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五章:再相遇的孽缘(二) - 妻迷心窍,从良总裁难二婚

第一百一十五章:再相遇的孽缘(二)

话音落下,沈扬诺这才看向秦厉北,媚眼如丝:“你等会儿我啊,待会儿咱们带着阿南一起去吃个饭。” 这话说的大方得体,完全的大家风范,而且也将偶遇变成了约定好的见面,一时间周围人的甚是无关就变了些,简南心里不舒服,没做反应,倒是秦厉北皱了皱眉。 见秦厉北沉默,沈扬诺走到他身边,先是伸手作势要去捏团团的脸,团团懵逼地看了看自家愣住的麻麻,滋溜一下把小身子扭成了麻花,挣扎着要从秦厉北身上下来。 小孩子动弹的厉害,一点儿也不配合,秦厉北只好将人放了下来,一着地,团团便扑进了麻麻的怀里。 “厉北,这个小朋友好可爱啊!” “嗯。”秦厉北淡淡地应了一声:“你大概什么时候结束?” “一个半小时左右的吧,柏寒请我来帮忙,你知道的,老朋友的交情了,一定得来的。”沈扬诺惊喜道:“正好你来了,干脆你和我一起好了,柏寒要是知道了,一定会很高兴的。” 简南立刻想到了之前安排行程的时候,有收到一封邀请函,鎏金封面,很是高端大气上档次,秦厉北看了一眼便直接给丢进垃圾箱了。 “我现在什么也不是了,别麻烦了。你先去忙,等会儿我们一起吃饭。” “好。” 沈扬诺主动在公众场合亲密地牵起了他的手,附耳小声道:“等会儿介绍你吃点好吃的!” 简南看着秦厉北眉毛皱得更深了些,随即却很快舒展开,拍拍沈扬诺的手。 沈扬诺转身,在一帮人的簇拥下往拍摄地走去,全程被无视的简南目送她离开视线,冷冷开口:“你知道她今天会出现在这里对吗?” 秦厉北知道有这样一档节目的拍摄,而沈扬诺不会不告诉他自己的行程安排,如此巧合的情节发展,迟钝如简南也不得不怀疑,这根本就是秦厉北故意设下的圈套,目的是什么不清楚,但秦厉北做事情从来不是能嘴边猜测的。 “你到底想要做什么?” “我想做什么,你不知道?”男人冷冰冰的质问令简南毛骨悚然,如此冷漠的眼神,这才是正确的秦厉北打开方式,而不是之前温情脉脉的他,差点就再次被外表蒙蔽万劫不复。 “对不起,我还真的不知道。你秦先生的深思熟虑,我这种凡人怎么可能会知道的呢?” 曾经被你当做替身利用了一次,不代表我还肯再次蒙上眼睛堵上耳朵,装聋作哑地任凭你将我从里到外利用个彻底。 “不管你想做什么,你当真不怕我告诉沈扬诺,你对我做了什么吗?” 秦厉北挑眉,戏谑道:“哦,那我对你做了什么?” 简南:“……” 这还真的是让她说不出口,等会儿,秦厉北这是什么反应,不生气的么?按道理来说了,他最讨厌别人威胁,这时候竟然是没有直接火山爆发把她拽起拔暴揍一顿! …… 空气凝固,简南深吸了口气正欲开口,那边却突然爆发出了剧烈的响动,有人在喊。 “来人啊!快救人!快叫救护车,快点儿!都要傻愣着干什么,把沈小姐救上来听见没有!快点的!” 有个女孩子从那边冲过来,边跑边喊:“秦先生!不好啦!沈小姐落水了!” 那个池子里面,不仅仅是有海豚的,还有其他的海洋生物,甚至是有鲨鱼,沈扬诺这一下,无疑是掉进了午饭,艾利疯了,抓住秦先生的手哭着喊:“秦先生,快救救我们沈小姐!” 秦厉北什么话都没说,拔腿就跑,简南看着他找急忙慌地跟失了魂魄似的冲过去,心凉了一半,身边的拽拽她的手,问:“麻麻,叔叔去哪儿啊?” “去救人。” 团团打破砂锅问到底,奶声奶气:“救谁呀?” “救……”她深深吸气,把人抱起来,往出口方向走:“救他喜欢的人。” “哦~麻麻,我们不去救人吗?” “不了,咱们没有那个能力,救不了。” 团团想了想,趴在简南肩膀上,望着越来越远的观赏台入口处,不解地问:“麻麻,咱们不看豚豚了么?” “下次,麻麻再和团团一起来看,今天咱们先回家。” 门口有群壮汉轰隆隆地跑过来,简南躲闪不及被撞了下,为了不让怀里的团团受伤,只能转了个方向,后背猝不及防地撞上了旁边的消防栓,痛得她弯下了腰。 “麻麻你怎么了呀?” 简南嘴硬:“没什么,来,你先下来自己走会儿,麻麻先缓缓。” 团团伸手,摸摸她的额头,对着她呼了呼气:“麻麻乖乖~” 简南眼睛一红,差点掉下眼泪。 “麻麻没事的,走吧,咱们回家去,等会儿麻麻陪你看的动物世界。” …… 简南领着团团走到门口,谁知道突然下起了雨来,刚才在里面还没有感觉,这时候站在门口,风夹杂着雨滴迎面吹来,扑了一脸,瞬间骤降的温度让她打了个哆嗦,大人都这样了,何况小孩子呢,简南赶紧把随身的外套为团团披上,抱起了人往园门口冲,园子里车进不来,只能在门口打的士回去了。 场馆外面雨下得越来越大,没带伞的母子两个顶着倾盆大雨站在路边,雨天打车很不容易,眼看着一辆辆的车被人眼疾手快地抢走了。 团团问:“麻麻,为什么我们不做叔叔的车呢?” 简南心尖泛酸,一时间竟然不知道该如何回答他。 小朋友心思总是简单,谁对他好,他也就对谁好,和谁待的时间长了,稍微一点点的温情就能彻底将人收服,更何况是团团一直傻里傻气的,秦厉北又对她他意外的好,团团现在依赖秦厉北是可以理解的。 远处天际传来一声巨雷,闪电划过,简南脑中灵光闪过,有什么东西跐溜一下就飞了过去,她想抓住,可是太快了,根本来不及。 “呜哇!!麻麻!呜唔~~麻麻!麻麻麻麻~” 团团被吓到了,放开嗓子嚎啕大哭起来,鼻涕眼泪一大把。 下着雨,全部是地上升腾起来的土气,这么一嚎,嗓子肯定受不了,简南赶紧捂住了嘴,轻声哄着:“不怕不怕,团团是男子汉耶,是麻麻的小英雄,不要哭哦~” “麻麻!” 团团哭的大声,招来了其他审视的目光,简南抱歉地点头,老远地看见出租车过来了便径直冲了上去,好不容易将一个个子又高又壮的男人给挤开,坐了进去。 男人在外面破口大骂,简南当做没听见,跟司机说了地址,紧接着从包里掏出纸巾为团团擦脸。 他受的伤刚好,这要是再一感冒肯定又得折腾很久,到时候吃药打针,团团怕疼怕苦的,一边哭一边流眼泪,到时候难受的肯定还是自己。 “麻麻~麻麻~叔叔!” “够了,喊什么叔叔?他有不是你真的叔叔!”简南很烦,想着秦厉北惊慌失措地冲向沈扬诺那边,心里头就难受。 每次都是这样,只要沈扬诺有事,他秦厉北便会第一时间出现在她身边,堪比骑着七彩祥云金光闪闪威风凛凛而至的超级英雄。 四年前,沈扬诺出了车祸,秦厉北也是那样奔过去的,可实际上受伤最重的,是她,她的手,到现在天气一变化就疼得厉害,掌骨有一处是用钢钉锁住的,否则连握笔都是困难。 团团被她突然的叱骂吓到了,愣愣地看了她好一会儿,才委委屈屈地往她怀里钻。 “妈妈,团团不要叔叔了,你别生气。” 小家伙不明白自家麻麻为什么要对那么好的叔叔发脾气,但是他知道的是麻麻生气了,于是乎果断地站在了麻麻这边,开口安慰。 “麻麻,团团抱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