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九章:爱与恨,情与仇(五) - 妻迷心窍,从良总裁难二婚

第一百零九章:爱与恨,情与仇(五)

自从时隔多年之后再次回到秦家,简南便时常做梦,梦里都是些过去的事情,有好的也有坏的,坏的居多,于是乎便常常从睡梦中惊醒,有好几次,还把团团给吓醒了,害得她又抱着团团哄了好久才重新把小家伙哄睡着。 这天晚上,简南再次从梦中醒来,便再也睡不着了,从酒窖中取了瓶酒,喝了一大半之后,迷迷糊糊地爬上了楼顶,想要摘星星,却不曾想,竟然见到了秦厉北。 “你?” “这么晚了,你还喝酒?把酒放下。” 教训的语气,简南刚醒,睡眼朦胧中还以为是做梦呢,手脚并用地爬过去,呵呵笑着,摸了一把眼前男人的脸,咯咯笑着。 “真好看啊,真的好好看啊,我这辈子,都没有见过比你还好看的雄性生物了啊,秦厉北……” “你怎么回来了,今天不是周五,你应该和沈扬诺在一起么?啊,我是在你的梦里面么,那我会不会见到沈扬诺啊?呜呜,我不想见到她,我不想见到她,我讨厌她,讨厌讨厌!” “呜呜,呜,呜呜呜,我好困啊,可是睡不着,你有没有听见,外面有人在敲门,好像是坏人来了,要来把团团抓走,你快去把坏人打跑好不好,我害怕,团团,团团很喜欢你……你要对他好啊,秦厉北,三哥,你要对他好,他是……他……” 嘟嘟囔囔地,碎碎念着,秦厉北根本听不清楚她念叨着什么,只见晃晃悠悠地便要往楼下栽过去,秦厉北眼疾手快,将人拦腰抱住,深深叹气,怎么喝了酒之后,瞬间就往回倒了好几年,成了比小家伙还会闹腾的孩子了呢? “喝!来啊!兄弟们!大碗喝酒大块吃肉啊!兄弟一生一起走哇,路见不平一声吼啊!我是大英雄啊!谁也不能欺负我!!” 突然又在秦厉北的怀里挣扎了起来,手舞足蹈地,好几次啪地打在了他的脸上,有点疼……好吧,很疼,这个女人! “够了!再吵就把你丢下去!” “嘿嘿嘿~三哥哥呀~~你不会哒,我做的梦,我做主,你不会丢下我的,都在我的梦里面了,你还要丢下我吗?我就这么让你讨厌啊,你不喜欢我,我也不要喜欢你,不要喜欢了!呜呜,我不喜欢你,我……咯,我再也不要喜欢你了……唔……” 心神一动,小姑娘说的喜欢,比世上最烈的催情药还要来得猛烈,他身随心动,欺身而上,用吻堵住了她喋喋不休的樱唇,不喜欢他,怎么敢…… 先前还攥在手里头的酒瓶顺着屋顶的砖瓦倒向了一,瓶中鲜红色的液体带着浓郁的香气四散开来,惹人迷醉。 满天星空下,为相互交缠的两人独镀上一层银霜…… …… 第二天醒来,简南环顾四周,头疼欲裂,身上特别不舒服,掀开被子一看,斑斑红点,只一瞬,便明白昨天发生了什么事情,可是脑袋很乱,像一团浆糊,昨天究竟发生了什么来着?她记得自己上了屋顶,梦见了秦厉北,然后,然后好像叽里咕噜地唠叨了一大堆,等等,有没有说些什么不该说额,该不会把团团的秘密也说出去?可是身上这么疼,昨晚上究竟…… 还没等简南想完,浴室的门开了,刚洗完澡的秦厉北只裹了件浴巾就出来了,松松垮垮地白色毛巾挂在下半身,只能堪堪遮住关键部门,而随着他的步伐走动,毛巾貌似还有要往下掉的趋势。 简南猛地捂住了脸,就着盖被子的姿势将被子一裹,准备赶紧离开。 “站住。” 简南顿住,把小被子又裹紧了些,声音哑哑地,问:“干嘛?” “把床头上的药吃了,还有,洗完澡之后,把衣服换好再出去。” 简南循着秦厉北的身影看过去,床头柜上的确是放着一杯水,和,跟上次一模一样的药瓶。 “昨晚上,是真的?” “你以为是假的?” 简南无语了,这叫做什么事情,她平时酒量很好,谁会猜得到昨晚也就喝了半瓶,酒醉成那个鬼样子了,还…… 她恨不能扇自己一巴掌,喝酒误事,以后再也不喝了。 她装作潇洒地走过去,倒出了药丸,就着水直接就咽了下去,味道有淡淡的苦味。 “我吃完了,现在可以去洗澡了么?” “衣服在衣架上。” …… 把自己收拾了一桶,下楼的时候,团团正窝在秦厉北的怀里,由着他喂白粥。 “苏苏!我还要肉肉!” “不行,今天的份额已经吃完了,只能等明天。” 团团不高兴,扁着嘴:“可是团团想吃。” “我们说好的,你现在要是吃了就是反悔了,那么我们的协议就作废。你答应了我,一天只吃两勺肉松,你现在不愿意遵守;那么我答应了你去海洋公园,我现在也可以不遵守。” 团团委委屈屈,可怜兮兮地盯着桌面上还冒着热气香喷喷的肉松,瞥过脸,下定了决心道:“那,团团不吃,我们去看海豚!” “好,一言为定。” 这样的画面真美啊,要是能一直这样下去就……算了,别多想了,想太多,终究也是做梦,还白白投进了感情和时间,最后赔的血本无归,何必呢。 她走下楼,喊团团:“儿砸~早上好!” “麻麻早上好喏~今天有好吃的,团团吃了,可好吃了呢!” 她走到秦厉北旁边,伸手作势要把团团抱到自己怀里,秦厉北不着痕迹地将小家伙换了个方向,声音富有磁性,低沉道:“你坐下,吃饭。” “我来照顾他。” “你先吃饭,昨晚上那么累,补点营养。” 他说的累,指的是什么,简南自然明白,顿时羞红了脸,微怒道:“你那是趁人之危!秦厉北,我什么时候才可以回到我自己家。” 秦厉北反问:“不管吴心意死活了?” “你有病啊!你有任何想要报复折腾的,冲我来,你对付心意你算什么男人!” “我算什么男人,你不清楚?还有,吴心意不仅仅是犯到了我手上,我实话告诉你,吴震寰也在找她,这段时间,暗地里,整个北城加上临近的城市,都被翻了个底朝天,吴心意只要一冒头,就会立刻被抓住,任凭吴震寰捏扁搓圆,所以你说,吴心意这个人,我放还是不放呢?” 吴震寰?如果是这样的话,那的确是还不如让秦厉北插手掌管吴心意的人身安全老的好,至少,她身上有秦厉北想要的东西。 “拜托你帮帮她,你想让我做什么,我都会努力去做到你的要求的!” “好吧,那我勉为其难的答应了,之后无论发生了,你都必须无条件站我我这一边,明白吗?” 简南蒙逼,这个算不算霸王条款? “就算你错了,我还得无条件站在你身边吗,这不就是助纣为虐,为虎作伥么?” “不乐意,那你就可以等着为吴心意收尸,五星推荐,城北的八宝山上,最近有一处墓地正在打折,趁现在买,很划算。” 秦厉北这话,简南听得都直冒火,哪儿有人这么说话的,你才要提前预定呢!真的还是烦死了!还特么的打折? 简南不想说话,拉开了椅子坐下,便开始了吃早餐。 …… 秦家,景园三楼阳台,王瑶折腾着自己的指甲,一旁的佣人低眉顺眼,恭敬道:“就是这样的,我们那天看得清楚,三少把人带回来了,还到了老爷面前去,据在暖房那边伺候的人说,那天老爷发了好大一通脾气,甚至将一整盆珍贵的君子兰给砸了,太太去劝了好久,都没有效果,那天晚上连晚饭都没吃呢!还有后来离开的时候,是被三少护在怀里领出去的,动作可亲密了。” 王瑶涂指甲油的手一顿,继而道:“那个女的,长什么样子?和沈扬诺比起来,和我比起来,如何?” 佣人是个十几岁的小姑娘,家境不好一大早揪出来打工,别的不会,就是特别会看人眼色,她偷偷抬眸看了懒洋洋瘫在放满了布娃娃的沙发椅上,便又迅速地低了下去。 那天三少爷带可女人回来,三少夫人不在,等回来的时候,三少爷早就走了,她也从其他人口中听到了些风声,结果今天她被派来送水果和下午茶,就被逮住了,问了好些的话,她又不是千里眼和顺风耳,也不是专职做间谍的,她怎么可能知道那么多啊!小姑娘简直想要翻白眼了,但这份工作轻松,有钱,还有面子,她也不想因为得罪了这位家里面,目前最受宠的三少奶奶,而搞砸了饭碗。 唉,大家族里面,真的是事儿多! 小姑娘的头更低了些,恭恭敬敬道:“我没有正面见过,但是听那天在大门口值班的保镖说,长得很好看,比起那些电视上的女明星都要来的好看。” “哦?是么。那还挺有意思的,沈扬诺不是口口声声是真爱吗?这才多久啊,又冒出来一个女的,还直接领了回来,我记得,三少把沈扬诺领回家的时候,也就是三年前吧?” “是的,那时候老爷也是发了很大脾气。但是,也没见有这次这么大,上次太太亲自下厨做了顿冰糖雪梨,就给化解了呢。” “这我倒是很好奇了,这个女的,是个人才呀,我倒是不介意,和她一起,先把沈扬诺那个贱女人给搞垮了。”王瑶挥挥手:“行了,你下去吧,记得帮我准备些糕点,让后厨那个专门从杭州请过来的大厨亲手做。” 佣人小姑娘点头:“是的,我明白了,我这就下去通知他们。” 待佣人小姑娘关上看了房门,王瑶拨通了电话。 “喂,哥,你帮我一个忙吧?” “什么事情?要是又是让我帮你找哪个男人,我没那个美国时间陪你耗。” 王瑶哈哈地笑:“不会啦,他就快回来了!你亲爱的妹妹这次,是要请你帮忙查一个女人,一个长得极其漂亮的女人!” 电话那头的男人问道:“哦?这世界上还有谁,能让你王大小姐,有极其漂亮这样的评价?我真的是很好奇了。叫什么名字?” “唔,哥,这我还真的不知道耶!” 男人额头三条黑线:“连名字都不知道?你让我怎么帮你查?你开玩笑呢是吧?” “不是的哇!就是因为不知道名字,所以才需要哥你帮忙啊,这才能体现你非凡卓越的能力嘛,你说是不是呢?” “行了,还有什么线索,全部说出来,不然就一个长得漂亮,这世界上长得漂亮的女孩子多了去了,我上哪儿给你查?” 说得也有道理,王瑶想了想,罗列出了几个点:“首先就是长得漂亮的女的,然后是和秦厉北有关系,应该是最近几个月出现在他身边的女人,秦厉北对这个女人应该很保护,所以应该不容易查,但是,我相信以我哥的能力,一定是可以查出来的,是不是呀?” 男人哭笑不得:“调查丈夫的情人嘛,我懂得,好了,明白了,给我三天时间,三天之后,我给你一个满意的答复。” 王瑶笑起来:“谢谢哥哥啦!!” 哼,沈扬诺,你觉得你赢了,我告诉你,想得美,我就算是得不到秦厉北,我也不会让你这种人得到! …… 高速公路上,两辆车追尾,其中一辆翻了车,邮箱破裂,碰上冒着火星的电线,瞬间燃烧成了火球,而堪堪避让的另一辆车的情况也不容乐观,左车头撞上了隔离带,车头严重毁损,相比之下,右车头好了很多,车尾部冒着烟,浓烟滚烫,女孩儿从副驾驶座上下来,不顾可能即将发生爆炸的危险,徒手扯开了车门,将人从驾驶座下给移了出来,双手血肉模糊。 “三哥,你醒醒!你不用吓我!三哥,我已经叫了救护车了,他们很快就来了,你坚持一会儿,就坚持一会儿,千万不要睡着!” 女孩儿带着哭腔,苦苦哀求着,男人浑身血污,躺在她的怀里,就像死了一样,一动不动,肩膀处的伤口孩子往外汩汩地冒着血,鹅毛般的大学纷纷扬扬落下,盖住了废墟般惨烈的车祸现场。 “这位小姐,你先放手,让我们赶紧把伤者送去医院!小姐,你也受伤了,来,这边还需要一副担架!” “小姐,你放手,你需要治疗,小姐!你醒醒!小姐!” “不,不要,我不要和他分开,求求你们了,救他,一定要救他,如果我死了,把我的遗体捐赠给他,他需要什么,都可以在我这儿拿,求求你们了,一定要救他……” “好的!好的!我们明白了!我们一定会尽最大的努力救他的!但是你得先放手!” 放手,救他,好吧,放手…… …… 浑浑噩噩在病床上醒来的时候,女孩儿还以为那是一场梦,可手背上针刺的疼痛却提醒着她,一切都是真的,在千钧一发之际,是秦厉北猛地打了方向盘,才让她只受了点轻伤。 “护,护士,我,我哥,和我一起被送过来的男人呢,他叫做秦厉北……” “还在急救室呢,哎,你别动呀!” 女孩儿挣扎着要下床,最后护士拗不过她,便只好推着轮椅往手术室那边去了。 手术室门口,女孩儿一时间不知道该怎么办,手足无措之下,突然想起来自己包里面还装着初次见面时候,沈扬诺给她的电话号码,她央求护士去拿了包过来,指尖颤抖着把电话号码播了出去。 她的一颗心皱得跟万年酱菜有的一拼,酸甜苦辣,真的是什么味道都有了。 “嘟嘟嘟……” 第一通电话没接,简南继续打,直到大概打了十几个之后,沈扬诺那边终于是接了起来,她言笑晏晏,道:“你好,我是诺拉,请问你是哪位?” 女孩儿深吸口气,开口道:“是我,扬诺姐,三哥出了车祸,正在市医院急救,请你赶紧过来一趟。我,我没有钱付手术费和住院费……” 听见是秦厉北出了事,沈扬诺紧张道:“好,我立刻过去!” 然后,电话挂断了…… 她双手抱膝,将自己缩成了一团,头也跟着深深地埋了下去,任由泪水从眼角滑落,女孩儿真的是没想到,她是这世上最不愿意让秦厉北和沈扬诺相见的人,可是有一天,上天竟然会安排她亲自给沈扬诺打电话,求她来看秦厉北一眼,只为了,钱…… 她没钱,没钱就没办法救秦厉北…… 为沈扬诺和秦厉北牵线搭桥……呵呵,这种日子,真的是过够了…… 这通电话,每一个数字的摁建都是踏在她心尖上,狠狠地戳进去,再撵上一脚。 …… 沈扬诺那时候或许就在附近,挂掉电话之后很快便赶到了,却是在见到了女孩儿的时候,恶狠狠地剜了她一眼,是与原先气质温婉的名门淑女形象完全不同。 “又是跟着你出的事情,简南,说你是扫把星,都是侮辱了扫把星这三个字。”沈扬诺走到女孩儿面前站定,一把抢过她手里头秦厉北的外套,冷冰冰地一个字一个字的往外吐:“你不肯出国,我本来想着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但是你怎么就不知道守好你的本分呢?” 这一通咬牙切齿的话,女孩儿仿佛被人当众狠狠地扇了一巴掌,脸上热辣辣的疼,比尘埃还要来的卑微低贱。 女孩儿冷笑了声:“扬诺姐,怎么,好姐姐好妹妹的,扮演不下去了?我只说这一遍,今天发生这一切事情还真的与我无关,你信不信的我不在乎。我问心无愧。” 说着女孩儿要走,经过沈扬诺的时候,却被沈扬诺用力地拽住了手腕。 “只要是我看中的,别人就抢不走,还有你不要尝试惹火我,一个第三者带进来的孩子,有什么资格跟我比?滚得远一点儿,不然我不介意拉着你一起下地狱。” 她挥手摆脱了沈扬诺的束缚,皮笑肉不笑的说:“我也明白告诉你,我们还是戴上面具演出和和气气的,才是最好的,不然,鱼死网破,我的脸面早就没有了,我也就没什么好怕的了。不就是流言蜚语么,来看看究竟是你这位名媛千金的名声和我这种走私毒贩黑社会老大的女儿,哪一个的损失更大!” 话落,她只觉得心口的郁结像是突然消失了一样,在最后一个字落下的同一时刻,蓦然笑了笑,甩开了沈扬诺的束缚,毫不犹豫地离开。 如同落荒而逃一般。 …… 阳光透过纱窗透了进来,把被子晒得暖烘烘的,团团撅着小屁股往麻麻的肚子里面钻了钻,奶声奶气地喊:“麻麻~麻麻~起床啦~太阳晒屁股啦~~~” “唔,团团,不要闹了呦,麻麻好困,再睡会儿好不好哇?” “不好不好哇,麻麻,今天要看海豚的,还有小企鹅哒!” 等等!海豚?企鹅?对了,昨天秦厉北是说要带着团团和她一起去海洋世界来着,他说的是几点集合来着?简南猛地从被窝里一个鲤鱼打挺跳起来,郁闷地挠头,嚷嚷道:“真的是的,几点了啊团团!” “九点!” “啊啊啊啊!完蛋了!这下子秦厉北肯定要发飙了!” 可千万别因为她一个人迟到,而让秦厉北改变主意不去了啊!这要是真的因为这样,团团得有多伤心,这辈子可能就今天一次的机会,是团团他能和秦厉北一起逛海洋公园,以后想起来了多少,也是个纪念的。 等简南拿出了火箭般的速度,抱着团团冲下楼梯,奔向客厅的时候,秦厉北已经穿戴整齐,正襟危坐于沙发上,手里头翻着报纸,修长而又直接分明的手指,在光线下显得十分透明,真的好好看啊! 等等!简南你可不要再犯花痴了!赶紧做正事才是要紧的! “对不起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我只是不小心才睡过头的!不好意思不好意思!” 秦厉北放下报纸,长腿交叠,招手示意团团过去。 团团乐呵呵地哒哒跑了过去,一头栽进秦厉北的怀里,他揉揉团团头顶的绒毛:“先去找苏妈,把早饭吃了,然后我们再出发。” “好啊!好啊!” 团团高兴地跑开了,剩下简南和秦厉北大眼瞪小眼,活像个犯了错的小学生被教导主任请办公室喝茶的模样,简南忍不住脑补了下,然后又忍不住笑出了声。 “笑什么?认真点儿!” “咳咳!不好意思!请秦老师说吧,我犯了错,迟到了,我认罚。” “我还以为你会像以前以前伶牙俐齿死不悔改呢,认错态度良好,去吃饭,然后带团团过来。” 这就放过了她了?简南不敢置信,咻的一下就跑没影了。 …… 阴影处飘出来一个男人,声音阴凉。 “你变了。” 良久的静谧,秦厉北声音冷得像冰渣子似的,目光淡漠,盯着眼前面相严肃的男人,一字一句道:“替我保护好她。” “你可以自己保护。那不是我的女人,我不想浪费时间。” 秦厉北是在瞬间冷静下来的,今早上楼的时候,他听见了做恶梦的简南,在呼喊着求人救她,虽然不知道是为了救谁,为什么要救,但他还是不好过,死亡这两个字突然在他脑海中敲响了警钟,若是不早点安排,恐怕接下来,事情会变得越来越无法控制。 男人收敛了笑意,捋了夹克衫边的小褶皱,抿唇不满道:“听说秦世勋要回来了?金融系的博士生呐,真不是谁都有这样的机会。秦老爷子也真是偏心,都是儿子,一个派去送死,一个好吃好喝的拿钱供着他在外面灯红酒绿。” 瞧见死党不紧不慢阴阳怪气,秦厉北慢悠悠地喝着茶,丝毫没有顺着他的话题延伸下去的意思,他自顾自道:“能有打败这样的对手,才有意思,不是么?” 黑衣人垂下眸子,眼神一凛,心内恨恨地想,这万秦没有秦厉北的份,就连元北走到今天,秦珂那老头一点儿忙不帮就算了,居然还在元北腹背受敌的时候,把秦世勋给召回来,真是够够的了。 “我先去开车,你们快点儿的,真是,看什么海豚,海豚有什么好看的,直接抓来吃不就好了?” 秦厉北不放心地又嘱咐了黑衣人一通后,他才起身离开。 秦厉北看着桌上剩下的两三个造型小巧精致的糕点,半晌后,无奈起身,端着盘子走进厨房,这两母子,吃个饭,都能吃到明天早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