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五章:爱与恨,情与仇(一) - 妻迷心窍,从良总裁难二婚

第一百零五章:爱与恨,情与仇(一)

…… 灯光昏暗中,简南直直望向他的双眸,癫狂固执的占有欲望,手中动作却是耐心温柔的,他先是一点点的抚摸亲吻,指尖缓缓往下,一路蜿蜒摩挲,引起阵阵战栗。 她被捏住下颌,逼着抬头睁开眼睛看他。 “我为你安排了住处,团团出院之后,你们就搬过去。” “我,不,去!秦厉北,你疯了是不是?我是简南,不是沈扬诺!你看清楚了!!” 她的脸色依然很难看,可身躯已经不受控制的娇软在他的怀中,秦厉北的吻计高高超,很快便惹得她白净的脸涌起阵阵红潮。 简南很是害怕的睁开眼,只见秦厉北虔诚痴迷地望着她,继而便是霸道又强势的吻落了下来,一番唇舌激战后,他的唇方才依依不舍地离开,深沉的黑眸温柔款款地盯着她:“别想着拒绝。没有我的允许,你哪儿都不能去。” 话落,秦厉北的语调渐渐褪下了冷硬,加上了些许令简南意想不到的温柔:“谁也不不能把你身边带走,你是我的,只能是我,就算是天打雷劈不得好死,你也只能和我一起下十八层地狱。” …… 门外,有人拍打着门框,大声问道:“有人吗?谁在里面啊?” 简南呼吸一滞,秦厉北勾起嘴角,吼道:“滚!” 外面的人一听,门板极有规律的震动,几乎是瞬间便明白了里头正在发生些什么,立刻吓得飞奔离开。 简南听着逐渐消失在不远处的脚步声,顿时有种无力感席卷了全身。 “……” 她全身上下衣物凌乱,伏在她身上的男人除却气息的不稳竟然仍旧衣着整齐。 简南发了狠,咬住了他的手臂,秦厉北闷哼一声,竟是将她搂得更紧了些。 “我该怎么办,我到底该拿你怎么办?” …… 这一天,时间过得异常的缓慢,疯狂过后,她恨不能挖个洞把自己埋起来,这大概是她这辈子最羞耻的事情,大概是她仍旧渴望着秦厉北,在明知得不到望不了的时候。 她是被秦厉北抱回病房的,不止该如何面对的简南,选择了假睡,而等到秦厉北开门离去的声音,她便醒来了,下了床,迈着两条都在打颤的腿,晃晃悠悠地进了浴室。 等一切收拾好的时候,天已经大亮,简南慈爱地亲吻了还在睡梦中的团团,屋内满室静谧,窗户开了一半,嫩黄色的窗帘随风摆动,她揉着发酸的腰,一步步挪过去关了窗户。 一切变化的太快,饶是做梦,简南都不曾想过秦厉北竟会如此残忍地对待她,那根本再也不是她骗骗自己后,便还能继续存在于现实中的三哥了。 然而最令简南痛苦的是,她都知道该如何面对接下来可能的朝夕相对,住在对面,抬头不见低头见的,情欲赤裸裸地摊开后,连呼吸着同一片天空的空气都来得煎熬万分。 …… 三天后,团团的伤情稳定了,医生来看过之后说团团恢复的很好,再过两天就能出院,直到这时候简南担惊受怕的心才算是放回了肚子里。 “麻麻~叔叔什么时候带白白来看团团呀?” 团团受了伤,直接升级为了国宝,除了简南请了假专门照顾之外,路衡每天下班也会带着夏铮过来一起玩,而其中最夸张的当属秦厉北,原先十指不沾阳春水的大总裁,整天只会吆五喝六地差使简南做饭的他,竟然亲自下厨做饭,一口一口地喂小家伙吃饭。 简南在一边冷眼旁观,对秦厉北这种事后补救的做法很是不屑,若不是团团很喜欢和秦厉北待在一起,她根本忍不住想要把人直接轰出病房的冲动。 …… 这天,柳璃也不知道是从哪儿得知的团团受伤的消息,竟然提着水果上门探望了,见着了团团,更是一口一个宝贝孙子的喊着,直把简南的尴尬癌都要喊出来了。 “你看,你要上班,平日里哪儿有时间好好照顾团团,还是搬回大宅里,大宅里那么多佣人呢,再不济还有我,总比你把孩子一个人放在家里来的好吧?你看看!”柳璃看了眼抱着小海豹玩偶正呼呼大睡,做着美梦还冒泡泡的小家伙,眼中飞快地闪过一丝柔情:“我知道你还在担心我曾经对你做的那些事情,然而现在团团已经好好地在这里了,毕竟是我的孙子,我哪里还会那样做,你放心吧。” 柳璃每句话都说得声情并茂,乍听之下的确是很好的安排,简南把削好的苹果切成可小丁,放进备好的盐水里浸泡,然后放进小冰箱,这才看向柳璃,果断拒绝了。 “我和秦家没有任何关系,团团也不属于秦家。”简南隔在床沿与柳璃之间,压低了声音道:“有什么话,我们出去聊。” 柳璃看了眼团团,起身往外走。 “怎么不属于了?”柳璃对于女儿的回答很是不满,反问道:“你看你说的这叫做什么话,你喊了一声爸爸的,你就是秦家的女儿。妈妈告诉你,将来你秦爸去世了,遗产多多少少还会有你的一份,你又何必非得自找苦吃,在这里苦哈哈地过日子。” 想到这里,柳璃便是恨铁不成钢的骂道:“你自己看看你那个二哥,秦世勋多有脑子,早早地便拿着你秦爸的钱出去结交碰哟拓展人脉积累学识,你呢,送你出国读书,结果你还玩儿失踪,连学校都不去了!你说说你,我怎么会有你这么不上进的女儿!” 说到最后,柳璃越来越生气,她苦苦撑着在秦家的那点格局,这个女儿怎么就一点儿都不知道体谅母亲,有点脑子! 简南靠着墙,干脆利落地喝了半瓶矿泉水,无奈问道:“当人家的二房,每天不敢大笑,不敢大声说话,面对那些亲戚的时候,妈妈,你在人家正经的秦夫人面前,连话都不敢多说,这样的生活,有什么意义呢?” 柳璃顿住,一口气梗在喉咙口竟是上不去也下不来,亲生的女儿质问自己为什么给人家当二房,她从没想过有这么一天,她的女儿会嫌弃自己的身份。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选择,凡事也不都是你看到的那样,南南,我这是为了你好,搬回秦家,当好秦家的千金小姐,努力讨好你秦爸,这才是你该做的。” 柳璃的这些话题已经是老一套了,简南不想再继续纠缠下去,到最后只能是争吵,无穷无尽的争吵和咒骂,她不想连最后一点儿亲情都被磨灭成灰,走廊间,温度似乎一下子降到了冰点以下。 …… 这时候,传来小朋友砰砰砰的跑步声,“团团弟弟~我来看你啦~~~” 人未到声先到,这一听就是夏铮那个小屁孩过来了。 夏铮在简南面前站定,要了简南的同意,才急赤白脸地要冲进去看弟弟。 她从窗户里瞄了眼自家儿子的睡相,连忙做了个嘘声,示意夏铮安静。 “团团弟弟睡觉呢,你等会儿进去的时候,咱们先不要吵醒他。” “嗯嗯!”夏铮乖巧地点头:“简阿姨,我给团团弟弟带来了香草班戟,可好吃啦!” “那就谢谢铮铮啦!”简南摸摸夏铮的头,然后让小屁孩先自个儿进去玩去了。 路衡在拐角处跟以前的同事聊了会儿,晚了几步过来,正要开口时便看见了坐在茶几边的贵妇人,衣着光鲜,保养得宜,沉鱼落雁的美貌,若是只看外表,没人能猜得到她和简南竟然是母女,最多也就是姐妹而已。 “……阿南,有客人啊?”路衡明知故问:“这位是?” 简南不想多说,只淡淡的为两人做了个介绍:“这位是秦太太,就是,我之前跟你说过的那个秦太太。”接着她转向柳璃:“这位是我的朋友,路衡,路先生。” “我知道路先生的,也是厉北的朋友对吧。”柳璃笑眯眯地,恍若温婉慈爱的长辈:“听厉北提起过你,还想着是个什么样的小伙子呢,没想到啊,长得真是帅气,浓眉大眼的。看起来真是喜庆。” 路衡的脸,被夸长得英俊帅气俊朗的,什么评价都有,倒是第一次听见有人说他长得喜庆,还有点愣神。 柳璃解释道:“笑起来的时候多好看啊,看见你笑,人的心情都变好了。”说着,神色不明地看了简南一眼。 听到这儿,简南也算是听明白了,不就是拐弯抹角地说她不爱笑,板着脸活像讨债的么,她从小听到大的话,也不差现在这么几句了。 “哈哈!”路衡笑得爽朗:“秦太太,您说话真的很好玩儿。” 闲聊一阵,简南脸色不好看,过了半个多小时后,见团团还没有要醒来的样子,柳璃看了眼手机里的行程表,起身道:“我还有点事儿得去忙活,南南你好好照顾着团团,有事儿给妈妈打电话啊。”说着,又跟路衡点头示意。 路衡见简南瞥过脸去,爱搭不理的样子,为了缓和气氛,便主动提出送柳璃离开。 经过走廊,柳璃走得慢了点儿,从侧面悄悄打量这小伙子,面如冠玉,英挺俊朗,从刚才见的第一面起,便觉得在哪里曾经见过这个小伙子,莫名的熟悉感。 路衡早就敏锐地觉察到了柳璃的打量,却只当做没有发现,他有些问题想要问柳璃,但目前还不是最好的时机。 毕竟简南还什么都没有答应他,名不正言不顺,若是多话被简南知道了,倒是会平白添出许多不必要的麻烦。 他不问,柳璃却开始试探起来:“南南之前是在国外的,你们什么时候认识的呀?” “团团上次生病,正好是我给看的,后来又在幼儿园遇见,铮铮和团团都是同学,见面的次数就多了。” 医生啊,职业是不错的,柳璃暗自打算:若是她的女儿能脑筋转弯,和这位路衡搭到一起,并且发誓永远离开北城,那么也不是不可以就这么维持着母女两人不咸不淡的关系。至少,那些计划与手段,不是逼不得已,她也不想使出来。 而且就刚才看简南对这个男人的态度,还蛮好的,想来也是有机会成功的。 这么想着,柳璃露出了个温柔的笑容:“我们家南南,年纪小的时候不懂事,闹出了许多的笑话来,不过人是很好的。团团呢,也是个很乖的孩子。” 路衡随口应和:“是,阿南和团团都很好。” “还有啊,南南她爸爸挺希望她带着孩子回家住的,我的这个女儿呀,对我有些许的误解,现在呢,也不大愿意听我解释了,我看她倒是和你关系不错,你要是有空的话,也乐意帮我这个忙的话,就劝劝南南,这个世界上呀,没有哪个地方是比自己的家来得还要安全和舒服的啊!” …… 简南把自己缩在楼梯角落咬牙硬忍着哭意的画面还历历在目,从来都是乐呵呵的女人,竟然还会有仿佛被全世界抛弃的寞落时候。 此刻,他倒是对秦家这乱成一锅粥的关系,有了很大的好奇心。 “有机会的话,我会的。” 路衡说着,电梯叮的一声到了,送柳璃进了电梯,礼貌道了别,正转身的时候,却遇见了护士长。 护士长刚巡完房回来,看见了路衡,便过来打招呼。 “路医生,好久不见了呀!家里面的事情处理的这么样了呀?” 路衡辞职的时候并没有说明是为了什么,而元北副总裁调CEO一职的任命下来之后,集团也没有对外公布新任CEO的长相年龄,现在外面的人都还是只知其名不知其人的状态,因此市医院的这些路衡的前同事们,都还把他当做普通的医生同事来看待。 “一切都在好起来。谢谢张姐关心,最近张姐你的腰伤还疼吗?过几天我给你送几盒药过来,据说效果不错,你可以试试。” “好啊好啊!”张姐笑道,正好张姐接下来要去团团住的那间病房巡逻,便和路衡边走边闲聊了起来。 “说来也是挺幸运的,昨天血库告急,谁想到那个孩子和你还是认识的,这是你家亲戚呀?” “朋友的孩子。” 张姐意味深长地笑了,打趣道:“你呀,我和你当了这么久的同事了,也没见你对哪个女性朋友这么上心的,你也老大不小的了,带着夏铮一个人过也不是办法,我看那位简小姐挺好的,你看,还那么有缘,RH阴性血,你知道这类‘熊猫血’有多稀有的吧,茫茫人海中,你和人家儿子还能碰上同样血型,这可不是一般缘分呐!” 顿了顿,张姐突然想起什么,开玩笑的语气道:“小朋友长得和你还挺像的,不知道还以为是你儿子呢,你该不会是什么时候遗留在外的孩子吧?你看哈,血型那么特殊,还有长得想象,是吧?” 这已经不止一次有人说团团和他像了,要不是路衡确定自己从来没见过简南,他还真的是要怀疑到底是不是自己四年前什么时候犯下的错误了。 路衡好奇,问道:“我们两个真的很像?” “真的!夏铮都没有那个小朋友,是叫做团团吧,都没有团团和你来得像呦!特别是这个耳朵,精灵耳,说不是遗传,那就真的是巧合了,太巧合啦!” 幼儿园的老师也经常开玩笑似的说团团和他像,而且,血型……为什么连血型都一样?路衡也糊涂了,若说是简南曾经认识他,而他忘记了的话,这样的可能性,估计只有在电视剧里面才会出现,但是现在连秦厉北和简南这两个,在他看来是仇人一样的两人都以及成了兄妹。 路衡他郁闷地默默扶额,这世界上还有什么事情不可能呢? …… 和张姐一前一后进了病房,团团已经醒了,正和夏铮一起抱着果盘,拿着小叉子戳苹果丁吃,简南在一边看文件,听见声音,咬着笔头抬眸,愣愣地看着他们。 “啊,路衡,你怎么回来啦?” 今天是周三,有高管例会,她还以为路衡会直接回公司去参加会议呢…… “我今天下午就在这儿陪着团团了。”话落,路衡解释道:“周四下午四点,是厉北的案子,第一次双方律师见面调停,这个结果会直接影响元北。所以我把例会改到了周五,方便讨论出一个针对调停结果的方案出来。” 简南心头一跳,努力装得淡定:“哦。” 秦厉北还没有出来刷今天份额的存在感,简南长长地松了口气,她不知道如何面对,秦厉北突然对自己做出那样的事情来,联想到他之前很可能是沈扬诺在一起,无言的悲哀笼罩在心尖上,挥之不去。 她连报复,都只能在心底想想,终究没别的原因,‘不舍得’三个字是座囚笼,困死了她所有的尊严。 …… 面前,女人很美,却美的丝毫不张扬,淡淡的,峨眉淡扫,樱唇微抿,一双梨涡浅浅的,盛满了陈年佳酿,一颦一笑明明随意简单,酒香四溢。 路衡在脑海中搜索,以前他应该见过简南?可脑中的海绵体完全没有印象,简南对待自己也不像是那种,被玩弄之后抛弃,独自将孩子生下来带大,时隔几年后再次见到孩子的父亲,的样子。 “你那么忙,其实不用天天来陪团团,我在这里就好了。” 据她所知,这几天里面,集团的律师团正聚在一起商量,具体是什么事情简南还没有权限可以参与,所以也就不知道,但是猜猜看的话,应该是关于秦厉北离婚案对于元北股权分配的影响,路衡这时候应该忙得焦头烂额,她怎么好意思在一连请假多天之后,还劳烦他来医院浪费难得的休息时间。 “哈哈,团团身上现在可是流着我的血,我来看看他还不是应该的?你别再盯着这些了……”他走过去把简南的笔记本电脑收了起来,推着人靠在了沙发靠枕上面:“你的顶头上司现在命令你,好好休息会儿。” 简南无奈地笑了,等着张姐检查完了团团的伤口之后,又问了些注意事项,这才眯着眼睛打了会儿盹。 …… 路衡拿了玩具给团团,陪着他一起,团团歪着头问他:“帅叔叔和麻麻吵架了么?” “为什么这么问?” “唔……因为,麻麻不和帅叔叔说话了。”团团嘟着嘴,跟路衡告状:“麻麻不让帅叔叔进来!” 嘿?没想到简南做事举止一向得体,竟然也会做出闹脾气的事情来,倒还真的是小妹妹在哥哥面前的肆无忌惮。 自从知道秦厉北和简南的关系之后,路衡看着简南无论做什么,都像是特别对待秦厉北,横看成岭侧成峰的不爽,现在秦厉北被堵在门外了,嘿嘿嘿,还挺高兴的。 “那是因为……”路衡解释:“秦叔叔和你麻麻在玩游戏,他们没有吵架。” 玩游戏耶!团团来了兴趣:“真的吗,团团可以玩儿么?团团也要玩儿!” 小家伙好奇心满满地等着他回答,路衡失笑:“这个游戏只能大人玩儿,团团要是想玩儿的话,等团团长大了,好不好?” “……好吧……” 路衡摸摸团团的小脑袋,这次受伤,小家伙似乎不愿意让简南太过担心他,每天仍旧是乐呵呵不知愁地笑着,然而十几厘米粗的伤口,缝了几十针,本来圆滚滚的小团子,瘦了一大圈。 胖团子成了瘦团子,还闷闷不乐的,路衡想让他高兴点儿,便允诺:“等你伤好了,咱们去游乐园,小家伙……”路衡挠他,逗得团团弯着腰,在床上笑眯眯地扭来扭去:“喜不喜欢?” 团团扭头:“真的么?” “真的,咱们和你妈妈一起。” 团团高兴:“还有白白和铮铮哥哥!” “好咧,还有白白,还有铮铮哥哥。”小脸捏一捏,在亲上一口,奶香四溢,真是可爱的小娃娃,路衡觉得自己又找回了当初当奶爸的兴奋劲儿,很是磨刀霍霍,啊呸,是斗志昂扬走向幸福生活。 “哦~~耶耶耶~~”团团抱着小海豹高兴得直打滚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