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四章:再相遇的孽缘(一) - 妻迷心窍,从良总裁难二婚

第一百一十四章:再相遇的孽缘(一)

海洋公园内有一处小型的游乐园,因为他们早上出发的时间晚了,今天第一场海豚表演毕竟结束,下一场在三个小时后,于是乎,秦厉北便带着他们俩取道游乐园,先玩会儿别的。 但是因为带着团团这么一个三岁大的小奶娃娃,很多游戏设施也玩不了,简南挑来捡去的,最后选了个危险系数极低的旋转木马。 当秦厉北抱着团团站在前面排队的时候,简南神思恍惚,有些庆幸不是直接去的北城中最大的那家幼儿园,否则她若是回忆起年轻时候的一些荒唐事,倒是实打实的有些不好意思起来。 …… 简南和秦厉北去过一次游乐园,当时也是玩的旋转木马,简南很紧张,攥着杆子不敢乱动弹,秦厉北伸出手,又大又温暖的手掌包裹住了她微凉的小手,笑着说:“骑士在这儿呢,小公主可以放心!” 那时候的秦厉北还不会如今冷静自持的冰山模样,稍显稚嫩,笑容满溢的眼角眉梢间,都是朝气蓬勃的少年气,她便真的安静了下来,直到最后下马,她都是被秦厉北抱下来的,肌肤相亲的温度,时至今日,仍旧记得很清楚。 …… 忍不住回忆了下,简南回过神来的时候,已经轮到了他们,男人一手抱着正兴高采烈的团团,另一边朝她伸出了手。 见她愣着,郁闷道:“过来。” 简南不明白,秦厉北究竟是想要做什么,好得太过反常,比较起刚回国那阵的冷漠,令人胸腔中更加满是无法抑制的难过。 “傻了?” “啊?”简南将那些多余的思绪拿开,伸出手的同时却是略过了他的,进而捏了下团团的脸,往前走。 因为带了小朋友,很多设施不能玩,简南便领着团团在园子里面逛来逛去,经过玩偶区的时候,给小家伙买了鹿角的发箍,这孩子喜欢的紧,出来的时候,有很多人围着大黄鸭拍照,团团也喜欢,于是乎秦厉北找了个路人来帮忙。 简南本想阻止的,自从秦厉北开了发布会之后,很多人都认识了这张脸,今天他大摇大摆地出现在这种人流量巨大的地方,她毫不怀疑,要是有人使坏儿,分分钟秦厉北的名字就会出现在热搜上。 但是来不及,她的话刚到喉咙,秦厉北就已经找到了人帮忙,对方是个扎马尾辫的女孩子,很是青春洋溢,大约还是个学生。 路人很是高兴地帮他们拍了照片,照片出来的时候,边将照片递给简南边笑道:“你们一家三口真是好幸福啊,笑的真开心,好羡慕你们啊!” 简南的笑意是,“啊?哦,不是,你……” 简南欲开口解释,秦厉北拿过照片,嘴角挂着极浅的笑意,但是简南还是看见了,心里一惊,冰山开花了?哇塞,今天太阳真的打西边出来了! “谢谢。” “不,不用谢!举手之劳!” 路人觉得男人实在是太帅了,而且,长得怎么跟电视里头的谁挺像的,等三人走远了,她才反应过来,拉着旁边的男朋友惊讶道:“哎呀!那不就是元北的前总裁么?就是那个净身出户,然后还被集团股东解除了总裁职务的秦厉北啊!他们家的股票因为这个还跌了呢,这几天好不容易才稳定下来的!” 男朋友奇怪:“你不是不爱看财经新闻么?怎么对这个这么清楚啊?” “他长得帅啊!就多关注一点儿嘛!” 男朋友:“……” “对了对了,人家为之净身出户的女的,是你女神啊!就是那个沈扬诺!” 男朋友惊,赶紧解释:“我女神只有你!”想了想,觉得哪里不对劲儿,赶紧滴又转移话题:“但是那个女人又是谁?” 路人:“呵呵是不是觉得和你女神长得不一样啊?还有那个孩子,我刚才说一家人人家都没有反对,这不就是变相承认了?” 想到这儿,路人的眼睛都亮了起来:“哎呀,那个孩子,难道是私生子?哎哟喂,咱们发财啦!赶紧的,回去把底片取出来,咱们把照片卖报社去,能狠狠地赚一笔呢!” 男朋友有点犹豫:“这个,不要吧?” “有什么不好的啊?他们敢光明正大的出来玩,咱们就能拍了去卖钱啊!这有什么,咱们拿了钱,就去吃好吃的!” …… 简南走远了,并没有听见这对小情侣的八卦,但是她不知道,就是就是因为这个,之后会带来多大的风波,直接将她推向了北城政商风暴的中心,一场横跨了半个世纪的纠葛,从此慢慢地拉开了她的帷幕。 打闹玩笑了一下午,三人找了个餐厅,准备填饱肚子后再回海洋馆。 小家伙想吃冰淇淋,但想到麻麻曾经严令禁止,又不敢说,大眼睛水汪汪地盯着正在点单的简南,活像只要骨头吃的小狗狗。 秦厉北注意到了,捏捏团团肉乎乎的小手,团团不明所以,咬着手指好奇地抬头看他。 他笑了笑,揉揉团团毛茸茸的脑袋,小孩子毛发柔软,摸起来手感很好,记忆中,某人的洗完澡后,他喜欢给她吹头发,那时候摸起来的感觉,倒是和现在手感差不多,还真的是母子俩。 简南点完单,便起身去洗手间,从今天的表现看来,一路上和团团有说有笑的秦厉北,那眼底的笑容又不像是对团团有意见的样子,要么是他真的喜欢团团,要么便是他演技太好,究竟是哪一种呢? 这让简南很是忧愁。 但是,大庭广众之下,团团和秦厉北待在一起,应该是没什么生命威胁的才对。 她惴惴不安,快步走向洗手间,想着速战速决,而这边,秦厉北摸够了小家伙的头发,微微笑道:“想吃冰淇淋?” 团团深深觉得这位叔叔说的话那是一言九鼎,自己麻麻通常不会反驳,而且就算反驳了,最后的结果也都是失败,于是乎团团可高兴了,把小脑袋点得跟小鸡啄米似的。 “好,那我们点一份,但是你要和我一起分着吃,我吃三口,你吃一口。怎么样?” 团团还不懂什么叫做平均分,和不公平,他觉得一口也很好啊,有冰淇淋吃了耶!于是高高兴兴地点了头。 秦厉北虽然觉得这孩子有点傻,但是他爹是那人的话,智商的确是高不到哪儿去,这么一想也就释然了,指着菜单上的冰淇淋示意服务生。 “来一份。” “好的,请您稍等。” 等简南回来的时候,本来分量便不多的冰淇淋已经被吃完了,桌上摆了刚刚她亲自点的,营养均衡荤素搭配,秦厉北正拿着湿纸巾为团团擦嘴巴,小家伙像只餍足的猫儿,窝在男人怀里,蹭来蹭去的撒娇。 她突然就很想哭,动作迟钝地坐回位置上,也就没有注意到秦厉北和团团一大一小两人偷摸摸地分享胜利的目光互动。 一顿饭吃到后面,简南好几次喊团团自己吃饭,结果团团扭头就找了秦厉北,委委屈屈的,好像他不吃简南就会揍他似的,而秦厉北竟然也破天荒地拿出了耐心,一勺一勺地喂团团喝粥。 看到这一幕的简南很是无语,团团对秦厉北的依赖程度倒是出乎意料的高,这样下去,总不是个办法,他们要离开的,感情培养的越深厚,等到了分别的那天,不舍的难受会更加剧放大。 吃完饭,看时间差不多了,秦厉北领了人往海洋馆去。 前台观众都一一入座了。 会遇见沈扬诺,是打死简南,她都想不到的。 三人走到场馆入口,因为是VIP通道,刚开始的时候还很安静,后来前面传来了交谈声,声音嘈杂,简南觉得奇怪,放慢了脚步,侧耳认真听了听。 “灯光音响准备,等会儿给我把眼睛放亮一点,今天必须把采访给我弄到最好!” “中华鲟呢?这可是主角,赶紧的让驯兽师给我找过来,去,你去沟通一下,等会儿咱们要拍一个沈小姐和中华鲟同框的照片!” “是的!我这就去!” 然后声音更大了些,好像有人急匆匆地跑了进来,大喊着:“来了,来了,沈小姐来了!” 她还在犹疑着,这位沈小姐,是沈扬诺么?会不会只是同一个姓氏这样呢? 结果转身过走廊,便一头撞进了沈扬诺的视线里。 珊珊而来的女人,一身白色吊带波西利亚长裙,扎了个麻花辫,将淑女气质与少女感交相呼应,看起来美得似九天下凡的女神。 沈扬诺也看见了她,闪过一丝惊愕,而这似惊愕在看见了简南身边的秦厉北,以及他手中抱着的小家伙时候,达到了顶峰。 这个孩子是谁?!难道这个孩子是当年……他们竟然见面了?!是不是还有什么事情是她不知道的,究竟有什么是脱离了她的掌控的么?沈扬诺惊讶极了,好半晌说不出话来。 围在沈扬诺身边那群工作人,是一个比一个精明的,看看沈扬诺,看看对面的男人,再看看男人身边脸色煞白的女人,几乎瞬间就脑补出了一段八点档虐恋大戏。 只是他们就在想,这场戏码里面,究竟谁是女主,谁是做配的那个呢?还有男主角看着蛮眼熟的,在哪儿见过来着? 导演想着,和副手交换了个眼神,副手朝他做着口型,秦~厉~北~ 挖槽?一句脏话差点脱口而出,导演咽了口口水,对沈扬诺说:“沈小姐,咱们现在先过去那边做准备,等会儿拍起来也方便顺利一些。” 沈扬诺没动,简南也愣在原地,天平两端duang地一声朝担忧那边重重地砸了下去,巨大的轰鸣声在脑中响了起来,不知为何,她竟然有了种被捉奸在床的恐惧。 沈扬诺是来拍保护动物公益宣传视频的,沈扬诺作为宣传大使的其中一位,今天是轮到她来拍摄和中华鲟有关的那部分,就是这么巧合。 …… 她很生气,这么多年了,哪怕是重新见到归国的简南,也没能像此时此刻这般,带着想不顾一切冲上去给她一巴掌的心。 率先开口的是沈扬诺,她走上前来,在简南面前站定,露出了完美的笑容,柔声道:“你们怎么会来的,等拍完了不就能在电视上看见了么,提前来看,我怪不好意思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