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八章:软肋(二) - 妻迷心窍,从良总裁难二婚

第一百三十八章:软肋(二)

秦厉北摇头:“不,你一定得走。” 眼泪刷的掉了下来,简南绝望:“是不是,以后,这要是沈扬诺在的地方,我都不能出现?我连和她站在同一个地方,都会让她呼吸不舒服吗?!” 话音未落,简南便被秦厉北搂进了怀中,他轻抚着她的背,温柔地哄着。 “我后悔了,南南,我后悔了,你明白吗?” “哈哈哈哈哈~~秦厉北,你真的是,笑死我了……” 简南推开了他,笑弯了腰,手背狠狠地擦了眼角笑出来的水雾,忍不住讥讽:“随心所欲的秦厉北秦先生也会后悔啊,可惜啊,你的悔意对我来说已经是一钱不值的破烂了。” 秦厉北上前欲拉住简南的手,简南便又是往后退了好几步,声音里都带了哭腔:“秦厉北,我不是你的木偶,处处任凭你摆布,你没有资格命令我能做什么不能做什么。” 她要走,经过秦厉北身边时被拽住了手腕,稍微一用力,便被他拉进了怀里,顺着重力的作用,一个踉跄摔进了高大挺拔的男人宽厚的胸膛里,如铁般坚硬,磕得她的鼻子很酸,很疼。 秦厉北翻过身往后倒,随着一声闷响两人重重砸进了沙发里,咫尺之间,好闻的龙涎香扑鼻而来,带着令人心悸的味道。 她的后脑勺被秦厉北一巴掌摁住,将唇与唇之间的距离又拉近了些,唇形刻薄,似乎据说这样的男人天生凉情,从无真心。 也就是一秒的时间,简南脑中突然闪过了在医院时候王瑶讥讽的笑容,还有那句意味不明的嘲讽,甚至是,今天见到的沈扬诺,专门来陪着他的女人,一盆冷水照着她的头便浇了下来。 “放手!” 秦厉北非但不听,更是用力将简南困在了自己的怀里,活生生的人,能摸得到,能看得见,仿佛只有这样才能为自己漂泊半生的心找一个无风无浪温暖的归宿。 “你为什么不听话,为什么总是不听话?乖乖地听我安排,安静地回家,等我去接你,不好吗?你为什么非得和我作对……” 简南闭上了眼睛,任凭眼泪夺眶而出,秦厉北转过身,紧贴着她的身体,将她像抱熊娃娃一样抱在怀里,她双手抱胸,一阵冷风从胸口吹过,将生的勇气都一并带走。 秦厉北喃喃,“……为什么,你是秦家的女儿。” 声量极小,简南没听清,想要再听清楚些的时候,搂着自己的男人已经闭上了眼睛,也不知道是不是睡着了,他力气太大,再加上本就故意不肯松手,简南挣脱不得,只能就着像是他们刚在一起的那时候,总是喜欢窝在他怀里的姿势,迷迷糊糊地进入了梦乡。 …… 这一睡下去,再醒来是在大半夜,原先两人争执不下的事情,秦厉北最终也没有再提起来这件事,倒是抱着简南回房间之后,秦厉北又敲门进来,送了一杯牛奶。 “最近在津市发生的事情很多,喝了这个,睡得安稳些。” 简南不动,她暂时不想和秦厉北说话,因而假装自己还睡着,秦厉北却早就看穿了。 “别装了,是给你倒的牛奶,助眠的。我走了之后,你记得喝。” 叮嘱完,简南感觉到秦厉北又帮自己掖了掖被角,还开了床头的台灯和蚊香液,这才退了出去。 眼泪再次掉出来的时候,简南根本没有能力去阻止自己躲在被窝里面狠狠地哭一场。 这样温柔体贴细心的秦厉北,很容易让她想起只属于自己的那个三哥,这个名为秦厉北的坑,她想爬出就更加困难了。 牛奶还是和以前一模一样的味道,他知道自己喜欢甜味儿的,所以每天都会加一大勺的糖,甜的掉牙,但很还高兴。 …… 这一觉睡得很好,丝毫没有收到临睡前和秦厉北大吵一架的影响,她睁开眼睛,看着自己枕着秦厉北的大腿,先是一阵蒙圈,继而尖叫着缩到了车里的角落。 “你怎么会在这儿的?不对!我怎么会在这儿的?这是在哪儿?!” 简南看了眼自己,衣服穿得好好地,可她睡觉前明明是换了睡衣的! 秦厉北幽幽地声音传来,及时地帮简南解答了疑惑。 “我帮你换的。” “非礼勿视你不知道啊?!”简南怒了! “又不是没有看过。” “你!!秦厉北!你!!” 简南哼了一声,不打算继续纠结这个问题下去了,因为她发现了更为严重的事情,她是在车上,而从车窗看出去,景色很熟悉,因为她过来的时候,从机场到李功他们的院子,走的就是这条路。 “秦厉北!你究竟想要做什么?!” “送你回北城。” 简南再也压抑不住自己的怒气了,直接开吼:“你是不是有病!” “对,我就是有病。”才会放不下你…… 虽然不愿意如此没出息地妥协,然而秦厉北敛眸不说话的阴冷狠厉,她还是挺害怕的,更别说秦厉北竟然敢做出,趁着她睡着的时候直接把她塞进车里连夜送机场的事情来,这根本不是人干得出来的事情,秦厉北为什么非得将自己送走?! 等她从车上下来,站在候机室的时候,后知后觉的简南这才恍然大悟,睡前喝的那瓶牛奶里面被秦厉北加了药,难怪她睡得那么熟,一路颠簸竟然没有意识。 “我是奉命来这里出差的,现在突然回去,事情没有解决,这是我的工作疏忽,你让我怎么面对路衡?” 简南觉得自己应该还是要再努力一下,莫名其妙自己就这样回去了,该处理的,该调查的,全部没有完成,就这么回去,简直丢人。 “路衡那边我已经打好招呼了,他不会怪你玩忽职守。时间快到了,去安检。” 简南压抑着火气,她觉得自己再盯着秦厉北这张脸看的话,一定会飞去上去直接往他那张欠扁的脸上挠一爪子的。 秦厉北手在简南身后一推,她踉跄几步,抓紧了背包上的袋子,不对劲儿,很不对劲儿,秦厉北那种神情,就好像,他们是生离死别一样的,为什么会有这样奇怪的感觉呢? 简南想回头,却被强势闯入脑海的沈扬诺生生止住了动作。 她没有回头,自然也就没有发现,秦厉北望着她离去的背影,直到看不见了,才转身离开。 大顺觉得奇怪,嘴快也就嘀咕出来了:“看起来挺舍不得简小姐啊,为什么非得送走啊?搞得我还以为要把简小姐卖掉呢!” …… 经历了一个多小时的飞行,飞机降落后半个小时,简南在出站口的座椅上呆了许久,还是没有见到路衡派来的人,可刚起身准备自己回秦宅的时候,竟然和董大少爷撞了个满怀。 正欲开口骂人的董少爷低头一看,认出撞自己的人是简南后,一声惊呼:“哎呦喂~南姐,怎么是你啊?不对,你怎么在这儿啊?我男神呢?” 董少爷往简南身后看去,左瞧瞧右瞧瞧,直把简南看得默默地在心底翻了个白眼,和你女神一起风流快活呢! “南姐,我男神没有和你一起回来啊?” 简南没好气:“没有,他还在津市。对了,你不是老早嚷嚷着要去津市找你男神吗?怎么还在这里晃荡?是不是发生什么事情了?” “事情是这样的!我那天打完电话本来就想走的,结果电话被我爹听见了,你知道吗,我爹特别生气,直接把我锁在家里,哪里也不让我去!还说我敢踏出家门一步,就把我腿打断!把我锁起来!关键的是,我妈妈这次竟然也不帮我了,真是好生气啊!哼~” 董少爷叽里呱啦一堆地跟简南控诉自己是如何遭到关押虐待的,还有他现在身无分文,机票钱都是卖了手表才得来的。 “南姐,你说我多可怜!” “所以说,是董总不让你去津市啊?” 董少爷点头:“是啊!” “那你就不要去了,回家吧,啊,少年,乖一点儿,不要给你爹你妈添麻烦的!也不要给你男神添麻烦,你男神现在正在忙着解决人生大事呢,懂吗?” 简南找了个位置坐下了,胸前搂着背包,一张脸黑得就快要下暴风雨。 董少爷也跟着坐下,托腮认真道:“但是我得去通风报信啊,南姐你还不知道吧。我从我爸那儿听说的,前些时候有人在黑市上面出了一千万,要买我男神的一只胳膊,今天晚上八点,就是这桩买卖的截止时间!”少年心性的董少爷闷闷不乐:“所以我才这么急忙忙地想要跑去告诉我男神,提醒他小心一点啊!” 这人智商真够堪忧的,都不知道是怎么活到这么大的,将来东升要是交到他手里,不玩完儿也得被玩残! 惊讶过后,简南只剩下愤怒,恨铁不成钢道:“你就不会打电话吗?等你飞过去,人都死透了你知不知道啊?” 董少爷也很是委屈:“南姐,我的手机被我爸收走了……” 简南已经不想翻白眼了,直接掏出手机给秦厉北去了电话,结果电话是通了,但是没人接,也就一个多小时的时间,秦厉北是没听见还是因为什么事情阻碍了他接电话呢?会不会是那群想要他手臂的黑市杀手,已经动手了? 脑补一开始,简南就停不下来了,如果董少爷说的消息是真实无误的话,那么秦厉北在第一天抵达津市的晚上就遇见的那个人,后来一身伤的回来,会不会就是那些杀手提在前踩点? 越想越乱,秦厉北的电话也一直没有打通,简南转念一想,只好给李功打电话,是他和秦厉北一起送她到机场的,李功应该知道秦厉北现在在哪里。 简南满怀希冀:“李大哥,你知道秦厉北在哪儿吗?如果他在你身边的话,让他接电话!” 李功刚出去送完货回到小院子,接过大顺递过来的水,擦了把汗,道:“送你去机场之后,秦总有事情需要处理,我们就自己个儿先回来了,现在我也不知道人去哪儿了。” 大顺在一边问:“简小姐,你找他有事儿啊?” 一颗心仿佛坠入无底深渊,简南捏着手机壳,茫茫然不知道该怎么办,这时候他会在那儿呢?大概是在沈扬诺那儿吧,那么沈扬诺的电话号码是多少呢? “怎么了?你找秦总有很重要的事情?听你声音很着急。” “李大哥,如果你见到秦厉北的话,绝对不要放他一个人独处,有人想要他的命。我求求你李大哥,对方不知道有多少人,可是在津市他自己一个,很难应付那些神经病的!你帮我找几个人保护他,可以吗?” 李功犹豫了会儿,才同意。 “好,我试试。” 挂掉电话,虽然有了李功的帮忙,然而简南还是没办法如此这般便放将一颗心放下。 担心秦厉北的安全,不知道从何时起,已经成了深刻在她骨子里的本能,即使脑子不灵光了,肢体还是会在接收到外界刺激的时候,自动自发地去给出反应。 简南痛恨极了这样的自己,现在秦厉北身边,想要关心他的人已经多得是,王瑶,沈扬诺,还有招招手就立马出现的一大堆女生,自己何必上赶着送关心送关怀…… 然而简南犹豫再三,还是决定给沈扬诺打电话。 她安慰自己,这只是双重保险而已,见死不救,不是她的风格! 电话嘟嘟了几声,被接起来。 “扬诺姐,我找秦,秦总。他在不在?” “他在洗澡,你不要来打扰我们,可以吗?” “秦总有生命危险,我必须……” 沈扬诺打断了简南的话,呵斥:“你不要忘记了,在四年前在高顿酒店,你答应过我什么,现在你最好牢牢记住你说过的话,滚得越远越好。” 电话被沈扬诺挂掉了,简南再打过去后还是这样,最后被弄得没办法了,便只能给沈扬诺发短信,可是短信发过去,亦仍旧没有任何回音。 …… 津市现在究竟有多少人,等在那个犄角旮旯里,偷偷地瞄着就为了要秦厉北的一只手,甚至可能会要了他的命。 她想到了小木屋的惨况,警官秦厉北没有明说,可是她们心知肚明,甄客的情况凶多吉少,那群人手段那么残忍,秦厉北只有一个人在那里,身上还有伤…… “董少爷,你想不想帮你男神?” “当然想啦!你看!”他晃了晃手里头的机票,得意道:“所以我等会儿就去津市啦!” “好!豁出去了!” 简南冲向柜台,把钱包往桌面上一丢,一脸严肃。 “你哈!给我一张去津市最快航班的机票!” 柜台人员愣住,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好,好,这位小姐,你稍等,我马上帮您查一下最近的航班是什么时候的……” 董少爷挪过来,好奇地探头探脑,问:“南姐,你这是做什么啊?” “去津市。” “哦!”点头的董少爷惊讶:“啊?可是,你不是刚从津市回来吗?” “废话,我当然知道我才从津市回来,但是就你,你去过津市几次啊,你知道怎么找人吗,要是找不到人,你怎么保证秦厉北不会有事啊?!我过去带着你找人,这样速度快一点儿,你明白吗?” 简南越说越大声,眼眶渐渐地就红了,泪水飚在眼角,下一刻就要爆发的既视感。 “南,南姐,你不要哭了嘛,我错了还不行嘛,等会儿咱们一起去,拯救我男神,好不好啊?” “谁哭了!鬼才会为秦厉北那个混蛋哭呢!我没有!哎一啊,你让开啦,不要挡着我看航班信息啦!” 她没有要哭,只是想要……眼睛很干涩,想润润眼睛而已嘛…… “还有!董少爷你现在就去联系警方……算了,不能联系警察,还是我自己来想办法吧!” 简南给苏妈打了电话,如果她猜得没错的话,城南别墅里面住的不仅仅只有苏妈他们四哥佣人,那么大的一块地方,她住进去的那几天,根本可能连十分之一都没有走完,而且苏妈那边一定有联系方式。 电话响了几声,就被接起来了,简南长长地松了口气:“苏妈,是我,简南。” “哎呦,简小姐啊,你打电话来,是要来家里面坐坐么?先生最近不在家的啊!” “不是,我是有件事情要请你帮忙。” “请我帮忙?”苏妈略微犹豫,点头:“好啊,您说。” “您能联系上之前在秦厉北,也就是先生他身边保护的保镖吗?如果可以的话,能派几个人过来,我在北城国际机场等他们,先生可能会在津市遇到点事儿,这些人是过去保护他的。” 苏妈一听就急了,连连称好:“我马上派人过去。” 董少爷竖起了大拇指:“南姐,不愧是秦家的大小姐,这个气魄这个能力,真是厉害啊!” 简南:“……” 她不想搭理董少爷这位二世祖,想了又想,拨通了路衡的电话,可路衡的电话关机了。 心很慌乱,她总觉得自己漏掉了什么,可究竟是忘记了什么呢,她自己又突然间想不起来了,脑子像是要炸掉一样,疼得厉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