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七章:正房乱斗(一) - 妻迷心窍,从良总裁难二婚

第一百一十七章:正房乱斗(一)

…… 一个小时前,简南好不容易把因为打针吃药哭了好半天的团团给哄睡着了,刚出病房门,便看见了王瑶带着一群人往这边走来。 她吓了一跳,自从四年前,她偷偷躲在教堂柱子后面看着秦厉北为王瑶套上戒指之后,便再没见过这位由秦老爷子亲自挑选亲口决定的秦家三少夫人。 那场婚礼举世瞩目,十米长高级定制镶钻曳地长裙摆婚纱,漫天的花雨,用了整整十几车空运而来的法兰西玫瑰,光是保鲜的冰块就不知道用了多少。 用金钱堆积起来的承诺,美得让人心生嫉妒。 说起来,简南本来是不被允许参加那场婚礼的,柳璃还特地找了人看着她,将她关在房间里,不准她踏出秦家大门一步,那天她从阳台上爬下来,一瘸一拐地偷偷摸摸进了教堂,才第一次见识到,什么叫做所谓上流社会的高级。 不过,那天的王瑶和今天,看起来很不一样,还没等简南想起来哪里不一样的时候,脸上已经是结结实实地挨了一巴掌,清脆响亮的巴掌声在耳边响起。 “贱人,就凭你也配给我找麻烦?不撒炮尿看看你自己是什么出身什么身份?这世界上就是又像你这样的人,才会拆散那么多家庭!” 王瑶低吼着,话里话外都是尖酸刻薄,简南被打蒙逼了,抬头看她,质问:“你凭什么打我?我好像没有得罪你吧?” “你没得罪我?你连我王瑶的丈夫的床都感去爬,还敢舔着脸说没有得罪我?简南,你不觉得很恶心很令人想吐吗?!” 简南愣了,王瑶如此激动愤怒,究竟是知道了些什么? “呵呵,现在说不出话来了是吧?你知不知道就是因为你,我有多丢脸?前面的沈扬诺,整个北城都在看我王瑶的笑话,现在又来了个你,哦!”王瑶恍然大悟状:“那时候你在厉北身边,你是不是也在偷偷地嘲笑我?觉得我连一个男人的心都栓不住?” 王瑶声音阴冷,好似要吃人,简南挣扎着想要起来,却又意料之外地接收了她的一巴掌。 王瑶怒吼:“我说话的时候你就好好都给我听着!敢动一下,我就赏你一巴掌!” “你!” “怎么?想反驳我?想反抗我?”王瑶冷笑,不屑道:“你知道我是谁么?我不仅仅是秦家的三少夫人,还是王家的独女,得罪了我,你觉得你还在北城待得下去?哈哈!哈哈!” 王瑶仰头大笑:“你心里头现在是不是在想,等厉北回来的时候,为你主持公道啊?哈哈哈哈!我告诉你!他不会管你的!他现在带着他的小心肝大宝贝飞去了纽约城,十天半个月回不来的,你呢,就死了那条心吧!” “你说,秦厉北,和沈扬诺……”简南觉得自己心口捅了一把刀,动一动就疼:“他们一起去了纽约城?” “呵,你不知道?”王瑶了然状:“也是,你呢,不过就是厉北闲来无事的玩具而已,他怎么会向你报备他的去向。不过,你也应该清楚的吧?” 王瑶捏住了简南的下巴,力气大得吓人,直把简南捏得生疼,眼眶不知是因为身体上的疼痛还是心理上的难受,竟然红了。 “我不清楚,我什么都不清楚,你放手……” “想我放手啊?那你怎么不放手呢?你生出想要夺走我丈夫的小心思的时候,怎么不想着说放手呢?呵呵,你连第三者都不是,充其量就是个暖床的!沈扬诺你知道的吧,那才是正儿八经的秦厉北心尖尖上的肉呢!” 够了,别说了,这些既定事实,很多年前,比你和秦厉北的婚事确定的时间还要早,我就知道了,付出了这辈子最大的代价,一清二楚地深入骨髓地明白。 “……你误会了……我和秦厉北什么事情都没有的……” “没有?什么都没有?你当我瞎吗?!” 王瑶瞬间暴怒,又是给了简南一巴掌,保镖帮王瑶摁着她,她动弹不得,只能任凭王瑶对着自己一下接一下的挥巴掌。 那天王瑶拜托自己的哥哥帮忙调查那个和秦厉北一起回了秦家大宅的女人,王琦的办事效率很高,第三天就把有关可疑人员信息编列成册送到了王瑶的手上。 犹由于目标人物众多,她一时间也没能确认到底是谁,从王琦那边找到的资料里面,只能得出来最近和秦厉北走得很近的女人有那么一二三四个…… 但是昨天,北城最大的那家以八卦发家的报社的负责人拿着一份文件找上了王瑶,并且说明了要一千万才能赎回照片,王瑶怒不可遏,这些照片要是传出去,在这个她和秦厉北正在闹离婚的档口,对她是最有利的,但是现在她根本不想离婚,这桩婚姻无论是从家族利益考虑还是从自己的面子上来说,都不能散。 所以尽管她很生气,气得直接拿了杯子砸碎了地板,还是付了钱,拿了所谓的亲密照片。 而抖着手拆开文件密封口的时候,那张脸,也同时出现了她的哥哥王琦给的那份资料上。 简南,元北的总裁助理,近水楼台先得月的职位,而且还是秦厉北亲自指定的人选,这其中有什么猫腻,在世家大族长大的王瑶,几乎是一时间就猜了出来。 紧接着,她命令王琦直接将简南最近住的地址查了出来,然后到了小区的时候,才知道人已经搬走了,等着辗转打听到了简南现在的位置,王瑶更加愤怒了,这才有了领着人上门就把人给怼了的场景出现。 王瑶很早就知道秦厉北在城南有一栋专属于自己的庄园,当初秦厉北花了大手笔买下的,谁也不准靠近,她去过一次,连院子大门都没能进去。 这个简南居然不仅进去了,还住在了那里,究竟是什么人,有什么比她厉害的地方,竟然能从秦厉北那边得到这样的对待,王瑶不服气。 王瑶能够容忍沈扬诺的存在,因为沈扬诺和她一样是名门闺秀,打起来也是身份地位在同一个阶级上面的对话,不至于失了身份,但是简南不同,简南什么也没有,在王瑶看来就是空手套白狼,秦厉北要是喜欢这种女人,感觉自己的身份档次格调都被拉低了。 隔壁的病房有人听见了声音,出门来查看,没多久,走廊便稀稀落落地占满了人。 简南觉得无比难堪,出声哀求她:“求求你,我们换个地方谈这件事情,可以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