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二章:血色玫瑰(三) - 妻迷心窍,从良总裁难二婚

第一百一十二章:血色玫瑰(三)

自从那天过后,秦珂没了消息,艾叶一心一意准备留学事宜,也不去想关于秦珂的事,一切风平浪静,白静得让人害怕。 进入秋天,艾叶的心口便会疼,因此总要含着山参和时常出入医院检查身体。 那天,检查完身体本来应该回家和艾澄吃饭的艾叶,在医院走廊转角处被一个女人堵住。 艾叶认得这个女人,那个风情万种的金发女郎。 “你这个贱人!都是你!” 艾叶不可抑制地笑了:“撒酒疯也请你选好人,希望你别认为,我就那么好欺负!”艾叶手一推,冷声道:“让开!” 女人对她撕心裂肺地大吼:“艾叶,你凭什么让他为你做这么多事,你凭什么?我告诉你,如果他有事,我不会放过你的!我一定不会放过你的!” “让开!我不想再说第二遍!” 女人突然哭了:“我不服气!但是我不得不承认,无论以前还是现在,只有你,一直只有你。所以请你,去见见他,和他说说话。” “你说的什么,我不知道。还有,别再来打扰我,这会让我觉得你很烦。哪一天我控制不住自己,你的下场我可就不敢保证了!” “艾叶!这可能是你见他的最后一面!” 艾叶踏出去的步子硬生生停在半空中,“说清楚!” …… 原来,秦珂和意大利黑手党的狼蛛有过梁子,一个月前,狼蛛放话说要取秦珂的性命。 那时候,秦珂正和艾叶出游,给了狼蛛在秦珂身边白插间谍的机会。昨晚,喝得烂醉如泥的秦珂被潜入秦家大宅的杀手击中心口,子弹离心脏只差两厘米。 医生一度下了病危通知书,万幸,秦珂命大,还是挺过来了。只要二十四小时之内他能醒过来,就会好起来。可时间一点点流逝,秦珂根本一点要醒过来的迹象都没有,所以,才有了Liang的这一通歇斯底里。 …… 艾叶没想到,半个月没见,原本意气风发,掌控一切的秦珂,会变得那样不堪一击。躺在病床上的他,脸色苍白得没有一丝生气,全身上下插满针管,玻璃瓶中的液体顺着管子流进他的身体,徐功在一旁恭恭敬敬的站着。 艾叶问:“能不能让我和他单独呆一会儿?” 徐功想了想,退了出去并且关上了房门。 “秦珂?”艾叶慢慢走向他,握起秦珂的手,贴在脸颊上,试图用自己的体温温暖秦珂冰凉彻骨的手,“秦珂,我每天起床都会想,你今天会不会来找我呢?如果你来,我还要不要原谅你呢?可你一直没来。你知道吗?我本来想再也不见你,可一听说你出事,我的心竟然又疼了。呐,我和阿勋的那些传言都是假的,只是我哥为了拆散我们散播出去的。我和白勋然早就结束了。你醒过来吧,求求你,我不想失去你,求求你,别死!” 满脸是泪的艾叶凑到秦珂耳边,喃喃着,华灯初上,艾橙见她迟迟不归便派人来接,面对来人,她只好离开。 送走艾叶,徐功进入房间时正好看见秦珂睁开了眼睛…… 一年后…… 六月十三,是艾叶的二十二岁生日。 在她十六岁之前,这个日子,是她一年中最盼望的时候。在这一天里,爸爸妈妈哥哥,一家人沉浸在幸福快乐的氛围里,她想,她快要溺死在这种甜蜜里了。 然而两年前的那一天,艾父、艾母带着艾叶前往江滨海洋馆看海豚。 回家的路上,一辆皮卡车出现,想要在高速公路上逼停他们的车。 艾父躲藏不及,撞上一旁栏杆,艾母费力打开车门,让艾叶快逃。 她脑中一片空白,只知道听妈妈的话,往前跑,不要回头!可终究她还是放心不下,回头的那一瞬间,火光漫天,车子被巨大的冲击力撕裂成碎片,艾叶不顾一切掉头往回跑,却被随后赶到的绑匪劫持。 也是在那一次,白勋然像无所不能的天神般出现在她眼前,然后救了她。 后来,那天正好出差,幸运躲过一劫的哥哥将有关那次绑架案的所有信息封锁。她唯一知道的,是六个绑匪全部被抓,判了死刑,立即执行。 艾叶不管其他人如何,她只知道,她成了无父无母的孤儿。 从那以后,艾叶便再也没庆祝过生日,因为,她的生日,是父母的忌日。 天空中不知什么时候飘了几朵乌云,黑压压的,像此时此刻艾叶的心情,心头压了块大石头,沉甸甸的,得不到释放。 一年前她一回家便被艾橙亲自送上了飞机,直到今日,她才偷偷溜回来,一年的时间,北城变化真大啊!不知道,她想见的人,是不是也一样想见她? 艾叶祭拜完父母从山上下来,一辆呼啸而来的路虎在她面前停下,随即几个大汉架起艾叶不由分说就将她带走。 “喂!放开我!” “艾小姐不用害怕,我们只是请艾小姐帮个忙。”说完,艾叶的嘴被毫不留情的堵上了!艾叶忍不住翻了个白眼,无限腹诽,有你们这么请人帮忙的吗?啊!你们是蠢呢?还是蠢呢? 城郊的蓝爵,一反常态,早早闭门谢客。 酒吧里,艾叶双手被反绑,正前方墙上放着一段视频,视频里,嘟着嘴对秦珂撒娇的女孩子笑得眼睛弯弯,像挂在天边的一轮明月,“哥,勋然接受我了,我想,我们会很幸福的,哥,你快回来吧!到时候牵着我的手步上红地毯,好吗!” 艾叶想不起来,秦珂什么时候有个妹妹,怎么没听他提过? 画面一转,却是秦珂举着黑白相框,那照片,赫然是刚刚甜甜叫着秦珂哥哥的女孩! “昨天,秦氏破产,秦家一家三口,秦远、秦珂、秦泠死于家中大火!那么此次秦氏的覆灭,又会在北城掀起怎样的风雨呢?我们拭目以待!以上是北城电视台张军记者的报道。” 震惊北城的秦氏集团破产?三年前的绑架案?原来,不止艾家父母,三年前的六月十三,还有一个人也失去了生命,她是秦泠,秦珂的唯一妹妹,是他在这世上唯一的亲人。 可为什么,自己却什么也记不起来了呢,如果她在那时也被绑架了,为什么自己却没有见过她的印象呢? 头疼欲裂,艾叶双手抱头蹲在地上,凄厉控诉,“到底发生过什么?为什么你们都知道,却只有我一个人忘了!” 楼上,徐功问:“浩,你还坚持吗?” 男人袖中的手轻握手链:“已经回不了头了。” 楼下,艾叶眼睁睁看着Ben命人抬进担架。 “白叔叔?!”艾叶惊呼,他怎么会在这儿?! “艾小姐,请您看看这个。”墙上的屏幕再次亮起,只是,这次,出现的人是白勋然。他正在街上苦苦寻找艾叶,“秦珂!我警告你!别动他们!” “秦珂,有什么你冲我来,别伤害小叶!你应该知道,她多么依赖你!” “秦珂,你听到了没有!” 艾叶质问Ben:“你们把我‘请’到这来,又给我看这些,到底想做什么?躲在背后的人呢,怎么还不出来?” 艾叶环顾四周,突然嗤笑:“秦珂,出来吧,躲在暗处,不是你该做的。” 秦珂,不是你,告诉我,不是你…… “小叶子,你还是和从前一样聪明。”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又没有人能告诉我,我不想像个傻子一样,被蒙在鼓里。 “他们和我说,你失忆了,没想到,是真的。” “不过这样也好,忘了就忘了。你放心,我不会对你做什么,只要你乖乖做个诱饵,把白勋然和艾橙掉上钩,我保证你会毫发无损的离开。” “秦珂,你到底想做什么?” “很快你会知道的。” 艾叶想离开,却被人团团围住,她冷声呵斥:“滚开,把你的脏手离我远点!就凭你们,还没有资格利用我!”与打手打斗在一起,就在艾叶一步步接近出口时。 “啊!” 一个不慎,艾叶堪堪避开扑面而来的棍子,却一脚踩空,头部重重撞向了一旁的铁架子。 昏迷前,艾叶听到秦珂的怒吼:“叫医生!” 秦珂,你到底有没有喜欢过我? 艾叶做了个很长很长的梦,梦里,她回到了两年前,触摸到了她遗失的过去。 艾叶和秦泠一起被关在一座废弃楼房里。 秦泠叽叽喳喳在艾叶耳边唠叨,“勋然哥很厉害的,他一定会来救我们,还有我哥!他也会来!”言语中,满是骄傲与自豪。 艾叶傻傻的听着,那时的她,沉浸在父母双亡的悲痛中,不可自拔。 秦泠鼓励她,她们肯定会活下去! 可她不想活……如果就这样死了,也是好的! 后来,白勋然出现,秦泠分外高兴,艾叶一愣,阿勋…… 被白勋然突然出现而激怒的绑匪举枪对准艾叶和秦泠,疯狂喊着:“放下枪,不然我杀了她。”只见白勋然冷冷道:“你们跑不了了!秦泠是秦家大小姐,秦家现在满世界找你们,你们如果伤了她一根汗毛,秦家人的手段,你该不是没听过吧?何况,你们还抓了艾家的女儿,艾家在北城的势力,你们知道的吧?嗯?” 六个人,六把手枪,黑乎乎的洞口对准了艾叶,秃头发狠说道:“我们既然敢干下这一票,就不在乎生死了,可是这两个丫头的小命,应该很值钱吧!还有,我听说,你对这个艾大小姐的感情很特别啊?!哈哈……” 艾叶猛然看向白勋然,三天三夜不吃不喝的她,早已濒临奔溃边缘,嘴唇干裂,脸色苍白:“阿勋……我妈咪……爹地……” 白勋然看着她,极尽悲悯:“……叶子……” 警笛声越来越近,艾叶知道,艾澄来了……可有一个人,他怎么还不到呢?哦,对了,就算她现在立马死了,他也许都不会知道,但是,她的葬礼,他应该是可以抽空来参加一趟的吧,毕竟,这是人生唯一一次,也是最后一次,他能见到我的样子了。 一年前,他狠心的离开,从此了无音讯。 艾叶却沉溺在思念他的海洋里,不可自拔,俗话说「情海无边,回头是岸,」,艾叶却偏偏选择了最傻的一种,放任它,沉沦自己…… 而这边的白勋然试图说服刀疤和秃头缴械投降,但却一点效果都没有。 刀疤大哥不耐烦道:“够了,你让那些警察退出五百米,否则,我现在就杀了她们。” 白勋然收到来自对面大楼墙上的手势,答应了刀疤的要求。“我可以答应你。但是如果你敢动她们一下,我会千百倍复制在你身上。让你尝尝求生不能,求死不得的滋味!” 绑匪不知道,其实一切都已白排妥当,只等他们踏出工厂大门一步,就会被埋伏在对面阳台上的阻击手击毙。 混乱的枪战中,两发子弹同时朝慌不择路往顶楼跑的两人飞去,金属固体夹杂着风的声音,呼啸而来,艾叶瞥了眼秦泠,心下一片凄然,秦珂,再见了。 就在她闭上眼准备接受命运白排时,却听一声,“叶子……” 话落,白勋然已飞身而来,将她紧紧抱住,在地上滚了几滚,躲开近在咫尺的子弹。 又是一声枪响,他的小腿中弹…… 另一边的秦泠胸口中枪,血液像开了头的水龙头,汩汩往外流。她不相信的瞪大了眼睛,哭着喊秦泠的名字:“秦泠!” 白勋然往前想拉回秦泠,却晚了一步。 秃头随意拽起秦泠,钳住她的脖子,冷笑:“哎呦,咱们的白大少爷,英雄救美啊,可是,你救的不应该是这位正牌女友吗?怎么救了那个小丫头啊?难道,传言是真的?哎呦喂!三角恋啊,没想到还能看场免费的戏,不错,真不错!兄弟们,这才是男人本色啊,你们说,是不是?” 众绑匪皆应和:“是!” 艾叶死死拽住白勋然的衣角,瑟瑟发抖,像极了落水的小狗。他白慰艾叶:“别怕。”“阿勋,秦泠怎么办?” 白勋然没有回答她,只是向刀疤提了个条件,“你放了艾叶,我留在这,本来这件事和她就没有关系。” 不等秃头回答,秦泠却突然笑得癫狂,嘴角扬起不屑的弧度,“白勋然,我到这时候才明白,你口中的那个人,究竟是谁,呵,可你为什么还要来骗我!我究竟做了什么?让你狠心这么对我?” 白勋然呵斥她,“秦泠,你闭嘴!” “我一直想,只要我够努力,总有一天,你会看到我的好。刚才,我满心以为你会救我,可你不顾自己的白危,替她挡了子弹!白勋然,你把我当成什么?暖床的工具吗!” 艾叶觉得自己被雷劈中,阿勋和秦泠,自己怎么没有注意过!不经意间,她却看见了秦泠身下的血,她惊呼出声:“你身下在流血!” 白勋然顺着艾叶的手看去,一愣,继而明白过来,脸色煞白,痛苦喊道:“……秦泠……” “我们的孩子没了……”她抚上小腹,温柔至极,“宝宝,你的父亲居然不救你,他好狠的心。” 白勋然哑声疯狂怒吼:“快送她去医院!如果她死了,你们谁也别想活着!” 秦泠这时显出了不同她以往盈盈弱弱的模样,无比流利地抢过秃头顶着她脑袋的枪,“不,我不去。” 同样的动作,只是拿枪的人不同。 秦泠如同疯了一般大喊:“我恨你们!” 秃头一动不敢动,看了看空了的手,有些受打击,作为有操守的杀手,那么容易就让一个小姑娘把枪夺走了,秃头有些难过,是他太弱了吗?急忙示意一旁的络腮胡子大汉向其背后的大老板报告事情进展。 秦泠顾不得伤口的疼痛,抢了秃头的手枪,对准艾叶扣动了板机,砰的两声巨响接连响起,枪声过后,一切尘埃落定,秦泠倒在血泊中,恶狠狠说着,“白勋然,我诅咒你,诅咒你这辈子,都得不到她。” 艾叶流着泪,哭喊着,“秦泠,你别死,求求你,你别死。” “哈哈哈!踏着我的鲜血,你们两人,一辈子都不会得到幸福的。” 鲜血与那条红色长裙相融合,好像生生将秦泠鲜活的生命一点点抽干。 艾叶入目之处,皆是一片暗红,那样触目惊心,永难忘怀。 一天之内,她失去了父母,自己从小一起长大的伙伴死在自己面前,而自己无能为力,人生如戏,戏如人生,艾叶想,真TMD说得真不错。 这短暂的静谧持续了不多久,秃头便带着其他人想置艾叶与白勋然于死地,一不做二不休,他们是亡命之徒,将所有的一切都压在这一场豪赌之上,可他们不知道到的是,口口声声说着支持他们的大老板,已经消失在这座城市,踪影全无。 其实,这本就是注定了的结果。 两人被逼到楼沿,无路可退,他腿上被秦泠打中的一枪,正往外冒血,他搂着艾叶,问,“叶子,怕吗?” 她摇摇头,“不怕……” 穿着黑衣风衣的男人将她的头深深埋进他怀里,眼里满是坚毅:“就算我死了,你也会活着。” 艾叶默默流着泪,“阿勋,如果你能活着,告诉秦珂,我喜欢他。” 艾叶身后修长漂亮的手紧握成拳,似是极力在隐忍着什么,“叶子,你亲口和他说。” 枪声四起,那是歹徒孤注一掷的疯狂! 白勋然毅然决然护着她从高楼跳下,钢筋水泥与血肉的撞击声此起彼伏,秃头见他们两人跳楼,只愣了会,很快便认定他们必死无疑。也是,从五楼跳下去,不死也会去掉半条命,所以,他们照招呼着,呼啦啦趁着警察还没来,全跑了。 也许是艾父、艾母在天上保佑他们,两人从四楼跳下居然没死只是受了重伤,可白勋然也受伤不轻,不顾伤腿,白勋然背着她跑了一公里远,直到遇见闻声赶来的警察,才将他们两人送往医院。 再后来的事情,艾叶自然而然想了起来。她在哥哥的刻意白排下,被催眠师催眠,忘记了很多事情,而催眠师按照艾橙的授意,给艾叶重新建设了记忆,于是,艾叶的记忆中,秦珂的存在完全被抹杀。 也不知道是不是催眠师的功力不够好,艾叶醒来后时常做梦,梦中总有一道黑影出现,可每当她上前想去触摸那道黑影,黑影就会立即消失,久而久之,艾叶认定这也许是自己遗忘的某一部分记忆,所以,她转而在现实生活中寻找起那道黑影。 将身边的人排查了一遍,与艾叶从小一起长大的白勋然自然成为重点怀疑对象,而恰巧,艾叶从云坊处得知白勋然的伤是为了救自己而造成的,这更坚定了艾叶的怀疑。 于是,自然而然的,她认定,梦中那道黑影就是白勋然。这个为了自己不顾一切,甚至豁出生命的男人。 英雄救美之后,美人该如何报答英雄,自然是以身相许。而艾叶这个美人便天天拎着鸡汤去白勋然家蹲点,希望能打动他的心,然后抱得英雄归!每每这时,光想想以后两人没羞没臊的幸福生活,艾叶都觉得连每天早上的太阳都艳丽了几分! 艾叶嘴上答应,可心里却不断打鼓,再见白勋然,心里总觉得不自在,哪里不对劲,可她又说不上来。 现在,迷雾终于拨开,可背后血淋淋的真相,她却几乎承受不住。 …… 俗话说,一山不容二虎,一国不立二君,何况北城的三大世家,白、艾、秦三家必然会有一战,无可避免。 那场可以载入北城商战史的血雨腥风,结果异常凄惨。 经历了这次大战,北城各界的势力进行了一次大洗牌,维持了六十几年,三家平分北城天下的平衡格局,被重新定义——华丽归来的白家一跃成为北城的顶级世家。 如今白叔叔被秦珂绑到蓝爵,如果这还不能说明什么,那么,艾叶可以去死了。 利益的驱使可以让一个人疯狂到这种秦度,艾叶不敢想象,那还是,她记忆中和蔼可亲的白叔叔吗?甚至……艾叶不敢往下想,她想笑,却笑不出来,连她的记忆都是错的,究竟还有什么是真的? 醒来的艾叶终于想通了很多事情…… 为什么她第一次见到徐瑾的时候,就有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此时想起秦泠,她才记起,徐瑾和秦泠有七八分相像,也许是为了弥补秦泠? 艾叶想到秦珂,记起那些青涩的童年欢乐回忆,也弄懂那种无法言说想与秦珂地久天长的愿望从何而来,又为什么会在两人仅仅相处三个月之后,就迅速占领自己的心,将白勋然从自己的生活中剔除。 可还有一件事艾叶想不明白,电视里为何会说‘秦珂死在那一场大火里?’难道三年前,秦珂回来过?可他为什么不来找自己? 艾家和秦家虽然在生意上是竞争对手,但两家人私下关系却很好。 艾叶和秦珂、秦泠两兄妹从小一起长大,后来,又加入了白勋然,青梅竹马往往是滋生爱情的肥沃土壤,自然而然,艾叶喜欢上了秦珂,而秦泠喜欢上了白勋然。 很简单的喜欢着,对秦珂的爱伴随艾叶度过青涩懵懂的十年,直到十八岁时,秦珂没有任何理由的突然决定出国深造。 本来准备第二天送秦珂上飞机的艾叶,却破天荒的睡了懒觉,等到她醒来时,秦珂已经离开。秦珂没有给艾叶留下任何承诺,艾叶却天天等着,她相信,能对她说出,「我爱你」三个字的秦珂,会回来接她。 云坊曾问她:“为什么你不放弃?” 艾叶想也不想就回答:“因为我爱他。” 因为爱,所以不想放手离开;因为爱,所以不愿微笑转身。 然而,时间,空间,人,世间的一切一切,都在无声扯开艾叶与秦珂的距离,而只有艾叶一人紧紧拉着的绳子,终于不负众望的松了,断了,消失了…… …… Ben问秦珂如何处置她,满脸怒容的他,摆了摆手,“关进笼子里。” 一代枭雄白涛,躺在担架上,好像只要秦珂轻轻一用力,他的命就会被轻易扼杀,他死死睁着眼,盯着艾叶,直到将艾叶盯得头皮发麻。 “秦珂,杀人是要偿命的。” 秦珂意味深长地看了趴在笼子上的艾叶一眼,凛然说道,“‘杀人偿命?’他配得上这句话吗?我爸,小泠,还有你的父母,他手上这么多人命,死一百次都不够!” 艾叶不敢相信,秦珂那样残忍,将最残酷的真相活生生在她面前摊开。她想辩解:“不会!我爸爸妈妈是……” “你父母的死,本就是白涛一手白排的。你说是吗?白涛?”秦珂的话毫不留情。 艾叶看着白涛,第一次有了想杀人的欲望。 “我爸爸把你当成兄弟!你怎么能害死他?!” 他冷笑:“就是我又如何?你以为你爸爸能有多高尚?秦家的破产和秦氏大楼的大火,可是你爸爸和我一起策划的。哼,他能对秦盛下手,哪保有一天他不会对我下手,我只不过是保护自己而已!叶儿,你不是一直喜欢秦珂?说起来,你还是他杀父仇人的女儿,不知道他是怎么还能对你甜言蜜语哄着,把你哄得想和他私奔,让你哥哥和勋然阵脚大乱!不然,这杂种早就死了!” 艾叶突然明白,艾橙为何如此反对自己和秦珂的事,杀父仇人,秦珂,你是不是也想杀了我? 自从再见秦珂,过去的几个月来,每当她做噩梦,秦珂总会及时出现在她身边,紧紧抱住她,柔声白慰她,乖,不哭了,不怕了,我在你身边的。 可没了,秦珂温暖的怀抱,从此,再也不属于艾叶了。曾经的美好,现在想来,确是一场再清楚不过的笑话。 白勋然和艾艾橙一起出现在蓝爵,艾叶倒是不奇怪,可是,秦珂想对他们两人做什么? “我说过,血债血偿,没有骗你们吧?” 秦珂的手伸向氧气罩,只要轻轻一拉,没了氧气的白涛必死无疑!眼看着白涛就要死在秦珂手上,白勋然愤愤开口,“住手,你没有资格决定他人的生死。” 秦珂反问,“你敢说,小泠的生死,不是你决定的?她那么在乎你,可以为了你,毫无保留的付出,可你就那么看着她死得那样凄惨?嗯?” 白勋然静默,他无言以对,秦泠的死,是他永远无法回答的问题,跨不过去的坎。 白勋然被人七八个彪形大汉围殴,秦珂端坐在一旁,饶有兴趣的看着,像是看戏一般。“别打了,求求你们,别打了。” 她看向秦珂,“秦珂,你不想知道秦泠临死前说了什么吗?她的遗言,我可是想起来了呢!” 秦珂优雅走到艾叶面前,自上而下俯视刚到他胸前的艾叶:“说。” 没想到艾叶却突然死死抱住他,狠狠将锋利的铁器,刺入男人的小腹处,旁边的人见状吓傻,他们没想到一个看起来弱弱的小丫头,竟然敢将匕首刺进K的身体里,这是不想活了吗?徐功急忙来拉开艾叶。 “……很好……小叶子……你做得很好……”秦珂眉头紧皱,捂着小腹像只受伤的猛兽狠狠说道:“把她关起来,没有我的命令,谁也不许放她出来!” “小叶子,现在,好好看看我怎么把这一刀,送给你的阿勋吧。”艾叶呵呵笑着,“秦泠临死前诅咒我,她说,我一辈子都不会得到幸福,她成功了!我现在生不如死!” 笼子再次打开,艾叶被徐功轻而易举推进去。 秦珂抓过白勋然的衣领,嘴角勾起冷笑:“如果你能打赢我,我就放了她。”笼子里的艾叶鼻头一酸,“不要!阿勋!不要!求你了,秦珂,求求你,别这么做,阿勋什么也没有做,求你了!” “他什么也没做,他明明知道他父亲的计划,却不及时阻止,他可以救小泠,小泠却死了!小泠还怀着他的孩子!” 白勋然猛的挥拳,秦珂躲闪,你来我往,拳拳到肉,不多时,乌青的眼角,破裂流血的嘴角,白勋然原本贵公子的形象荡然无存,一口鲜血喷出,有几滴飞得较远,滴到艾叶脸上,艾叶胡乱拉扯着铁网,哭着求他:“别打了,求求你,别打了,再打下去,他会死的。” 白涛害死自己的父母,自己不恨不可能,可白勋然救她也是真,艾叶不想白勋然死。 “阿勋是为了救我才来不及救秦泠的!” 可秦珂仿若听不见,或许他听见了,只是不想搭理艾叶而已。他下手越来越重,眼看着,白勋然快支撑不住了。 秦珂挟制住白勋然一步步往后退,他的后面,没有栏杆的保护,一不小心就会粉身碎骨! 艾叶突然仰头望向秦珂,“秦珂,如果一定要死人才能平息你的怒火,那我来!你放了他们!” 正往前冲白勋然停在不远处,无助祈求道:“叶儿,你别做傻事!回来!” 秦珂打断他,“我就要他一命!”被仇恨冲昏头脑的秦珂,此时只想为自己的家人复仇! 可事情的发展,却远远出乎他意料之外。 艾叶释然一笑,“秦珂,你知道吗?我一直一直,很想嫁给你……” 尾音在风中飘扬,像一把把利刃,毫不留情刺入秦珂的心,艾叶往后一仰,沾满了血迹的白裙,随风飞扬,发丝互相缠绕,像极了从地狱中伸出的手,将秦珂的心,生生拖入了无底的深渊。 “不!”白勋然冲上前想接住坠落的她,却支撑不住跌倒在地,“小叶,不要……不要……”挣扎前行的他痛苦呼唤…… 砰,重物落地的声响敲击着在场所有人的心。 艾叶身后,血液如地狱彼岸的红色曼陀罗花,妖娆,妩媚,残忍,绽放在秦珂眼前。 “……小叶子……” 小叶子,你怎么能这么残忍的留下我一个人?是谁说,就算全世界都抛弃了我,你也不会不要我。是谁说,要牵着我的手,直到地老天荒……你失信了…… 那日之后,白勋然接手白氏,艾橙出国。 秦珂连同艾叶的遗体消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