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章:别碰我! - 妻迷心窍,从良总裁难二婚

第十三章:别碰我!

眼见着局面僵持不下,门外传来击门声,保安在外面大喊。 “里面的人听着,放下武器,不要伤害人质,有任何问题我们都可以慢慢地谈!” 简南站在角落,看着中年男人明明觉得这样下去肯定也是没有结果的,但就是不肯开门,生机和死局就在一门之隔,可是外面的警察进不来只能在那里喊又有什么用。 男人大吼:“秦老板,只要你答应我不收回我家的地,我立马就开了这道门,放你们走!” 秦厉北看向白月笙,咨询意见似的问:“白少觉得这个提议怎么样?金茂度假村有一半的股份是白氏的,不如白少来说说你的看法。” 这就是在踢皮球了,拖延时间等外面的警察想办法进来。 被点名的白月笙接过话头,摇摇头道:“我不同意,既然我们已经付了钱,那么那块地就是属于金茂度假村这个案子的,设计图已经制好了,改动几百平方米,听起来不是很难的额事情,但对于真个度假村的设计来说,会破坏原先设计的整体性和精髓,抱歉,这位先生,我们没办法答应你的要求。” 美女总监也跟着冷哼,不屑道:“拿了钱,现在又反悔了,这就是你们这些穷人的德行,贪财又不守规矩自己赚,成天想着要贪便宜!” 美女总监的话激怒了男人:“你特么个三八知道些什么?!你们!秦老板,我就问你一句话,同不同意把我的地还给我!” 秦厉北视线飘过白月笙后面的简南,仿佛没看见中年男人即将崩溃而扭曲的面容,慢悠悠道:“不同意。” …… 这时,门外又响起了警察锲而不舍的拿着大喇叭劝歹徒放下屠刀立地成佛的号召语:“你不要激动,我们有什么事情都可以商量的,你因为什么原因而想不开,说出来,我们都是可以帮你的,你千万不要激动!” 呵呵了,这里面都商量完了,两个大老板都发话了,不同意歹徒的要求,不会屈服于歹徒的淫威之下,不知道怎么的,简南见着这样的场景,突然觉得有点周星星式无厘头的搞笑效果,要不是被刚才吓到了,怕自己再被抓走,简南是没办法使劲儿捂着自己的嘴巴不让自己笑出声音来的。 中年男人从最开始的气势汹汹胸有成竹觉得自己一定能逼得秦厉北退步,到现在居然秦厉北还无所谓地站在窗户边,斜斜地依靠着墙壁,眼睛半闭半睁,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但几个高层紧张的额,他们没有秦厉北强大到逆天的心理素质能力,而眼前也没有能偶迅速脱困的方法,于是乎,就只能安安静静地呆着,简南用四个字开形容,就是,‘安静如鸡’。 “你们!”中年男人没有得到预想中秦厉北仓皇逃窜他要什么给什么的效果,现在的场面是有略微一丢丢的尴尬的,中年男人被逼急了,竟然真的掏出了打火机,凄惨地哈哈大笑起来。 “我死了,也要拉着你们这群吸血鬼去陪葬!” 咻咻咻咻…… 火线迅速地被烧成灰烬,简南还未从中年男人真的点燃了炸药的惊诧中缓过神来便被白月笙一把拽住往帘布后面塞进去。 “去开门!” 秦厉北离歹徒最近,发布玩命令便上前一步一个过肩摔直接将歹徒掀了起来往角落里一丢,不解气地又踹上了一脚。 美女总监的胆子倒是奇大,丝毫不见害怕地冲到了大门边,一下子就把门给推开了,四五个穿着保安制服的男人冲了进来,可简南看得出来,那是警察假扮的,保安还没有那么步伐一致动作流畅的行动准则。 真警察假保安一进来就冲到中年男人面前,灭火器对着他一通吹。 这时候门已经开了,被围困了四五个小时高层跟终于可以放风的服刑人员一样哗啦啦去哪不奔了出去。 在铁门后面,简南被白月笙搂在怀里,怔怔地看着铁门再次打开,秦厉北阴郁的脸出现在他的眸中,脑海中有一根弦突然被拨动了,有什么在身体里面破土而出,随着心跳的频率一节一节地往上长。 “简南,过来。” 简南一愣,抱着她的白月笙便迅速地放开了她,弹了弹衣角并不存在灰尘,浅浅一笑道:“秦总,事情都解决好了?” “小鱼小虾,绑起来丢进去就可以了。” “哈哈,这个比喻真是不错。不过,秦总今天的表现真是让我刮目相看,没想到平时儒雅沉稳的秦总竟然还会有如此情绪暴躁的一面,真是,也不知道是为了什么……” 秦厉北嘴角一勾:“白少不也是,我听说白少可是不近女色的……” 这两人又在打什么哑谜,简南听得一个头两个大,秦厉北的表情还是刚才那样一点儿松动都没有,简南掠过白月笙,走到秦厉北身边,盯着他的手臂仔仔细细地看。 秦厉北从鼻孔里哼了一声,转了个身才用右手拉着简南从大门走了出去。 …… 秦厉北的凯迪拉克上,他单手握着方向盘,启动车子,打了个方向盘后,在落日余晖中泛着银光的车身咻的冲了出去。 车的行驶方向是市医院,简南猜测秦厉北是真的受了伤了,而且还是为了救她才受的伤,她踌躇着,下了好大的决心后才嗫嚅道:“Boss,刚才,谢谢你了。” 秦厉北打过方向盘,拐进了另一条路:“你说什么?” “那个,刚才谢谢你了。”简南提高了音量:“谢谢你救了我。” “呵,很感激?” “嗯,很感激。”如果她受了伤,她就不能上班,不上班就没有钱,没有钱就不能给团团交学费,还有生活费也没有找落。简南现在根本连受伤都不敢,成本和后果都太可怕了。 车子刷的一下停在了路边,周围车辆来来往往,一辆凯迪拉克并且车牌号还是一眼看上去就不寻常的8888停在这里,但凡经过这里的司机都要探头看上一眼才肯走。 简南不知道秦厉北又想干什么,手受伤了就应该去医院,停在这里是做什么,简南在心里暗骂,这人是不是有毛病啊! “我救了你,你是不是应该谢谢我?” “我……谢谢了……” “口头上说说而已,一点儿价值都没有。” 秦厉北邪笑着,简南和他认识了很久了,对这个笑容几乎就是本能的感到恐惧,她翻身去开车门,却发现车门被锁了。 “你想干什么!” “口头上的谢谢,一点儿都不值钱。你要真想感谢,不如用实际行动来表达,你觉得呢?” 简南怒道:“不要!你赶紧开门,我要下车了!” “这辆车是经过改装的,保密性能很好,除非是我的指纹,否则外面的人打不开这个车门,里面的人下不了这辆车。哦,还有,车玻璃也是特制的,既能防止枪击,外面的人也是不能看见里面再做些什么的……怎么样,明白我要的谢谢,是什么了吗?” 简南连孩子都生了,也不是那些不知人事为何物的清纯少女,秦厉北说的这么直白,她的脸一下子就红了,瞪着秦厉北的同时还使劲儿地把自己往角落里缩。 “你怕我?” “我才不怕你!” “是吗,可我怎么觉得,你很怕我。”他伸手要摸简南的脸,简南往旁边一躲,破罐子破摔的吼:“别碰我!” 简南一把拍开,正好碰到了秦厉北的痛处,倒吸了一口冷气,阴寒着脸:“好!简南!你宁肯躲在白月笙的怀里,就是不愿意让我碰一碰!好!够狠!滚!” 车门拴砰的跳开,简南赶紧推开车门,连滚带爬的下了车。

下一篇   第十四章:温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