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三章:中秋团聚否? - 妻迷心窍,从良总裁难二婚

第一百一十三章:中秋团聚否?

“中秋节快到了,今年南南也在,昀树,咱们办场家宴如何?” 柳璃提议,望向一边正悠闲喂鱼的秦老爷子,见他并没有反应,便又继续道:“到时候世勋回来了,南南的婚事也定下了,咱们把白大少也请过来,趁这个机会让大家聚到一起,熟悉熟悉,以后都是家人,省得磕磕碰碰的,再闹起来了,多不好看。” 那天秦厉北回来了一趟,把秦珂差点气出心脏病,连带着她都不敢大声喘气儿,好不容易今天看秦珂的脸色不错,也没有再继续阴沉着脸了,这才想了个方法,过来试着说服他,再原谅南南一次。 柳璃想的是,若是秦珂能够同意再让她那两个不争气的儿子女儿回来,事情还是会有转机的,到时候,万事好商量。 “你,确定南南会同意这门婚事?”沉默许久的秦珂终于开口:“她现在的脾气可是比以前大得多了,为了拒绝婚事,连父亲都可以不认。” 柳璃心中一凛,露出了个极为温柔的笑意:“小孩子,不懂事,她在简家出生,十六年都是在简家过的,难免会有误会,咱们不好明说,可不就是会让她生出咱们不重视她,如此的想法来。你也知道,当年咱们的选择,多多少少是伤了南南的心的。” 柳璃说得声情并茂,秦珂倒也没有继续纠结与这个问题,同意道:“那么,一切就交由你来处理了。” “不好吧,家宴这种事情,还是让月芬姐主持吧,我来配合她,打个下手就可以了,要不然的话,显得咱们太欺负人了,是不是?” 秦珂有些讶异,柳璃竟然会说出这样的话来,虽说秦家后宅里面的事情,他是从来不插手的,但他不聋不瞎,该知道也都知道了,柳璃和沈月芬暗潮汹涌针锋相对的,能多占一厘绝不会放弃一米的人物,怎么就突然愿意为沈月芬作陪衬? 想到这儿,秦珂不禁回首,恰好柳璃正朝他看了过来,笑得端庄温柔。 “怎么了?不是吧?这么看着我?我是脸上有什么东西么?还是说哪里做得不对了呀?” 柳璃问,秦珂否认道:“没什么,既然你这么提议,那就按照你的想来,至于细节方面,你和月芬自己我去协商就行,我只要等着看最后的结果。” “那感情好!”得到了秦厉北的首肯,才能去思考究竟要如何做,不是到时候没头苍蝇似的嗡嗡嗡嗡到处乱转。 简南双手环胸,“既然你也看到了,那么我就去找月芬姐姐来了!” “好。” 得到了秦珂的同意,她正欲转身,却听见有人敲门,秦珂直接命人进来。 “呦呵!”沈月芬讪笑着走进来了,一身妥帖紧身的旗袍,走的优雅又脚下生风,美得很。 “我刚去你院子里面找你,佣人说你不在,我一听就猜到了你在这儿。正好,老爷您也在,我便开门见山直接说了吧。要是有什么是老爷您受不了的,那就请老爷当没听见一样的,忘记了吧,也省得尴尬。” 秦珂将手里头的鱼食全部倒了,继而点头道:“你说。” “今天,我听到了些闲言碎语,说是咱们秦家的三少,和一个神秘女人举止亲密,勾肩搭背的,原先呐,我是不在乎这个的,毕竟有前车之鉴在这里,父亲如何,儿子有样学样也不是不可能的。” “若是那个女人是外头随便一个,我也就不会多嘴说这么些话了。但那个人可是秦家的小姐,虽说是名义上面的兄妹,行为举止如此亲密,是不是有些不妥?” 柳璃道:“兄妹之间,亲密了些,也是可以理解的,毕竟南南一进秦家,除了这个三哥,其他的两位哥哥对她如何,咱们看在眼里,难道还指望着她去跟对自己不好的人相亲相爱?呵……”她冷笑了声:“这要是真的是这样了,才是南南心机深沉呢。” 柳璃不提起来还好,提起这个,沈月芬便想到了当初自己的大儿子,惨死在简南手下的模样,咬牙切齿道:“我还有一件事要警告你,柳璃,算好你女儿出嫁的良辰吉日,我仅剩的儿子要回来了,可别冲撞了他,否则,你和你的一儿一女,都要陪葬。” “够了!” 秦珂冷喝道:“说的都是些什么,像什么样子?!越来越离谱了!” 历经沧桑的眸子里,此时冷光乍现,看向沈月芬,冷冷道:“柳璃刚才还说会配合你准备这次的中秋家宴,你却整天想着斗来斗去,有什么意思?!还有没有秦家主母的气魄?!沈月芬,我最后说一遍,这三个孩子,都是我秦珂的血脉,如果再让我从你口中听到任何一句,贬低他们身份的话来,秦家主母这个位置,你还是让贤吧!” 沈月芬急红了眼睛,既委屈又愤怒,她才是秦珂明媒正娶迎回家的秦家夫人,现在却为了个第三者,一次又一次的将自己面子里子踩在脚底下,她恨极了! “好!很好!柳璃,算你狠!这次的家宴,我不需要任何来配合,只要我还是秦家正经的夫人,那么这件事情,我会妥善的安排好。” 沈月芬咬着牙,往外走,拉开门的时候,却又顿住了脚步,回头,极为冷淡地扫过得意抿唇笑着的柳璃,对秦珂道:“老爷,当初你答应过我的,可别忘记!” 沈月芬临走前的目光,令柳璃本能地觉得哪里不对劲儿。 什么叫做别忘记?当初秦珂答应了沈月芬的又是什么?秦珂当年风风光光将沈月芬娶回家的时候,是不是私底下有什么交易?或者说,是关于继承人的? 短短几秒之内,柳璃想了很多,然而却是无任何佐证来证明她的猜测,这绝对不是随随便便简单说出来的一句话,若不是中间藏着什么她不清楚的约定,沈月芬那个脑子并不好使儿的女人,不会有说出来的,不会有恃无恐到今天。 看来得是,重新查查,究竟是不是自己遗漏掉了什么了。 门关上后,柳璃几次欲言又止,最后上前,倒了杯茶,关心道:“不要自己个儿憋着气,这样对身体不好,月芬姐……”她缓缓地叹了口气:“她变成现在这样,我能理解的,若是我经历了她的遭遇,或许,我会变得比她还要疯狂,你呢,也不必为我难过的,我当初决定了嫁给你,便早就想到了今天的局面。我不后悔。” 秦珂听着柳璃的吴侬软语,将她眉眼间的顾盼生辉,甚至是清浅的梨涡,一一用目光描绘。 “委屈你了。” 柳璃眼角含泪,脸上却是微微笑着:“没事的,我委屈了,你知道就好。” …… 这厢,简南抱着团团上了车后座,秦厉北也跟着弯腰坐了进来,而后吩咐司机开车。 说是要去看大海豚,团团笑得可嗨了,一路上抱着小海豹玩偶,嚷嚷着要带它回家找妈妈。 简南扶额,瞧着自家明明三岁了,还像个小小傻白甜的小家伙,真是郁闷的吐血,这智商,绝对不是遗传自她,绝对不是! 小家伙自自顾自地嘟囔起来了,奶声奶气,偶尔还放下吸管,吐个奶泡泡。 前面传来噗嗤一声,简南抬头看去,瞥见连一直一丝不苟严肃开车的司机都开始憋笑了,她郁闷到了极致,从车载冰箱里拆了瓶香蕉牛奶塞到他手里头。 “团团乖乖,先把这个喝了。小海豹麻麻先帮你抱一会儿,让他好好休息,等会儿才有精力陪你玩儿,好不好?” 这究竟是谁同意他把这个玩偶从床头柜上面拽下来的,简直和小家伙一样不可理喻! “麻麻~团团早上喝了牛奶啦!” 团团陈述事实,简南忽视了秦厉北那明显看她笑话的眼神,盯着团团,幽幽道:“那就再喝一瓶。” 团团缩缩脖子,麻麻好像不高兴耶,自己哪里做错了么?嗷呜,想不懂耶~算了吧~那就喝吧,两只手接过来,抱着瓶子,咬住吸管,脸颊鼓囊囊地呼噜噜地喝了起来。 “慢点儿。” 车子平稳地往目的地驶去,沿路青葱翠绿的树木,在日光中投射下的阴影,飞速掠过车身,忽明忽暗的斑驳中,简南收回一直落在秦厉北身上的视线。 简南很久没有去过要付费的这种地方了,在国外的时候,最多也就是带着团团去免费开放的公园里头晃荡几圈,而回国之后,又忙于找工作维持生计,每天也就是在小区楼下溜达会儿。 今天要去海洋公园,不仅仅是团团兴奋,就连简南她自己也是很高兴的,而且,她又忍不住地偷摸摸地瞄了眼离了自己两个拳头不到距离的男人,男人闭着眼睛休息,侧脸的剪影在暗色的光晕下显得更加立体,五官分明,清冷惊艳。 她看得入迷,恍若未觉秦厉北微眯着眼,亦是盯着她看。 此时此刻,他曾经无数次在脑海中勾画这幅画面,他带着老婆,孩子,全家挑个阳光明媚,清风万里的好日子,一起出游,玩玩闹闹,看山看水看风景。 如今还可以看看还在自己身边的她,至于这个看见他就会令他自己想起另一个男人的小家伙,至少小家伙身上还有她的血缘,其实想想也不错了…… 人不能太过贪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