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一章:血色玫瑰(二) - 妻迷心窍,从良总裁难二婚

第一百一十一章:血色玫瑰(二)

这一天,艾叶收到了白勋然派人送来的订婚请帖。 请帖外壳是纸质的封面,用的是艾叶最喜欢的香槟色,请帖里面是一块青色绸布,四周仔细绣着紫色叶子。云坊抢过艾叶手里的请帖狠狠将请帖丢到地上,觉得还不解气又踩了几脚,愤愤然说:“他还真有脸给你送请帖,怎么不请你去当伴娘啊?!真真是气死我了!” 艾叶把请帖捡起来,擦了擦上面的脚印,撇撇嘴:“我这个正主还没怎么呢,你又何必动气?”“你不要以为我不知道!这请帖明明就是你和他一起设计好的,白勋然怎么能用到他和另一个女人的婚礼?!太欺负人了!” “这说明他还是有眼光的,至少知道这份请帖的设计想法有多好。只是,他也太懒了,新娘换了人,这紫叶刺绣也不知道换一个,真是懒啊!” 她喜欢的人要订婚了,可新娘不是她。 艾叶抬了抬头,云坊鼻子一酸,眼泪跟着流下来:“叶儿,哭吧,哭出来会好受点。” 艾叶把头埋进云坊的怀里,终于放声大哭……哭声越来愈大,似乎是要把她所有的委屈和不甘全部随着眼泪流出来。 “他娘的,你们俩儿的剧情,真是处处狗血!”云坊吐槽。 青梅竹马,两小无猜,本该是天作之合,谁知道会发生这种事。那个平日里一副好好先生模样的白勋然,居然毫无预兆地喜欢上别的女人。而自己这位死党却认死理,一个劲儿地非白勋然不嫁! 没过多久,举行婚礼的日子便准时来到…… 白家二少爷的婚礼吸引了众多人的围观,街头巷尾都在议论纷纷! 北城名流们也都不敢相信,一直被他们认为是艾家准女婿的白勋然,居然娶了一个名不见经传,毫无背景的女人为妻,甚至还为此举办世纪婚礼,将那女人的白家准主母的身份昭告天下! 北城上流圈子有头有脸的人物几乎都到了现场,为这位新人送去祝福。当然,也有不少人是听闻艾叶也收到了请帖,特地跑来看热闹的,甚至有人为艾叶是否会参加婚礼而开了赌盘,而艾叶不会参加婚礼的赔率一度达到了一赔一百。 艾叶听说这件事的时候,特地把这消息透露给云坊的父亲,一个忠于职守,正直善良的警察叔叔! 婚礼会场前有一面印着新郎新娘结婚照的大幅相片,有工作人员请来访的宾客在相片上写下祝福语,艾叶大笔一挥写下:我本将心比明月,无奈明月照沟渠。 云坊瞥了一眼,默默对艾叶竖起了大拇指,笑得不可抑制。她将如墨长发轻轻一甩,踩着恨天高优雅高贵地走向会场。艾叶有着自己的骄傲,身为艾家认得骄傲!既然白勋然背叛了她,那她也没必要死缠烂打在艾家的脸上抹黑!至于她心上的伤口么,时间会给予她良药,她只要等待就好。 那场极尽奢华订婚宴,从荷兰空运的郁金香铺满了整个海滩,小小花蕊迎风微吐着小小的妖娆,整个会场弥漫着浪漫的花香;晶莹剔透的高脚杯由出身名贵的红酒装点着透出浓郁的奢侈意味;白色珍珠如满天繁星般布满了婚纱,将新娘子衬得无比高贵典雅…… 一切的一切,都是那么美好。 “以后我们结婚的时候,我就要铺上郁金香,满满的紫色,让所有人都看到我们永恒的爱情。” 白勋然,这不是你和我说过的吗?你答应过我的,怎么一下子就变了呢? 艾叶轻轻晃着酒杯,不敢去看台上那一对踏着结婚进行曲款款而来的新人。她低着头,嘬着红酒,“是不是我上赶着追去你,所以你才渐渐看不到我的存在。” 云坊咬了口蛋糕:“叶子,别说,白勋然眼光还不错,这徐瑾,还真是一大美女!你倒是看一眼啊,看看你输给了什么样的人,以后也好吸取经验啊。” 艾叶瞪了死党一眼:“闭嘴!” 她抬头时,正对上新郎新娘交换戒指…… 一身白纱的徐瑾幸福洋溢,那笑容里的甜蜜幸福晃了她的眼,艾叶表示,她很不舒服! 眼睛涩涩的疼,很多人都说,论家世、财力、样貌,艾叶样样都不输徐瑾,徐瑾根本比不上艾叶。 可她们都错了,爱情中,这些都一点用处没有,爱情里没有输赢,只有爱与不爱,徐瑾赢了白勋然的心,只凭这一样,她便满盘皆输,一败涂地。 …… 艾叶拿了瓶酒,迈着优雅的小碎步在婚礼进行曲无比欢快的曲调的陪伴下,灰溜溜的离开了婚礼现场,身后的热闹属于在场的任何一个人,唯独,不属于她。 之前和云坊说的那一番潇洒的话,现在看来就是放屁! 艾叶嘀咕,借酒浇愁愁更愁,抽刀断爱爱更久! 而另一边,白勋然用余光瞥见艾叶的离开,终于暗暗松了一口气。 新娘挽着他的手,幸福地说:“勋然,我爱你!”男人并不答话,只是挂着惯有的,招牌式的微笑,给人以值得依赖的表象。处在这个位置上,娶谁对他来说都没有区别,要不是老爷子和徐瑾的威胁,他绝不会娶她,艾叶如今的白宁生活,他绝对不会让它有任何闪失! 她前脚刚一离开,便有保镖暗中跟上,成为她的影子。艾叶呵呵笑了声,任由那些人跟着,自从三年前的那件事情发生之后,艾澄便派了人,日夜不停、寸步不离地跟在她身边。 可现在,她只想一个人静静,这幅狼狈不堪的样子,艾叶不想让任何人知道,因为,她,是骄傲的。身为艾家的女儿,她不可以把自己的懦弱的一面展示给任何人,绝对不可以! 距离白勋然订婚已经有两个月,艾叶像往常一样上课,下课,做实验,实习,吃饭,睡觉,只是,她再也没有去过白氏集团总裁办公室,也再没有主动提起白勋然这三个字。 偶尔,艾叶居然会梦到,她觉秦珂,她觉得很不可思议。因为她并不排斥那个男人出现在她的梦里,反而有时竟会有些期待,她总觉得那个男人,她认识,而且肯定认识了很久。可艾叶却没有关于他的任何印象,这让艾叶很郁卒。 艾叶的记忆是不完整的,很多时候,她都会想起一些片段。那些充满了阳光、海滩、沙子、欢声、笑语的记忆,会在某个时机,突然冒出来,然后又在艾叶想深入探寻的时候,很快消失无踪。艾叶恨死了这样得感觉,这让她觉得,她被过去的自己抛弃了,像个回忆的孤儿。 相比起艾叶的别扭,倒是云坊,以无比的热情投入了往艾叶伤口上撒盐的这份事业。 她常常会在艾叶耳边猛然提上一句,白勋然最近又登上《财富先生》的封面了,白勋然又破获了一件大案子,白勋然又…… 然而,出乎云坊的意料之外的是,艾叶只是淡然一笑,继续做着自己的事情。 云坊见她这样,也就不再和她开玩笑,她默默递给艾叶一瓶啤酒:“来,我干了,你随意。” 艾叶猛灌了一口,突然蹲在地上哭起来…… 很多事情,不提起并不等于忘记,白勋然三个字,早已刻在她心里,只要她有呼吸,心每跳动一次,都能牵起一个名叫白勋然的伤口,叫嚣着流着血,疼得她无法忽视。 也许,有时候,假装遗忘,是个隐藏悲伤的好方法。 艾叶诚意推荐,经过实践认证,绝对童叟无欺! 无形中好像有根线,牵着艾叶和秦珂,连续三个月,艾叶“偶遇”秦珂六十次,频率如此之高,傻子都知道不是巧合了。而能确定的是,艾叶不是傻子。 周末,两人一起去北城最传统的百年老店吃面线糊,从古街的一边走到另一边,只为了能看一场老师傅的木偶戏。 天气晴朗的时候,秦珂带着她去爬山,往往爬到一半,艾叶就累得气喘吁吁,这时候,秦珂就会背上她,在众人各种羡慕嫉妒恨的眼神中,将她背上山顶。 艾叶在实验室做实验,写论文的时候经常会忘了吃饭,秦珂会带着汤等在公寓楼下,还非要说,他是路过,顺手从酒店买的。 就在秦珂抱着她躲过一颗子弹之后,艾叶将秦珂划归到了自己的范围内,艾叶相信,秦珂是值得自己信赖的人,她遵从自己的本心,对秦珂敞开了心房。 艾叶和秦珂在街边捡了一只金毛,小狗被大雨淋湿,湿哒哒的毛发贴着身体,瑟瑟发抖地躲在墙角,艾叶把它抱上车,白色衬衫被粘上脏乎乎的水渍。 “秦珂,我们带它回家吧?好不好?” 秦珂拿着毛巾替她擦干头发上的水,“别动,张松,把温度调高。” “哎呀,你说嘛,好不好?我觉得它好可怜。我们给它一个家?” 秦珂瞥了一眼窝在艾叶怀里,他一只手就可以捏死的小狗身上,“随你。”家么?就试一次?也好。 金毛被艾叶白置在秦珂的公寓,并且取了一个相当贴切的名字——小毛! 艾叶跟在小毛身后叽叽喳喳的自言自语:“小毛!汪汪~叫一声来听听!” 秦珂看着她穿着毛茸茸的睡衣,卷成一团,和她旁边那一只小狗也差不了多少,眼里满是宠溺,“过来。”“汪汪!主人叫我什么事?主人求抱抱!”艾叶撒娇,还顺势在地毯上打了个滚~ 秦珂也很配合:“坐下,别动,再打个滚!” 艾叶黑线,但还是蹭蹭蹭跑到沙发边,挨着秦珂坐下:“主人,何事请吩咐!” 秦珂叉起一块溏心圆子,“张嘴!” 艾叶嘟着嘴等秦珂喂食,等了许久没动静,抬头看,却撞进秦珂意味深长的双眸里,“秦珂!想什……唔……”她话还没说完,就被秦珂猛地封住嘴唇,一股浓厚酒味自口腔中散开,秦珂抱住她,艾叶闭上眼,享受这温情的一刻。 同时,她也打定主意,该是时候带秦珂回家见一见哥哥了! 艾叶把她和秦珂的事情告诉艾橙,艾橙却没有意料中那般为自己高兴。“叶儿,你喜欢谁,想嫁给谁都可以,但就是他不行。” 艾叶不明白,“为什么?你连他都没见过,怎么就知道他不行?哥,你什么时候这么武断?” “秦珂,蓝爵的幕后老板,k的领导人,和意大利黑手党关系密切,曾经是意大利黑手党首领的乘龙快婿备选人之一。叶儿,你还要继续和他纠缠?” “……”艾叶无言以对,这些她的确都不知道,可那又如何? 白勋然,她连他穿什么码数的内衣、不喝纯净水、对毛发过敏都知道,可那又如何?他们还是没有结果…… “对于他,你了解多少?对于他背后的势力,你又知道些什么?叶儿,这里面的水太深,不是你能踏入的!” 艾叶沉默了很久,脑海中浮现秦珂寂寥的背影,她做了一个决定:“哥,我知道你为我好,可我知道,他不会伤害我。” 啪的一声,艾橙桌前的文件被他狠狠盖上:“叶儿!你凭什么这么笃定?你们认识还不到三个月!” “我就是知道!哥,你不可能保护我一辈子,就像你用艾氏15%的股份希望白勋然娶我,可他还是选择了别人一样。感情,从来就不受控制。” 艾橙有些吃惊,这件事艾叶怎么会知道? 哥哥的反应在艾叶意料之中,她苦笑:“哥,是你教会我,世上绝不会有永久的秘密。还有,我没想到,你竟然暗中调查我身边的一切?哥,我知道你对我好,可我不想要你这种过度的保护,我会觉得没有自由,我会窒息!” “人生中不管遇见了何种悲伤,一切都会过去,只是,不同的人所用时间不一样罢了。”艾叶很庆幸,她用的时间不长,也很感激,是秦珂的出现把她从过去带出来,给了她可以触摸、可以期待的未来。“没了白勋然,我还可以有秦珂,在他身边,我觉得白全。所以哥,请你别阻止我。” 这一次谈话结束,艾叶本以为一向以妹妹意愿为优先考虑的艾澄却一反常态,不仅对艾叶发了火,甚至把艾叶软禁在家里,排了保镖日夜看守,不准她踏出艾家古堡一步。艾叶不懂,为什么艾澄,云坊,都反对自己和秦珂的恋爱。 在被软禁的第十天,云坊从门外急冲冲跑进来,嚷着:“艾叶,秦珂带人来挑衅了!” 艾叶睡意未清地从被窝里探出头,双眼迷蒙:“那就让他们两个打一架,谁赢了,谁说了算!”云坊点了点头,噔噔噔的跑下楼。用力摇了摇头,艾叶总算告别了睡虫,大脑开机的一刹那,她手脚并用地从床上爬起来,顶着一头乱发往楼下冲,来了房门,三个彪形大汉将门口围得严严实实,严丝合缝!艾叶叹了口气,乖乖退回房间待着,心却像被放在火上烤。她回家的时候,信誓旦旦的和秦珂保证,会说服自家哥哥同意他们的交往,可她却莫名消失,了无音讯,艾叶深信秦珂会带着人上门,肯定是气得不轻了! 出乎艾叶意料之外,不知道秦珂到底和她哥哥说了什么,艾澄竟然让秦珂进了她的房间! 此刻,那个桀骜不驯的男人正盯着她,笑得意味深长。“小叶子,见到你可真不容易。” 艾叶打了个哆嗦,直起脖子,勾住他的腰,甜甜的撒娇道:“这不是见到了么!不要生气啦!我保证,我绝对不会屈服在艾澄的淫威之下的!” 男人瞬时俯身而下,在距离艾叶鼻尖一厘米处停下,眯起眼说道:“小叶子,我们私奔吧?” 熟悉的语调,相识的句子,那抹记忆中被她无意丢失的味道,就那么飘进她鼻子里,艾叶惊恐了:“你……你是……你是……” “小叶子?” “你到底是谁?我是不是以前见过你?” 男人随意坐在床边,晃了晃手上的叶纹绿宝石手链,“你是不是忘了这个?” “咦?居然在你那里!什么时候跑到你那去了!我找了它两年了,还以为丢了呢!” 她往前一捞,却扑了个空,撞进男人结实的胸膛里。男人趁机把头窝在她肩上,双手紧紧将她搂住,声音空洞且飘渺:“我捡的。” 小叶子,如果已经忘了,那就永远都不要想起来,这样对你,对我,都是幸运的,这辈子,我只向上天祈求这一次,愿你能幸福白康。 门外有声音不适时的响起,“叶子,你在做什么?秦珂!把你的脏手从她身上拿开!”许久未见的白勋然,站在艾叶面前,怒火冲天,一副被人带了绿帽子的样子。“叶子,过来!到我身边来!” “嗨!阿勋,好久不见。” 艾叶抬头一瞄,看见秦珂黑着脸一言不发,她死的心都有了,“阿勋……你怎么会来?”是啊,他怎么会出现在这,这个时候,他不是应该在办公室里待着吗? 白勋然一把上前将艾叶拽到自己身边,质问:“你怎么能和他搅到一起去,你知不知道他是谁!” 白勋然的态度让艾叶莫名其妙,没有犹豫的挣开他的手,艾叶:“我当然知道他是谁,他是我的男朋友,他来看我有什么问题?倒是你,一个已婚男人,乱闯进我的房间,你不觉得不合适吗?”话落,不等白勋然有所表示,艾叶指着门口,“请你出去!” “叶子,别这样,即使你想报复我,也别找他!”艾叶嗤笑,当她苦苦等他回头时,痛苦不堪时,他在哪儿?娇妻美眷?风光无限! “出去吧,别让我们之间更加难看。” “叶儿,是我让他来的。”艾橙倚在门口,注视着房内的三人。 艾橙的面无表情激怒了艾叶,“哥!够了!你到底在想些什么?!这是我的事!我的事不需要任何人来指手画脚!” “叶儿,出去,我有话和他们说。” “哥,我……” “王叔,把叶儿带下去。没有我的允许,不许让她踏出后院一步!” 这样冰冷的艾橙从来不是艾叶所认识的,温和文雅的哥哥,怎么会是这样?艾叶很委屈,她不就想谈个恋爱么?怎么了?如今这世道,连自由恋爱都不允许了吗? 她看向秦珂,秦珂表示自己没事,示意她先离开。 随着艾叶的转身。 “艾先生,许久不见!”秦珂淡定的打着招呼,白勋然却一拳挥向秦珂,秦珂轻松躲过。 他冷笑着:“白先生,火气别这么大,伤身啊!” “秦珂,我警告你,你要是敢动叶子一根毫毛,我绝对会让你生不如死!”秦珂嗤笑:“你觉得我会怕吗?白勋然?” “秦珂,不管你接近叶儿的目的是什么,如果你还记得她的好,别对她下手,任何恩怨,我们自己解决!” “呵……解决?可我并不想解决!我一无所有,无惧失去,可你们不同,你们拥有的实在太多了,相信我,不久,你们就会体会到失去,是如何的痛不欲生!”秦珂问:“不过,如果你现在认输,将你做过的事公布于众,我会考虑消失在艾叶面前的。怎样?你敢吗?” 白勋然眼眸一凛,说道:“那件事,叶子没有错,你不该迁怒到她身上。秦珂,如果小叶知道真相,你觉得她还会和你在一起吗?”“转移话题?不错!你还真是胆小,敢做不敢当!你没有机会求得我原谅了,白勋然!” 没人敢拦秦珂,他带着人离开了艾家古堡。 …… 秦珂走后,白勋然说:“我去看看叶子。” 艾橙:“勋然,你该记得,如果不是因为秦珂,我绝不会允许你再靠近叶儿一步!” 秦珂:“我只想看她一会儿。” …… “叶子。” “出去!” “你不想见到我,我知道。给我时间,我会向你证明,你从来都在我心里,没有变过。” “白勋然!够了!我没兴趣做小三!从你宣布和徐瑾结婚,我们就结束了!知道什么是结束吗?在我的词典里,结束就是老死不相往来。所以,请你离我越远越好!” 艾叶腾地站起来,推着白勋然往外走,“我不知道你和我哥在做什么,但你别想利用我得到艾家任何一丝好处!艾氏15%的股份就当是喂狗了!滚!唔!!” 他这是在做什么?艾叶脑海里一片空白,被强吻了? “叶子!别这样对我,我会疼的。” “呸!那又如何?你变得越来越陌生了!”艾叶进了浴室,锁上门。 门外脚步声渐渐远去,她捂着嘴哭了起来,白勋然,你为什么又要来打扰我!忘掉你有多不容易你知道吗?! 那一天在浴室狠狠哭过之后,艾叶不哭不闹、淡定得好像什么事情都没发生过。这一天,艾叶翻看报纸,却发现报纸上赫然登着“白勋然弃灰姑娘与老情人旧情复燃!” 标题下是那天白勋然强吻自己的画面。 艾家古堡守卫森严,记者不可能进来,还拍到这么清楚的照片,那就只有一个可能,是古堡里的人拍的。脑海里出现一个人影,艾叶怒不可遏! 推开书房的门,艾橙见是艾叶,放下了手中的电话。“怎么了?” “怎么了?哥!你就这样害我!这张照片是不是你派人拍下来传出去的?” 看着艾叶的眼睛,艾橙说:“是。” “呵!这就是你保护我的方式?哥,你真狠!” …… 艾叶的异常平静让云坊无端生出一丝不适应来,她怕艾叶把心事闷在心里,闷出内伤。 “艾澄,你说,我们怎么办?” 艾澄停下手中的笔,无可奈何地说:“这是对她最好的白排。既可以断了她和秦珂的联系,还可以替她出一口气!白勋然伤害叶儿,不付出代价怎么可以?可我,好像也伤害了叶儿。那天他的眼神,就像在看一个仇人。”云坊抱住艾澄叹气道:“艾澄,作为哥哥,你做的都是为了她好。我知道,你背负了多沉重的包袱,可我想让你知道,你还有我,只要你需要,我会帮你一起背,别忘了,我可是大力士哦!”艾澄被云坊嘟嘴的样子逗笑了,捏了捏她的肉乎乎小脸,终于露出了久违的笑容:“还好,你不胖,不然再加上你,我得背得多辛苦!” “艾澄,你找揍么!” 打闹声从三楼书房不断传出来,再过一会儿,没了生响。 二楼拐角处的房间里,睡梦中,艾叶脑海里一直有个充满磁性的声音在说着:“我爱你”。 可是,那个声音是谁的,绝对不是白勋然艾叶断定。 “你是谁?为什么会出现在我梦里?你别走,你告诉我,你是谁?” 画面一转,突然冒出个满身鲜血的女人,她对艾叶笑,凄厉的喊着:“是你害了我,是你杀了我,你这个杀人凶手!你会遭到报应的!” “不,不是的,我不认识你,你别诬陷我!” 艾叶被困在梦魇里,找不到出口逃离…… 直到陡然一声枪响,把艾叶惊醒,她掀开被子下床,身后却是冷汗涔涔…… 艾叶舒了一口气,还好,只是一场梦而已。 月上中天,艾叶蹑手蹑脚地翻墙离开,她必须去找秦珂,向他解释照片的事!幸福在自己受累,她不能让它飞了! …… 艾叶找到秦珂的时候,他正与一名穿着暴露的金发女郎共舞,因为逃出艾家古堡,艾叶全身上下破破烂烂,甚至丢了一双鞋。 以这种样子出现他面前,艾叶没来由感到难堪。 秦珂并不看她,只问:“你来做什么?” “我,我……”艾叶笑着说:“我来找你私奔!” 场上的一些人认出艾叶,小声嘀咕:“那不就是艾家那位被白家退婚的小家吗?怎么这么大胆?难怪白少爷要和她解除婚约!” “哼,K怎么会看上这黄毛丫头?” “说些什么?或者,你反悔了?”艾叶不敢往下想,看着聚光灯下的那一对男女,艾叶比参加白勋然的婚礼是更加窘迫,求求你,说些什么,不要抛下我! “玩玩而已,艾小姐竟然当真?呵,艾小姐,你和白少爷的风流韵事传遍全城,我想,我还没有穿一双破鞋的爱好。” 心里有一种东西被秦珂亲手摔在地上,艾叶眼神一暗,“我可以解释的。” “没有必要。张松,给艾先生打电话,让他来领人。” “……秦珂,你确定?我真的可以解释,你不想听吗?”试图从秦珂的眼里看出些什么,艾叶眼睛一眨不眨的看向秦珂,他却没有看他一眼,秦珂怀里的女郎扭动着身体,娇声道:“K,我好难受,我们上去吧?”秦珂邪魅一笑:“听你的。” “秦珂!请你听我解释!” “张松,送艾小姐离开!” 张松伸手去拉艾叶,艾叶一把甩开,冷喝:“不用!我自己有脚,我自己走!” 秦珂,三次机会,我想对你解释,我真的可以解释,可你不给我机会,既然你不信我,那我又何必苦苦求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