气呦,有这么可爱的儿子。” 儿子被人喜欢,简南也是很高兴的,露出了笑容,刚想开口,却见张奶奶视线移到了她身后的秦厉北身上,笑着问:“这几天都见这个小伙子和你们一起出来溜达消食儿,团团妈妈呀,这位是?” 老人家的八卦天性爆发,简南见怪不怪了,就今天早上出门上班前,保安室的王爷爷还一脸神秘兮兮搞得跟特务接头似的问简南,那个经常领着小团子的男人是谁呢…… 简南拿出公事公办的语气:“这是我的三哥,是团团的舅舅,最近一段时间,住在这里。” 张奶奶频频点头,欣喜地点头:“哦~团团的舅舅呀,真是不错的哦,这小伙子长得真是俊俏的,我这辈子就没有见过比他还好看的了呀,比电视上的那些明星都要好看,你们妈妈也有福气,孩子都长得这么好看。” “呵……张奶奶你太过奖了。” 张奶奶认真打量秦厉北,一边的秦厉北站得笔直,只觉得这位老人家的眼神看起来怎么那么像是在菜市场挑猪肉似的? “你三哥今年多大啦?在哪儿工作呀?有女朋友没有呀?” 张爷爷拽了拽老伴儿的手,被老伴儿一把给扯掉,无视了。 从张奶奶热情期盼的目光里,简南读懂了里面饱含的殷切期许,她转过身去,仰头看向秦厉北,捂着嘴偷偷地笑得不亦乐乎。 嘿嘿嘿~秦厉北你也有今天,被相亲了吧~~ 简南的恶趣味上来了,笑着对张奶奶说:“我三哥今年三十二了,原先是企业高管,最近正在休假,有房有车有存款,至于女朋友么,没有的。” 说完,得意地瞥了一眼秦厉北,女朋友是没有的,不过老婆有一个,正在闹离婚,还有一个捧在心尖尖上头的的初恋爱人~ 昏黄的灯光底下,简南满意地看着秦厉北的脸色黑如锅底,张奶奶很显然对秦厉北的条件很满意,一个劲儿的点头,等简南再说完是北城户口之后,那看向他的视线,都是闪着灿烂光辉的,恨不能立即立刻马上rightnow,就把人拎过去相亲。 “那个,我孙女儿,北城大学毕业的高材生呐,现在在银行上班,人那是,美得咧,年纪也合适,二十八,怎么样的?团团他舅,你觉得要不要见上一面?” 这也太直白了,估计张爷爷也被自家老伴儿的开门见山吓到了,连忙说:“不好意思,不好意思,老太太年纪大了,就爱做媒人,没吓着你们吧?” “没事没事~我哥脾气好着呢,不会在意这些的。” 说着,简南便将话题抛给了沉默不语的秦厉北,轻轻笑了笑,道:“三哥,你说是不是?” 她就是故意的,想要看看秦厉北吃瘪的样子,谁知秦厉北竟然是直接开口否认了简南的话:“我有喜欢的人,不好意思。” 张奶奶有些尴尬,挥挥手说:“没关系没关系,有喜欢的人了的话呢,那就算了,没缘分也没办法的事情。”说着,两位老人家便继续往前走了。 简南正欲再抓住机会取笑几次,谁知秦厉北冷然拽住了她的手腕,令她几次吓着了,几次挣脱都是动弹不得。 团团就在不远处,牵着白白蹲在花丛边,对着黄色小花自言自语的,简南不想闹出太大动静来,等会儿引起了团团的注意,那可才叫做大事不妙。 她压低了声音:“放手!” 秦厉北反问,语调低沉,极富有磁性的声音听起来不辨喜怒:“你玩得挺高兴的?” “是啊!”她故意道:“玩得很高兴,挺有趣的,不是么?” 哪里有趣?他是一点儿也没有看出来,这个女人竟然还敢对着他说是的,火气腾腾地从胸口直往外冲,偏偏他顾虑了小家伙,不想在这里继续僵持下去,把场面弄得太过糟糕。 “很好,简南,你的胆子是越来越大了。” “谢谢我的前任……”她故意停顿了好一会儿,试图在身旁这个男人的脸上找寻出一丝别样情绪,然而除了一如既往的怒意外,其他的,连个皱眉都没有。“哈哈,我的前任老板,能得到您的夸奖还真的是不容易的一件事情呢。” …… 最后,秦厉北没有对她做什么,但是接下来的一路,也没有再给过简南笑脸,就连团团窝进他怀里打滚撒娇的时候,也没见他露出一个笑容来,前几天,晚饭后的溜达节目,他还是会被团团给逗的嘴角弯了弧度的,现在却……貌似被自己搞砸了? 简南想着,回家的时候,上楼把自己的头给磕到了电梯门,脚下一踉跄直直往前扑去,眼看着就要和地板来个全身心的亲密的接触了,秦厉北一个箭步上前,将人搂住,连转了好几个圈后,稳稳当当地停在了走廊中央。 头顶的照明灯闪着橘黄色的暖光,投射在他身上,犹如希腊传说中手举神剑的天神,美好的不像话。 被男人灼灼目光牢牢锁住下的简南,浑身莫名地燥热起来,放在她腰间的手,一点点的握紧,将她带进他的怀抱范围内,眼看着他性感的薄唇距离自己越来越近,这时候,团团把小脑袋噗地从简南怀里探出来,左瞄瞄右瞄瞄,最后定格在秦厉北身上。 “叔叔,白白在哪儿呀?” 小家伙的奶声奶气,瞬间吹灭两人间萦绕起来的若有似无的旖旎,她告诉自己,只是因为大晚上的,四下无人灯光的色调刚刚好,这才是让她自己有了胡思乱想的机会,以后,她是不会再这么做的了。 秦厉北放开她,往后退了一步,简南抱着团团尴尬地往前走,边哄着团团:“白白跟着呢,你乖乖地不要乱动,等会儿回家了,再跟白白一起玩儿。” “好吧,白白记得跟团团回家哦~” …… 团团有了白白之后,就不整天吵着要找铮铮哥哥了,抱着小奶狗一动不动地窝在沙发上就是一整天,还认了白白当弟弟,乐呵呵地玩得很嗨。 …… 闹得满城风雨的秦厉北丑闻,在前面几天影响了元北的高层人事变动之后,逐渐没了声响,公司里面也就是几个女同事聚在一起的时候会聊聊八卦,剩下的,好像秦厉北这个人就没有存在过一样,路衡以半路出家的总裁身份强势登陆,从原先各部门高管的时不时找茬当中,他已经凭借几个项目的雷霆手段,开除了几个不听话的员工,逐渐的,元北集团本部大厦,路衡站稳了脚跟。 简南每次回家见到秦厉北在客厅看书,便会担心,他表现出来的太过淡定,完全不像是她认识的那个男人,一夕之间失去了一手打拼下来的事业,竟然还能如此每天吃吃喝喝,还有时间来找她麻烦,简南害怕,秦厉北不在沉默中爆发就是在沉默中灭亡,这样下去,迟早会憋出病来的。 “我回来了。团团?” 她在玄关换了拖鞋进门,边脱外套边喊着团团的名字,屋子里面没有开灯,以往这时候,每每她一回家,小家伙就会从家里面不知道哪个角落奔出来的,今天确实很意外的安静,连每一次呼吸都仿佛化成了实体,能听见它沉重的叹息声。 “团团?”简南不敢太大声,想着万一是儿子睡着了呢,她环视四周,客厅里面没有,卫生间和厨房也都没有,简南的心渐渐往下沉,一种不好的预感爬上心头。 突然,一声极轻极细的呜咽声传进了她的耳朵里,简南梦迪冲向卧室,打开门的一刹那,看清了地板上躺着的小人儿后,几近忘记呼吸。 团团闭着眼睛一动不动,额头上破了个口子,血流满面,白白窝在一边,呜呜呜地哭着。 “团团?麻麻回来了,你不要闹了,起来了……”她连声音都在抖,几乎语不成调,拿了手机哆哆嗦嗦地打了急救电话:“医生,我这里是……求求你们了,快点来……” 铺天盖地的绝望将她淹没,今天早上出门前,团团还会说会笑地拉着她不放手,闹着晚上要吃蛋羹的,她买了一大堆食材回来,也带了团团最爱吃的火腿肠,剁碎了加在里面,团团能多吃一碗饭,可是现在为什么会是这样的? 秦厉北呢,他不是和团团在一起的么,人呢?! 怒火越烧越往,简南不敢乱动团团,她不知道除了脸上流血的伤口之外,身上还有没有其他地方受了伤,白白挪过来,舔她的手尖,湿漉漉的眼睛悲哀地盯着她看。 “团团,你不要睡着了,你听得见麻麻的话么,麻麻在等你回家,求求你了,千万别睡下去了,醒过来吧,好不好,跟麻麻说说话,只要说一句就好,团团,和麻麻说说话……” …… 救护车来得很快,简南行尸走肉地跟上了车,到了医院,机械地听着护士的话,跑去交了医药费手术费,等把所有手续都办完了,手术室门口,鲜红刺目的灯,仍旧亮着。 送上车的时候,医生检查过后说团团的气息已经很微弱,血流的太多,他们会尽力抢救的。 尽力…… 她活了二十几年,‘尽力’这两个字已经听过太多遍,每一次的‘尽力’带来的后果都是她会失去人生中最重要的东西之一,从没有例外。 跌坐在手术室门外,简南不禁想起了团团刚两岁的时候,小家伙是不足月难产,生出来的时候因为营养不够,小小的一只,整张脸都没有她手掌大,脸色蜡黄蜡黄的,嘴唇青紫,医生甚至一度说这个孩子活不下去了。 她求了医生很久,团团在温室里面待了整整大半年,才缓过劲儿来,在简南去看他的时候也终于会像是其他小朋友一样,踢着小脚丫,黑珍珠似的眼珠子滴溜溜地转着,到处找麻麻在哪儿,挥舞着小手要麻麻抱,因为简南身体不好,没有奶水而哭闹不止,但是等简南把温度适宜的奶瓶往他手里头一塞的时候,他又一点儿不嫌弃的抱住,咕噜咕噜地喝了起来…… 她的手上还沾着团团的血,已经有些凝固了,在手掌心上结成了一块一块的暗黑色血痂,每看一眼都是在心尖上划上一刀。 “你是简柠的家长?” 护士推开门出来,问简南,她忙点头,抓着椅把手摇摇晃晃地站起来:“是的,我就是!他的情况怎么样?” “病人血型特殊,我们需要输血,你是什么血型?RH阴型血吗?” “我,我不是……” “那么,孩子的父亲呢?或者你们家有没有谁是同样血型的,赶紧让他们来一趟!” “我,好,我马上打电话,马上!” 护士焦急提醒她:“还等什么呢?!你得快点,我们这边的库存不够!” “好的,我这就打,我这就打过去……”她拿出了手机,秦厉北的电话号码就在那里,然而这一下却如何也摁不下去,她做不到,四年的时间,瞒了那么久的秘密…… 护士转身进了手术室,简南捏着手机,指尖泛白,她现在被逼到了悬崖边,不仅前面是万米高空落下去粉身碎骨,后面还有成千上万呼啸而来的猛兽,简南重重地闭上了眼睛,将电话拨了出去。 “……嘟嘟嘟……”清脆响亮的女声传来:“对不起,您拨打的电话已转接到语音信箱,请在嘀声后留言……” 呵呵呵呵,哈,哈哈哈…… …… 简南泪流满面,无力瘫倒在地,她还能怎么办,还有谁能来救她的团团。 低沉沙哑的嗓音传来,简南不敢置信地循着声音抬头望去,走廊处路衡狂奔而来,一把抓住了她的肩膀,问道:“团团怎么样了?我听邻居说你们被急救车送来医院了,发生什么事情了?团团伤的很严重?” “我不知道,我回家的时候就已经伤到了,他们现在要输血,可我不是RH阴性血,我找不到其他是这种血型的人,路衡,我该怎么办?” “我是!我是这种血型,你不要哭了,主治医师的医术很高,你相信他,团团会没事的。”路衡温柔地安慰着简南,一边擦去了她脸上的泪水,一边站了起来:“我离开一会儿,马上回来。你就在这里等我,哪儿都不要去。可以做到吗?” “……”简南抬头望着他,眼睛眨了眨,自己将根本止不住的眼泪擦了又擦,这才点头道:“好,我就在这里,哪里也不去。” 时间过得很慢,每一秒得流逝简南都能神奇额的感受到它划着自己的肌肤,一寸寸的消亡,全身上下的生气仿佛也跟着这些而一起离开了,路衡去了很久,回来的时候把自己缩在角落,活像只街边上遇见的流浪猫,浑身上下又脏又乱。 听见声音,简南抬头去看,漆黑如墨的瞳孔里布满了红血丝。 “……路衡?” 路衡疾步走回了她身边,一手揽着她的肩膀一手轻轻地拍着她的后背,轻声安慰:“我特地屯了很多袋血液,足够团团用的了,他那么活泼有生气,不会有事的。” 刚刚送来医院的路上,那么小的孩子,就在自己的怀里头渐渐失了温度,她明白路衡说的只是一个安慰的话而已,可简南还是一个劲儿的点头,嘴里不断的念叨着,团团会没事的,团团会没事的,好像这样才能让自己好过点儿,才能守住自己这口气,不然怎么撑得到团团从手术台上下来的那一刻。 …… 晚上十点多的时候,手术才正式结束,医生出来,摘下口罩的时候见到路衡这位前同事也在,还有点惊讶,不过很快在在看到简南的时候,好奇心便空前高涨,路衡扶着简南过来,问:“团团,就是病人现在怎么样了?” “伤口很深,不过手术很成功,现在已经送到了病房,你们等会儿就可以去看他了。不过……”医生转而看向简南,隐隐带了些质问:“你们家长是怎么看住孩子的,竟然会磕成那样,血流的那么多,你们送来的再晚一会儿,就算是神仙也救不了了。” “团团什么时候能醒过来?”简南低着头,不敢去看医生的眼睛,路衡挺心疼的,平时简南把团团捧在手心里看着,今天发生这样的事情,也不是她愿意看到的,想着,路衡继续道:“病房是在哪儿,我们现在过去看看。” 医生没好气,吩咐了护士带他们过去了。 …… 病房里面,团团脸色灰白地躺在病床上,眉头皱的紧紧,貌似梦见了什么令他害怕的东西,简南慢慢地走到了病床边,手盖在插满了针管了小手上,眼泪哗地掉了下来,滴答滴答地往下落,直到在手背上砸出一个又一个的泪斑。 “团团,疼不疼啊,麻麻快疼死了……”她捏捏儿子的小手,在额头上面印下了一个吻,“麻麻回来了,你快点儿醒过来吧,好好的,麻麻给你做好吃的,想吃什么做什么,麻麻再也不单独留你一个人了。” 路衡是隔天早上出现在病房的,简南一夜没睡,迷迷糊糊小鸡啄米中看见了他,还以为是自己做梦呢,便没怎么管,直到略带薄茧的手抚上了她的脸颊,简南才猛然清醒过来。 刚才团团生死不明,简南根本没时间想别的,此刻,终于是想起来了秦厉北今天本该陪着团团在家的,他如果有事,连电话都不打一个就让团团一个人待在家里,如果她迟点儿回家,团团还能不能活下来,后果简南是连碰都不敢碰的。 “秦厉北,这下子你满意了?我一直在想你怎么会突然对团团这么好,现在终于明白了,你就等着这一天呢,是不是啊,团团还那么小,喊你叔叔的时候,你走的时候,连犹豫一下,给我打个电话让我知道他没人照顾着,都拨不出时间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