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三章:二胎来了? - 妻迷心窍,从良总裁难二婚

第一百二十三章:二胎来了?

呕…… 许久之后,简南吐了个天昏地暗,好不容易等呕吐感消退了些,简南抬头,秦厉北审视的目光落进了她眸中,质疑的冷漠眼神刺激了她,简南猛地转身,推开秦厉北就要往外走。 “你看医生了没有?” “没有。”简南试图挣脱被秦厉北牵掣住的手腕,使劲儿挣扎了几下后,奈何秦厉北力气太大,竟是纹丝不动,简南恼了,怒道:“你放手!” “等会儿我让医生来一趟,你做个检查。” 秦厉北的目光太过赤裸裸,简南很快便领悟了这个男人说里头的潜台词究竟是什么。 “你怕我怀孕?”简南冷冷地问:“秦厉北,你以为我怀孕了,是吗?” 他拽着简南的手愈加紧了紧:“听话,做个检查,对你没有坏处。” “你怕我怀孕了之后会拿孩子威胁你,怕这个孩子会影响到你和沈扬诺之间的感情,是吗?” 话落,简南便后悔了,她真的是疯了,才会问秦厉北这个问题,答案四年前便昭然若揭,四年后的今天自己又何必问出口,自取其辱。 “算了,当我没说,你想叫医生来就来吧,结果会让你满意的。” 别说吃药了,就是什么保护措施也没做,她也不可能再有另一个孩子了。四年前生团团那时候,医生便宣布,因为难产而受到损害的子宫,很难再承受孕育一个孩子的压力,因此这辈子,她也就团团一个了。 简南眼里的嘲笑像一根针,狠狠刺在了他的心尖上,骤然的疼痛令秦厉北瞬间撒手,简南推开他,闪身上楼。 苏妈站在走廊,犹犹豫豫地,纠结再三,还是问了:“先生,这个,早餐怎么半啊?” 今天的早餐是先生亲自从外面带回来的,说是简小姐最喜欢的,吩咐她在锅里热着,就是为了等简小姐下来后能吃上热乎乎的一口饭,而且先生一大早回来,到刚才简小姐下楼,她已经被先生催着,不止三次地上楼去看简小姐醒了没有。 秦厉北身影孤寞:“继续热着。还有,打电话叫王教授过来。” “好的,明白。” …… “路衡,去津市的航班能改期吗?” “怎么?发生了什么事情?” 路衡清楚订婚宴的时间,扪心自问当初买票的时候,他是有私心的,航班时间在婚礼前一天,如果简南选择离开按照机票时间离开北城前往津市,那么他接下来,即使与白氏为敌,亦会尽全力毁掉简南的婚约。 “我,明天是我的订婚宴,我总得参加了,才能离开吧。” 简南尽量让自己的声音听起来高兴,但事实上,尽管做了很多的假设,还是没有办法能够将自己的情绪调动起来,订婚不是她所期盼的,又怎么能高兴得起来。 路衡握紧手里的咖啡杯,直接朝面前的墙壁砸了过去,眸光沉沉:“你真的打算接受这桩婚约?” 简南沉静在自己的心绪中,没有注意到通过电波传来的玻璃碎裂声,只点点头:“我,想了想,答应了。路衡,抱歉了,津市出差的事情还得推迟。” “你不用说抱歉,这是你的终身大事,任何事情都比不上她重要,明天晚宴什么时候开始,需不需要我帮忙?” “秦家会准备好的,我只需要出去露个脸就好了。其他的什么事情也不用我操心,路衡,明天晚上八点,如果你有空的话,就过来参加吧。我也没有什么朋友,心意联系不上,总不能拿女方朋友一个也没有,多搞笑啊。” “好,我会去的。” 话落,两人沉默,路衡说他那边还有点是请需要处理,便挂了电话。 简南放下手机,环顾四周,举目四望皆是团团的玩具,隐隐的不安袭来,当年柳璃残忍的模样至今还记得清楚,她对于柳璃的慈爱之心完全没有把握,事到如今她只有一个愿望了,团团绝对绝对不能有事。 …… 正计划着在订婚宴上如何能够确保自己参加后,柳璃会安全将团团送回自己手里,苏妈敲门说王教授来了,在门外等着要给她把脉。 王教授是上次秦厉北手臂骨裂后进医院治疗时候的主治医师,简南没想到竟然还是城南别墅的私家医生,甚至是全才,任何身体上的心里上的毛病全部都能看。 胡子花白的老人把药箱一放,指了指门口,对苏妈说:“你们都出去,我看病不喜欢别人在我跟前杵着,等我待会儿叫你们,你们再进来。记得,连你们秦先生也别放进来。” 苏妈犹疑着看了眼简南,简南点头,这才缓步退了出去。 “来,把手伸出来,我把把脉。” “王教授,其实我大概就是心理作用导致的肚子不舒服。”简南边解释边伸出手。 王教授毫不理会,手搭上手腕处,安静了会儿,摇头道:“郁卒于心,心火旺盛,气血两亏,问题很严重。简小姐最近是有什么糟心事儿?” 王教授摸着胡子,很是不解。 “没什么,我自己心思比较敏感。” 王教授又拿出西医的方式做了些简单的检查,而后边收拾器材边道:“女孩子心思豁达一些,总是有好处的。不过现在这个脉象看来,秦先生怕是要失望,这不是喜脉的脉象。” 虽然预先知道了秦厉北派人来检查的意图无非就是确定这件事,但被王教授这么一说,简南还真的是有点不好意思。 “不是就是不是吧。王教授,谢谢你。” 王教授点点头,又叮嘱了些生活中调理身心的注意事项,便起身告辞了,简南重新跌回床上,望着天花板,脑子里堪比装了一整个太平洋,懵逼懵逼的,秦厉北他究竟想玩什么把戏,若说是他真的想要孩子,大可以让沈扬诺为他生,想生几个生几个,秦家也不是养不起。 或者说,难道,沈扬诺的身体不适合生孩子?所以想利用她,可是沈扬诺怎么可能会同意这样的安排,如今的发展是越来越让人看不懂了。 …… 二楼书房,王教授将检查结果告知了秦厉北。 “厉北,你这是终于忍不住了,还把人领回这里来了。不过,我看人家小姑娘并不是很领情,刚才脸上一点儿笑容和期盼都没有,倒是我说了没有怀孕,人家还明显的松了口气。” 秦厉北怔愣,继而问道:“她真的没有怀孕?” “那是当然。不过我刚刚探出来的脉象,她现在的身体不适宜孕育一个孩子,你要是真想要孩子的话,还是悠着点吧,先把姑娘的身体调养好。” “我这辈子的愿望,是能拥有一个和她血脉相连的孩子。” 王教授看着这位在商界乃至整个北城暗界都鼎鼎有名的男人,此时像头落寞颓败的孤狼,站在一望无际的原野上,举目四望除了一派枯黄,四周毫无生机的景象要将人的希望彻底吞没。 “这个愿望没有任何问题,你们年轻,现在只是暂时的身体不好,我待会儿开些药,按时煎服,平时再注意一点药膳食补,我敢保证,最多半年,肯定能调养到最适宜的状态。” “我听说,近亲孕育的孩子,先天身体便会有缺陷?” 这个问题很突然,王教授闭虽然举得奇怪,但还是认真的回答了。 “是的,几率比一般的夫妇要大很多,而且这个关系越近,小孩子得家族遗传病的几率会相应的增高。” 王教授说到这儿,突然明白过来,犹豫再三,还是决定关心一下这位忘年之交。 王教授关心道:“厉北,你和那个小姑娘,有近亲关系?” “是。” 猛然间听见这个消息,不亚于当年知道美国在日本投下两颗原子弹的惊诧,好半晌儿过后,王教授才找回自己的声音。 “等等,你和她怎么就成了血缘亲人?” “没关系,这个事实对其他事情一点影响都没有。”秦厉北转过身去,逆光而站,大片大片的绚烂晶莹在他身后绽放开来,涟漪荡开后是一圈圈如圣光般的光晕,逆光处,侧脸笼罩在阴影中,令人胆寒。 “我只要你保证调养好她的身体就可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