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七章:软肋(一) - 妻迷心窍,从良总裁难二婚

第一百三十七章:软肋(一)

简南没好气地问:“你好,董少爷找我什么事情啊?” 打电话来的董胡笑得谄媚:“南姐,你和我男神待在一起吗?” “你问这个做什么咧?” 自从上次在订婚宴上遇见了董胡,这家伙知道了简南和秦厉北是兄妹,瞬间就跟打了鸡血似的,也不知道从哪儿弄到了简南的电话号码,时不时地就打电话过来骚扰一下,打探秦厉北的行踪,把简南弄得烦不胜烦。 “我想知道我男神在做什么啊!我能不能过去找他啊!我老爸又骂我不学无术了,说我连一点点小事情都处理不好,南姐,你告诉我我男神在哪儿呗?我就可以去找我男神求解决办法了呀!”电话那头的董大少爷,说得着急死了,急得都快哭了的嗓音:“南姐,你不会见死不救的吼!” 简南本想直接拒绝的,但是转头看见满目残渣的水泥板,突然想到了一个点子,笑得爽朗:“当然是不会的啊!我会是那种人吗?董少爷啊,我告诉你哈,我们现在正在外头玩儿呢,你要过来不?你男神当面教学哦,十分划算!” “真的吗?”董少爷听起来对简南的提议十分的激动,想也没有多想便答应了,简南报了地点过去,还贴心的叮嘱了他一定要赶紧过来,还得是带着花露水的,不然秦厉北可就转战别的场地了。 “好的好的!我马上就过去哈!南姐你可得让我男神等着我哈!我还给南姐你带好吃的!” “好咧,我看好你哦,董少爷!” 挂了电话,简南无奈地摇着头,这位大少爷,还真的是富二代中的一朵奇葩,活得另类潇洒不说,未来眼看着会变成傻白甜似的总裁,光想想就觉得东升集团的未来堪忧。 李功好奇,多问了一句:“简小姐看起来,心情突然间就很好了?” “哈哈,一个很可爱的男生,咱们说不定会有一个很好的人质,接下来水泥和其他钢筋的这些问题,都会有人来帮忙的。” “那么,看来是不用担心了?” 简南摇头,哪儿有那么简单,不过就是多了个人质而已,具体的,还得到时候具体问题具体分析,不过现在想想,她这算不算是不择手段利用别人来达到自己的目的? 她摇摇头,无奈地安慰自己,这就是城市森林中的规则,团团还在柳璃手中,她必须在最短的时间内成长起来,才有可能去跟柳璃谈判,接回自己的儿子。 …… 结束了工地的探查,简南又在李功的带领下来到了警察局,进门的时候,正好遇见那天在张警官身边的小警员,小警员也还记得他们俩,听简南阐明来意之后,二话不说便直接将人带到了警长办公室。 “报告!张警官,您的客人到了!” “什么客人?我今天没有安排会客……”张警官的注意力还在电脑屏幕上,边拉转椅边念叨:“是谁……啊……怎么是你啊,简小姐?啊,不对,现在应该喊你秦小姐才对!毕竟是秦家正式对外承认了的千金小姐,身份不同寻常了,我们还是要更加尊重一些!” 说着,张警官对着小警员一声吼:“还不赶紧去给咱们的秦大小姐看茶啊!万一把人给渴到了可怎么办?!你负责的起吗?” 小警员被突然一顿骂,心里可委屈了,简南笑得温婉,自己个儿拉了把椅子便坐下了,坐下后劝张警官道:“大人有大量,别和小孩子一般见识,大家都是打工的大家都不容易,我也不是慈禧太后,还要人步步伺候到位的,就算了,给我一杯开水就行。” 话落,简南给了小警员一个安慰和鼓励的眼神,而小警员感激地冲回茶水间去倒茶了。 “张警官,我这次来是想问问,昨天在小木屋那里,警察局的调查结果是什么样子的呢?有没有任何关于我们甄设计师下落的线索?” “线索倒是有几条。现场的血迹大部分是狗血,但是茶几上面的血迹是甄客的,根据现场打斗痕迹,我们估计当时应该有三四个人在现场,而且身手矫捷,而且,我们发现,当时在现场的应该还有一个工地的建材供应商,我们去他家调查过了,那个叫做王育枝的建材商,也失踪了。据他的家人说,那天他说是要和一个客户谈接下来的几笔生意,一大早上出去,结果到了很晚还没有回去。” 简南猜想,建材商会在甄客那里,可能是因为甄客想要查水泥渣的事情,而那些打手又是怎么回事?难道是建材上知道自己以次充好的事情败露了,带人上门威胁甄客?可是秦厉北说过甄客的伸手不是一般人应付得了的,而且,建材商如果是和甄客谈不拢的话,杀人灭迹,他也不应该跟着一起消失才对。 迷雾重重,简南心里头沉甸甸的,这些问题一个接一个的,倒是什么时候才是个头? “秦小姐,您喝水!” 小警员递了茶水杯过来,简南接了,笑着说了声谢谢,小警员挠挠头,害羞地说:“我泡的茉莉花茶,秦小姐应该会喜欢吧?” “会,我很喜欢茉莉花,谢谢。” 张警官瞪了小警员一眼,没好气地说:“我让你泡茶的时候怎么没见你特别关心我爱喝什么味道的茶水啊?个小赤佬!看见美女就走不动道!” 简南忽视张警官教育小警员,抬头,看了看这间办公室里头四周额装饰,板正严肃的典型办公室风格,还真是和张警官一如既往的严谨认真的做事风格很像。 “行了,出去。还有你,你是叫做李功吧,你也出去,我有点其他事情跟秦小姐说。” 提到自己,简南这才收回打量的视线,点头示意李功先出去。 等办公室里面只剩下了她自己和张警官一个人了,简南开口问道:“张警官,你想和我说什么?关于小木屋,还有什么其他的线索吗?” 张警官从容起身,从角落的保险柜子里拿出了一份文件,递给简南,示意她自己打开来看看,然后自顾自地掏出烟,点燃。 简南觉得奇怪,打开来一看,忍不住恶心地呕了起来。 脑浆喷溅,鲜血四溢,还有残肢,简南觉得自己快晕过去了。 “这是,工地发生意外的现场照片?” “是,出事的时候,就有工人报警了,等我过去一看,收集了资料,准备再进行第二轮调查的时候,上头说不用了,严密封锁消息,绝对不能泄露出去半个字。” “那死者家人呢?他们竟然也不吵不闹,就任凭自己的家人不明不白地死在了工地上?” 张警官不屑地笑了:“工地上那些人,家里头也是穷的,那些家人拿了抚恤金,直接就搬走了,现在根本找不到人。究竟给了多少钱,我们不清楚,但是应该给了不少。” 说到这里,张警官看了简南一眼,不满道:“你们元北也是财大气粗啊,上头封锁消息肯定花了不少钱,封死者家属的口,那笔钱,肯定又是花了不少,但是你们愿意花钱做这些事情,怎么就不愿意查查这里头到底是什么原因,或者说工地安全保障做足一点,也不至于发生这样的事情了吧?” 这也是简南不明白的地方,按道理说,之前发生爆炸案那么大的事情,举国上下多少媒体的眼睛盯着这里,怎么说也不会再傻到去做那些违法犯纪的事情,但现在看来,的的确确是做了,还做了不少。 “那么,张警官给我看这张照片,是几个意思?” “两个意思,首先呢,是当初你承诺过我的话,你说元北集团想要的是尽全力保障工人的生命安全。第二个意思呢,就是,我怀疑这是一场谋杀,所以,我还会继续调查下去,因为咱俩的旧相识,所以我才来提醒你一句。” 简南反驳:“工人也是人,不是机器。这是元北集团所有人的共识。我们会……” 未等简南将话说完,张警官便打断了她,不屑道:“这个共识究竟做没做到,你自己恐怕都不清楚。” 张警官的质问,简南也没有办法理直气壮地回答,事情会发生到现在这样的地步,谁都没有想到,也不想它发生。 一时间无话,简南见也聊不出其他什么有用的东西出来了,便起身准备离开,临出门前,张警官突然问了简南一个问题。 “简哥要是知道你还是冠上了‘秦’这个姓氏,不知道会不会气得从棺材板里卖弄跳出来,掐死你。” “那就让他跳出来看看,反正从小到大,他打我也不算是打得少了,肋骨骨折了两次,腿骨骨裂两次,脑震荡三次,我已经很习惯了。” “但你是他的女儿,你妈那个贱女人勾男人,你怎么就能连一点羞耻之心都没有,跟着攀上秦家!”张警官越说越气愤:“你爸是为了救你才死的!你这种行为,要是搁在古代,那就是认贼作父!” 脚步一顿,放在门把上的手送了开来,简南犹豫了会儿,转身回头对着张警官笑了:“是啊,我就是罪恶的化身,老天爷怎么还不来一道天雷劈死我呢?张警官,过去的事情,人都死了,能不再提了吗?” 上车离开的时候,李功见简南脸色并不好看,他刚才在外面听见办公室里头似乎有争吵的声音,但因为有那小警员在,也不好意思去听,现在想问有问不出口。 简南觉得很累,过去的那些事情,就像是一张网,层层叠叠密密麻麻,将她笼罩其中,根本找不到出口逃开。 回到院子,进门的时候,大顺哥的注意力全部在一窝小狗上,刚出生的小狗还是软绵绵的一团团,萌得吐奶。 “我去做饭。”李功留下这句话就进厨房了,大顺哥抱着其中最小的一只小奶狗,举着爪子作势要去挠简南。 简南干脆蹲了下来,逗着小狗,大顺问她今天出去感觉怎么样。 “不怎么样。事情完全没有头绪。其他的还好解决,就是我们现在连对手是谁都不清楚,我们现在是和谁在打擂台,也不明白,很容易完全被对方牵着走。这样实在是太危险了。” 大顺哥犹豫着,看了眼厨房方向,李功忙碌的背影落进眸底,他开始纠结,应不应该说实话。之前任何决定都是李功做的,他完全没有异议,可是这次是简南,是这么久以来唯一一个不轻看他们这种只会卖苦力的人,简南是朋友,他却不能帮忙。 大顺心情很不好,简南被小奶狗摇尾巴讨好的样子给迷着了,正抓着它的小爪子玩呢,没注意到大顺哥的表情。 …… 文件是经由村子里唯一的快递员送来的,说是早上起来的时候包裹就在他家门口了,他看见上面写的地址是李功他家,就直接给送过来了。 接过包裹,秦厉北匆匆上楼拆开,是一段视频录像,里面是衣着整齐丝毫不见任何受到逼迫迹象的甄客,一字一句地说着,他是如何被元北集团威逼利诱,在金茂项目上,偷工减料,牟取暴利的,而且整个度假村的设计,存在致命缺陷。 “以上,全部是事实,我作为金茂项目的总设计师,难辞其咎,对不起。” 呵呵,秦厉北直接笑了出来,这些话,甄客那个自命不凡的男人是绝对不会说的,就连他最爱的女人离开的时候,都没有说过对不起这三个字,怎么会在这种对他来说可有可无的事情道歉,简直好笑。 他接着又拆来了其中的文件,继续看了下去。 连续重新看饿了两遍,秦厉北才按照文件末尾的指使,点开第二段视频。 满屏雪花,只有一道经过特殊变音处理的人声,一板一眼地提出自己的要求。 “公布这些资料,承认元北以次充好偷工减料,并且退出金茂项目的建设,同时甄客要为谋杀建材商王育枝负责。” 不管背后做这些的人是哪一个,他秦厉北这辈子,最痛恨的,就是受人威胁。 …… 路衡接到电话的时候,正好唐律师也在,便直接开了视频会议。 “秦总,法院的传票已经到了王小姐手里头,具体时间安排在这个月二十三号,如果您方便的话,我们最好见个面,商讨一下上庭的计划,以及该如何举证您和王小姐之间的婚姻已经没有存在下去的必要。” “到时候我会出席,至于具体的手段,我不关心,只要最后的结果,是能把这个婚离了,就可以。” “好的,我明白。” 唐律师又聊了下,之后提前先告辞了,路衡等办公室的门关上,才问:“我真是懒得说你,既然现在非得离婚,当初又为什么要结这个婚?你闲的慌啊?” “如果不是看在王琦的面子上,比起离婚,我更愿意丧偶。” 路衡打了个寒颤,“啧啧,真是狠心,毕竟人家现在还为你千辛万苦地怀着孩子呢,这种话你也说得出口。幸好我不是女的,也没爱上你,不然下场真是惨兮兮!” 感叹一番后,路衡收敛了笑容,正襟危坐,道:“说吧,金茂那边究竟是什么情况?” “原先我们的猜测是正确的,有人想要从建材这个方面整垮整个项目。我收到了一份资料,已经发送给你了。” 路衡打开文件,看完后,直接将遥控砸向了墙壁。 “还真敢说,这群人以为他们是什么人,太岁头上动土,他们也配?” “配不配的,先不说,但目前他们在暗,我们在明,必须将人找出来,杀鸡儆猴,告诉所有人,所有对元北打主意的那些人,元北不好惹。” “那是必须的,就凭他们就想置元北集团于死地?哼,也不看看他们有没有那个斤量。”路衡讥讽:“甄客的身手,放眼全国,能将他制服并且带走的人本来就不多,加上和元北红有敌对关系的,恐怕也就是白氏,秦家,还有三合会这三家,但是虽然这三家都有动机,不过总有一家是现在不怕死的。” 秦家那边,原野已经调查过了,没有问题,至于白氏,如果元北退出金茂项目,得利最大的倒是白氏,而三合会那边,上次在船上见过一面之后,曹爷没有任何动作,难道是在这里等着他? “重点关注白氏和三合会。” “好,我明白。对了,阿南在那边过得怎么样?我给她打电话,她都没接。” 她当然没接,因为那些来电显示都被他一个个删除了,简南那个女人根本不知道你还给她打过电话,那个傻女人,也许现在还以为是手机运营商的问题呢。 “现在那些人既然都敢把主意打到了甄客头上,那么阿南作为这个项目的总监难免会被盯上,你看着点儿,别让人再和甄客一样钻了空子!” “……她是我……我妹妹,我自然会关心她。” 秦厉北看向房间桌子上,她刚送上来的猪脚面线,今天貌似是村子里面的什么传统节日,她一大早就跟着大顺去凑热闹了,临走的时候送了面线上来,说是这样吃的话,能够去除霉运。 这个小女人,什么时候变得这么迷信了,虽然吐槽着,但秦厉北还是不自觉地笑了出来,路衡见了,觉得自己肯定是眼花了,不然怎么会看见秦厉北在这种时候还能笑得出来,还笑得这么的,真心实意?他疯了,肯定是疯了! 闭上眼睛之后再睁开,天呐,秦厉北还在笑?! “你遇见什么好事了?笑得一脸纯情小处男似的?!”路衡揶揄:“难道是沈扬诺追着你到津市了?不会吧,老夫老妻了,还这么浪漫?” “与她无关。” “可我前几天看见沈扬诺去津市了,不是去找你的吗?还坐着轮椅呢,这是发生了什么事情。你知道原因吗?跟集团和金茂的项目,有没有关系?” 她来津市了?那个身体状况,怎么能来这种地方,前不着村后不着店,万一出点问题都没有办法及时送医院,秦厉北这边厢想着沈扬诺来这里做什么,那边翻着快递包裹,着才发现,包裹里面还有一张明信片,因为只是薄薄的一张纸,因而刚才没有注意到。 【时间:9月26日地点:李家小院事件:简南卒】 这一行字下面,是一个骷髅头,还有一句话,也真是这句话,竟让一向波澜不惊的秦厉北狠狠地将手中的玻璃杯给捏得粉碎。 “怎么了?不说话了?我刚才是听见了玻璃杯碎裂的声音吗?” “……路衡” “嗯,我在,什么事情你说。” “我明天会将南南送回北城,航班信息等会儿发给你,你安排人到机场去接。” 路衡不理解,说的好好的,怎么一提到沈扬诺就要把人送回来? “呦呵,你该不会是因为沈扬诺去找你了,想过二人世界,结果就把你妹妹丢回北城了吧?哈哈啊哈啊哈!”路衡大笑起来:“你还是人家哥哥呢,有你这样的吗?见色忘妹啊你。行吧,你送回来,我会好好安抚阿南被亲哥伤害的幼小心灵的!” 路衡不断打趣,秦厉北冷了脸,幽幽启唇:“你好好照顾她,再多派几个人守着,铁桶一样的围起来。” “出事了?” “想玩,就陪他们玩玩。” 秦厉北明显皱眉,路衡识趣地不再说话,结束视频通话的之后,秘书进来,说是有一通医院打来的紧急电话。 “喂,护士长,是的,怎么了?” 护士长焦急道:“你还记得上次你朋友送来的那个孩子吗,他从楼梯上摔下来了,正在我们医院做急救,但是你也知道的,这个孩子血型特殊,血库库存不够,所以能不能麻烦你,再过来一趟?” 路衡腾地从座椅上坐起来,拿了车钥匙便往外冲。 秘书跟在后边喊,“路总,你去哪儿啊,下午的会议怎么办啊?” “不开了!取消!!” …… 急救室门外,路衡取血之后,下楼来看看究竟是怎么回事,没想到竟然会见到秦太太,柳璃。 柳璃见到路衡也很是惊讶,她知道这位替代了秦厉北成为元北集团总裁的男人,和简南的关系很不错,不仅仅是不错,就她阅历无数男人的眼睛来看,这个男人,对于简南绝对不止是朋友那样简单。 所以,在医院见到路衡,她不由得怀疑,这是不是代表着简南在自己身边安插了眼线,否则团团刚摔伤,怎么会就那么快有人通知了简南,然后简南又让这个叫做路衡的男人国来查探究竟是怎么回事。 仅仅是几秒种的时间,柳璃已经将路衡出现在急救室门口的各种可能在脑海中演示了一遍,继而,挤出了两滴眼泪,带着哭腔迎了上去。 “我真的是个不够称职的奶奶,我应该更加好的照顾好团团的,真是,天呐,我就转了个圈,那小家伙竟然就追着小皮球从楼梯上掉下去了!我真是,团团要是有个三长两短,我该怎么跟南南交代啊!” 路衡见柳璃声泪俱下的样子,准备好的几个疑问也不好意思问出口了。 尽管原先他要问的是,团团虽然调皮,但也不是那种不知道什么叫做危险的孩子,楼梯和一些稍微有高度的地方,那小家伙是从来不去的,怎么会突然摔倒? 但作为团团的奶奶,团团受伤,她应该心里头也不好受,他也不好再追问下去。 “秦太太,您别太难过,这家医院的医生水平都很高的,我相信团团一定会没事的。” “一定要没事才好啊!团团要是出事了,我怎么跟南南交代,我真是!” 柳璃还继续哭着,路衡扶着她在走廊椅子上坐下,静静地等着急救结束。 …… 津市,小院子里,大顺哥从楼上下来买凑到李功耳边小声说:“我刚才在楼上听见了简小姐和秦总在吵架,很大声!” “你听见他们在吵什么了?” “就听到一点点,好像是秦总要简小姐回北城,简小姐不愿意呢,两个人就吵起来了!”大顺哥揉着自己的脑袋,郁闷了:“好奇怪啊,你说为什么秦总突然要简小姐回去啊,会不会是因为怕这里的事情伤害到简小姐啊?他们要找的人究竟在哪里啊?会不会就找不到了?” 大顺哥认真提问,李功将人拉进了厨房,压低了声音。 “这些事情,我会看着办的,你不准插手,听见没有!” “我知道啊,你不让我说,我就真的什么也没有说的。我现在都很不好受,简小姐最近看起来状态并不好,刚才还被秦总骂了,其实回去也挺好的,这边太乱了,简小姐人那么好,不应该在这么危险的地方待着。” 二楼,秦厉北的房间,简南望着逆光背对自己的男人,整个心脏被泡在了冰水之下。 “秦厉北,当初是你非得让我留在元北,参与金茂项目的,现在又命令我不准掺和这些事情,你不觉得很好笑吗?我想请你别忘了,你现在已经不是元北的boss了,我没有必要听你的安排,世界那么大,我想去哪儿都可以!” 她死死地盯着这个男人,喉咙堵得难受,她今天从外面回来的时候,见到了沈扬诺,她就住在镇子上的那栋酒店里面,沈扬诺说,是秦厉北为她的机票,让她过来陪着的。 所以,沈扬诺来了,她这个替身就可以滚了,是吗? 简南很想开口质问他,是不是这样的,然而不行,在面对秦厉北的每一次,她已经将自尊踩在了脚底下,秦厉北的不说,是遮羞布,她又何必要自取其辱呢? “等这里的事情解决完了,不用你赶,我自然而然会立刻离开的。”简南努力地不让自己看起来因为秦厉北的驱赶而变得很难堪。 轻飘飘的四个字,哀伤的沙哑神声线,悄溜溜地钻进了她的耳朵里,搅乱了所有名为理智的思绪,秦厉北喃喃自语:“我后悔了。” “四年前,你因为是秦家的女儿,差点丢了一条命的时候,我那时候就该吸取教训,我也是真蠢,居然不明白,对于我们这种人来说,根本不能爱上一个人。” 秦厉北一步步朝她走来,脚步声踏在心尖,震得五脏六腑都开始针扎似的疼,痛得她就要站不住了。 “我早该想到,你终会成为他们攻击我的软肋。” 时光凝固,简南听得到自己砰砰砰的心跳声,无端端乱了好几拍,似是急冲冲地冲出胸腔,摊开在光天化日之下。 简南觉得自己应该要明白些什么的,可是在秦厉北深情凝视的目光中,脑子却转不动了,事情不该是这样子的,秦厉北究竟知不知道他在说什么? 从那天的那句‘谁说我不爱你?’到今天的这些话,她已经就快要重新陷进去了,四年的时间啊,死过一次的代价,她才勉勉强前刚从没顶的泥沼中爬出来,难道还要傻乎乎地跳进深渊…… “你知道,你自己在说些什么吗?” 估计又是秦厉北的手段罢了。 “软肋?我是软肋?我是你的软肋的替代品,对吗?” 简南笑了起来,眼里满是对自己的悲悯:“他们想要对付你,尽管方法再多,都比不上动你最爱的女人,一根手指头来得有用吧。可你要保护沈扬诺的,那还不如找一个替代品,就像很多年前你明明可以救我,却选择了带着沈扬诺一起离开,连看我一眼都不肯的那个时候,是不是啊?” 将结痂的伤口再次撕裂开,鲜血淋漓,简南却在将心底潜藏的不甘愿说出来之后,有种难得的解脱。 “秦厉北,我看见沈扬诺了,就在今天。我未来的嫂子啊,来找你了呢,我当然是不要打扰你们的二人世界了,对不对啊?你放心,不就是不打扰吗?你们完全就可以当我不存在的,我连呼吸,都会放轻声的,这样你满意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