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一章:我会对你负责 - 妻迷心窍,从良总裁难二婚

第一百二十一章:我会对你负责

…… 与此同时,纽约城郊区的一座城堡花园中,男人撇下了佣人,独自走到一边接起电话。 那头的男人不知说了些什么,秦厉北怒不可遏。 “把人盯紧了,其他事等我回去处理。” 挂掉电话,秦厉北转身,沈扬诺坐在轮椅上,笑着朝他挥手。 那天他冲过去的时候,沈扬诺已经完全淹没在了水里,那么多人,竟然没有一个下去救人,等他入水把人救上来的时候,水里飘着一抹红色,她的后背不知道撞上了什么,硬生生被撕开了一个口子,深可见骨。 当即送到一眼医院,一番急救后,命是保下来了,但是伤了神经,需要很长一段时间的恢复治疗,还有,伤口的伤疤,他知道沈扬诺有多爱美,根本接受不了这样的打击,考虑之下,他联系了这边最好的外科医生,将她带过来做治疗。 “厉北,你看这里的花海多漂亮啊,咱们以后的婚礼就在这儿举办吧?人也不用很多,只要邀请亲家人和朋友过来热闹热闹就行了,你觉得呢?” 沈扬诺看着他阴郁的脸色,声音顿住,心思百转千回,最后善解人意地问道:“厉北,是不是公司有什么问题啊?需要你回去解决吗?” “不是,你别多想。” “其实我已经好了很多了,你不用特地留下来陪我的。”说着,沈扬诺自责道:“那天是我不好,我耍小性子了,如果不是因为我吃醋你和阿南竟然一起去看海豚表演,也就不会在拍摄的时候不专心,掉进池子里,害得要来这边做手术,还紧跟着耽误了你的时间。” 她泫然欲泣的模样,我见犹怜,若放在以前秦厉北必定哄上几句,然而今天他莫名没有任何心情,只直接递上了手帕。 “是我考虑不周,有些事情应该早做决断。” 秦厉北说这句话的时候太淡然,淡然到了极致便是冷漠,阳光充足的草地上,明明暖烘烘的,沈扬诺却是有些慌,她不知是不是自己贸贸然地提起了结婚的事情,使得秦厉北不满了,毕竟他和王瑶的婚姻还没有结束,想到这儿,沈扬诺继而改口,声音柔和道:“不怪你的,人的一生那么长,现在也不过是三分之一,厉北,还有时间的。” 沈扬诺强撑着要从轮椅上起来,秦厉北伸手扶住了她:“刚做完手术,现在最好不要动。” “厉北,我只是,想着很久很久,你都没有像以前一样抱抱我了。” 真的是很久了,貌似自从简南回来之后,他们之间仿佛无行中建起了一座围墙,眼睛看得见对方,然而想要触摸到对方的心,却是做不到了,即使是在做最亲密的事情,也总是哪里不对劲。 沈扬诺红着眼睛:“你抱抱我,好不好?” “小诺,医生说了任何的运动都会对你的伤口造成影响。” “我自己的身体,我自己清楚,你难道不希望抱抱我么?” 沈扬诺揽住了秦厉北的腰,委屈道:“你该不会是不要我了吧?” “你胡说什么?” 秦厉北无奈,推开了她的手,手捧住了她的脸,脑海中却是响起了手下的报告。 那个女人怕疼怕得要死,挨了那么多下打,肯定疼哭了。她疼哭的时候,又是谁在她身边,哄着她呢? 怀中的女人动了动,靠他更紧了些,柔若无骨的小手拽着的他的衣角,带着哭腔道:“厉北,我们是不是,不结婚了啊?” 秦厉北觉得十分忧愁,离婚和结婚,这两件事,貌似从来没有在他的控制范围之内,良久后,沈扬诺锲而不舍地又问了一遍,秦厉北才幽幽道:“我会对你负责。” …… 当天晚上,秦厉北给王瑶去了电话,王瑶自从怀孕后便嗜睡,彼时正窝在床上打盹,被电话里铃声吵醒后,起床气一下子就上来了。 “老公,这个时候给我打电话啊?我会误认为你很想念我的。” “王瑶。”秦厉北的声音冷得像冒着寒气的冰块:“你知道,我不喜欢有人动她。” 她是谁?王瑶愣了会儿才反应过来,原来是为了红颜来出头了,她极为烦躁地捏捏太阳穴,反问:“我动了,那又如何?我现在是,连一个小情儿都动不得了是吗?” “我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告诉你,简南不是我的情人。这是唯一一次警告,如果你不懂得收敛,陕州事件的所有资料,我想你哥应该不会同意你拿他的政坛前途来来玩。” 王瑶一时间背后发冷,她万万没想到那个女人在秦厉北心中竟然有这么重要的位置,想来也是,连城南别墅都住进去了,分量本来就不轻。 而陕州的那件事,若真的是被爆出来了,绝对会对她哥的仕途造成很大的影响。 “秦厉北,你拿我哥的私生活威胁我?那你呢,你以为你的私生活又有多干净?”王瑶还是忍不住出言讥笑:“沈扬诺知道简南吗?知道你除了她之外,还有另外的女人吗?还是说,她也蒙在鼓里?秦厉北,你太让人恶心了。” 秦厉北无所谓,出言警告:“王瑶,别再去招惹她。” “怎么,她那么快就跟你告状了呀?我还以为她口口声声说和你没有关系,是我误会了,现在看来,也不全是误会嘛。你看看,多么两面三刀的女人,当面一套背后一套,我说……”王瑶讥讽:“你是什么眼光呀?尽看上这么些个上不了台面的狐狸精!” “够了!”秦厉北怒不可遏,握手机的指节捏得生疼:“你永远没有资格评判她。” “怎么地?我没有资格?”王瑶笑了,看着镜子里的硬生生扯出来的笑容,觉得这样和秦厉北耍嘴上功夫的自己像个傻逼:“我动不了沈扬诺,这就算了,但是凭我堂堂的王家大小姐,还动不了一个不知道哪里来的土包子,说出去不觉得像个笑话吗?” “你是不是还要打我呀?呵呵,你还真的别威胁我,我告诉你啊,你不是想和我离婚再娶吗?你给我听好了,要是敢动我哥一根毫毛,这个婚,你一辈子也别想离!” 王瑶第一次那么失去风度的开口大骂,她完全是被秦厉北刺激得失去了引以为傲的名门千金的优雅得体。 “那就是个婊子!那种女人街上一抓一大把!想着要靠生下一儿半女然后嫁入豪族,从此飞上枝头变凤凰!” 她冷笑一声,声音变得刻薄尖锐:“你还以为那是真爱呀?不要可笑了秦厉北,我们这种人就该认命,这辈子根本不会有人真心对待!” “你竟然会以为她爱我?” 听了王瑶的话,秦厉北笑的悲哀:“哈哈哈哈!你失望了,告诉你一个秘密,她从来,没有爱过我。” “你放屁!不爱你会给你生孩子?秦厉北你太瞧不起人了,你当我是傻子?!” 是啊,不爱,又怎么会忍着全身撕裂的疼痛生下孩子,还把孩子教育的那样好。 可惜,孩子的父亲不是他。 秦厉北止住了笑意:“后天见。” 愤而挂掉电话,王瑶咬牙,自从结婚以来,这还是他们两个第一如此歇斯底里,不对,是她,这还是她第一次歇斯底里地和秦厉北吵架,以前的每一次,面对秦厉北,就算火气再大,她也能被男人冷冰冰的面部表情弄得心火瞬灭。 看来,真的是因为怀孕了,脾气不好控制吧,王瑶想,这次自己怎么就管不住自己的脾气了。 远在太平洋另一端的城堡内,花纹繁复的水晶吊灯下,散发着昏暗暖黄色盈染,在地面投射下片片盈盈闪亮的光晕。 秦厉北狠狠地手机甩了出去,极重的一声响,边角处翻着冷光的机械制品在空中滑了一圈,砸在地上,跳了几跳后变成了满地碎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