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六章:原来是简南啊 - 妻迷心窍,从良总裁难二婚

第一百二十六章:原来是简南啊

宾客分列两旁,花圈鲜艳,白玫瑰高贵圣洁,白月笙站在花海尽头,目光浅浅温柔微笑。 时光中仿若倾城瑰宝般耀眼的少年,瘦弱的肩膀为她遮风挡雨,终于历经磨难,有了男人挺拔的身姿,眉目坚韧。 记忆深处,深陷于铁窗另一头的男人,胡子拉碴,眼窝深陷,眸光暗淡,却是仍旧温柔地嘱咐她要幸福地生活下去。 总是因为过往多美好,才生出了这许多悔不甘愿与感慨,简南微微敛下眸子,费力扯出了个微笑。 在两人间距离还有三步多的时候,简南放缓了步伐,白月笙笑意盈盈地从台上走了下来,直到在她面前站定,伸手,笑道:“谢谢,你来了。” 眼泪瞬间溢满了眼眶,简南咬唇,在心中酸涩又难受。 “对不起,三哥,我竟然在婚事上,利用你。” …… “我很感激,我的小丫头愿意在今天,来到这个宣告我们即将走入另一段人生旅途的地方,就在刚才,音乐响起的时候,我一度以为她不会来。” 台下众人开始笑,似乎觉得白月笙的担心就是个笑话,试想想看,热热闹闹正式严肃告知天下的婚事,特别是婚事两家主角是秦家和白家的时候,竟然还会有人拒绝? 白月笙笑得腼腆,解释道:“南南从小便很害羞,很多想法情绪总是深深藏于心底,所以到刚才,我也拿不定主意。不过现在,我明白了,既然她愿意嫁给我,那么,多多少少应该是有爱的。” 男人长久地停顿了下,笑道:“她,爱我,感谢上苍。” 白月笙握住了简南的手,台下是纷纷报以热烈鼓掌的宾客,而那些在她还是简南的时候,便加过她的人,神色各异,像极了以前在台下,看着台上的各种角色,浓墨重彩地唱着戏。 然而,这一切无论是否欢喜,至少表面上是祝福的,简南没心情关注这些,扫过晚宴会场,最终将视线落在了第一排的柳璃身上。 柳璃今天打扮的格外高高雅,贵气逼人,沈月芬没来,她是唯一的秦家女主人,这个想法让她很是高兴,而计划的一切都在按照她的希望进行,简南和白月笙定亲,对于将来她的儿子入主万秦,绝对会有助力。 对于简南这个小丫头,她认为是完全可以掌控的,死心眼,认准了一件事情从来不放弃,哪怕表现出来若无其事,柳璃清楚,她的软肋究竟在哪里。 她笑容得体,看向一身华服的简南,无声地做着口型,道:“做得很好,继续保持。” 简南咬牙,恨不能上前直接将人扇飞,可一想到儿子还在人家手里头,事到如今竟然只剩下了无力,耳边是司仪热情洋溢的询问白月笙,将大家聚集到一起,是否有重要的大事情要宣布! 台下一片哄笑,请贴上面都写明了邀请他们来是为了见证白家大少和秦家小姐的订婚的,现在这么一问,倒是让在座的每个人,都好奇了起来。 白月笙反手与她十指交缠,朗声清润道:“我白月笙和秦南,我们订婚了。” 掌声雷动,气氛欢乐得刚刚好。 …… 王瑶一脸见了鬼的表情,难以置信前几天被她狠扇了巴掌的女人,竟然是秦家那位神秘到可与外星人媲美的大小姐。 她嫁进秦家四年来,便没有听过这号人物的存在,仿佛人间蒸发似的,直到半个月前与白家的订婚宴出来后,她才从佣人口中的知道了些只言片语,可即使是这样,也没能拼凑出一个轮廓,更别说是把秦家唯一的大小姐和那个衣着穷酸还带着孩子的乡下土包子,联系到一起。 秦老爷子还真的是能藏人,把这么大一个女儿藏到了现在,还给了北城所有人一个措手不及,这桩婚事,可真的是世界上最赚钱的买卖了。 王琦:“原来是,秦南啊……” 王瑶惊恐,指着花台上伸手接受订婚戒指的女人,抖抖索索地问旁边的兄长:“她是……是……竟然是秦南?” 王琦没有回答,他在秦厉北身边见过那个女人是真的,在酒吧和那个人打赌结果没有结果也是真的,他甚至派人调查了那个女人,竟然没发现就她就是秦家小姐。 王琦陷入沉思,看来这个简南,不,或者说是秦南更为恰当一些,身上还有许多值得探究的秘密呢,很有趣的女人。 “大哥,你想什么呢?我问你话呢呀!” “小妹,你在秦家这么多年,你都不知道她是谁,还指望我知道?” “就是因为我不知道所以才问你的嘛,真是的!你都去查了她的身份了,怎么会不清楚的呀!” 王瑶抱怨,如果这个是秦家小姐的话,那么她那天在医院打的那几巴掌,可是在她心里留下了不好的印象,这以后要是秦南在哪儿给她使个绊子,她可是不好消受。 王琦狭长凤眸一眯,幽幽道:“真没想到,上亿印章说送就送了,看来这两兄妹的感情不错啊,秦厉北倒是也用心了。” “能不用心么,大哥你可别忘记了,我当初请你帮忙查出那个女人的身份,那可是因为我怀疑她是秦厉北的小情人,要没点令人误会的亲密举动,我能请你出山帮忙么?” 戒指已经戴上了,准新娘子笑得温婉害羞,哪里看得出来是曾经在酒吧和他划拳打牌眉宇间净是大胆活泼的样子。 王琦收回视线,嗤笑:“等会儿过去点个头喝杯酒。” 这会儿,王瑶已经从刚才的震撼中缓过神来了,凭她的身份,还不至于怕秦家的女儿对她出手,要是敢背后给她搞小动作,她绝对饶不了。 然而这时候听见王琦这么说了,光想想那个画面,装作喜欢地假惺惺,她接受不了。 王瑶怒道:“你还是不是我大哥啦!我做什么要去找那个女的示好啊!我不干!” “你也知道是示好?”王琦反问道:“你在秦家的处境是什么样,自己心里没点13数吗?是不是还得我一个字一个字的给你分析好了你才肯认清现实?” “秦厉北现在铁了心要跟你离婚,以秦家的地位,你离婚之后,在北城谁还敢接盘,是不想活了是吗?现在秦家人里面,能多一个人站在你这边,对你都是有好处的!” 王瑶漫不经心:“我可是怀着秦家长孙呢!” “呵呵……秦家两房,大房会看着你这个孩子平平安安的出生?二房,估计那位秦太太要的只是孙子,可我告诉你,只要秦厉北好好的活着,别说全国了,就是咱们现在这个宴会上,想给秦厉北生孩子的,你现在喊一声立刻就有人排队领号求翻牌你信不信?” 王琦说的口干舌燥不算,还觉得心累,摊上这么一个情商不高,智商更不高的妹妹,他得累死。 王瑶被王琦这么一说,不满的情绪陡然间往下沉,变成了安郁闷和纠结,王琦说的没错,这就是目前她的境况,除了如履薄冰之外也没有其他的选择。 前几天她去产检,医生说孩子很健康,她也能感觉到,自己的肚子好像又大了点,轻轻地摸一下,感觉分外其妙。 无论如何,不论其他,这个孩子也必须在她和秦厉北的婚姻存续期间出生,秦家长孙的名号,必须拿到手。 “大哥,你会帮我的吧?” 王琦没有回答,他的注意力现在不在王瑶的问题上面,台上,白家大少将那女人拥进了怀里,看起来很和谐,但他总觉得哪里不对劲儿,画面应该不是如此安静美好的才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