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二章:二胎来了? - 妻迷心窍,从良总裁难二婚

第一百二十二章:二胎来了?

…… 简南犹豫了两天,本已经决定了在团团出院后便一走了之,然而那天她只是下楼买个早餐而已,谁知道一回头团团竟然被秦家派人来接走了。 她当下便疯了,直接从医院冲到了秦家大宅,结果被挡在了门外。 团团是她的底线,现在底线被动了,简南心里头窝火,恨不能扛着炮弹直接把这个半山别墅轰成平地来表达自己的愤怒和不甘。 保安不屑地看了她一眼:“你知道这里是哪里么?这里是秦家的宅子,可不是随随便便谁都能进来的。你啊,还是不要在这里闹了,回去吧。” “我的孩子在里面,你让我去哪儿?”简南咬牙切齿:“我要见秦老爷子!” “哎呀,我们老爷今天不在,出门了,你有什么事情还是改天再来吧,我们秦家的什么人家,会拐你一个孩子?” 保安语重心长的劝道:“今天天气这么热,再继续站下去就中暑了!你还是回去吧,说不定是你家孩子自己调皮跑出去玩,走丢了呢!” 不可能,明明纸条上面留言是柳璃将团团带走,而在整个北城境内,除了秦家,她想不到还有谁会打团团的主意。 柳璃冷漠的眼神,高高在上的贵妇人,站在手术外一瞬不瞬地看着她,当初冰凉的手术仪器刺入身体的感觉再次回来了,像极了阴冷的毒蛇嘶嘶吐着信子,令人不寒而栗。 保安把这门不让进,三人多高的铁门,她根本没有可能爬进去,当初为了防止山上树林里的毒虫猛兽跑进居住区,伤到人,秦老爷子下令在周围建起了一堵围墙,墙头上还装有通电的铁丝网,别说人了,就是麻雀都不见得能随便飞进去。 “请你帮帮忙,就帮我通报一声,至于秦老爷子要不要见我,让他自己决定,好不好?” 简南哽咽乞求,就差给人跪下了,她的头很疼,脑袋里就像是住了千百只蜜蜂一样的嗡嗡作响,而更多的是懊恼,她明明知道柳璃不会轻易翻过她和团团,竟没有做到足够的堤防。 若是团团有事,她想都不敢想下去了,若是团团有事,她一定会跟着离开,离开这个而令人讨厌作呕的世界。 保安看她披头散发神思恍惚,一副快要晕过去的样子,想了想还是挺同情的,孩子丢了,最难过就是母亲了,但是他又搞不懂了,这女人的孩子怎么会跟秦家扯上关系的? “行吧,我去通报一声,但是你别抱希望了,你孩子不可能在这里的。” 说着,保安去打电话了。 …… 意料之外,柳璃竟然很快便让人把简南带进去了。 两人在花园里见面,柳璃手里头正忙着煮花茶,见简南站在花架下一动不动,摆摆手,示意她过去。 “你来找团团?” “把孩子还给我。”简南心头插着一根针,每呼吸一次都是推着针尖心脏深处扎上更深,柳璃仿佛岁月安好的态度刺激了她,她怎么能将拿团团来威胁她,怎么能如此若无其事。 “年纪轻轻的,脾气怎么还是这么冲呢。来,先坐下来,喝点茶降降火,这是你二哥专门从法国寄回来的花草茶,味道很不错,浓郁芬芳,我喝了几次,每次都觉得神清气爽。” 简南拉开椅子坐下,怒目而视:“如果团团有事,我会拉上你,秦厉北,秦家所有人,陪葬。” “呵,团团是我的亲孙子,我怎么会想要伤害他呢?”柳璃无奈地摇摇头:“我就是想抱孙子了,你秦爸也想,所以我们才把孩子领回来,想着说留团团再我们身边生活一段时间。” “不可能!!”简南气急了,浑身上下都写着两个字拒绝,她绝不容许自己的儿子和秦家粘上任何关系! “哎呀,你是他的妈妈,你不愿意,我们也没办法强求的,但是,我们年纪真的是大了,也想着含饴弄孙。你就当为我们长辈的想想?” 简南咬牙,气得肩膀都在抖动:“妈,你一定非得要这么逼我么?” 柳璃话说得如此冠冕堂皇,可剥开了看,除了和白家的婚事,简南花尽脑细胞也想不出来自己还有什么利用价值,值得她如此认真地大费周章带绑走团团。 “我逼你?当初是谁跪在我面前,求我把他从牢里面捞出来?你们俩情真意切的,他也介意你有孩子,你还有什么不满?现在我们作为长辈的成全你们,你还不乐意了?” 柳璃重重放下青瓷盏,微怒。 全身力气犹如被抽走般,颓然往背椅上一靠,简南闭上眼睛,良久,才憋出一句话。 “如果我不嫁,你会对团团做什么?” “四年前的决定,就是我现在的决定。” 心猛然下坠,如落冰窖,简南浑身冰凉,不可置信地看向柳璃,面前这位衣着光鲜的贵夫人,她竟然说得出这样的话来。 “或许,你根本不是我妈。” 柳璃桃花眼微眯,深深看了崩溃中的简南一眼:“我宁愿不是你妈。” 简南被这一眼看的遍体生寒,她这才愿意面对事实——她是孤儿。 父母虽在的孤儿。 既然如此,那么,简南狠下心来,立刻做了决定。 “我答应之后,你必须马上把团团还给我。” “订婚宴结束,我就把孩子还给你。” “我不相信你,这样,我可以住到你指定的酒店房间,你也可以派人看着我,但是我必须和我的儿子待在一起。订婚宴上,我要带着我的儿子一起出席。否则,婚宴上,我会说出什么话来,可不一定啊,秦太太。” 简南看向柳璃,愤怒染红了她的双眼,嘴角挂着浓浓的厌恶。 “你试试,南南,我的宝贝女儿,你现在只有两个选择,第一是老实参加订婚宴,之后我把团团还给你,第二是,让团团永远消失在你身边。” 柳璃笑得温柔,眼角眉梢间闪过一丝得意:“反正我不亏,不过就是把四年前该做的事情补齐。” “你不怕我报警吗?” “谁会相信秦家会绑架一个毛都没长齐的孩子?” 简南彻底绝望,是啊,秦家家大业大,谁能,谁敢质疑秦家的威望,她犹豫着,目前所有的出路都被堵死了,只能是按照柳璃的条件来走。 “好,我会准时出现在订婚宴上。” …… 直到简南的身影消失,柳璃才悠悠地叹气,感慨:“简承佑一辈子糊里糊涂,坏事做尽,到了了,还是算做了件好事,当初领养白月笙,我还以为是份赔本买卖,谁知道转眼那小子竟然是白家流落在外的孩子,也算是有眼光了。” …… 明明刚刚还晴空万里,此刻却是乌云密布,雷云大朵大朵悬挂于天际,极为沉重的样子,仿佛下一刻就会掉下来。 北城国际机场,一男一女走贵宾通道离开,男人上车后,给手底下人发了个信息,命令他们立刻把人找出来。 …… 简南病了,从秦家大宅回来之后,便开始恶心反胃想吐,浑身乏力,若不是苏妈撞见了她晕倒在浴缸里面,很可能水满了之后,她便会淹死在浴缸里。 “简小姐,咱们请个医生来看看吧?王教授是咱们先生的好朋友,平常都是负责城南这边的伤了病了的,医术很好的。” 简南裹着睡袍,在被子里面缩成了一团,摇摇头有气无力的说:“不用了,我休息一会儿就好了。” 苏妈还想说什么,但转念一想,简小姐脾气执拗,自己也就是个佣人,估计是说服不了的,便退下去给她认为的,能治得住简南的人打电话打报告了。 就这么躺了一天,订婚宴前一天,柳璃说好了会派人来接她去试穿礼服,她一大早就起来了,站在浴室的镜子前,她完全想象不到镜子里面的那个人是自己,泪痕斑斑,眼窝深陷,眸子里竟是浓得化不开的悲哀。 团团每天晚上要听自己哼安眠曲才肯睡着,有时候还得念上童话故事,那个小家伙才会高兴起来,两天了,他平常穿的衣服一件也没有带,洗漱的时候怎么办?还有奶粉,除了这个牌子之外,其他的奶粉团团喝一口都得拉肚子;还有小海豹玩偶,没能抱着睡觉会很不习惯的;还有他不喜欢吃的那些菜,要是煮的饭菜都是他不喜欢的,这小家伙犟得很,一口都不吃的话,饿坏了怎么办? 她看着镜子里的自己哭得像个傻逼,猛地甩了自己一巴掌,冷喝道:“不许哭,团团没事的。再过一天,他就回来了,所以你不准哭,你应该笑,团团就要回来了!” …… 满室静谧,敲门声响起。 “简小姐,早餐准备好了,您下来用餐吧。先生回来了,也在餐厅呢。” 她手一抖,口红掉进了戏水池里,听见苏妈的话后,第一个反应就是,秦厉北回来了?什么时候?这么快,沈扬诺也一起回来了吗? 一连几个问题,简南没有得到回答,行尸走肉般回到梳妆台,重新拿了管口红,认真地化了个淡妆,盯着好不容易用粉盖住的黑眼圈好一会儿,才露出了个微笑。 或许,现在这样是最好的结局了。 求仁得仁,大家都得到了自己想要的结果,再好不过。 秦厉北有沈扬诺,白月笙也得到了她的婚姻,可是,还是有不满的,谁呢,有谁问过她真的想要什么? 下楼,果真是秦厉北,翘着二郎腿,一手刀一手叉地,动作优雅得如同中世纪的贵族,一举一动都是一幅画。 听见下楼的脚步声,他抬头往简南这边看来,面色沉静,指了指对面的位置,沉声道:“你坐下。苏妈,给简小姐倒一杯牛奶过来。” 简南听见牛奶二字,还没等反应过来,在看见苏妈慈祥地将杯子递过来的时候,猛地转身冲到了水池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