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六章:团团病了 - 妻迷心窍,从良总裁难二婚

第一百一十六章:团团病了

那天之后,秦厉北没有便没有再次出现,简南先是奇奇怪怪地难受了会儿,然后便没有时间去想任何关于秦厉北的事情了,因为团团发高烧,住进了医院。 回到城南避暑,团团开始还是低烧,这种情况以前也有过,国外时,团团身体孱弱,小时候每隔几个月就要烧一次,慢慢地她就学会了一些简单的降温方法。 这次她也就按照以前的方法拿了酒精擦拭,可当天晚上体温越来越高,后来还不断地抽搐,简南便立刻送到了医院。 医生一检查,说是再晚来一步很可能转成肺炎,然后急忙送进了急救室。 简南悔得肠子都青了,若是不去海洋公园,也不会让团团受这一份罪。 …… 后半夜,团团送回了病房,小脸红红地,攥紧了小手睡得天昏地暗,简南守在床边,半步不敢挪动,生怕团团醒了见不到自己会害怕。 正当她打瞌睡的时候,门外敲门声响起,简南应了声请进,竟然是路衡从外面进来,他疾步走到了床边,将手里头的果篮和食盒一放,从里面拿了饭菜出来。 简南惊讶得张大了嘴巴:“你,你是怎么知道,我在这儿的?” “你忘了?我怎么说也在这家医院的儿科干了几年,还是有点人情留在这儿的,嘱咐他们帮我看着点儿,要是有我嘱咐的人进了医院,必须提前跟我打声招呼。”路衡手中动作未停,耐心地解释:“你和团团一进儿科大门,我这边就收到消息了,本来应该还要再提前一点过来的,但是想到你应该没有那个时间和心思去吃饭,就绕路去给你买了些你爱吃的。” 顺着声音看过去,路衡正从食盒里面端出来一碗密封完好的鸡汤,旋开盒子,再将表面密封的保鲜膜撕掉,这就是清香四溢的汤汁香味扑鼻而来,路衡端起来,举到简南面前,略带讨好地笑了笑,说:“尝尝看,我专门吩咐他们少油少盐,你肯定喜欢。” 简南摇摇头,味道的确是很不错,色泽明亮,但是她吃不下,后悔把团团牵扯进她和秦厉北的恩怨,后怕团团他要是真的出了点什么无法挽回的意外,那可怎么办? 两种情绪交织在一起,犹如两座大山重重地压在了自己身上,现在的她连喘气都觉得艰难万分,恨不能去找医生给自己带个氧气罩。 “放心吧,我刚才来的路上问过了主治医师了,团团就是之前受了伤,身体还没有完全养好,伤口沾了不干净的雨水,还有大热天被大雨这么一浇,着了凉,才会发烧,张医生能力很不错,团团不会有事的。” “真的?” 路衡再怎么说也是医生,此时此刻,在没有什么人能比医生这个职业来的更让她觉得可靠的了。简南忍不住又问了一遍:“团团,真的会,没事么?” “真的,团团一定会没事的,你身边……”路衡伸手,像往常一样揉揉她柔顺的长发,笑着鼓励道:“可是有个医术高明的大夫呢!” “嗯,谢谢你过来。” 简南感激道,接着接过他手里的汤碗,认真喝了起来。 第二天路衡接了夏铮过来,说是陪着团团一起玩儿,不至于在医院太过郁闷,然后趁着两个孩子看电视的时候,把简南喊了出来。 “有事?” 路衡还从来没有这般认真过,简南下意识联想到了团团身上去,以为是团团的病有了其他问题,吓得她顿时紧张起来。 “该不会是……” “哈哈哈!”路衡捏捏她的脸:“不要紧张,团团的各项指标都在慢慢的恢复正常,我想说的是,如果可以的话,你是不是愿意去一趟津市。” “津市怎么了?不对,是金茂那边的项目出了什么问题吗?” 她之前和路衡说的关于建材供应商的问题,后来因为团团受伤,还有柳璃找上门来,紧接着又冒出一门乱七八糟的婚事,然后秦厉北把她困在城南别墅里面,也就把那件事情忘记了。 路衡一直没提出来,难道是现在查出点什么了么? “金茂的工程接近尾声,各个监察部门也会跟着过来检测相关质量,阿南,这件事情兹事体大,再者你之前说的供应商的问题,我到现在还差不出来头绪。如果你能过去看看,我会放心很多。” 简南明白路衡的意思,她和秦厉北一起去过津市,对那边的情况比谁都熟悉,现在这种情况下,的确是自己过去盯梢会是最好的选择。 但是,团团…… “团团还病着,我还离不开他。”简南觉得抱歉,自己现在还是元北的员工,公司需要自己出差自己却推辞了,而且这个老板还是自己的朋友,怎么想都觉得哪里不对劲儿。 “这样吧,等团团烧退了,我再带着他一起去津市,可以么?” 路衡惊讶,脱口而出:“你不是住在城南别墅那里吗?别墅里面佣人多,团团在那儿可以得到很好的照顾,省得跟你跑到津市那个穷乡僻壤的地方,还带着个孩子,很不方便。” 简南自然是知道的,出差的话,单枪匹马过去,想做什么都可以,也不用瞻前顾后地担心着会不会被暗中埋伏的人偷偷射一支冷箭。 然而团团一不在她的视线范围内就开始犯浑,她实在是放心不下,还有,现在这样没名没分地住在秦厉北的房子里,是绝对不可以的,沈扬诺今天已经看见了她和秦厉北一起逛海洋公园,下一步,随便查查想要知道再详细的话,对于沈家大小姐来说真的太简单了。 “没事的,团团正好放假,我带他出去走走,总比整天关在房间里好。” 简南坚持,路衡便也没有继续再说些什么,便同意了,还热情洋溢地提出来说可以帮忙安排他们母子俩在津市的住所。 简南感激,连忙感谢了他一番,他们也认识没多久而已,但是路衡已经帮了她很多次了,简南在心底暗暗发誓,一定要找机会好好报答路衡,而这次能帮路衡把津市的项目踏踏实实地督工到项目完成,保质保量地交工,才是最要紧的事情。 …… 说做就做,路衡很快便安排起来了,简南在医院陪着退烧后又上吐下泻的团团住了几天医院,忙的四脚朝天的时候,竟然也没有想起来秦厉北,和那天掉水里的沈扬诺。 秦厉北他毫不犹豫离开的背影,就像是一道久远的风景线,这几天来,被简南刻意封存在了记忆深处,连同那些肆意疯狂蔓延出来的卑微地喜欢着的枝条,一起被她亲手拿着斧子砍断,庆幸自己终于在悬崖边上,掐住了欲望的苗头。 而与此同时,简南缩在了自己的龟壳里,就当成完全没有和白月笙订婚这件事,她想着,等到了津市,订婚那天秦家找不到人,自然而然就会取消订婚宴的。 路衡并不知道简南的打算,这天,安排好了航班后,正准备去病房告诉简南呢,在走廊门口便恰好地撞上了,正好来找简南的白月笙。 白月笙,此人姓甚名谁,来头为何,路衡了如指掌,他当初跟着秦厉北一起打天下的时候,虽然不是在外面抛头露面的前锋战士,但每次秦厉北受伤见血,必然和白月笙有关。 后来他暗中查过白月笙的来头,发现在四年前的经历,全部是一片模糊的似是而非,几乎没有人见过这位白家唯一继承人年少时候的样子,一出现,便以雷霆万钧的手段惩治了白氏里头的几位元老级人物,昭告天下,白氏的太子爷回来了。 …… 简南怎么会认识白月笙的?两人貌似并不像是第一次见面的样子,而且路衡隐在楼梯口的墙壁后面,只见白月笙不知道说了些什么,简南便瞬间低下了头,就像是犯了错的孩子,站在老师面前等待批评。 他理了理身上西装的褶皱,抬步往那边走去。 “呦,这不是白少爷么?真是好巧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