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章:无力 - 妻迷心窍,从良总裁难二婚

第一百三十章:无力

…… 订婚宴结束后,简南满心欢喜地以为团团很快便能回到她身边,可第二天,柳璃一大早便推开了她房间的门,摆出了衣一副长谈的架势,笑道:“解决了终身大事的感觉如何?白月笙青年才俊前途无量,作为母亲,我帮你安排的这门婚事,算是对得起你了。” 简南本就浅眠,时隔五年再次躺在了这张床上,在秦家过夜,事到如今发生的这些,诡异到就连做梦她都不曾想过,可事实上,就是这样发生了。 柳璃进门的时候,她便醒了,此时强忍着想要翻白眼的冲动,反问道:“真希望当初,我爸强娶你进简家大门的时候,你也是这么想的。毕竟是富甲一方,你想要的奢华生活,也都有了。” “呵呵,南南,这你就错了,我们上一辈人的事情呢,比较复杂,和你们小辈不同。” 简南不想在这件事情上继续纠缠下去了,她向柳璃妥协的原因只有一个,那就是团团。 “团团在哪儿?我现在就要带他回家。” “你小时候,一点都不亲近我,厉北呢,也不是我养大的,没能看着你们两兄妹长大,是我的遗憾,团团是个很乖巧可爱的孩子,我来养几天,就全当成是弥补了当年的遗憾。”柳璃看着简南悠悠地叹了口气,道:“你正好也可以和月笙过一段两人世界。” 完全没有给简南选择的余地,柳璃早就已经将一切安排的妥妥当当,简南胸腔剧烈起伏,气的手心直冒冷汗。 “我们说好了,只要我答应婚事,你就会把团团还给我。” “是的啊,我说了这句话,也做了承诺,而现在我没说不还给你团团,只是我很喜欢团团那孩子,想着留在我身边照顾一段时间。正好这段时间,如果你有其他事情要忙,那就去吧。团团是我孙子,我会好好照顾的。” “你!”简南气结,柳璃如此行事,她愤怒不已,却无可奈何,此时此刻无力感铺天盖地袭来。 她几乎没有选择,放眼望去,根本没有人能够帮她对抗柳璃,她捅了秦厉北一刀,那个男人十分记仇,是不会帮自己的了,若是找白月笙的话,她又该如何说出口,难道说,柳璃将团团绑走以此来威胁她答应联姻,这让她如何当着从小把她疼到大的大哥的面,说出口。 “秦太太,咱们开门见山吧,你不肯把团团还给我,究竟是想要利用团团指使我做什么事情?实话实说吧,否则,我不介意与你鱼死网破,反正我什么都没有了,你还要夺走我的孩子,我还会怕你吗?” 柳璃呵呵笑了两声,“我倒是宁愿你不怕我。既然你这么要求了,那我也就不瞒着你了。” 柳璃递给了简南一份文件,道:“这是万秦和白氏的合作项目之一,主要负责人,万秦这边是秦世勋,白氏是白月笙。白老爷子提携自己唯一的亲儿子,这是没问题的,但这么重要的项目万秦这边却是由秦世勋那个小子来主持。这其中必然有你秦爸的考量,可也就是这个考量,我不放心。” 简南匆匆将文件看了一遍,大多都是关于项目的介绍,全自动汽车的自主研发,这倒是和秦世勋国外留学所读的专业背景相似,看来秦老爷子为了这个项目也是煞费苦心。 只不过这个负责人的搭配模式,貌似在哪里见过。 简南花了些脑细胞冥思苦想后得出结论,秦世勋和白月笙的设定,可不就是秦厉北和白月笙的配合吗? 前者是在lemon项目中,后者则是金茂项目,看起来很相似的设定,还有琉璃如此紧张的对待这份文件,脑海中灵光闪过,简南突然想到了一种可能。 古代君王在选择下一任继位者的时候,通常会发布几个任务,谁能最为完美地将任务完成解决问题,那么这人就是国家未来的主人。 不由自主地,简南脑补出了秦老爷子拿着小本本一项一项把秦世勋和秦厉北两人的功过是非,加一分减一分地记录在案,竟然觉得有些搞笑。 如果这是真的,那么这就是秦老爷子作为秦家掌舵人给出的任务,难怪柳璃会如此紧张。 然而简南却是被秦世勋要回来了的消息吸引了注意力,那个人居然要回来了,在发生了那样的事情之后,竟然还有愿意踏上这片土地,真不知道是谁给他的勇气。 柳璃奇怪地看了简南一眼,这个女儿的心思从小便摸不透,跟那个神经病简承佑待久了,多少有点沾染上那个男人的古怪脾气,都不知道该怎么对待她才对。 她盯着简南,想要从她脸上的表情里看出点什么,简南抬起头,认真道:“你想让秦厉北坐上秦家家主的位置。” 陈述句,没有丝毫给柳璃反驳的机会,柳璃脸色一暗,眼角鱼尾纹皱得能夹死苍蝇了。 “我们在秦家的位置尴尬了这么多年,当初我为了能进秦家大门,为了能给你一个光鲜亮丽的身份,主动放弃了秦夫人的名分,当了二房小妾这么多年,委屈求全的活着。想要在沈月芬母子面前抬起头来,只有厉北成功了,我们才能摆脱永远低人一等的身份,你明白吗?” 当初她带着女儿就那么住进了秦家,活得多辛苦,每一点一滴她都牢牢记得,相信简南也会记得,所以动之以情晓之以理,柳璃相信简南会服从的。 …… “其实我很好奇,秦厉北只是秦家养子,他喊你一声妈,也只是因为秦老爷子当初将他养在了你的名下。我才是你的亲生女儿,你宁愿拿我的幸福去为他作嫁衣裳,也不愿意放过我,让我远离这一切肮脏龌龊吗!” 这个问题困扰了简南很久了,从她跟着柳璃到了秦家,她就发现自己的妈妈不是不会温柔,只是不对她温柔,同一件事情,简南和秦厉北同时犯错,柳璃只会指责简南犯错,即使那明明是与简南无关。 “既然他喊我一声妈,那就是我的儿子,你们就是兄妹。” 柳璃异常冷静,看着简南,桌面下的手十指交叉扣得一道道的红印子。 “在外头,别人见了你,都只会将你认作秦家的女儿,而你想想,等我们成功了,你就是秦家家主的妹妹,多好的地位,难道不动心吗?你帮了他,以后你们还能再见面,团团也能时常见到他,难道你想让团团和你一样,从小到大,见不了自己的……” 说到这儿,柳璃不再继续往下,有些话,点到为止,该明白的总会明白。 …… 不可否认,柳璃说的这些的的确确是在一定程度上领简南动容,团团以后会和他见面……他的生命里,那个人还是会以家人的身份存在,哪怕只是一个名义上的…… 柳璃觉得自己势在必得,简南转肉看向窗外,这里正好可以看到酒店后花园的那颗大榕树,粗壮的枝干上架了个鸟窝,雏鸟顶着个毛茸茸的脑袋叽叽喳喳地叫着,黑曜石般的眼珠子滴溜溜地转,鸟妈妈和鸟爸爸衔着嫩嫩滴小虫子拼命地塞给小雏鸟。 若不是正和柳璃对峙,简南会觉得此时岁月静好现世安稳。 “我不想和你结盟,把团团的下落告诉我,我要带我儿子回家!” “南南,你是不是对你妈我有什么误解?我说过的话,什么时候收回过了。团团就留在我身边,我会好吃好喝的伺候着,至于你,老老实实在白家当你的少奶奶,必要的时候,我们会需要你的调查一些资料,明白吗?” 柳璃涂着指甲油,漫不经心道。 “我不明白,也得明白吧?秦太太,我只有一个要求,让我和团团见一面,他从出生到现在都没有离开过我这么长时间,一定会很害怕的。” “小孩子必须迟早学会独立,而我现在是趁着这个机会好好的教一教他,省得以后长大成人,还像个孩子似的,什么也不懂,一点没有担当。” 简南怒了,磨着后槽牙:“这是我的孩子,我不需要你来听我教育,秦太太,可能你没有听清楚,我现在就要见到我唯一的儿子,这也是我现在站在这里听你号令的唯一理由,除非你想同归于尽,否则别故意使绊子。” “我可以向你保证团团的人身安全,至于见面……” 柳璃拿出了iPad,拨了个号码后拿给了简南,道:“视频就够了。” 视频里,团团正在花园的石桌上和另一个小朋友玩积木,穿小西装的小朋友不知道说了些什么,逗得团团眯着眼睛乐呵呵地笑,清澈的眸子里,似乎没有因为被突然掳走这件事情,而受到太多的惊吓。 简南怒意不减,却是多了好奇心,于是乎问:“你是怎么跟团团说?” “这个很简单,我告诉她你出差了,接下来一段时间内,受你嘱托,我会帮忙照顾他。” 这样也算是好的,至少团团现在还是傻乎乎地自顾自地开心,心思仍旧干净,也没有被动荡危险吓得对这个世界如此早地便失去了信心。 简南深吸了口气,好久好久后,才从胸腔里憋出一句话来:“违法乱纪的事情我不干。” 柳璃满意地笑了笑:“当然不会让你进监狱,你顶着秦家小姐的名号进了局子,那也忒不好看了。” 简南站不稳了,摇摇晃晃地扶住了椅背,软绵绵地坐了下来,悲哀道:“我收拾一些团团平常习惯用的东西,特别是团团睡觉时候喜欢抱着的玩偶,你帮我拿给他。” “这个要求当然可以。” 柳璃得到了自己想要的结果,心情愉悦之下,对简南提出的要求,自然是愿意答应的,想了想,趁热打铁,她又吩咐道:“今年家里开中秋宴,到时候记得和白月笙一起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