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八章:正房乱斗(二) - 妻迷心窍,从良总裁难二婚

第一百一十八章:正房乱斗(二)

人越来越多,对着她们指指点点,出身高贵的王瑶比任何人都要面子,自然是也不愿意自己的事情被人围观,于是乎在简南的目光祈求中,拿眼神示意保镖将简南给带进了病房。 推开门的刹那,床上圆滚滚的一团,简南几乎下意识想的是,还不如就在外面被打死好了,即使在外面被王瑶踩在脚底下羞辱,也总比当着团团的面来得好。小团团还什么都不懂呢,不应该被牵扯进大人们这些乱七八糟抓心挠肝的破事儿上面来,然而保镖人高马大的,简南一时间难以挣脱。 “谈吧,我倒是要看看,你究竟能说出些什么来?”话落,王瑶看向病床方向,简南惊恐,猛地推开保镖站起来堵住了王瑶的视线,急忙解释道:“我们之间有误会,秦三少夫人,我可以向你保证我和秦厉北什么关系都没有,如果您觉得我住在城南别墅不合适,我马上就搬出来,绝对不打扰你们的生活,这样可以吗?” “是么?”王瑶敛眸,冷笑:“搬出来呀?呵呵呵,你同意了,厉北能同意?到时候你在厉北面前吹个枕边风,我可不就是被你害死了,成了那个嫉妒成性的怨妇,到时候,厉北更恨我了,得到好处的不还是你们这样子不要脸的女人?你们这种第三者,是不是都爱耍些小心机来争取自己的利益呢?” 若不是亲眼所见,简南很难相信面前这位娇小可爱的女孩子,笑起来如蜂蜜奶酪般甜美可人的女孩子,会说出这样的话来。 “你究竟要怎么样才肯相信我?你也说过了,秦厉北喜欢的沈扬诺,我怎么可能影响到他的生活,三少夫人真的是多虑了。” “山珍海味吃多了,还得偶尔换个口味,青菜豆腐试试呢。” “而且,你那个孩子怎么回事?孩子的父亲是不是秦厉北?否则以我对秦厉北的了解,他不可能愿意带着这种岁数的小孩子上游乐园,除非他疯了。” 王瑶一想到孩子便火气直冲脑门,孩子三岁了,若真的是秦厉北的孩子,四年前他们结婚那时候这两个人便搅和到了一起,这口气,让她如何咽得下去。 秦厉北,欺人太甚了! 面对王瑶的质问,简南拿不准该如何应对,事实上她很害怕王瑶知道点什么,哪怕是一点点,都有可能置团团于死地,这个代价太大了,她承受不起! “我可以确定地告诉你,团团和他无关。三少夫人,请你不要误会和随便猜疑。” “哦?是吗?那很好,记住你今天说的这句话,我这个人不喜欢别人骗我,要是哪一天这个孩子想要以秦家血脉的身份进门,别怪我心狠手辣!” 说到这儿,提起了孩子,王瑶温柔地抚摸着自己微微隆起的腹部,神色不由得变得温柔了些,露出了即将为人母的喜悦:“秦家长孙,只能是我肚子里面的这个,你最好把你的那些小心思收一收,别逼着我动手。北城范围内,我王家想让一个小孩子消失,再简单不过。” “好。”简南低声下气地点头,只希望王瑶可以赶紧离开,否则团团突然醒过来,她又该怎么解释现在自己被人抓住的样子。 “说实话,龙生龙凤生凤,老鼠生的会打洞,当母亲,做任何事情都要为自己的孩子着想,这才是正常准确的反应方式,简小姐诶,千万记得,这句话送给你了,就当成是警示名言吧,以后传给你的后代子孙,好好学着!” 简南只能一个劲儿地点头,服软,可谁知道王瑶话音刚落,先前海水得昏天暗地的小家伙竟然悠悠地醒了,从被子里面探出头来,呆萌萌地咬着手指头。 小家伙见房间里突然多了很多陌生人,还有自家的麻麻被人摁在了沙发上,脸上红红的,他愣了会让,嘴一扁,呜哇的一声哭了出来。 “麻麻麻麻~~你们不要欺负麻麻~~麻麻~团团来救你!” 奶声奶气地大喊着,团团从被窝里面爬出来,挥舞着小拳头朝简南冲过来。 “啊啊啊啊!!不许欺负我麻麻!!” “来啊,愣着干什么,把这个没有教养的小孩子给我抓起来!” 说时迟那时快,保镖一个健步上前,直接将小家伙给提溜起来了额,吓得小家伙哇哇地哭得愈发大声,仿佛要被肺都哭出来似的。 “麻麻~麻麻~~” 简南可以忍受任何人对她的瞧不起侮辱,但她是个母亲,一旦雷达嗅到任何有可能会伤害到团团的气味,理智瞬间消失。 肌肉健壮的保镖将还不满小腿高的团团抓在手里,小家伙在他手里头扑腾着小手小脚,千钧一发之际,不知道从哪儿来的力气的简南推开了压着她的保镖,冲过去抱住了团团。 小家伙似乎也感觉到了这群人的来者不善,死死抱着简南的脖子不撒手了。 “麻麻,叔叔什么时候回来啊?帅叔叔要回来了吗?” 团团窝在自己怀里,问秦厉北什么时候回来,简南难过的想哭。 她把人抱得紧了些,“不怕,麻麻在这里,麻麻会保护你,谁也不能欺负你!” “呵呵,行了,你知道害怕就行。” 王瑶满意地从简南颤抖的肩膀和眼神无助中看到了害怕,很是得意:“我呢,今天也就是警告警告你,离厉北远一点,我不想以后再继续把时间浪费在和你们这种活在社会底层的废物废话。” “我明白您的意思了,三少夫人,您还有别的重要的事情么,如果没有的话,我们要休息,请您不要再继续在这里浪费时间了。” 这就是在直接地赶人离开了,王瑶冷笑着:“简小姐,后会无期。” …… 保镖率先冲过去为王瑶拉开了门,她正准备离开,没想到刚走到门口,竟然和一个意想不到会出现在这里的男人撞上了,男人脚步匆匆,笔挺西装之下走路带风,英姿飒爽,看着赏心悦目。 “白月笙?” 白家少爷来这里做什么?白家有人也在这里住院?还是说,王瑶瞥过身旁的门,难道? 这厢王瑶在打量他,那边,从电梯出来的白月笙也注意到了这位秦家少夫人,不着痕迹地在打量,两人心中各自嘀咕对方究竟来这里是做什么。 “白少,没想到会在这里见到你,真的是好巧啊,你来这里是?” 她的哥哥和白月笙有些交情,去年在王琦的生日会上,她和白月笙有过一面之缘,这位传说中杀伐果决的白家未来的继承人,在北城众多名门闺秀中的人气很高,不过,听说他要和秦家的大小姐结婚了。 说起那位秦家大小姐,那还真的是神龙见首不见尾,秦家大宅上上下下对那个大小姐三缄其口,讳莫如深,甚至连一张照片都没有,如果不是这次和白家的婚事,她都不知道还有那么一个人存在。 “王小姐,的确是巧,你怎么也在这儿?” “我来看看一个朋友。” “我也是来看朋友。” 这里是儿科住院区,来这里看朋友?看的朋友是谁,还是说,私生子? 王瑶心里头打了个问号,原本听她哥说白大少脾气虽然不好但是洁身自好,没想到啊没想到,想到这里,王瑶不免得又觉得,这群含着金汤匙出生的权贵子弟们,真的是管不住自己的下半身。 “那,你先忙,我还有点事,这就走了。” “好,王小姐,再见。” …… 目送王瑶在保镖的护送下,浩浩荡荡地离开,白月笙内心存疑,推开了病房的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