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一章:正房VS二房 - 妻迷心窍,从良总裁难二婚

第一百三十一章:正房VS二房

…… 时间一晃就到了中秋,这个中华传统节日,也是代表着合家欢乐团聚的时候,早在前几天街上就有了喜庆的气氛,站在这间四年前所谓的自己的卧室,虽然外头艳阳高照,室内却比开了十几台空调一样冷。 …… 从订婚宴结束,她就搬回了秦家大宅,隔天在柳璃的陪伴下去了城南别墅将随身衣物都打包回了大宅,而小海豹和奶瓶还有团团平常穿习惯了的衣服,也已经全部打包送走了。 那天柳璃没能进得去别墅,是苏妈出来将简南迎进去的,看简南收拾的时候,嗫嚅着将纠结了好几天的问题说了出来。 “小姐,您是不是不喜欢先生啊?”苏妈很是紧张,顿了顿,才急促问道:“先生这个人没有坏心眼的,他只是不会很好的妥善的表达自己的感情,您和先生认识了这么多年了,应该知道的,你多体谅体谅先生吧。” 呵呵,那个男人啊,哪里是不会表达,只是她还没有那个资格,能让秦厉北亲自向她解释而已。 简南没有回答,很快将行李收拾好了,临走前特地感谢苏妈的照顾。 “这有什么好谢谢的,我是这里的管家,您是先生的贵宾,我自然是要好好的照顾你的!” “苏妈。”简南纠结后叮嘱道:“以后先生没有回来前,大厅和厨房的灯能不能亮着?” “为什么啊?这多浪费资源啊!” “先生每天晚上回来得太晚,总不能一回家,什么也看不见,全是黑乎乎的一片,还有厨房那里,他总要去倒杯水的,我知道城南别墅安全系数很高,但是总会有意外,还是亮着灯吧,安全一些。” 上次在老公寓那边,秦厉北莫名奇妙和那个黑衣人打了一架,她还跟着成了帮凶,打架地点在厨房,可以说给简南留下了不小的阴影,至于那个闯入的黑衣人,虽然不知道秦厉北究竟那把他带到了哪里去,但是想想的话,估计下场也不会好。 简南自觉自己脑细胞有限,能想出来的就是这样的方法了。 苏妈认真地想了想,郑重地点了头。 …… 从房间阳台上看下去,楼下花园里,一群佣人忙来忙去的布置场地,有个看起来年纪不大的小姑娘偷偷问旁边年老的佣人,月饼什么时候能好啊? “你个小馋猫,这么着急啊?” “厨房大师傅的手艺很好嘛!我听赵姐姐说,以前每年大师傅在中秋节这天都亲自做月饼的!四年前开始不做,今年又重新开始了!我很期待嘛!” 年老的佣人瞪了她一眼:“哎哟你个小娃娃,不要乱说这些事情,被老爷太太们知道了要出事情的!给你吃的你就拿着,不给你也别惦记!” 小姑娘莫名被一顿训,闷闷点头:“哦,好吧!” 那位老人家说得没错,秦家豪门大族,每年在中秋节这一天,都是会吩咐后厨的大师傅做上几百个月饼,各种口味的都有,用来送政商军各圈层的世交,还有家里头这些佣人也能分到几个。 后厨大师傅祖上是御厨,后来自己开餐馆,再后来被秦家找到,重金聘请了回来当大师傅。大师傅做的月饼,色香味俱全,她还记得有一年,北城秘书长收到秦家送过去的月饼后,亲自登门感谢,还看了大师傅,临走的时候多拿走了两盒。 只不过自从秦世昊死后,这项传统便取消了,原因是沈月芬坚持秦世昊死了,秦家根本就没有团圆了,她绝对不允许在大宅看见任何代表阖家幸福的月饼! 想到这儿,简南漠然,去年中秋的时候她和团团还在国外,别人家的月亮也不是特别的圆,再加上外国人不过中秋节,为了能让团团记得八月十五,她带着团团在家折腾起了月饼,最然最后没成功,但还是能吃的。 那天晚上睡觉前,她还和团团约定好了,今年她们娘俩一定能做出更加美味的月饼的,那么早立了flag,结果现在被狠狠打脸了。 简南收回视线,看了眼墙上的挂钟,还有三个小时,中秋家宴便会开始,到时候恐怕又是一阵满城风雨腥风血雨,眼前就是风暴中心,她又不蠢,自然得是想办法赶紧的离开才对。 …… 正绞尽脑汁想理由等会儿不下去吃饭呢,前院似乎传来了一些骚动,简南好奇,不由得走到阳台,来的人会是谁呢?秦厉北?白月笙?还是其他什么人,秦家还有什么人是有身份资格参加家宴的? 满脑子过了一遍,猛然间蹦出一个名字,秦世勋,之前便听说秦世勋回来了,今天这么重要的日子,想来他是一定会出现的,那么前院的那个人就是他了,还是一如既往的出场自带BGM的豪门俊俏少爷,每次都要弄得轰轰烈烈生怕别人不知道,没有赶紧出门恭迎似的。 鄙视完,简南转身欲回房间,却在一阵急刹车的嘶声后,停住了脚步。 “二少爷!您回来啦!夫人在大厅里等着您呐!来,行李我来拿!” 他真的回来了……那个男人回来了……那张脸…… 简南猛地回头,映入眼帘的是,楼下车道上,长腿车上伸了出来,紧接着,是个个子极高的男人,原本秦家的保镖就是按照180的身高挑选的,这家伙一下车,竟然生生将为他开车门的给比了下去,白色亚麻衬衫,褐色休闲裤,五官深邃俊朗,气质沉稳,看上去便是个家世良好修养上乘的公子哥。 审视一通,简南最后还是将目光落在了秦世勋那张犹如西方混血儿般英俊邪魅的脸上,记忆中的轮廓慢慢清晰,她抓着栏杆的手微微颤抖,等反应过来的时候,指甲已经陷进肉里,冒出了血珠。 秦世勋是秦家二少爷,大房沈月芬所出,若是她记得不错的话,今年和秦厉北同岁,但月份上,是要比秦厉北小上那么大半年的。 以前她不懂,明明秦厉北才是年纪最大的那个,为什么却是三少爷。 后来慢慢的,她也弄清楚了,在秦家,秦家大少爷只能是沈月芬生的,就像是秦家的太子爷,只能是沈月芬的孩子,秦厉北九岁被领养,进了秦家也就只能屈居三少爷的名号之下。 简南站在阳台上看他,他侧立于车前门,抬头望进了她眼里,满是水光潋滟的眸子里,倒映着男人的模样,她浑身颤了颤,转身头也不回地冲进了房间,把阳台门甩得震天响,这还不算,秦世勋的目光像极了激光能够穿透一切物质直达人心最深处,她颤抖着将窗帘拉上,这才躲进被子里,缩成一团装作什么也没有看见。 …… 很快晚餐时间便到了,秦家人齐聚一堂,秦老爷子坐在首席,左手边第一个座位是柳璃,其次是秦厉北,紧接着是和秦厉北同时出现的王瑶,正对面是简南,和专门为白月笙留下来的位置,而秦老爷子右手边第一第二个座位是沈月芬和秦世勋的,只不过,当他们都已经入座的时候,母子俩还没有出现。 佣人站在一边等着为主人布菜,柳璃问一旁的张妈:“姐姐呢?怎么不下来呀?今晚上可有好些菜品都是她喜欢的,不来多可惜的。” 张妈紧张,这样的戏码之前每天都要来一场,前段时间因为夫人出国也就消停了,没想到今天突然来这么一下,张妈表示内心很惊慌,急急忙忙地回道:“夫人身体突然不适,说是先休息会儿,再过来。” “哦,那好的吧。”柳璃失望地看了眼秦柯,随后偏头吩咐张妈:“吩咐厨房,给姐姐熬点粥,做几样容易入口的清淡点儿的小菜,姐姐既然不舒服,那就还是吃点儿容易消化的吧,省得堵得慌。” 一语双关,张妈听懂了,赶紧点头:“是的是的,太太,我明白了,我这就去吩咐后厨。” 一开始,柳璃和沈月芬便来了一出双簧,算是给各自的下马威,简南双手放在桌面下,默默当好自己的围观群众,今天注定是精彩纷呈的一天,若不是影响不好,她还真的是想拿出小本本记录一下,回头出个书,名字她都想好了,就叫做《秦家那些事儿》,绝对叫好又叫座,这样她养团团的生活费也就有了。 美味佳肴全部陈列上桌,气氛很是严肃凝重,白瓷碗筷清脆碰撞的声音在周遭的安静下显得特别的突兀,没有人说话,简南自然是不会去当那个出头鸟,于是乎选择抱着自己的碗乖乖吃饭吃菜。 白月笙在刚才给她来了电话,说是路上有些堵车,大概还要有十几分钟才能到,简南已经跟他说了如果太麻烦就不用来了,她可以解释的。 反正啊,今天这场鸿门宴,他还是能不掺和就不掺和吧。 “昀树,今天这道鸡汁茄子,很不错,你尝尝看。”柳璃温柔地说着,边为秦老爷子布菜边招呼着其他人用餐。 这时,声称身体不舒服的沈月芬,人未到声先到,语调欢快,中气十足。 “这就吃上了,速度够快的呀。” 柳璃夹菜的筷子顿了顿,笑开了,道:“姐姐来啦?快坐吧,张妈,赶紧为夫人倒上热茶,暖暖身子,从房间这一路过来,难为姐姐身体不舒服还走这么长一段路,真是不容易啊。” 沈月芬的住处离秦家主楼很远,那是当年秦世昊死后,沈月芬一怒之下直接从主楼搬了出去,后来想要搬回来的时候,秦老爷子不同意了。 沈月芬入座,简南不由自主地将视线落到搀着她进来的男人身上,俊逸斐然的脸颊映入眼帘,简南的手止不住地又开始抖,竟是连筷子也握不住了。 那人也在看她,笑得温和无害,还对着简南眨了下眼睛,把她吓得刚换上手的汤匙都掉了。 “呦,咱们的秦大小姐是怎么了呀?身体不舒服吗?我这把年纪了,才时常腰酸背痛腿抽筋的,你这么年轻,也这样吗?还是要好好保重身体呀。”沈月芬像个和蔼可亲的长辈一样看了简南一眼,却在说出下一句话后,硬生生让她在秋老虎还没走的天气下,出了一身冷汗。 “毕竟,要是到了下面,可就没有这么多人护着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