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八章:不是结束的结束 - 妻迷心窍,从良总裁难二婚

第一百二十八章:不是结束的结束

…… 其他人只知道这枚印章价值不菲,就连柳璃也只是明了价格的贵重之处,那是去年在佳士得拍卖会上以上亿元价格拍得的珍品,本来是名神秘人士拍走,没想到竟然是秦厉北。 柳璃会这么清楚,是因为那场拍卖会秦柯也参加了,对这枚印章志在必得,后来见到对方如此来势汹汹,不得已以惜败,将印章拱手让人,那次回来后,秦柯还像个孩子似的,破天荒地闷闷不乐了好几天。 柳璃立马警惕起来,她摸不清楚秦厉北这是想做什么。 秦厉北性子和秦珂几乎是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大部分时间里虽然将乖张狠厉收藏的好好的,但是诸如,在如此隆重的众目睽睽之下随心所欲胡作非为的,也不是没有可能。 …… 秦厉北招招手示意简南过去,她的腿不受控制地往前挪动了几步,柳璃忙拽了她一下,她惊醒,环顾四周目光所及之处竟然所有人都在看她,似乎都带着意味不明的笑意和若有似无的不屑,先前还是热情澎湃的她,此刻被一桶凉水浇了个彻底。 “我已经没什么可给你的了,来,这个小礼物送给你,闲来无事的时候拿手上把玩把玩,要是不喜欢的话,随你处置,砸了扔了,都可以。” 秦厉北紧贴着她的耳畔,声音富有男性磁性,低哑深沉:“不想在场所有人为你陪葬,那就跟我走。” 简南打了个冷颤,浑身鸡皮疙瘩如雨后春笋般冒了出来。 秦厉北很不满意简南的反应,或者说对于简南今天出席了订婚宴,很是不舒服,大概只有老天爷知道,在他从浑噩中醒来得知这个女人竟然跑了之后,有多想毁了这个令人糟心的世界。 没等简南从精神恍惚中回过神来,秦厉北已经退了开来,拿出了身为兄长参加妹妹订婚宴该有的气量和风度,笑得一脸温和无害。 偏偏,白月笙只觉得刺眼,想要把秦厉北这层伪善的友好面具撕破,来个你死我亡。 没想到,东升公司的董总也在,还有一边站得姿势吊儿郎当的董大少爷。 董胡蹦蹦哒哒过来,跟秦厉北打招呼:“偶像偶像,好久不见啦,我好想你耶,我约你你都不出来玩儿!!” 声音不大,但周围的人该听见的都听见了,秦厉北突然被一个一米八几的大男人来了一个熊抱,心头怒火蹿得老高,若不是碍于场合,肯定是一个反手便将人给打趴下。 “放手。” “哎呀呀,不好意思啊偶像,我见到偶像太激动了,哎呦,你居然是我偶像的妹妹,我还以为你是……”董胡满脸天真,适时地停住了话头,打趣道:“哎呀吼,早知道是这样的话,我就应该多喊上你一起出来玩儿的,大家都是年龄人,肯定有很多共同话题大家可以一起聊聊,对吧,偶像,嘿嘿嘿~~~” 随着乐曲的响起,还有董胡突然跑出来的插科打诨式闲聊,气氛竟然变得有些诡异。 “同龄人聚到一起也是不错的,董少喜欢的漂移、蹦极、越野……的确很刺激,南南,你下次可以跟着董少一起玩玩这些游戏。” 简南呵呵陪笑,她从来不喜欢这些,从小到大活的就很不容易了,还花着钱去找生命危险,白月笙是知道她绝对不会这样做的,还说可以玩玩,就知道没有那么简单,肯定有问题。 被邀请的人没有表态,董胡又开始跟秦厉北套近乎,简南在一边看着。 刚才董胡那突然的一扑,正好撞上了秦厉北的伤口,秦厉北这个那人没有什么大反应,倒是简南看得惊心动魄,他的额头已经隐隐有细汗冒出来,外套下的手握成了拳。 简南不由自主地担心,伤口刚缝针,秦厉北不好好地在床上休息还跑出来闹腾,伤口等会儿会不会裂开,要是二次受伤,可怎么办才好。 她还在脑子里面自我纠结,可行动已经率先一步做出了最忠实的反应。 “秦……咳咳……那个,三哥,你要不要先休息休息,让侍应生带你去休息室坐会儿。” 话音刚落,简南的小脑袋里面,有个挥舞着小手的人儿已经狠狠地扇了一巴掌,她这种犯贱似的想要关心秦厉北的心情,已经够够的了。 白月笙笑得人畜无害,转身从助理手中拿过了披肩,温柔道:“天凉了,戴个披肩,免得感冒了。” 简南感激,今天穿的礼服样式确实是让她觉得有些清凉了,只不过她是匆匆赶来的也没有带外套,再加上担心自己表现得不好,会让柳璃挑刺儿,简南委委屈屈地忍着冷风,硬是将喷嚏忍了下去。 “谢谢你。” “冷了就直说,我在这里呢,你怕什么?” 他刚才虽然在跟几位和白家交好的世交叔伯闲聊,但是,也是分了七分精神力在她身上,这个姑娘时不时便往柳璃身上瞄过去,既小心翼翼又偷偷摸摸,跟做贼似的,还揉着手腕,那是从小到大养成的习惯,一觉得冷的话就揉手腕。 他一看到,便立马吩咐助理去买条保暖的披肩回来。 “三少夫人看起来状态很不错,趁着这次机会,先恭喜恭喜秦总,六个月之后就成为父亲了。” 简南正摆弄着披肩上的绒毛,动作一顿,继而往王瑶那边看去,一身宽松的灯笼裙,身形娇小,四肢修长纤细,和上次在医院见到的王瑶一样,漂亮的不像话。 简南盯着王瑶看了许久,她怀孕的时候,四月份几乎看不出来肚子上面的弧度,平时穿上T恤或者是连衣裙,学校里头根本没有人知道她肚子里头踹了个小宝宝。 原来,四月份的的时候,肚子显出来是这样子的,像月牙刚露出了弯弯的一小点,光滑皎洁,可美可美了。 此时的简南,想念团团的念头溢满了整个胸腔,团团娇软地小身体窝在她怀里,像草莓牛奶般甜丝丝地喊着她麻麻,会卖萌会撒娇…… 耳边是秦厉北的沉默,和白月笙的打趣话,她静静地听着,攥着披肩的手,指节泛白。 “等孩子出生,作为表哥的团团,一定会是个好哥哥,和弟弟妹妹玩得很开心。” “谢谢。” 秦厉北收回这个失魂落魄的女人身上的目光,将视线落到了王瑶身上,不远处被讨论的王瑶察觉到了什么,停下说话,转身过来,奇怪地在两个男人和一个目光哀伤的女人身上来回巡视。 她往这边走来,对着简南遥遥举杯,露出了个无懈可击的笑容。 简南猛地一颤,突然醒悟过来,那一抹笑容给了她致命一击。 时过境迁,沧海桑田,时间真的带走了很多东西,也迎来了许多的惊喜,秦厉北正牌的孩子要出生了,那是个在爱里头被孕育,在光明里被期盼着来到人世间的。 “白大哥,我有点不舒服,能不能先回去休息休息?” 几乎时同时,两个男人异口同声:“哪里不舒服?” 话落,空气突然安静,简南看看白月笙,继而转头看向秦厉北,而后又看向白月笙,道:“我头晕。” “我们现在就回去,等会儿” 秦厉北眸光一暗,胸前的刀伤对他来说原本不算什么,此时却有点难以忍受的痛意。 身上的纱布湿漉漉地贴在肌肤上,又黏又腻,很不舒服,他觉得有点晕,那个该死的女人竟然从自己身边和别的男人离开,头都不回一下,果然一如既往地,和白月笙相比,他在她眼里就什么也不是。 一直处在暗处的保镖走看自己老板脸色不对,立马上前虚扶了一把秦厉北的手,试探道:“秦哥,咱们接下来要回去了吗?” “那个孩子呢?” “孩子的下落找到了,不过那里戒备森严,我们派过去的人,没办法接触到人并且把他带回来。” “在哪儿?”秦厉北强忍着喉咙口的甜腥,压抑着怒气,反问道:“全北城还有原野进不去的地方?” “在明园。” “……” 保镖察言观色,小心翼翼地将明园的那边的情况汇报了一遍:“大宅那边派了人过去看守,除了原本的那些守卫之外,还有秦太太派过去的十个人,个个都是好手,秦哥你吩咐了不要把事情闹大,原野哥的意思是,回来之后重新定个计划,神不知鬼不觉地将孩子抱回来。” 他摆摆手,示意保镖带着他先离开。 小心动作安静行事的确是他吩咐下去的,秦家虽然已经白化成正经商人,但秦老爷子手底下拿权跟他出生入死过的兄弟,可还是在的,更何况偌大的万秦,在商界呼风唤雨,可总也有地方会得罪人,这就自然而然地需要一些人…… 而柳璃深受秦老爷子器重,有一部分人是在她手里头,听从她指挥。 想要从他们手里头把孩子安全带回来,还真的是得从长计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