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七章:我谢谢你啊! - 妻迷心窍,从良总裁难二婚

第一百二十七章:我谢谢你啊!

…… 仪式结束,作为新鲜出炉的未婚夫妻,为了彰显秦白两家小儿女的秦晋之好,白月笙和简南各自向几个世交叔伯敬了酒。 简南敬完酒后,便被柳璃带在身边,跟来参加晚宴的各家夫人们闲聊。 “给我笑得好看些,别丢了秦家人的脸面。” “嫌弃我丢人的话,只要您现在把团团的下落告诉我,我立刻离开,绝对不会给您丢人。” “那可不行,这场戏还没演完呢,南南啊,你可是我钦点的女主角,没有我的允许,想要提前谢幕,那是不可能的。” “……” 简南气结,想杀人的冲动百分百。 …… 大热天穿了一身貂皮的张太太举着酒杯过来,羡慕道:“真真是金童玉女,天造地设的一对,秦太太,您可真的都是好福气啊!您女儿能得这么一份好姻缘。我们几个可都是很羡慕呢!” “哈哈,你们家的千金不也是知书达理,缘分总会到的,姻缘这种东西啊,最说不准了,令千金一定也会找到一个好归宿的!” 张太太显然对柳璃的话很是受用,眯着眼睛笑道:“我们家媛媛哪里有秦太太您说得这么好啊,这部前几天才刚从国外回来,推了她爸爸安排的职务,跑到城东那边去当实习生了,真真是气死我了!” “孩子有上进心,肯努力拼搏是好事情啊。” 简南微笑着,附和点头,“是啊是啊。” 张太太悄悄打量简南,而后道:“我之前好像在哪里见过小南呀,不过这具体是在哪儿,记不清楚了呀,小南记得吗?” “我大众脸,有人和我长相相像也是有可能的。张阿姨,您可能看错了。” “哦?是吗?小南长得这么漂亮,大众脸可是没有这么好看的呀!” “哎呀,你就别这么夸她了,从小不经夸,一夸就上天呢!” 呵呵,您也从来没有夸过我一句的…… 简南腹诽着,脸上笑得礼貌又端庄,听着这几位富太太们聊着家长里短,听着听着,倒是能觉察出来,北城里头的这些顶级豪门里头,谁家和谁家关系好,谁家和谁家关系不好,而因为某位太太聊起了另一家的儿子或者女儿,这也能看得出来,两家在未来游很大几率会有合作,毕竟联姻在她们,或者说是她们背后的当家家主眼里,是利益最大化的合作方式。 简南早就习惯了,古往今来,帝国公主享受荣华富贵后的命运大多如此这般,这也算是一种传统习俗的延续。 不过,她没享受过公主待遇,却还要承担相应给的责任,怎么想都觉得是自己亏了,还是亏大了,亏得心都疼了…… 太太们聊得很欢乐,白月笙不时会将视线投过来,看看她是否适应这样的氛围,倒是简南全新心意扑在团团的去向上面,不知道着令人烦躁的假模假式聚会还有什么值得自己继续去探究和参与的。 时间很是漫长,她的手机放在了梳妆台上,现在竟然连是什么时候都不知道了,而她以前没有参加过这种规模的宴会,连估摸一下到了什么阶段都没有办法。 眼见着柳璃和这几位太太还有继续聊下去的势头,她很想崩溃地哭一哭。 …… 又是一杯饮料入肚,这时候一向淡然的杨太太突然惊呼,指着入口处,跟发现了新大陆似的。 “哎呀,那不是三少吗?” 听见这个称呼,简南几乎是瞬间回了头,恰恰好撞进来人视线中,深沉如海,怒意滔天。 简南缩缩脖子,后脖颈一阵阵的凉意袭来,无形中一双手紧抓她的心脏不放,急骤跳动的心跳毫无规律,砰砰砰……如战鼓擂…… “我就说哪里不对劲儿……”杨太太感叹:“今天总觉得却了些什么,现在我是知道了,原来是刚才没看到少爷呢呀!” 张太太激动:“秦少爷还是如此英姿勃发,秦太太,我可太可惜了,没早几年生孩子,要不然啊,咱们也能结个儿女亲家什么的,我现在越看三少,是越喜欢呀!” 对于这位张太太口无遮拦,柳璃脸色早已不悦,不久前的净身出户丑闻言犹在耳,张太太这么说,柳璃不免怀疑,这是不是张太太在故意嘲笑她。 “张太太这话说的,是我们家厉北没有福气,张小姐天真活泼的,会遇见更好更适合的人,这不还有张太太您在一边把关呢嘛,将来张太太您的乘龙快婿必定也是人中精英,到时候我一定记得邀请我去观礼啊!” 张小姐因为某些原因嫁不出去,是众所皆知的,柳璃淡淡用一个希望渺茫的期盼怼了回去,而后暗暗咬牙切齿,秦厉北早不来晚不来,偏偏在这不上不下的时候才大摇大摆的出现,究竟想做什么?! 短短几秒钟,柳璃已经预设了N多种可能性,而得票数最多的,是秦厉北该不会是来抢亲的吧?想到这儿,柳璃神经顿时高顿紧绷,在这么多重要人物面前,他要是敢不顾秦家脸面做出些有辱门楣的事情来,不用秦珂动手,她作为一个母亲,一定先赏他一巴掌。 …… 简南的视线,出乎她自己意志般的,牢牢定在了秦厉北身上,竟然是一丝一毫都移动不开,可这时候的秦厉北却仿若没有她这个人存在般,径直走向了会场另一边的白月笙,饶是千军万马崩于前的白月笙,对于秦厉北的突然出现,此时亦是忘记了反应。 秦厉北笑得邪肆:“白少,得偿所愿,心情不错吧。” 白月笙回敬了一个得体的笑容:“……抱得美人入怀,自然是心情愉悦。这一刻,我等了许多年,如今梦寐以偿,想普天同庆的心思都有。” 话头一转,白月笙从经过的侍应生那儿拿了香槟递给秦厉北,道:“不过能有秦总亲自到场祝福,我还真的是受宠若惊,秦总应该知道,我和南南还都以为你不会来。” “我不会来?哦,白少真的是很有想法,我秦家人的联姻,无论发生什么,当然要来。再怎么说也是唯一妹妹的订婚宴,作为兄长,该表示表示心意。” 话落,秦厉北摊开手,手掌心里竟是躺着一个镂花鸾凤腾空百花锦簇的实木盒子,看起来有些年头了,他将盒子打开来,里头的东西顿时又是令在场所有人都吃了一惊。 木盒子里面躺着的是一枚汉白玉印章,看起来历史感十足,上头浮着楚凰两字,镶金的雕龙画凰,尊贵奢华,却是温润晶莹的,没有一丝烟火气的干净。 …… 简南脸色瞬间白了又白,这枚印章她在城南别墅里头见过,放在秦厉北书房背面书柜的夹层里头,可市值多少钱都抵不上这枚印章背后的故事。 据传,古时候某个王朝的君主,与自己的亲妹妹相爱,然而迫于礼教严厉,前位君王看出了这一切,在病逝之前便下旨命令这位公主与宰相之子成亲,君王在妹妹嫁人出宫与驸马建府之后,两人仍旧有来往,而君王一生未立中宫之后,只命令打造了那枚印章,授予长公主,命她统领后宫一干事宜,最后故事的结局如何,秦厉北未说,但简南想,结局大概是不好的,否则,这么贵重的东西怎么会沦落到外国人手里头,再花那么多买回来。 故事她清楚,那么,可是,秦厉北送了这个是什么意思? “怎么,嫌弃你哥我这份礼物不够贵重?要不然怎么还不接?” 简南愣愣地看着他,想要从他身上看出丝毫的目的性,然而没有,秦厉北倒还真的是像个和蔼可亲爱护妹妹的兄长。 她伸手接过了木盒,拿出了冷漠,干巴巴道:“谢谢,三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