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九章:青梅竹马 - 妻迷心窍,从良总裁难二婚

第一百一十九章:青梅竹马

…… 简南还未从被王瑶的奚落中回过神来,一直以来她担心的事情终于发生了,尽管找上门来的不是沈扬诺,却和是比沈扬诺更有资格来声讨她的人。 而唯一庆幸的,大概只剩下团团只是受到了惊吓,并没有其他的伤害,而万幸他的身份仍旧得到了很好的掩盖。 这就足够了,或许她真的不应该回来,路衡的建议——去津市出差,在目前情况下是最好的选择。既能赚钱,又能避开北城这些熟悉的人事物。 团团的小脸吓得惨白,缩在她的怀里怎么都不肯动弹了,简南没办法,只能是告诉一遍遍地横着晚安曲哄他睡觉,小时候团团爱做噩梦,皱在环境不好,她也是这样哼着歌儿到天亮,然后团团便会安安稳稳地睡着。 听见身后传来开门声,她心脏一个缩紧,全身咯噔一下,以为是王瑶去而复返,把自己吓得不轻,回过身一看,竟然是白月笙。 “发生什么事情了?你这么紧张?” 白月笙一眼就看到了简南脸上显目的红巴掌印,能留下这么清晰的印子,看来出手的那个人是丝毫没有犹豫,下了大力气。 “我刚才在外面见到了王瑶,是她动手打你的?” 简南一听急了,她和秦厉北,还有王瑶的关系已经够乱糟糟的,偏偏剪不断,可不能再将白月笙牵扯进来,白白扰了他的清净生活。 “没有,我买了新腮红,试了下,觉得画个巴掌印子比较好玩,你别乱想。” 这借口找的真是烂极了,白月笙想,王瑶胆子真大,连他的人都敢动。 “好,我不乱想。” 团团从麻麻怀里探出头来,简南道:“喊白叔叔。” “哦,白叔叔好。” 小家伙脸上还挂着泪珠,眨巴眨巴眼睛,小模样要多可怜有多可怜。 “不是白叔叔。”一顿,白月笙半弯了腰,盯着团团,笑得温柔:“是爸爸,团团,我是你爸爸。” 吧唧,简南手里头的杯子掉到了地上,叮叮咚咚地滚了好一会儿,才停下来,房间内,一时间安静的诡异,只有呼吸声,此起彼伏。 打破沉默的是团团。 小家伙在津市的时候就见过白月笙了,那时候只觉得这个叔叔很温柔说话声音好好听,对自己也很好,不过麻麻说是叔叔,可是现在,叔叔说他是粑粑耶!团团歪着脑袋看简南,想要得到麻麻的验证,小鹿般清凉的水眸里,满是小期待和小雀跃。 小家伙从来不问自己的爸爸是谁,这是她的宝贝儿子懂事体贴,不想因为他闻起来而难过伤心,可是她了然,每当邻居家的小朋友和他们的爸爸在院子里玩丢球捡球游戏的时候,团团只能眼巴巴的看着。 甚至于其他小朋友不爱和他玩儿,也是因为团团没有爸爸还有麻麻。 “……麻麻。”团团拽了拽她的手,软软糯糯地说:“麻麻?” “团团,你先自己待会儿,麻麻有点事情要忙。” 简南往外走,示意白月笙跟上。 出了门,她紧张道:“哥,你为什么要那么说,团团还小,大人说什么他都会当真的。” “就是要他当真,这本来也不是什么假的,我会将他当做亲生儿子看待。” “哥,你明知道……”简南为难:“我,订婚的事情,我……” 白月笙打断了她:“原先我以为远离才是保护你最好的方式,现在不了,南南,哥的羽翼足够强大,可以保护你和团团。你嫁给了我,今天的事情,绝对不会再发生。” “你都知道?” 话落,简南恨不能将话收回去,白月笙何其聪明,自然而然能猜得出来。 “你不擅长撒谎。” 简南只能沉默,无言表达自己的想法,有了四年前那件事,简南这辈子都不会愿意伤害他,如果白月笙坚持结婚,她想,自己也会是答应的。 “南南,我一直在暗中追查当年港口毒品交易案的细节始末,直到现在,那些人还在北城活动,简爸死得凄惨,你是简家唯一的幸存者,他们难免会把矛头对向你。” 她紧张起来,如果只是针对她一个人,那么没什么可怕的,可现在还有团团,而且当年简家的幸存者,并不是只有她一个…… “我知道,他们一直在找我,哥,或许他们已经找到我了,只等着找机会解决掉当年的漏网之鱼。可是简家的事情与你无关,如今你是白氏的继任者,清清白白的名门公子,当年的所有肮脏龌龊不堪,都不要再掺和了。” 简承佑得罪了一个大人物,惨遭灭门,那时候是白月笙以命相护,才让她得以苟活至今。 “我能保护好你们,如果你有所顾忌,这桩婚姻可以是假的。”白月笙妥协:“只有等你成为白氏的少夫人,白氏手底下那些人才会义无反顾地保护你。” 简南难受和愧疚交织在一起,白月笙一直是这样,每一步都替她想好了,而正是这一步步的退让,倒让她说不出拒绝的话来。 白大哥,你可以坏一点儿的,如此我不至于这么纠结。 “哥,如果我答应了,那我就再也不是你从小看到大的那个,妹妹了。” …… 谈话无疾而终,白月笙陪着简南去吃了点东西,然后又给团团买了点爱喝的热牛奶,上楼的时候,简南在门口停住了脚步,转身。 四年时间,35064个小时,126230400秒,时光漫长…… “白大哥,你已经在我身上用掉了一辈子,现在的你是全新的,无论如何,和我保持距离,我不想再害你一次。” 女人的表情认真,眼眶泛红。 今天的份额差不多了,他想,知足常乐,就先在这里收手,往后还有的是机会。 简南低着头,白月笙为她将额前的碎发捋到脑后,神情专注,而后响起了一道男声。 …… 白月笙拨空看了眼来人,元北的新任总裁,据说曾经是秦厉北的幕僚。 “路总,没想到会在这里见到你。” 路衡微笑,反问道:“白少爷,你认识阿南?” “阿南?”白月笙停顿了会儿才反应过来那说的是简南,承认:“我们从小一起长大,听说团团住院了,我来看看。” 一起长大?青梅竹马?所以说,这两人以前便认识了,那么说来的话,秦家和白家的婚事也不是那么的突然和空穴来风,路衡觉得受伤,定定望着低着头的女人,所以,她一直在瞒着两人的关系,或者说,团团的父亲…… 路航觉得自己知道了什么了不起的事情,心口恍若堵上了块大石头,自己郁闷又可怜。 “来,我给你们带的汤面,里面还有团团爱喝的酸奶。”路衡道:“你们慢慢聊,我先进去看看团团。” 简南这才抬起头来,眼睛红红的,点头道:“团团刚睡下。” “那好,我下次再来看你们。” 简南说这句话可能没有那么多想法,但此情此景下,路衡没办法不多想,话落,他利落地转身走了。 白月笙在这里,他们刚才俩聊到了婚礼,他问自己晚宴上用拉菲做开宴酒如何,简南根本没那个多余的脑细胞去想路衡,她声音哽咽:“哥,婚宴取消吧,到时候新娘子没有出席,秦家和白家在北城众多权贵面前会有多丢人,是可以预见的。” “时间还没有到,我说过了,婚宴照常举行,那时候,才是我给你选择的最后期限,其他的,在那儿之前,无论你做了什么决定,都可以反悔。” 白月笙没有将简南的有一次拒绝放在心上,很早以前他就知道了这个他从小看着长大的孩子不爱他,那又如何,得不到心,得到人也是好的。 他用视线锁住了简南想要逃跑的目光,认真道:“我今天来,只是听说团团生病了,来看看他,其他的,咱们不要提。你看……”他从口袋中掏出了个九连环,嘴角勾起弧度,笑了:“还记得这个吗?简爸亲手做的。你和柳姨离开简家的那天,简爸吩咐佣人把你的东西都拿出去丢了,我只来得及捡回这个。” “这个,是爸爸唯一给我的礼物。呵,爸,爸爸,肯定恨死我了……”简南苦笑:“以前有高僧说简家会毁在我手上,爸爸还不信,结果真的是这样的。” 白月笙往前一步,动作轻柔地将简南搂紧了怀中,神色莫名。 “不关你的事情,如果简爸真的恨你,就不会在最后关头还拼着命把你推了出来。也不会,一遍遍地叮嘱我要好好的照顾你了。” “真的吗?爸爸真的那么说了?他真的要你好好照顾我?” 她惊讶,简承佑从小便不喜欢她,有时候她甚至还会想自己究竟是不是她的孩子,就那样非打即骂的生活过了十来年,现在白月笙告诉她,她爸爸临终钱是嘱托了人来照顾她的。 “其实,当初简爸领养我回家,只是想要为你找一个童养夫,简家不太平,那时候你也不像是可以独当一面的人物,简爸只能找外援了。南南……” 白月笙沉默了好一会儿,长长地松了口气:“我们,本来便有婚约。”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