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五章:津市迷雾重重(一) - 妻迷心窍,从良总裁难二婚

第一百三十五章:津市迷雾重重(一)

空姐弯腰示意秦厉北,小声问道:“这位小姐有什么地方需要帮助吗?” “来一块热毛巾,还要一杯热可可,一杯热奶茶,一杯红枣姜茶。” “好的,马上准备。” 空姐回餐位准备了,秦厉北目光锁住攥着毯子将自己裹成了一团的女人,额头布满了细密的汗水,粉嫩的唇被她咬得冒出了血珠,不知道是梦见了什么,眼泪竟然是顺着眼角淌成了一条小溪流,这让他很是无奈。 青丝柔顺乌黑,乱中有序地三散落于垫子上,就像是伤感的上好的绸缎,秦厉北轻柔地抚着。 “不怕不怕,三哥在这里,谁也伤害不了你……” 简南没有安静下来,反而抖得更加厉害了,双手在半空中挥舞着奋力地想要抓住什么东西,他低头凑到简南唇边,只听得她喃喃自语地喊着些什么。 “……哥……” 温柔宠溺的目光刹那间冰封万里,秦厉北闭上眼睛,良久后才睁开,看着蜷缩成一团的女人,自嘲地笑了。 “还是比不了,永远比不了。我比他晚了十一年遇见你,还真的就晚了一辈子。” 他拨开简南额头凌乱的发丝,因为怕她的手砸到其他地方受伤,于是乎小心翼翼包住了手,放在两侧,又盖好了毯子,这才俯身,在额头上印上一个吻。 那是在秦世昊死后,简南被噩梦困住,每晚每晚睡不着觉,一点点消瘦下去,一个礼拜便瘦了十斤的时候,他每晚睡前都要做的一件事。 “南南,我究竟该拿你怎么办。” …… 空姐送过来毛巾和饮料,在秦厉北示意下放了出去了,临到门口,觉得这男人真帅,忍不住偷摸摸地用余光多看了一样。 暖黄灯光下,男人用热毛巾轻轻地擦拭额头脸颊的汗水,甚至还哼起了不知名的曲子,听着很是清欢柔和,很像是,摇篮曲。 新来的空姐很是羡慕,冒着星星眼回了工作区,拉着另一个较为年长空姐激动道:“你知道吗,刚才我去送餐的那里,有个男人居然哼摇篮曲哄人耶!天呐!好苏!” 年长空姐敲了一下她的脑袋,教训道:“你知道什么呀!那是秦厉北!这些话以后不要随便乱说了,那个圈子里头的人,乱得很,谁知道那个女人是谁啊!你还好苏?” “啊,秦厉北啊?我看过新闻啊,那不就是和沈扬诺在一起的那个霸道总裁吗?哎呀,我就说怎么那么眼熟,我之前看过他的照片的,就是和沈扬诺一起吃饭的照片,不过后来照片和新闻都被公关了!” “知道就好,咱们做好分内的事情,不该沾惹的事不要去搭理,明白了没有?” “哦哦!” 迷迷糊糊地从梦中醒来,秦厉北不在,手边放着三杯饮料,还恰好都是她喜欢的口味,但她又不敢碰,万一是秦厉北自己要喝的,那不就是很丢人吗? 这么做了一场梦,仿佛坐着时光机器回到了过去,重新经历了一次剜心之痛,整个人就像是再次死了一遍,若不是有个人一直握着她的手,她都怀疑自己能不能醒过来了。 而且,为什么会突然梦见那段时间,她已经很久没有想起来了。 “你醒了?”秦厉北从外面进来,指着一排饮料,问她:“想要哪一个,自己选。” “给我的?” “不然能给谁?” 简南心一动,伸手摸摸鼻子,随手拿了杯热可可,小声道:“谢谢。” 随后,一路无话,秦厉北不知道该说什么,简南是不想说话,深处万米高空之上,哪哪儿都没有实感,飘飘忽忽,还有身边的男人,冰冻三尺的森寒目光。 简南疑惑,她就是打了个盹儿,发生什么了,怎么就变得跟喜马拉雅山一样冒寒气了呢?她睡觉之前虽然没有热情似火,可脸上表情至少还是正常温度的。 …… 就这么尴尬着,飞机落地,简南在出站口等着,秦厉北戴着墨镜站在一边又高又冷。 她预先跟大顺哥说了自己要来津市,大顺哥在电话里头拍着胸脯信誓旦旦地说一定会来机场迎接她。 等了几分钟,把简南给惊了个讶,来接机的竟然是一向不太愿意搭理简南的李大哥。 李大哥看起来脸色比之前她离开时候好了很多,今天穿了身黑色卫衣,洗得发白的牛仔裤,脚上是上次她专门寄过来的运动鞋。发型上还是一如既往的寸头,但因为面色红润,看起来竟是比以往更帅了些。 “李大哥,你来了啊,我大顺哥呢?” “在家照顾刚出生的小狗。” 上次简南和大顺通电话的时候,就说起家里头要有狗崽子了,没想到这么快,倒是让简南很是惊喜,直说要去家里头看看。 “这几天我们工地上放假,正好都在家,你们要是想看,我也没有意见。” 难得李大哥同意,简南受宠若惊,扭头征求秦厉北的意见,简南的期盼看在秦厉北眼里,他是说不出来拒绝的话的,于是乎点头,道:“可以,我陪你去。” 手里头的行李被秦厉北直接接过去塞后车厢,简南心里头虽然很是疑惑,刚才在出站口的时候,秦厉北接了个电话,她听得模模糊糊的是说甄客有事情要和他聊聊的,语气很是紧急,怎么现在还有空陪着她一起去看小狗? 简南紧跟着他身后上了车,不停地嘀咕,等回过神来的时候,秦厉北已经系好了安全带退回到自己座位上了。 她又忘记了,要系安全带的事情,不过这时候她还是想要挽尊一把,嘟囔:“我记得的。” “嗯,我知道,我只是比较喜欢多管闲事。” “……” …… 一路无话,到了他们住的那个小院子,大顺哥喜滋滋地冲了出来,手里头还抱着毛茸茸的小狗,简南看得欢喜,抱着不肯放手。 “你喜欢的话,我送你一只,你要不要啊?” 再养一只?可是……她已经有一只了,如果秦厉北承认的话,不对,这样想想,小白也不是她的,那是他偶尔借给团团的,然后就没有然后了,离开城南别墅的时候,小白也就跟她没关系了。 “好……” 啊还没说完,简南便听秦厉北挑眉,严肃道:“我们家已经养了一只了,萨摩耶,很可爱,团团也很喜欢。” 秦厉北一向说话八面玲珑,偶尔直接开口怼人的时候不多,但那都是在自己的势力范围内觉得被冒犯了,才会有的反应,谁能想得到,这次出差,秦厉北倒是时时刻刻地在怼她,她什么也没有做啊,简直千古奇冤! 尴尬的简南嘿嘿笑着,和大顺哥又闲聊了几句,然后将话题引到了金茂项目上面了。 “上次不是还说为了赶工期很忙吗,这才过了多久啊,怎么就有时间休息啦?我还以为说这次过来的话,只能等你们下了工地才能见到了呢。” 李功故意走到王大顺旁边,连续咳了好几声,王大顺仿佛没注意到,继续操着一口海蛎子味道的普通话,认真说:“你不知道吗?工地上前几天就停工了,我本来想告诉你的,但是后来想说这些工程队的队长会向你们汇报的,我就没跟你说,这么大的事情,你们怎么会不知道呢?” “究竟是什么事情?什么时候发生的啊?” “就差不多十多天之前,有个小伙子从刚拆除挡板的水泥板上掉下来,死了,队长就直接让我们回家,说是等通知上班,后来我们回去了一次,但是又死了人,然后就彻底休假了。” 前段时间她的注意力没有在金茂的事情上面,但是如果真的有大事发生,并且连人命都闹了出来的话,路衡应该会告诉她的,既然路衡那边一点消息都没有的话,那么要么是路衡也不清楚金茂这边的情况,要么是路衡看她照顾团团辛苦后来又有了订婚宴的事情,便没有跟她说。 后者还好,说明路衡知道这边的情况,也是心中有数的,之后如何处理,这中间有什么猫腻,也都能及时处理。可万一是后者的话,简南心中恐惧油然而生,这表明路衡对金茂这边并不能完全掌控,金茂这里究竟藏匿着什么秘密,都是个未知数。 她看向秦厉北,问道:“你知道这件事情吗?” 问完,简南立马觉得自己就是个白痴了,秦厉北已经卸任,金茂是元北的项目,他又怎么会知道金茂项目的进展呢,何况是出了这种关乎人命的意外。 “我不清楚。” 秦厉北的惊讶并不必简南少,他在这里是安排了些耳目的,但是上报上来的信息中,并没有提到这件事,只是说一期工程进行到了尾声,工地只留下了部分人员进行扫尾工作。 现在看来,真是情况如何,还得亲自和工程队的人谈一谈,还有就是去工地看看。 简南想了想,觉得还是应该多问几个问题,比如现在最严重的一件事…… “事故最后是如何处理的,有找人来检查究竟是意外还是人为的,或者是查查事故发生的具体原因吗?” “这个……”大顺想要继续说下去,李功这次是直接打断了他的话。 “简小姐,我们就是在工地上上班,有些事情不是我们能管的,我们也不想掺和进去,小老百姓,老老实实地活着,一日三餐呢刚吃饱就不错了,没什么可奢望的。所以不好意思,我们很多事情都不清楚。” 大顺似乎很听李功的话,他这么一说,大顺也不说话了,可怜兮兮地盯着简南看。 简南当然能够理解李功的想法,别说他们了,就单单是自己,如果不是有那么大的一笔工资在每个月的十五号都会转进自己的邮箱,简南自己都不是很愿意掺和到这些事情里面来。 秦家里头那些狗头倒灶肮脏龌龊的事情一堆一堆,她头大都来不及呢,怎么还会有时间来搭理这些根本深不见底的工地上的事情。 “我明白的,是我考虑得不周到。这样吧,我先去工地上看看,等之后,找个时间,咱们再一起吃饭吧,大顺哥!”简南笑得窘迫,道:“我还一直惦念着你的鱼粉呢,超级想要吃,上次你托小薛记者带回去的那盒细粉,我煮了一次,我家儿子直接就迷上了呢!” 不谈公事了,大顺又开始笑得没心没肺的,他原本因为李功不让他说话很是郁闷,见到简南给了个台阶下,没有怪他不帮朋友,心情好了很多,于是乎就想要在吃的上面补偿简南。 “你想吃什么都可以,来这里就当成自己家,来点菜吧!你大顺哥听着呢!” 简南说了几样菜,都是津市这边的特色小菜,她也是真的将大顺哥和李功当成了好朋友,丝毫没有客气,点完之后,想起来做菜的话也是要买食材的,大顺哥他也没有那么富裕,这样还是不是不太好? “大顺哥,会不会太麻烦你啦?要不然的话,我在酒店吃也是可以的。” “说什么麻烦不麻烦,等会儿忙完了事情的话就回来,我亲自下厨给你做鱼粉,这个鱼粉一年就只要一百斤,我专门给你留的。”说着,貌似是这才看到秦厉北一样的,上下打量他,幽幽道:“秦总既然来了,也一起吃吧。” “好啊!谢谢!” 大顺将视线落到了秦厉北一左一右拿着的两个行李箱,上前认真道:“这次来了就别住酒店了,来住家里,离工地近,景色还好,空气清新。二楼就有客房,冬暖夏凉,绝对的舒服!” 大顺哥夸得眉飞色舞,说的有些也是有道理的,而且住在这里,总能碰见工友什么的,说不定能套出一些不为人知的细节。 “好啊!这样不仅仅能省钱,还能多和你们聊天赏月看星星,从诗词歌赋聊到人生哲学,多好是不是啊~~~哈哈哈哈~~~” 简南哈哈大笑,不经意看到秦厉北,立即收敛了笑容,转过身去,背对着他继续和大顺哥说话了。 被无视掉的秦厉北,黑着脸,莫名生气,这个女人天天到处乱和别的男人聊天,是想做什么,真当自己是死了吗?还笑得那么开心,对着自己怎么就没有那么好的心情?和自己坐一趟飞机而已,居然还吓得做恶梦,做恶梦就算了,叫的还不是自己的名字。 秦厉北越想越心情不好,脸色也越来越臭…… 大顺哥小声对简南嘀咕:“你们老板是不是总是这么一脸别人欠他钱的样子啊。不然为什么,我每次见他,都乌云盖顶的。” “额……这个嘛……你也知道的,可能是当老板的压力比较大,心情不好,是可以理解的。你体谅一下哈~” “真难为你了哈,和这样的老板一起工作。不过你们老板,虽然脸色臭臭的,但是还是好帅耶!” 简南:喵喵瞄? 大顺哥疑惑:“不是吗,你不觉得很帅啊?” “……额……”这个该怎么回答,简南心里头也是没有点数的,偷偷瞅一眼仍旧杵在院子中央的男人,男人正双手插兜,表情严肃又认真地盯着她看,把她看得鸡皮疙瘩都要起来了,怪吓人的,在老板面前说他不帅,会不会被报复呢?在线等,特别急…… “……是,是挺帅的。” 大顺哥突然以一种骄傲的表情看着简南,下巴上扬,高兴道:“但是我觉得吧,还是我们李功更帅一点儿!我们李功是个大帅哥呢!” “行,行,行,李功帅!” 两人前面还聊工地上面的事情聊得很紧张呢,怎么突然间画风就变了,还变得如此清奇,真是接受无能啊!!简南在心里默默郁闷,此时电话铃声响了,正好给了简南结束掉这个话题的机会。 指了指手机,无声说着‘我接个电话’,然后起身走到了一边。 电话是路衡打过来的,说是在津市的话,全部的行程和计划甚至是决定,全部听秦厉北的,秦厉北怎么说她就怎么做,末了,在通话的最后,路衡认认真真地一字一句嘱咐简南,无论如何一定要保证自己的安全,一旦觉得有任何的不对劲儿,就立刻从津市离开,一刻也不要犹豫。 简南余光扫过秦厉北,秦厉北正好也在看她,两相对视,他肃冷的周遭气息,无端端令简南打了个寒颤,路衡全程都在说让她保护好自己,随时坐好撤离金茂的准备,可是秦厉北呢,他知不知道这里的危险程度,万一出事,他是不是就成了罪魁祸首,所有问题都会推到他身上。 还有一直萦绕在她脑子里的问题,为什么一个已经被股东从集团里踢出去的总裁,还能够决定集团未来十年内的最大项目? 这里头问题太多了。 “阿南,阿南?” “是!怎么了?” 简南想得入神,回魂后连连点头,道:“嗯。好的,我明白了!” “你明白什么了啊你,就明白了,一定记住,无论发生什么,都没有你的生命安全来得重要,记住了吗?” “记住了。” 她无比感叹,路衡可真的是个好老板,将集团利益放在员工生命安全之下,这样的话听起来,特别是从如春风般温暖的路衡那儿听到,真的是令人很是感动。 她在心底默默地做了个决定,一定要做好这份工作,给路衡一个惊喜! 关了电话后,简南跟大顺哥和李功分别道别,然后请李功载他们去甄客那儿。 从大顺哥他们家的院子到甄客那儿,沿路的景象渐渐有了深秋的气息,满树金黄的叶子,跟不要钱似的,扑簌扑簌地往下掉,纷纷扬扬铺满了整个视线。 路上坑坑洼洼,颠来倒去,尽管李功的车技很不错,也还是晃悠得人头晕,到了小木屋的时候,简南已经是一脸菜色,抱着树干就开始吐。 李功犹疑着多看了简南一眼,心里头不知道在想些什么,秦厉北上前一步,拍着她的背,冷冷地问:“哪里不舒服?需不需要去医院?” 李功奇怪,这个男人明明是在关心简南,为什么又是一副不耐烦的语气,真是奇了怪了。 “不用。还是先把情况弄清楚再说吧。” 简南摆摆手,抹了把脸,雄赳赳气昂昂地就去敲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