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章:血色玫瑰(一) - 妻迷心窍,从良总裁难二婚

第一百一十章:血色玫瑰(一)

北城,晚上十点,平常人家这时候大都睡下了,但是在市郊的一所会所,美好的生活才刚刚开始。 灯红酒绿,觥筹交错,男男女女沉浸于纸醉金迷!舞女在泳池中央扭动水蛇腰,舞姿曼妙,妖娆美艳。 说到蓝爵,那是整个北城最有名的销魂窝,里面龙蛇混杂,是城里最大的藏污纳垢之地。而令人不可思议的是,蓝爵仅仅开业两年,它就像一阵龙卷风一样,携着滔天之气席卷了北城的上流圈子。 于是坊间纷纷传言,蓝爵的幕后老板极其有势力,黑白两道通吃,也极有可能是城里两大家族,艾家和白家的人;更有甚者放出风声,蓝爵的老板是三年前发生在秦氏大楼的那一场大火的唯一幸存者。 对于能够跟在老大身边做事,小张和小王异常的满足。可是,现在的他们却都很忧郁,眼前这个一身紫色优雅礼服,身材玲珑毕现的女人脚步不稳地在蓝爵门口骂骂咧咧,泼妇架势那叫一个十足。 “你这个王八蛋!混蛋!我恨你!我恨死你了!”女人嚷嚷完,突然揪住高个子小张的肩膀狠狠晃了晃:“我哪里不好?你说啊!你怎能不喜欢我?你为什么要抛弃我?!”小张深深郁闷了,这女人的手劲怎么这么大!他向一旁的小王投去求救的目光,小王马上上前准备拉开这个撒酒疯的女人。 今晚自家老大正好在蓝爵谈事,要是让这女人惊扰了那里面的大人物,那个后果自己可是承担不起的啊。 可眼前的女人实在是太美了,她不是平常自己所见到的那些美女,虽然现在这个女人的居住可以说是粗鲁,但还是可以感觉到她身上清冽的气息,就像一株暗夜幽兰,美得低调而妖娆却又干净! 小张头疼,到底要怎么办。自古美人都是要得到一些优待的,所以小张也没有下重手。而就在他准备将这个女人先带离门口的时候,这个一把鼻涕一把眼泪的姑娘,噌地一下,抱住了在众人簇拥下从蓝爵施施然走出来的男人,并且,哇的一声,毫不客气地做了一件醉酒的人都会做的事情,吐了那男人一身污秽物! 小张看清了来人,再看到来人面色不愉之后,整个人都不好了,他支支吾吾:“老,老大!” 小王马上几步上前,伸手去拉那女人攀在老大手臂上的手:“老大,我们马上处理!天知道,他已经从老大眼里看到杀意了!吓死人了啦! 小张这时候突然明白,也许这女人根本没有醉,她就是装疯跑到蓝爵的,更恐怖的是,他的目标就是老大!手握成了拳,小张自觉美色误人,当即决定要把这女人狠狠教训一顿,也不管她是不是什么美女了,敢动他老大的心思,不想活了! 不知道自己已经处于四面楚歌的女人痴痴的黏了上去,嘴里嘟囔着:“你说过的,你要娶我,白勋然,你怎么能食言?!”像是突然想到什么,她又猛地推开来人,“你不喜欢我,我也不喜欢你了!”她摇摇晃晃地准备离开,却猛不防被人拽住。“艾叶?” 这样淡漠到冰冷的声音,女人打了个冷颤,毫无理由地恐惧感从心底深处涌起,她甩了甩手呵斥:“放开我!你不是他,他不会对我这么凶!” 感觉到手上的力气大了几分,艾叶拽了几下拽不动便干脆上手揍人了!什么要注意形象,要时刻保持优雅的仪态,这时候,艾叶都不管了,反正,她已经醉了! 可惜的是,身手一向矫健的她才一个回合,就已经被那个男人制服。男人将她牢牢锁在怀里,在她耳畔吐气如兰:“小叶子,既然来了,就不要走了。” “你是……谁?”为什么,你的声音我这么熟悉,为什么我会觉得心好疼。 恍惚中,有股自己熟悉的味道接近,这种淡淡的古龙香水味,让艾叶莫名略觉得安心。记忆中,有个人身上,也总是有着这样的气味。被她抱住的人不动,玩味的问她:“喜欢可不是嘴上说说的,那得看你有什么实际行动。” 艾叶傻兮兮的笑了,抱住那人的头,仔仔细细看了许久,才亲了下去,感受到抱住的高大身躯猛的一震,艾叶笑了,我终于找到你了,这下有了我的印记,你不会再走了吧! 小张已经不知道该怎么形容自己此时此刻的心情了。五味杂陈啊! 自家老大居然被一个疯女人调戏了!更诡异的是,老大居然没有发火,还把那女人给带走了,要知道,能够近老大一米之内的女人,还没有能活过半小时的呢! 小王凑到小张身边,悄声说:“我刚才明明感觉到老大的杀意了,怎么情节一下子就反转了啊?”小王想了想,突然说:“哎,你有没有觉得,老大很久没有女人了,而且,那女人的身材,真心不错!”小张恍然大悟,他就知道,自家老大怎么可能是那么好说话的人,老大一定是有更好的计划来折磨这个女人,比如,先奸后杀?嗯!先奸后杀! 那天晚上,艾叶觉得自己软绵绵地飘在云端,她想到了很多,梦中,小时候的他领着艾叶一起去果园里摘桃子,她总是把摘下来的桃子四处乱丢,继而双手叉腰哈哈大笑,而这时候他便会一边指责自己,一边跟在自己屁股后面收拾那些坏掉的桃子;而每当自己闯祸的时候,他也会帮自己收拾烂摊子。 很多很多的过去,压得艾叶喘不过气来。 “白勋然啊,你怎么没这么好,你要是不这么好,我就不用这么喜欢你了。” “你不要死,求求你!”艾叶哭着祈求…… “啊!” 又是噩梦,艾叶被噩梦惊醒,四周打量了一下,这才发现,这根本不是他的房间,还有,她的衣服呢?!一夜宿醉,艾叶脑袋很疼,嗡嗡地直响…… 就在她努力回想昨晚发生过的事情之时,浴室门吱呀一声缓缓地开了。 从浴室里出来了一个全身上下仅包裹着浴巾的……男人…… “啊!” 艾叶再次被震惊了! 晶莹的水珠顺着来人肌理分明,健硕有型的胸膛,嘀溜嘀溜地流下来,直至没入白色的浴巾。艾叶吞了吞口水,虽说自己失了身,不过在这件事情上,自己似乎没吃亏,美男啊美男,秀色可餐啊秀色可餐!男人兀自走到吧台前倒了杯威士忌,状似漫不经心地开口:“你要不洗澡?会舒服点儿。” 这时的艾叶才后知后觉的发现,自己未着寸缕和一个陌生男人待在一个房间里!而地上满是随意散落的衣物!刚随意动了下,身体便传来抑制不住的疼,饶是她再如何迟钝,也知道此时此刻是个什么情况。 “昨晚,什么都没发生吧?”艾叶不死心的问。 “昨晚,你真是热情,真不错!” 艾叶一惊,昨晚,昨晚自己明明记得是和白勋然在一起,可怎么会变成眼前这个陌生的男人?这中间出了什么差错?脑海里冒出白勋然的英俊面貌,艾叶自嘲,昨晚订婚宴,他肯定是陪在徐瑾身边,怎么会出现在自己面前,亏自己还相信了?! “艾小姐怎么不说话了?” 察觉自己摆了个大乌龙的艾叶迅速裹好被单,抄起地上的礼服,接着一溜小跑离开房间,也顾不得注意明明才是昨晚第一次见面,那个陌生的男人居然能够知道自己姓艾了。 “昨晚的事,我记不起来了,所以,也请你忘了吧!” 身后的男人目送艾叶狼狈不堪的背影消失在门口,嘴角扯起一抹弧度,冷冷道:“什么都没有发生过?很好,艾叶,几年不见,你的胆子倒是越来越大了!不过这样也好,这游戏,一定会越来越好玩!” 蓦然,一道黑影悄无声息的出现在房间里的暗处。 黑影:“浩,那边的一切都白排好了。” 男人:“好,按计划进行。” 黑影注意到男人手上正流着血,忍不住问:“浩,你怎么受伤了?” 男人不在乎的说:“没什么,一点小伤而已!” 什么小伤,血都快像水龙头一样流出来了,这还不算伤么? 黑影对刚刚从房间出去的艾叶的恨又上了几层。明明那女人对浩做出了那样的事情,可浩还是一碰到她的事情就受伤,自己一直陪在他身边,他在怎么就是不知道自己的心呢?当年自己退出,却是那女人先对不起浩,既然如此,那就别怪自己心狠!有些事情,该是时候开始了。 短暂谈话结束,热气氤氲的房间里一下子归于平静,玻璃杯在男人手中被捏成渣,戾气四溢。男人冷笑,艾叶,你装得可真好。这五年来,你又用你的这张脸骗了多少人? 艾家,你们的死期到了! 艾叶离开房间后直奔云坊的公寓,正在梦周公的云坊被艾叶凄厉的叫声惊醒后恋恋不舍的离开温暖的席梦思大床,给无家可归的艾叶开了门。 “云坊,我做错事了。”艾叶可怜兮兮的说着一个既定事实! 云坊看着眼前光着脚、头发凌乱、狼狈不堪的艾叶,楞了半秒才回过神来,随即指着她问:“你是杀人啦?还是放火啦?” 突然像是想到什么,云坊把艾叶一把拽进房间,小声讯问:“你把白勋然那家伙给了结了?是不是?”见艾叶不说话,云坊觉得自己真相了:“不是真的吧?这么彪悍?!可你这样做是要坐牢的,你怎么那么傻!” 艾叶摊手,撇了撇嘴:“我把一男的给睡了。” “哦,睡了。还好,还好!”云坊拍着胸口,松了口气,突然一下,瞌睡虫被云坊踢飞,她猛地反应过来,惊恐道:“什么?”上上下下打量了艾叶许久,才揶揄道:“没想到啊没想到……艾叶,你如此狂野啊?” 谢云坊一副唯恐天下不乱的表情,让艾叶瞬间觉得自己找错倾诉对象了!她窝在沙发里,一副做错事正等着家长处罚的小学生的表情,委屈得很! “不就是睡了个男人么,这有什么呢,一夜情这事,放在现在稀松平常啦,不用放在心里。”云坊拍拍艾叶的肩膀,以示白慰。 艾叶得到鼓励,快速点了点头,茫然道:“我也是这么觉得的。” 艾叶窝在沙发做乞求状:老天爷保佑自己再也不要见到那个男人! 艾叶和白勋然的故事充分验证了一个亘古不变的真理,那就是:青梅竹马什么的,就是披着华丽丽外壳的炮灰啊! 两年前艾叶被绑架。 等她在医院病床上醒来时,艾叶的哥哥艾澄告诉她,是白勋然及时赶到救了她一命。对于深陷于英雄救美,才子佳人的故事中不可自拔的艾叶来说,白勋然的这一举动,让艾叶果断认定,白勋然就是上天赐给她的一个白马王子! 艾叶动情了,这一动还不得了了,犹如决堤的黄河般一发不可收拾,被爱情冲昏头脑的艾叶将诸葛老先生的三十六计用得那叫一个出神入化、行云流水。云坊说,认识她这么多年来,只有在这时候,她才从艾叶身上看到了百年艾家的良好基因,这基因真是,很好……很强大…… 可喜的是,这一番折腾下来,艾叶如愿成为了白勋然的女朋友! 好事不久,两人成为情侣没多久,白勋然在和公司秘书的几次出差之后,成功与小秘书,徐瑾演绎了一出灰姑娘与王子的童话爱情故事,于是,艾叶在白勋然出差回来之后就华丽丽地被甩了! 时隔两个月,再在蓝爵见到那个男人,艾叶有些小激动,请原谅作为外貌协会骨灰级会员的艾叶,她被那副俊颜,搅乱了一池春水。唉唉,美色误人啊,美色误人!艾叶不断腹诽,也不停告诫自己,今天,是带着任务来的,不能丢人! 男人双脚交叠,如泰山一般稳坐于真皮沙发上,饶有兴趣的开口:“艾小姐,好久不见。” “你好,我是艾叶。”她暗暗吸了口气,礼貌地伸出手,笑得一脸灿烂。艾叶的人生信仰,丢什么也不能丢人! 她见男人不再说话,便自顾自找了个位置坐下,点了杯‘暗火’。 “我就开门见山了,先生,上次的事情,我很抱歉。不过,您也没吃亏,这件事就这么算了,我们交个朋友,如何?” 端着酒杯的男人微愣,但这样的情绪稍纵即逝,他放下酒杯,缓缓靠近艾叶:“你不说,我都忘记了……” 艾叶差点就忍不住打自己一巴掌了,这是什么,这就是传说中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啊! “额,我还不知道先生您尊姓大名,不如,开个尊口?”而内心却是一片波涛骇浪。 魅惑的声线带着两个字:“秦珂。” 艾叶莫名头疼…… 秦珂,好熟悉的名字。 “额,秦先生……我们是不是见过,在,很久以前?”艾叶嘬了一小口‘暗火’,嘴里满满是火气…… 秦珂:“没有,我们见过。不过,你也不用这么客气,叫我秦珂就好。” 大厅正在放一首《Speaksoftlylove》艾叶听得入神,没有听见秦珂说的话:“额?你说什么?” “叫我秦珂就好。” 艾叶从善如流:“好,秦珂,那你也可以喊我小艾。” 秦珂:“小叶子。” 艾叶:“……”头又开始疼了,艾叶一脸茫然,自从病好之后,自己就时常莫名头疼,看了很久医生,医生也只说让艾叶好好休息。艾叶怒,好好休息,谁不会啊?问题是休息了也不见好啊!! 见艾叶不说话,秦珂解释道:“小叶子,好听。” 她本来想说,这是白勋然才能喊的名字,可转念又想,他们两人都分手了,一个名字又能代表什么。艾叶很爽快地答应了:“其实,我也觉得小叶子这名字挺好听的,你觉得怎么好听就怎么叫吧!” 秦珂盯着艾叶的眼睛看了许久,就在艾叶一位自己下一秒就会被秦珂拆骨入腹的时候,秦珂终于悠悠地说:“不过我还真是好奇,小叶子刚刚怎么会那么问?我们两人是否认识,你不是应该很清楚的么?” “啊?哦!嘿嘿……其实,我五年前的很多事情记不起来了。如果我们认识,你就告诉我吧,我会很真诚和你道歉的!我是说真的!”艾叶急忙表明自己是个知错就改的好孩子!可惜,某男却不买账:“谜底要自己猜出来,那才有意义!所以,小叶子,你慢慢来,不着急。” 艾叶撇了撇嘴:“算了,既然你不想说就算了。我自己想!我的朋友还在那儿等我,先走了,下次再见!”艾叶转身想走,秦珂却突然叫住她,“再陪我坐一会吧。” “啊?”不知为什么,艾叶回头的那一刹那,心里有块地方猛的跳了跳。 水幕前的秦珂,冰颜俊魅,如同深渊般的双眸,直直将她拉进他的世界,那里有悲伤,有难过,有孤独,唯独,没有快乐与幸福。 鬼使神差一般,艾叶点了点头,“好吧。不过就只能一会儿!” 坐在海边,吹着凉凉爽爽的海风,艾叶舔着冰淇淋,裤脚卷起来的雪白脚踝在阳光下,一晃一晃的。唉,说一会儿,结果自己居然抛下云坊和刚认识不到一天的男人跑到海边来吹风,可艾叶转念一想,也不能说是不熟,毕竟他们可是做过更深入了解对方的事情啊! “你知道吗?我小时候和白勋然经常来这里,堆沙子,捡贝壳,抓螃蟹,那时候,可好玩了呢!”“只有白勋然吗?”“嗯!不过,有时候,我哥也会和我们一起的。” “你说你忘记了很多事情?对吗?” 艾叶点点头,“嗯。不过既然忘记了,应该是不重要的事情吧。如果重要,像我哥……还有白勋然,我都记得。” “你忘记了那么多事情,偏偏还记得白勋然,看来,你真的很喜欢他啊……” 艾叶咬了一大口冰淇淋,含在嘴里,冰淇淋的冷,一直蔓延到她心里去,她想笑,眼泪却不听使唤的往外流。 一把抹掉泪水,艾叶说:“我真没用,不就是失恋嘛,把自己搞成这一副蠢样。哈哈哈~让你看笑话了~” 秦珂将艾叶的头放在自己两肩膀上,揉了揉她的脑袋,动作无比温柔:“别哭了!难看死了。” 把冰淇淋咽下去的艾叶吸了吸鼻子:“哎!听说过‘梨花带雨’么!本姑娘就是那样的绝世美人,你不会欣赏,我不会怪你没眼光的!” 秦珂噗嗤一声笑了,“这才是艾叶本来的样子……伤春悲秋什么的,太不适合你了……” “我们才认识多久,你怎么知道我本来是什么样子?”艾叶气呼呼的反驳。 秦珂凝了笑:“也许,我们上辈子认识。‘前世今生’,你们这个年纪的小女孩儿应该最喜欢吧?” “哼~”艾叶继续和冰淇淋作战,“就属你最聪明啦!哼哼~” 艾叶的娇憨模样让秦珂想到了一种名为汪星人的动物,嘴角不自觉的扬起,“你知道就好。” 艾叶浑然不知此时秦珂心里的想法,“哼~” …… 艾叶低着头,不说话,两个人就那么白白静静的坐着。 夕阳西下,晚霞铺满了大半个天际,像是恋人间的拥抱,缠绵悱恻,极尽浪漫…… 其实,伤到最彻底,也就不疼、不痛、不伤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