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六章:爱与恨,情与仇(二) - 妻迷心窍,从良总裁难二婚

第一百零六章:爱与恨,情与仇(二)

城南别墅,简南边拎着行李箱边牵着团团,团团牵着白白,母子俩带着一条狗,静静站在院门前,风吹过,卷起满地的落花,良久后,佣人杨姐冲了过来开门,笑着接过了她手里面的东西。 “先生吩咐了,之后您就是这栋房子的女主人,我们全权听简小姐您的指挥,您有什么事情,直接吩咐我们就好了。我们一定会给您办的妥妥帖帖的,绝对不会让您失望的。” 团团到了新的住处,好奇心被大大的满足了,瞪着大眼睛问简南:“麻麻,我们要住在这里吗?” “是啊,我们要住在这里。”她蹲下来,与儿子平视,试探道:“团团喜欢这里么?” 团团认真地想了想:“麻麻喜欢团团就喜欢!麻麻特别喜欢,团团就特别喜欢~~” 小家伙嘴还挺甜,看出了简南从公寓搬出来的一路上都不高兴,小心翼翼地想要逗他麻麻开心起来:“麻麻~~我们今年可以放圣诞树和彩虹灯了么?” 之前,305公寓那边位置比较小,简南便不准多折腾那些占地方又不好收拾善后的装饰品,也不怪团团现在会这么问了。 她想了想,认真道:“到时候,团团喜欢的话,咱们就准备一些,好不好?” 团团可高兴啦,把小脑袋点得跟小鸡啄米似的:“好呀好呀~” …… 佣人们收拾东西去了,简南独自上了三楼,从这里看去,举目四望,一派田园风光,只是,周围很静,静到只听得见风声雨声。 今早上,她正收拾东西准备带团团出院回家的时候,秦厉北却出现在门口,身后还带着五六个保镖,将整间病房围得水泄不通。 “秦厉北你,要做什么?” “我说过,会安排你们住到别的地方去。” 她上前一步,不着痕迹地将团团护在身后,直接拒绝道:“我说过了,我不会去的。” “我也说过,这件事情没有商量的余地。”他清楚简南不会轻易妥协,因而直接将筹码摆了出来,“吴心意一直没有联系你,难道你不好奇,她去了哪里,在做什么?” 简南大惊,抓住了他的手臂:“心意怎么了?你把她怎么了?” “我?那个女人我没有兴趣动,不过其他的男人有没有兴趣,我保证不了。简南,我只问你最后一次,走,还是不走?” 这分明就是威胁!吴心意那天留书离开之后,就真的一点消息都没有,这种情况也不是没有出现过,原先还以为她只是出去散散心,现在看来事情并不简单。 “你再回答我一个问题,我就和你走。” 秦厉北挑眉,示意简南赶紧问。 “吴心意有没有生命危险?” 他似乎早就料到了她会这么问,轻笑了下,带着讥讽:“你听话,她就能活得长久。” “好,我和你走。” 简南没有犹豫,吴心意是这世上仅剩下的对她真心实意好的人,无论如何她都得保护着。 …… 几天过去了,简南再也没有见过秦厉北一面,每天偌大的房子里,除了佣人,司机,厨娘三人之外,就是简南和团团。 幸好的是,秦厉北还没有丧心病狂到连手机都没收了。 这天,简南正在院子里浇花,一辆车停在了院门口,熟悉的身影从车上下来,团团突然大声喊起来:“路叔叔啦啦啦~哭叔叔好呦~” 路衡抹了把团团的脸,小脸貌似圆回来了,挺好的。 “团团好,想路叔叔了吗?” 从医院出来的那天,路衡也是有来送她的,只是不知道秦厉北跟他说了什么,竟然一点儿也没有觉得她搬进秦厉北的别墅这件事情,看起来是那么的滑稽。 “你怎么来了?” 路衡笑道:“我刚结束了会议,路过九时九烩,想起来团团和你都爱吃里面的抹茶麻吉,就给你们带了一些过来。” 简南放下了手里的水管,接过纸盒,和路衡并肩往里面走着。 “会议?哦,对了,是今天没错。” 上次说的首次律师调停,就是在今天,她这几天被困在这一方小天地里,饭来张口衣来伸手的,时间多了很多,养花种草的,日子过着过着,居然还有了些‘山中人不知山下岁月’的感觉出来了。 “那么,结果……”她犹豫了下,还是问道:“是什么样子的?” “调解失败,一个坚持离婚,一个坚持不离,律师吵来吵去,花了大半天是,也没能出来一个最终的结果。离婚真是麻烦。” “你招惹了一条狗,它都能追着你跑上几条街,何况是一个人,还是能说会算的人,可不是麻烦着呢。” 简南吐槽,路衡偏头看了她一眼,笑得宠溺:“你这么打比喻,要是让你哥知道了,还不得火山爆发。” “啊?”我哥,倒是很久没有人这么说过他们间的关系了,兄妹,倒是一个令人无言以对的称谓,她笑了笑反问:“你觉得,他像个哥哥?” “唔,这个嘛。”路衡思躇,“像阎王。” 哈哈哈,简南笑起来:“这个你就不怕他听见了?” “听见了也不怕他,大不了就打一架,打完了,该是阎王还得是阎王,这你在国外多年,可能不知道,北城,甚至是不止北城,谁人不知道元北的秦厉北就是个杀人不眨眼的魔头。” 进了客厅,佣人孙妈送了茶点上来,路衡逛了逛四周,感叹道:“当初买下这栋房子的时候,大到装修风格房屋布局,小到每一座花架子甚至是茶杯,都是厉北亲自挑选的,那时候还听他说,要把这里当做婚房。” “是吗?” “是啊,等离婚这件事结束了,说不定厉北和沈小姐也就结婚了,到时候住进这里的人多了,会更热闹一点,也省的你觉得孤单。” 到那一天,也就是她再次被扫地出门的时候了,哪里能得到热闹。 简南想着,表面却是浅笑:“我请的假,明天就到了,先前我将小薛那里给我的名单和公司之前做东升公司调研时候的资料对比了一下,这里面有很大的问题,如果可以的haunt,我觉得应该再去一次津市,实地看看,年底的时候就是金茂一期工程的竣工日期,现在工地那边的负责人报上来的工程进展情况,几栋主楼和水电暖气管道等,已经进入了尾期。” 简南看了眼一边玩积木的团团,下了决定:“如果可以的话,我愿意去津市,出差多久都没有关系。” “你想去津市?那里路途遥远,衣食住行都不方便,而且团团刚出院,你应该多休息几天,好好在家陪陪团团。”路衡转移话题:“公司现在的事情不多,我特批了,再给你半个月的假期。你就在这里多休息,看你也就搬来这里几天而已,脸色好多了,连团团都是,长了肉,没有前几天瘦的不成人样。” “呦呵,现在是怎么了?员工请求上班,老板还主动给假期的啊?”简南打趣道:“像路总这么体恤下属的好老板,现在可是越来越少了,简直可以感动中国了啊!” “那可不!”路衡骄傲:“像我这种类型的老板,那可是万中无一,有颜值,有品味,有身高的‘三有人员’,怎么样,是不是很有feel~~”他学着团团的嗓子说话,糯糯的很是好听,简南被逗得笑了起来。 “哈哈哈!”路衡亦是跟着大笑起来:“这就对了嘛!多笑笑十年少!阿南你长得这么漂亮,笑起来的时候最好看了!” 很多人都夸过她好看,然而唯有路衡在说这句话的时候,她感到安心和舒服,甚至是没有负担的,他这个人很是奇怪,身上仿佛有魔力似的,和他待在一起久了,便会莫名其妙的自己个儿乐呵呵起来,药效堪比千年人参万年灵芝。 “好吧,那等团团再好一点儿,我再去津市。” 简南暂时放弃了那个想法,路衡装作若无其事的看着她,笑着商量说等会儿要吃点什么,他学会了一道夫妻肺片,火候掌握的很不错,上次夏铮吃过之后,嚷嚷着说可以去开店了。 她留了路衡晚上吃饭,苏妈给她打下手,很快就做好了几道菜,都是路衡和团团爱吃的。 苏妈摇头晃脑地直感叹:“简小姐诶,您可真的是我见过的最不像小姐的千金小姐啦!” 简南把莴笋放进搅拌机,启动摁钮,不解道:“苏妈,你怎么会这么说的?” “你看看呐,这家里头的打扫,还有一日三餐,小姐你做得顺手极了,哪里像是其他的千金姑娘,端盘菜,我都得担心给我粹了。” “哈哈,您说得还真的是有画面感,这些事情习惯了,反正这里也就咱们几个人,事情大家一起搭把手,分担一下,很快就做完了,还能喝杯茶,看会儿电视什么的,不是很好嘛!” 苏妈瞧着简南很是喜欢,她从乡下来找儿子,拿着儿子给的地址找去的时候得到了竟然是儿子去世的消息,秦先生是儿子的老板,下葬那天见了她哭的晕过去,便给了她这么一个工作,平日里打扫打扫别墅,做饭什么的,也就是只有她跟司机还有杨姐三个人,工作别提有多轻松了。 “你们没来之前啊,这座大房子里面,冷冷清清的,现在你们来了,还有团团那么活泼的孩子,一下子我的心啊,就热闹起来了。” 苏妈长长地松了口气:“你这一来,贤惠又能干,我也就放心了。” 简南:?? 苏妈说这句话时候的即视感,有点莫名的婆婆对儿媳妇的感觉呐? “那个,秦厉北,就是秦先生,他经常过来这里么?” “以前一个月来一次,每次带点花种子。”苏妈往窗外一指,解释道:“你看,你今天在院子里面浇的那些花,就是秦先生亲手种下去的,种了三年多了,今年是开得最好的时候。哈,说不定是因为知道了简小姐你要来,才开那么多那么好的呀!” “今年北城的天气不错,苏妈你们也细心照料了,才会是现在花团锦簇蝴蝶翻飞的样子呢,我哪儿有那么大的力量呀。” “戏里面不是说了么,以前的那个女皇帝呀,一夜之间,百花全都开了呢!” 简南笑笑,由着苏妈去了。 …… 秦家书房内,冷气阵阵,青瓷茶杯偶尔碰撞发出清脆的响声。 首位上是秦家家主,秦珂,左手边是柳璃,紧挨着柳璃的是王瑶,而秦珂右手边是沈月芬,秦厉北则是坐在秦珂对面。 坐位分布,很明显地将派别划分明细,秦厉北神色疏离淡然,靠着椅背,嗒地一声,燃了根烟,白雾飘渺,慵懒而矜贵。 柳璃余光扫过秦厉北,杏眸微眯后弯着微微笑了起来,轻轻握住了王瑶的手,对于接下来的发生的事情,无声地给予支持。 沈月芬兀自泡着茶,仿佛周遭的事务和她都没有任何关系,只是嘴角的笑意,暴露了她看好戏的态度。 秦珂把玩着手里头的汉白玉核桃,沉默着将一切尽收眼底。 “咳,这几天,咱们秦家成了圈子里头众人的谈资,严重影响了秦家的声誉。这见件事情拖了很久,再拖下去只会继续消耗秦家的名望,今天,这件事必须解决。不能给我一个最后的答案,谁都别想从这间屋子里头出去。” 石子投下了湖面,波澜骤起。 秦珂示意柳璃:“接下来的事情,你来。” “秦家这次被人戳着脊梁骨骂了,也是我的过错,没能好好尽到一个母亲教养的责任。”柳璃微微红了眼眶:“‘家族是一切’这句话,厉北,是我没能让你好好记住,是妈妈的倏忽。原本这件事情,是你们夫妻的私事儿,我们即使作为长辈,也不应该插手的。然而现在私事沾上了家族的名誉,你们两个年轻人,都应该认真好好的考虑考虑。” “再者说了,瑶瑶也有了身孕,再过六个月孩子出生,你们可都要为人父母了,不是追求个性叛逆的时候了。” 王瑶的身孕已有了四个多月,肚子已然显怀,而因为今天她穿了一件真丝连衣裙,更加凸显的小腹处,微微隆起的一块,看着很有孕味。 秦厉北盯着看了会儿,移开视线,对柳璃情深意切的话不作任何回应。 场面一时间有点尴尬,柳璃看了眼坐在她对面悠然自得的沈月芬,暗自咬住了后槽牙,心里头恨意陡升,这次算是让这个女人看了个大笑话! “我说啊,这事情还不是简单的很咧。想离婚,就把孩子打了,拿了离婚证,以后男婚女嫁各不相干;不想离婚,那就该产检的产检,该住到一起的住到一起,这么简单的事情,还用得找想这么久,拖到现在?” 话落,便惹来秦珂不满的注视,沈月芬耸肩,无所谓地看了回去,她的二儿子就快要回来了,到时候,秦厉北名声越臭,她儿子的胜算几率就越大。 原先万秦里头的线人就跟她说了,万秦股东会里面的几位元老级人物,都在跟秦珂提继承人的事情,甚至有那么一两个还提到了秦厉北的名字,这几年秦厉北在北城的事业,元北的发展,圈子里都有目共睹,她还发愁没有秦厉北的把柄,谁知道突然间秦厉北就自己个儿把小辫子送到她手里头了,简直是得来全不费功夫! “大妈,前几天是沈扬诺沈小姐工作室的新品发布会,不知道作为姑妈的您,受邀参加了么?我听几个去了的姐妹们说了,办得很不错,很有沈小姐的个人风格,沉稳庄重温婉大方,都说很适合名门千金的气质呢。” 这一句句的,沈月芬的耳朵何其厉害,一听便知道了王瑶的潜台词,每一句都在说沈扬诺王枉费担着名门闺秀的名号,私下生活不堪入目了。 “你!三少不也去了,你可以问问看呢,扬诺的发布会究竟表现得如何了,我们扬诺从小优异,北城第一名媛,也不是白得来的呢。” 沈月芬心中火起:当她没看新闻呢?发布会结束的当天晚上新闻通稿满天飞,内容都是秦厉北在风口浪尖竟然还去参加了沈扬诺的发布会,有说深情如斯的,也有为王瑶打抱不平的,甚至的还有人阴谋论,说是这出新闻是为了之后元北并购Moshang工作室而刻意制造出来的噱头,是炒作营销假新闻。 “逢场作戏的,我听了句话,人生在世,全靠演技,这句话说得真是不错。”柳璃道。 沈月芬反唇相讥:“说是逢场作戏呀,那也作得太高调了些,呵呵,我等会儿带小卷毛去看医生,你们好好商量吧,别耽误我的时间。” 沈月芬不顾脸色已经变得极其难看的秦珂,直接道:“没教养就是没教养,教出来的,都是些惹麻烦的。” 这些话,柳璃听了不少,也不生气,只低下头,王瑶见状,含着眼泪地看向秦厉北,委屈道:“至少等孩子生下来,其他的事情,慢慢谈,好吗?” “撕破脸对大家都没有好处,婚必须离,孩子,你想生下来的话,尽管生,只要别让这个孩子姓秦,我就没有任何问题。” 在场的所有人,包括秦珂,都震惊了,万万没想到秦厉北竟然如此决绝,连亲身骨肉都可以不要。 沈月芬心中得意,柳璃仗着自己手里头有个秦厉北那又如何,扶不上墙的阿斗,眼里头就只有女人,转念一想,到底还是自己的侄女儿有魅力,把人吃得死死的。 …… 事情终究还是没有得到任何转寰的余地,秦珂黑着脸把人都赶了出去,只留下了秦厉北。 一直以来没有说话的秦厉北,终于开口。 “简南不会嫁给白月笙。这件事,我不同意。” 秦珂将鼻烟壶一掷,压抑着怒气:“你先把你自己管管好!我告诉你,以前你和南南关系好,这件事我不追究,但你们只是兄妹,我明白你疼爱妹妹,但她和白月笙的婚事,没有商量的余地。” 秦珂再次坐回沙发椅上:“不要以为我不知道你把南南从医院带走。人你给我带到哪儿去了,中秋节的时候给我带回来,全家一起吃饭。” “当初是秦家抛弃了她,现在觉得有利用价值了,就想要把人领回来,这世界上有这么便宜的好事?就算是天王老子也不能这么为所欲为。”他视线扫过秦珂,清冷地质问:“这里实在是太脏了,出去了的人,您真以为还想回来?” 秦珂一拍桌子:“你懂什么?!” 秦厉北蹙眉:“我会派人告诉白老爷子,白家如果不想抬着新郎的尸体进教堂,就不该答应这门婚事。”。 他的话说的太绝,秦珂暴怒:“滚出去!” 秦厉北不着痕迹地扫过秦珂,只说了声好,便直接退了出去。 柳璃等在台阶处,见他走了出来,焦急询问道:“你和你爸说了些什么,该不会又吵架了吧?你不该和你爸吵架,世勋要回来了,你该趁着这时间,好好的孝顺孝顺你爸才对!世勋昨儿个托人寄了些补药回来,你爸嘴上不说,当即就让张妈把东边那栋楼给收拾了出来,你还想不想要进万秦了!” 柳璃自顾自说了许多,待停下来的时候,才发现他根本没有在听自己说话。 “南南的房间我早就派人收拾好了,随时回来的时候都可以住进去。”她顺着秦厉北的视线看过去,突然叹了口气,神色恍惚:“厉北啊,不要和你爸作对,没有好处的。” “这么多年,为什么不走。” “我要的,都在这里,走哪儿?” 柳璃暗叹,或许她刚才说的是没错,这两个孩子,一儿一女,没有一个教好了。 “算了,你自己想不明白,我也是没办法的。秦家,拱手让人好了,我还是回去收拾收拾行李,省得世勋掌了权,我被赶出去都来的措手不及呐。” 柳璃送了他到门口,拍了拍他的手臂,道:“好好的。” 继而,转身回去。 …… 书房门再次合上,柳璃和秦珂面对面坐着,谁也没先开口,气氛一时之间有些压抑,到了最后还是柳璃沉不住气,低声嘟囔道:“我还不知道,沈扬诺能有那么大的魅力,那姑娘我见过,我不喜欢。” 她拨弄着桌子上手边亭亭玉立的君子兰,佯装随口道:“人家都说婆媳问题,我呢,和瑶瑶没有,现在看来,以后和沈扬诺倒是一定有。昀树,你说我怎么就这么不待见她呢?” 秦珂默然,而后被柳璃一瞪,才道:“你想的太多了。” “哎呀,不说了啦,真是烦人,就这样的吧。哎呀,你这么盯着我干嘛?好吓人!” 秦珂起身走到书案边,从抽屉里面拿出了份密封的文件。 “白家送来的聘礼,看看。” 柳璃接过,大喜道:“若是早知道,白月笙是白家少爷,当年我们何必苦苦阻止他们两人在一起。对了,想起来也真是奇怪,白月笙竟然会是白家人,世事难料啊。” 秦珂微微点头,摸摸下巴上的胡子,谁能想到,四年前那个苦苦跪在他们秦家大门前求见秦家小姐一面的男人,会有如此背景,站在此刻的地位。 …… 上了车,便接到了手下发来的消息。 【路衡,正在别墅与简小姐见面。】 秦厉北发动引擎,提速到了最高,如离弦之箭消失在盘山公路拐弯处。 …… 城南别墅,厨房里,简南搬了小凳子,在小火炉边扇风,里面炖了些冰糖雪梨,这几天,天气又燥又热,喉咙容易难受咳嗽,准备些润喉的饮品,可以提前预防。 “苏妈,等会儿好了之后,你帮我分成三份,放冰箱里面冷着。” “好嘞,您放心。” “苏妈,咱们再准备些酸梅汁,你觉得可以么?苏妈?” 没人回答,简南抬头,这时,原先坐自己对面的苏妈早就不知道默默地退到了哪里。 身后,男人嗓音温润,如泉水般清亮。 “晚上我留在家里吃饭。” 简南猛地扭头,先是打磨得光亮的意大利手工皮鞋,裤管笔挺的黑色西裤,仿佛一眼望不见尽头的长腿,精瘦的身躯,似笑非笑的眼眸,漆黑的瞳孔里,漫天星辰。 “你,你……”你了半天,秦厉北双手拢在胸前,好玩地等着她继续说下去。 她觉得囧囧有神,自己个儿害怕个什么劲儿,反正左右当做什么都没有发生过,最好了。 “你怎么回来了?” “这是我的家。” “哦……那,欢迎你回家。” 简南心里头别扭,目光移向别处。 “我刚才在外面见到路衡了。” “哦,他过来送了点东西,晚上我留他吃饭了,秦先生,这点自由,我还是有的吧?” “当然可以有。”他话音一顿,继而道:“这是你的家,只要不离开,你做什么都可以。” 简南:“……” …… 晚餐时,大家聚到了一块儿,路衡忙着给简南夹菜,很快便在碗里面聚拢起了一个小山堆,秦厉北拿筷子的手一顿,道:“她自己又不是没有手,用不着你来代劳。” “你不夹,还不许我帮忙了?”路衡又是往她碗里放了一块鱼肉,笑着看简南,却是对秦厉北说道:“厉北,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奇怪了?” 瞄了眼秦厉北明显不耐的神情,她打哈哈:“我自己来就好,你是客人,哪儿有让你一直照顾我的道理,你应该多给自己夹菜,多吃点儿吧,这条鲈鱼很新鲜的,今早刚钓上来就送到厨房了。” 话落,便见秦厉北自嘴角扬起一抹弧度,浅笑道:“团团喜欢吃什么,叔叔给你夹。” 简南心下莫名,也不知道哪儿刺激到秦厉北了,前一秒还乌云沉沉的,后一秒便喜上眉梢了,变脸都没有他来得快。 “真是个神经病。” 秦厉北看她:“你说什么?” “啊,没什么,吃饭,吃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