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章:朋友啊朋友~ - 妻迷心窍,从良总裁难二婚

第一百二十章:朋友啊朋友~

她震惊,竟是说不出话来,白月笙将人抱紧了些,简南埋首于他结实有力的胸膛,男人荷尔蒙的无限量释放,气息萦绕于鼻尖,撕扯着她所有的思绪,竟有些想哭。 她的爸爸,曾经替她安排好了生活。 “你……我……哥,我……”支支吾吾半天,只能艰难地继续沉默下去。 “走,带我见见团团,咱们简家的孩子,看看是不是像你小时候那般又逗又可爱。” 白月笙捧住了她的脸,捏了捏,小说:“瘦了,看来以后我得好好研究研究食谱,争取把你养胖点儿,还有小团子,我才回来多久,小团子进了几次医院了,得好好养养。” 他这么一说,简南想了想倒也是,貌似从接近了秦厉北后,团团便一直处于时不时手上进医院的情况下,看来,远离秦厉北是势在必行的。 …… 和团团玩了会儿,又盯着简南将带过去的补品全部吃完,他这才离开。 刚出电梯,白月笙便看见路衡站在大门口,插着口袋,严肃凛然地正等着他。 “路总还没有走?” “不知道白少有没有时间,我们找个地方聊聊。” 眼前斯文儒雅的男人脸色阴沉,白月笙倒是很好奇,究竟会想和他聊什么,元北和白氏虽然一起合作金茂项目,但暗地里的关系究竟如何,他这位元北总裁就算刚上任不清楚,秦厉北,甚至是元北的那高层,不可能不提前知会他一声。 医院旁边的咖啡厅,意式风格,安静舒适,节奏缓慢得音乐声悠悠流淌,服务生上了咖啡,见两人间的气氛不对,便自觉地退下去了。 “路总新上任,我还没有来得及祝贺,今天正好趁着这个机会……”白月笙举起了咖啡杯示意:“以此代酒,很高兴认识路总,合作愉快。” 路衡接受了这份看起来假的不行的好意,笑道:“白少客气了,大家都是商人,有钱一起赚,合作愉快。” 几番客气的寒暄下来,路衡进入正题:“先前便听说秦家和白家的联姻,两家名流巨贾的联合,联姻无异于是资源的最佳整合手段,我还担心阿南被迫与不认识的人相亲,没想到白少和阿南原先认识。真是令我意外。” “我也没想到,路总竟然会关心起这桩婚事来,本来这桩婚事也就是两家长辈的好意,我们从小一起长大,小时候南南还总是喊着要嫁给白哥哥,童言无忌,谁知道长大后我真的会喜欢上她,想娶回家呢。” 白月笙原本老神在在,想到这里却也露出了一抹微笑来,若说先前还再怀疑观望路衡与简南间的关系,那么现在就是确定了。 都是男人,那点心思一看就懂。 何况这位路总也没想过掩饰,刚才看他和南南靠得近了点,脸上一闪而过的怒意他可是看得清清楚楚。然而看刚才南南对他的态度,估计也就是剃头挑子一头热而已。 他又畅快了些,恢复了无所谓的样子:“这段时间,南南和团团有受到陆总帮助的地方,我真是万分感谢,到时候,还请路总赏脸,来喝杯喜酒。” 说这话的白月笙,根本就是把自己放到了简南代言人的身份上,路衡心里头不爽快,脸色又暗了些:“阿南是我的朋友,朋友之间互相帮忙,是应该的,没有白少说的那么严重。不过婚期,倒是很恰好。” 传出来的秦白两家婚期,和路衡定好的航班相差了一天,若是简南去了津市,那么婚宴上,女主人公会不会出现还是个未知之谜。 估计白月笙并不清楚这个,或者说,阿南说不定并没有想要结婚,但若是迫于压力必须要定这个婚,路衡觉得自己现在完全就是靠着脑洞在活着,分分钟都能脑补一出大戏。 两人聊了会儿,白月笙便将话题转到了金茂项目上。 “路总,半年前在津市,金茂的爆炸案,秦总对我可能有点误会。” “误会?” “众所周知,在项目竞标阶段,我们两家公司是竞争对手,但是现在我们都站在金茂这条船上,一旦船沉了,你死,我也会死,没人会选择损人不利己。” 路衡往后一仰,笑得神色莫名:“听着是这么一个道理。但是,既然误会你的人是厉北,你和我说这些做什么?” “因为一些私人原因,我的解释秦总恐怕很难相信,但是,我记得两个月前,元北的总裁已经是路总你了,县官不如现管,不知道路总有没有听说过这句话? “倒是听说过,很有意思的一句话。”路衡打趣:“不过我倒是很好奇,不久之后秦白两家联姻,你和厉北便成了姻亲,都是亲戚,有什么话不能直说?” 白月笙笑了,无奈道:“这还真的是不好说,有些陈年往事,不提也罢。倒是路总接任后,金茂的进展顺利了许多。今年白氏的利润额翻倍增长的攻功劳,作为白氏参与该项目的主管,我代表白氏的各大股东,还得多谢路总在元北危难之际出手相助,稳定局势。” 白月笙继而认真:“说实话,我很欣赏路总的做事风格,实事求是不加载私人感情,若是可以,倒是很闲过继续长期合作下去。路总觉得如何?” “呵,白少真是客气了。元北和白氏在金茂项目上还有很长一段时间的相互交流,白少能这么说,相信以后我们的工作会顺利很多。” 两人你来我往,言语间尽是相互试探,关于和秦厉北关系的,关于金茂的,甚至于关于简南的,都想要从对方那里得到有用信息,结果如何,两个男人俱是波澜不惊,各中滋味只有他们自己知道。 …… 桌面上手机震动,路衡翻过来看了一眼,抿了抿唇,一副不耐烦的样子,白月笙往咖啡杯里丢了块方糖,敛眸,漫不经心地搅拌。 城东那边,兴和的人三不五时地就闹一闹,路衡很是不满兴和曹爷的做法,好几次都想着找秦厉北要人直接去把兴和老巢一锅端了,但偏偏秦厉北不同意。 若是理由给的充分了,路衡也不是不可以理解,但仅仅因为害怕兴和日后的反扑,这种畏手畏脚的做法,完全不是秦厉北的风格,若是放在以前,别说一个兴和,就是三个四个兴和,他们也从来不曾用过‘害怕’这两个字。 结果等到现在,被派去娱乐城的手下,在次次被挑衅却不得反抗后,早就已经怨声载道。 刚才是娱乐城那边的管事发来的信息,收到消息,兴和的人今晚上会继续来偷袭。 路衡脸色阴沉,无论秦厉北为了什么突然改变对兴和的态度,这口气他都不准备让手底下的人继续忍下去了。 回了短信,‘有冤报冤有仇报仇。’继而抬头,这才发现白月笙在看他,目光打量审视,锐利如鹰眸的视线落到身上,像刀割在肉上,每一下都像是种凌迟。 “白少有问题想问?” 几年前,白月笙就听说,秦厉北手底下掌握着一伙影子军团,数量庞大,且个个身手不凡,里头阶级分明,老大是秦厉北,还有两位左膀右臂,这两位得力助手,一个精通金融投资,一个妙手回春。现在看来,那位回春先生估计就是路衡。 “据我所知,你和秦总是朋友。” “我们不是朋友,我们是兄弟。”路衡淡然:“出生入死的兄弟。” “路总,你很有趣。但有句古话说的好,‘兄弟如手足,女人如衣服。’谁见过一大男人裸奔的了?”白月笙浅笑:“世人总坚持所谓的道义,但设身处地,最终还是切身利益决定一切。路总,以后有时间,咱们可以经常约出来聊聊,我知道一家酒吧,里面的内容你肯定感兴趣。” “是吗?” 白月笙笑得志在必得:“当然。” 如果你知道你当成兄弟的男人,同时也在觊觎你喜欢的女人,呵呵,特洛伊木马战争,可是几千年前古人给出的前车之鉴。 “也有这么一句话,能让男人肾上腺素飙升的只有两件事,战争,和女人。白少,那我就恭敬不如从命了。希望内容足够劲爆精彩。” 路衡举杯,微笑:“再次为认识白少你,举杯。” 白月笙想起一句话‘成也萧何败萧何’,不知道秦厉北当初若是知道,路衡将来定会成为脱缰野马,他还会不会选择路衡来代替自己的位置。 秦厉北宣布净身出户的新闻第一时间便由手下送到了他手里,那时候他便不信那个男人会心甘情愿拱手让出打拼多年的事业,肯定有后招,这是没想到后招竟然是主动被辞职,找了个傀儡坐上CEO的位置,不过,现在看来,傀儡似乎并不听话。 这场戏真是越来越好看了,他白月笙,很期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