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磕头

后来的一个小时里面,简南就跟门神似的站在会议室门口,对着一个一个来参加此次会议的高层相关人员,行着神圣而庄严的注目礼,把与会人员给吓的,还以为自己是进了某个特殊的服务机构,频频回头看在门口站得笔直笔直的简南。 简南心里那个气啊,每一分钟心头就冒出要去找个位置坐下来休息休息的想法,不过透过玻璃窗往里面一瞄,瞄见秦厉北硬挺后背的那一刻,立刻认怂地缩了回去,乖乖站好。 简南安慰自己,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秦厉北是给钱的大爷,这就是职场,要忍耐。 不得不说,会议室的隔音效果好的惊人,简南贴近了门框偷听,最后愣是一个的单词都没有听见,长达一个多小时的会议里面,除了两个中年男人出来上过洗手间之外,整层楼安安静静地一点动静都没有。 她今天穿了一双八厘米的高根鞋,站久了之后,脚后跟就像是灌了铅水,坠胀感从小腿处一直往上升,像有人拽着自己要往下面去,简南后面干脆直接靠着墙壁,毫无形象地往地板上就是一坐。 简南往玻璃窗那边伸长了脖子看了几眼,发现还在激烈讨论的时候,对自己能够按时下班已经要绝望了,这时候,口袋里的手机哒哒震动了几下,是吴心意发来的短信息,说是她之前联系的幼儿园已经同意了让简南带着团团去面试,面试过了,就能够直接入学。 从回国之后,这无疑是最好的消息了,简南发了谢谢过去,吴心意很快又将幼儿园的一些其他信息发过来了。 这家幼儿园是简南之前精挑细选出来的,学费适中,双语教学,还有各种适合团团这个年龄的小孩子学习的课程。 父母都希望给孩子最好的东西,简南也不例外,也更是在,因为她的个人原因而让团团只能享受到母爱之后,她便是卯足了劲儿想要给团团一个更加美好无忧无虑的童年。 简南还沉浸在描绘自己宝贝儿子的幼儿园生活中,电梯门叮的一声开了,冲出来一个穿着蓝色工装的中年男人,手里紧紧攥着一把扳手,凶神恶煞地就要往会议室里面冲,简南第六感觉得这个中年男人绝对来者不善,脑子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就腾地站了起来,双手张开拦在了会议室面前,问:“不好意思,我们这里正在开会,请问您是哪位?来这里是找谁的呢?” 中年男人打量简南,鼻孔哼了一声,质问:“秦厉北是不是在这里?” 这人是来找秦厉北的?简南推了一把脸上的眼镜,反问道:“你找秦厉北有什么事情吗?” 中年男人恶狠狠地哼了一声,颠了颠手里头的扳手:“哼,小姑娘,看你年纪轻轻的,也是个打工过的,我也不想为难你,赶紧让开,不然就别怪我手下不留情了!” 这个人肯定是来找秦厉北麻烦的,简南想着,秦厉北那个人渣,鬼知道怎么得罪了这个中年男人,看来现在是被人找上门来复仇了,可是,这里是白氏大厦,他怎么会知道秦厉北在这里的? 简南脑子里一下子冒出了好多问题,一时间犹疑着该不该让开。站在她自己的个人角度,是很乐意看到秦厉北被狂揍一顿的,但是站在助理的位置上,拿了工资不做事,还看着boss被海扁,是不是不太有职业道德? 简南纠结着,在天平两端的天使与恶魔之间跑来跑去之间晃悠了晃悠之后,最后道:“不好意思,里面正在开会,如果您有事情要找秦总的话,可以在楼下先等等,秦总等会儿会下去的。毕竟这里是白氏大厦,秦总的办公室不在这儿,也不能和您坐下来好好的深入聊聊,你觉得呢?” 中年男人瞪着简南,青筋爆出,分明是气急了的样子,他伸手就来拽简南的肩膀,简南受了惊,后面就是红木大门,退无可退之际,只能往旁边一躲,可也就是这一躲,将身后的门把的位置露了出来,中年男人朝着简南随手挥了一扳手后,直接推了门气势汹汹地冲了进去。 简南心下暗叹,不好了,这下说不定要因为做事不力被扣工资! “Boss,这位先生硬是要冲进来!啊?” 简南话音未落,直接被愣在了当场,只见中年男人扑通一声跪在了秦厉北面前,一张历经沧桑满是皱纹的脸憋得通红,哪里还有刚才在门外对着简南时候的恶狠模样。 中年男人声音颤抖,对着秦厉北重重地磕了个响头,咚的一声,直接砸在了在场每个人的心头上。

上一篇   第九章: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