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九章:你想做什么,吩咐就是了 - 妻迷心窍,从良总裁难二婚

第一百二十九章:你想做什么,吩咐就是了

…… 他们这边三人间暗潮涌动,董胡调戏了下小美女后,见王瑶站在他们刚才站的地方,便好奇地走过去打招呼。 “瑶姐,你怎么不上去看看啊,秦哥好像很不舒服的样子。” “用不着。”王瑶看了董胡一眼,勾起嘴角笑得妩媚:“有些事情,不要多事。好啦,小弟弟,好好玩,姐姐先走了。” 因为秦厉北到来所引起的骚动,很快便悄无声息得结束了,原因无外乎是宾客们发现,秦厉北和妹妹妹夫聊得很不错,看起来感情甚笃。 至少表面上看起来是这样的。 而有些人则是嗅到了些不同寻常的气息,这或许又是股市风潮的方向针,这些老狐狸眼睛看的比谁都明白,虽说秦厉北离开了元北集团,但真正的核心竞争力在于秦厉北的决策和指挥,如果这位秦家三少想另起炉灶的话,又一个四年,又一家元北集团,也不是没有可能的事。 他们在观望,秦老爷子下的这步棋,究竟是什么意思,他们在秦老爷子身边晃荡了一大晚上,结果到现在还一丝有用的信息都套不出来。 刚才秦厉北突然出现,别说是柳璃了,就连大风大浪里头出来的秦老爷子都暗暗捏了把汗,生怕那个混小子直接就把人给拎走,要真是那样,秦家的脸面就算是在北城上流圈子里瘫在了地上,任人嘲讽。 身旁白老爷子笑了笑,感叹道:“厉北真是出手大方,你的教养方式还真的是不错,兄妹友爱,我也是到了现在这个年纪才知道,一个家族里头啊,和睦这两个字是来的有多么难得。” 秦老爷子微微皱眉:“南南是家里厉北他们那一辈唯一的女孩子,作为兄长,疼点儿,也是应该的。” 白老爷子再次笑笑,却是不再言语,如果他没记错的话,秦厉北曾经带着那个女人参加过白家的晚宴,那时候,秦厉北冷淡的样子可不像是对亲妹妹的爱护和疼宠,他这双眼睛阅人无数,那就像是对待一个不相关的人似的,冷得堪比东风。 这才不到一年,态度转变如此之快也太不可思议,看来这里头是有故事的,还有十分精彩的故事。 …… 夜幕下,平稳行驶的加长劳斯莱斯幻影,流畅车身上翻着幽幽的银白色冷光,简南裹紧了身上的披肩,手里头紧紧捏着屏幕刚熄灭的手机。 柳璃发了信息来,命令她回秦家,那里已经有人在等着她了。 “你想去哪儿?”白月笙关切问:“还是,我另外帮你安排住处。” 他知道简南在秦家不受欢迎,也不愿意让简南再次回到秦厉北的别墅,而之前简南住的那套公寓又破又旧,现在最好的安排,就是带着简南去他名下的公寓。 简南尴尬,订婚晚宴就这么结束了,简南至此神似仍旧有些恍惚,她这就订婚了,订婚啊,三礼六聘,媒妁之言,也是昭告可全天下的,她简南下半生即将和另一个人绑在一块,与他荣辱与共,携手死生共契。 她不敢去看白月笙此时的表情,说实话,连多和白月笙说上一个字,都令她觉得脸上火辣辣的疼,不为别的,只因为她自己知道,设身处地,一个多小时前她说出口的两个字‘愿意’已经是对白月笙造成了欺骗。 世界上人那么多,她最不愿意对他说谎的就是白月笙,而偏偏洒了生平最大谎言的对象,是他,世事如戏,老天爷莫不是有爱看狗血剧情的特殊癖好? “白大哥,我有些话,想……” “今天忙了一整天,你也累了,先休息会儿。” 白月笙温暖的关心令简南更加内疚,双手揪在一起不知该如何回答,白月笙继续道:“若你不嫌弃的话,我在市中心有一套公寓,你……” “如今众所周知,顶着这张脸的我是秦家大小姐,除了亲家大宅,我没地方可去了。” 简南一字一句道,偏头看向车窗外,马路边一颗颗高大挺拔的杨树匆匆略过,偶尔中间穿着着电线杆和路灯,发着昏暗的光,飞蛾扑棱着翅膀,往白炽灯上前仆后继。 “团团呢,也是在秦家?我们要不要去接?” 白月笙没见团团,只认为是简南怕团团还小,人这么多她照顾不来,便让那个小家伙在家里休息。 她想起了柳璃的信息,说是有人在等着她,应该是团团。现在看来,柳璃还是信守承诺的,至少真的把她的团团还给她了。 “不用麻烦了,我等会儿到了秦家,就能看见他了。” “南南,你住在秦家,如果他们让你不高兴了,大可以告诉我,我帮你出气。” 白月笙手伸手,刚放上简南的头顶,却又犹豫了下,收了回去,简南不想和他说话,这般情绪表现得如此明显,他不傻,早就看了出来。 拼命想要掩盖的愁眉苦脸,他不傻,看得出来可以舒展的眉头之下,是怎么样的刻意。 但他愿意装作不知道,自欺欺人,当眼角余光扫过失神望着窗外的女人,心道,若是她来骗,一辈子也是可以的。 …… 当天晚上,城南别墅里,秦厉北召集了另外两个人开视频会议,原野是这次活动的执行人,而甄客对秦家的那些属下十分熟悉,在如何利用最少资源将孩子带出来这件事情上,甄客可以给出建议。 黑衣人原野问道:“秦哥,你为什么一定要带回这个孩子?” “这是白月笙的儿子,只要我们将他握在手里,在将来的对峙中,无论发生什么,都会是最好的筹码。” 他的身上裹着一层层重新包扎后的纱布,墙上投射出的视频中,甄客讥笑道:“我说你还真的是狠得下心,那可还是个孩子,算一算也是你名义上的大外甥呦!” 哒哒哒的点滴声,静音的电视上放着昨晚上秦、白两家共同发布的声明,还有万秦旗下的传媒集团对这件婚事进行的报道,新闻上放的是两人在礼堂台上,相互交换戒指的片段。 他猜想应该是万秦提供的视频资料,否则昨天按照会场的安保严谨程度,根本不可能有人能溜进去拍照,更别说视频了,还是如此高清版本的。 “你又知道了?” “我也是看新闻的好么!那个女的不就是上次你带来我小木屋的女人,怎么,我就纳闷了,你怎么会容许这样的事情发生,兄妹啊,我突然就想那句话了!” 甄客笑得不怀好意,他看着秦厉北越来越黑的脸色,心里头舒爽极了,从来就是秦厉北在他面前张牙舞爪耀武扬威的,这下逮着机会了,肯定是要好好损损的。 “说吧,是不是你们秦家那位宝贝大小姐不堪家族商业联姻的无爱婚约,大小姐脾气一上来直接就跑了,留下一堆烂摊子让你收拾,这时候你直接留把人小姑娘给推出去了,反正这世上除了你们秦家人,估计也没有人知道秦家大小姐究竟长什么样子了。是吧?” “继续……” 甄客笑的更欢了:“然后你妈为了控制她,绑了人家儿子,但是你为了能够更好的控制那个简南,决定把孩子多回来,放在自己手里,这样比较实际。以后还可以利用那个孩子,哦,对了,叫做团团的,命令孩子他妈做些间谍之类的勾当!怎么样,我是不是猜得很准?” 秦厉北毫无预兆地突然冷冷笑了笑,道:“你的这个想象力,不当设计师,去当编剧,说不定,明年金马奖的最佳编剧就是你。” “哈哈哈哈!!多谢你抬举了!”甄客看了眼手里头空掉的酒瓶子,大笑道:“亏你想得出这么好的计划来,不过也挺损,万一人家真的爱上了那位白家大少,你让人家怎么办,是选择儿子还是选择老公?啧啧!” “跟你说了不要整天看那些八点档泡沫肥皂剧,你有这功夫还不如多工地上面走走。” “哼,被我说中了,就开始在我身上找其他麻烦。”甄客不屑:“如果说城南别墅是你的根基,那么明园就是整个秦家庞大商业帝国体系的发源地,那里涉及的都是秦家最为机密的事情,不是家主,想要在里面发号施令根本没有可能。” “全球前500名杀手里面,几乎有三分之一都在这里,强攻不可能,咱们只能智取,而现在我们只知道那个孩子在明园里,却没有更加细致的地理位置,手头上的筹码不多,我给的建议是,你可以亲自动手,去把孩子带出来。” 原野插话:“甄哥说得对,秦哥,你是秦家人,如果能得到秦老爷子的允许,进明园的话,那么里应外合,我们的成功几率会更大。” 床榻上半仰着头的男人正闭目假寐,窗外的阳光正好投射进来,在刀削斧刻的五官上投下了一片阴影。 “你们知道秦家的男人,进入明园,意味着什么吗?” 甄客和黑衣人原野同时极轻地摇了摇头,甄客问道:“难道明园里还有什么秘密是我不知道的?” “进入明园,等于我宣布自己参加秦家继承人的竞争。” 不是万秦集团,是整个秦家,包括了那些正大光明干干净净的生意,也涵盖了所有见不得光的买卖。 屋子里一派安静,墙上的挂钟,指针滴滴答答地转来转去,从花园里吹来的暖风带着花香,沁人心脾,没有人开口说话,沉默得就像是雨后波澜不起的湖面,沉静安谧。 “我对简南没有任何意见,但是你要知道,厉北,你的这个决定,会拉上我们所有人卷进秦家那些乱七八糟的纷争里。” “难道我逃得过?” 秦厉北的反问,令甄客无言以对,他说的没错,就算是他们不主动掺和,那些事情也不会放过他们,远的不说,近的,从他们参与金茂投标的那一刻起,就已经处在风暴边缘了,现在也不过就是往风暴中心再走一步。 “无所谓了,你决定,我奉陪。” 甄客潇洒地捋了额前的刘海,喃喃自语地不知道在叨叨些什么,黑衣人原野见此情景,亦是将随身携带的手枪摆在了书案上,严肃道:“秦哥,你想做什么,吩咐就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