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三章:五岁吗,不能再少了! - 妻迷心窍,从良总裁难二婚

第一百四十三章:五岁吗,不能再少了!

…… 一年后,北城,帝豪佳苑的私人花园。 钢琴曲调缓缓在空气中流荡,华服加身,倩影环绕。 几位富豪千金们围聚在一起,聊新出的限量包包鞋子衣服首饰,还有姑娘们最喜欢的香水,鹅黄色长裙的女生问坐在中间的女生,知不知道今天秦家的那位大小姐会不会来。 “你问我呀?我怎么知道呦,我和她又不是很熟悉的喽!” “哎呀,别这样嘛,云姐,你和瑶瑶姐走得那么亲近,瑶瑶姐又是秦家的三少夫人,应该能知道很多我们不知道的事情才对呀!” 云姐不屑地哼了声:“谁规定了,我一定得知道呀?再说了,瑶瑶姐,和秦南的关系也没多好。你们啊,整天就只知道买买买,咱们圈子里面发生什么事情,估计你们连绿豆大点儿的事情都不清楚吧?” “云姐,那我们现在不耻下问,你倒是和我们说说啊,究竟发生什么事情了呀?难道说,真的离婚了吗?” “离什么婚呀,那位秦三少都废了,本来是神经病,现在是傻子,智商连三岁的孩子都比不上!很蠢很蠢,看着讨厌死了!” “怎么会这样的啊?”黄裙子女生西子捧心状,不舍道:“秦厉北超级厉害的,我刚上初中那会儿,就听过他的名字,我爸爸还拿他来教育我哥呢,说让我哥好好跟他学学,不要整天就知道闹来闹去的,丢人!” “哈哈哈,就你还知道丢人呢,你哥那个废柴样,哪儿比得上秦三少啊,连人家的手指头都比不过吧!” 被众小姐妹们围观嘲笑的小女孩气红了脸,这根本就是故意在找她茬,她哥哥很厉害的,才不是那个她们说的笨笨的样子。 眼看着女孩子们要吵起来,云姐发话了。 “你们还听不听啦?” 众位女孩们:“听!云姐儿你快点儿讲讲!” “前段日子津市的那场地震,你们还记得吧?地震的时候,秦三少就在那里出差,貌似是去考察一个项目,然后就被地震困在了废墟底下,等救出来的时候,不知道怎么回事儿,就变成了傻子。” 这群小女孩儿们个个一脸‘哇呜,好可怜哦。’的表情,黄裙子姑娘闷闷不乐道:“真可惜啊,多么年少有为英俊多姿的男人啊,真是天妒英才!” 另一个姑娘附和:“原先我见过一次,还是在遥遥姐的婚礼上,哎呦,那个婚礼我好喜欢啊。那时候觉得新郎好帅的啊。” “哎呀,我好好奇傻了的秦三少是什么样子的哦!长那么帅的脸,傻了我也愿意养着呀!” “对啊对啊,等会儿要是秦南来了,咱们套套近乎,说不定就能套出来啦!” 云姐鄙夷:“怎么可能会告诉你们呢!哎呀,你们不懂,算了算了,我就告诉你们,今天晚上啊,秦南是会出现的,我表哥说了,秦南是收下请帖的了!” “哎呀,真羡慕你有个那么好的表哥!云姐,董少爷,有没有女朋友啊?” 云姐斜睨那个说话的女生:“别想了,我哥是我的!” 众人:“……” …… 她坐在这里很久了,听着这些小姐们的八卦,很久之前她很反感的,然而现在听听,倒是觉得很有趣,这些喊着金汤匙出生的孩子,有时候看待世界的角度很不同,得出来的结论,倒也挺可爱的。 特别是还想着套路自己,真是卡哇伊的小瓜姑娘们,而且,这年头,长得帅是真的能当饭吃啊,就他那堪比智障的模样,还能有人愿意养着他,真的是不错。 简南磨着后槽牙,假装淡定地提着烦人的裙摆走了过去,在沙发的边边坐下,装作什么都不知道,一本正经的打听。 “你们在聊什么呢?谁是秦南呀?三少爷又是谁,瑶瑶姐是谁呀?” 坐她旁边的黄裙子女孩子将她上上下下地打量,反问:“我以前没见过你,你是谁呀?” “哦,我就是新来的,我还从来没有参加过这种女孩子们的茶话会呢,真有趣啊!” “哦~~~” 意味深长,黄裙子女孩收回了打量的目光,这是董少爷办的周末下午茶,每个月都会由董家的管家挑选城里有头有脸家族的单身女孩子们发出请帖,估计这个女生的家里面也就是最近才富起来的,是管家挑选的时候,花了眼睛吧。 “管家年纪大了,也是能理解的。” “啊?你说什么?” 黄裙子女孩不置可否,觉得不该歧视人家的见识短浅,便决定好好地给她上上课。 “秦家你知道吗?北城最有钱有势的家族,秦南就是那个秦家的女儿,三少爷的话,就是她三哥啦,至于你问的瑶瑶姐,那是城里王家的女儿,你要是不知道王家也行,最年轻的副部长级别人物,王琦,你知道吧?也是史上最帅的副部长呦!” 她浅笑,没想到王琦那个人,还真的是活生生的阐述了什么叫做‘衣冠禽兽’的典范,真是令人刮目相看。 “哇呜,还有什么其他好玩的事情吗?” “还有的话,刚才你听到了吗?秦三少变傻子了耶!天啊,你知道之前秦三少有多厉害吗?他是我的偶像你知道吗?真的是哦!” 呵呵,偶像还整得挺多的,秦厉北你还真的是赫赫威名啊! 她笑了:“哦,可我刚才听说他成傻子啦!” “是啊!”黄裙子小姑娘很是热情地将他们刚才八卦的信息整理整合了一下,津津有味地跟着她分享了起来,她边听边点头附和着。 她们说得大致都没有错,唯独漏掉了一个,秦厉北不是连三岁小孩子的智商都比不上,他明明是五岁,九九乘法口诀背得溜溜溜,最近都开始背鹅鹅鹅曲项向天歌了,说不定过几天,她还得仔细挑个学校,把人送进去上几天课。 “上次秦南订婚,你们没去吗?” “哈哈,我们就只有云姐她家收到了请帖,秦家高门大户,我们根本没有机会去。”黄裙子姑娘艳羡道:“听说订婚宴很盛大,还有传说中,那位秦南长得很漂亮哦!” 被人夸奖是一件很值得高兴的事情,她的笑意更加真诚了些,和黄裙子姑娘也是继续聊了起来,但大多时候是黄裙子姑娘像只小麻雀似的叽叽咕咕,而她在一边安安静静地听。 …… 今天是董少爷请她来帮忙的,说是他妈天天这么举报大型相亲会,他实在是受不了了,结婚这种事情,关乎人生大义和终身审美幸福,他可不要随随便便就把自己的一辈子交出去,然后和一个女生跟种马一样的困在一张床上,之需要负责生孩子了。 虽然觉得董少爷说得有点夸张了,但是作为有着同样被自己个儿亲妈逼着订婚经验的她,和董少爷同病相怜,也就答应了来帮忙。 听了会儿八卦,也逗小姑娘们逗得心情十分舒畅,简南五指张开,卷着头发撩到了一边。 “你们慢慢儿玩,我先出去透透气。” 黄裙子姑娘热情地邀请她:“等会儿透完气了,再来找我们玩儿哈!” “好的好的~” 简南笑着挥手,提着裙摆上了楼。 董少爷刚给她发了信息,说董夫人已经在二楼书房等她了。 第一次演戏,面对的还是言情剧里面最为狗血的见家长环节,她还有点小小的紧张。 书房门口站了两个身形高大的保镖,简南小鸡仔似的身材,经过他们的时候不禁脑补等会儿和董夫人一言不合的时候,会不会被这两个保镖给叉出去,直接丢门口,那就大大的丢人了,这可不是她简南的style! 推开门,立刻九十度鞠躬,对着书桌后面的中年贵妇人,弯腰点头:“董夫人,您好。” 董夫人转过来意大利真皮沙发椅,懒洋洋地挑眉打量她,她心底暗暗思躇,今天倒是一直在被审视和打量,如果不是因为提出这个请求的是董少爷,她还真的是直接谁爱搭理谁搭理,反正不要来找她麻烦就行! “你就是我儿子,喜欢的那个女人?” “嗯。”声细如蚊,她极力地想要保持好的印象:“我很高兴见到您。” “我见到你不是很高兴,我儿子从小到大什么都很乖,但是你一来之后,什么就都变了我说的胡啊,他爸爸说的刷,全部不听了。每天就只知道南姐南姐的,你让他离开你试试看?” “董夫人,不是我不想让他回到正常生活,只是,我也不是女巫,随便说一句什么话,他就能听我的,是吧?” 董夫人脸色变了下来,印得就想要下暴风雨一样的,咬牙切齿道:“我给你五百万,离开我儿子!” “不要!” “那就再加五百万,一千万,这个可是最高的价码了,小姑娘,你一辈子也赚不了这么多钱,人还是要知足才能常乐。” 她正欲再次拒绝,董少爷却从书桌对面的隔间里蹿出来,小委屈地盯着他妈妈:“妈,你怎么这样啊,说好的不威逼不利诱,只是好好的见个面,大家聊一聊呢?” “我说让你出来了么?你怎么不听话呢?” “我怎么听话啊,你都要把我女人给拐走了,我还听话,再听话下去的话,我就打一辈子光棍儿啦!” 董夫人一拍桌子,声音之大,令她虎躯一震,吓得小心脏都抖了抖,果然不能说瞎话,弄的她现在心慌慌的。 “外头那么多家世外貌都与你门当户对的,你为什么不喜欢,偏偏得去喜欢一个结婚离婚还带着孩子的?!你是不是想气死我和你爸?” “那我从小你不管我,弄得现在我就喜欢年纪比我大的,有成熟女人味的,怪我喽?” 董夫人语塞,她差点被自己的口水呛死,这种瞎话也编的出来,倒是真符合董少爷想要当一名伟大编剧的梦想,各种梗瞎编乱造随手拈来。 她偷偷瞪了一眼董少爷,董少爷继续小委屈,董夫人又拍了下桌子起身,冲到董少爷面前,揪住了他的领带,怒气冲冲地问:“你真的喜欢她?” “是!我非她不娶!” “好!那就立刻马上准备订婚,然后着手办婚礼!” what?画风转变如此之快,董夫人你不觉得奇怪吗? 董少爷亦是郁闷,好奇道:“妈,你怎么,突然就同意了啊?弄得我怪,一头雾水的,我本来以为还得过五关斩六将呢!” 董夫人老怀安慰地拍拍自家儿子的肩膀,认真解释道:“你天天跟王琦待在一块,外头有人都在说你们俩是不是那啥那啥那啥了,我就想不应该啊,你长得也不是特别好看,人家王琦也看不上你,但是又想了想,不对,人家王琦长得好看,万一是你对人家有那个心思那可怎么办?所以,我这才催着你相亲结婚的嘛!” 简南看了眼董少爷,董少爷哭笑不得,她突然就想起了那个比秦厉北更加外表衣冠楚楚,内心肮脏邪恶的王琦王部长来。 之前第一次见面,董少爷和王琦就很熟悉的样子,原来来那个人关系真是这么好的。 但是这个传闻的话?简南给董少爷投去了充满着同情的一瞥,董少爷一张在他妈妈看来平平无奇的脸,在简南看来,甚至是外面那些女孩子看来,跟电影明星一样好看的英俊脸庞上,挂着欲哭无泪的笑容。 “妈,我的亲妈啊,你怎么会这么想你儿子我呢?我是那种人吗?我很直的好吗!我是钢铁般的直男!比电线杆都直!” 董夫人赶紧点头:“妈妈知道了,妈妈现在知道了。来,你这个姑娘,过来。” 简南从进门说的那几句话之后便一直安静待定的女主角,终于派上了用场,该是她展现完美演技的时候,简南赶紧上前,满脸堆着笑:“哎,董夫人!” “叫什么董夫人呦!这么见外!你啊,就叫我伯母好了!来,把手给我!” 简南不知道这位脑洞奇大的董夫人还想要做些什么,但既然已经眼演了,那就只能继续演下去。 简南把手伸了过去,董夫人牵着她的手,放到了董少爷的手上,珍而重之:“我呢,就把我儿子交给你了,你一定要好好的保护他,照顾他,爱护他,他脾气像孩子,但是心眼不坏,喜欢倒腾一下奇奇怪怪的东西,但是智商不高,所以总会坏事儿,但是没关系,我给你们留了一笔钱,只要不杀人不犯法,你们还是可以拿着这笔钱,好好的过一辈子的。” 说好的只是见面呢,她都准备好了被叉出去丢掉的准备了,结果告诉她说,一切都在往美好的方向发展,她怎么想,怎么觉得很诡异。 但是董少爷反手握住了她的手,乖儿子似的眨眨眼,感动地留下了眼泪:“妈妈,我会和小南好好的,您放心!” “那就好那就好!”连说了好几声那就好,董夫人挥手让两人下去了。 简南最后的退幕并没有她想象中的悲惨壮烈,事实上,她还是一脸懵逼的,只不过这次的一脸懵逼不是被保镖叉下去,而是被董少爷扶着腰,退出书房。 等走到了花园一处僻静的地方,董少爷走贼似的左顾右盼,见周围没有人了,这才放开挂在简南腰间的手。 “这怎么回事啊?” “我也不知道啊!我怎么知道我妈竟然以为我和王大哥有一腿,差点心脏病都要给那个老太太吓出来!” 简南微笑带着‘你懂’两个字:“说吧,是不是真的?我不会阻止你的,你告诉我一下下?” “绝对没有!” “那好吧!”简南也没有窥探别人内心秘密的想法,但是关于订婚结婚这些,她觉得有必要和董少爷沟通好。 “订婚结婚那个,你知道的,是假的哈!” 董少爷拍胸脯保证:“我告诉你哈,只要你占着我女朋友的这个位置就好,其他的,我来搞定!而且,我妈那个随心而为的女人,就是随口一说而已,你不要放在心上!” “那就好!”简南松了口气,却又听董少爷道:“你可已经是白家板上钉钉的少夫人了,我哪里敢和你订婚呦!” 简南给了个眼神让董少爷自己体会:“那你还敢找我冒充女朋友?” “你化了浓妆之后,和平时的样子差很多好嘛!再说了,只是见我妈而已,我妈不爱交际,也不会从别的姑富太太那里知道你的信息,也这样就不会牵扯上两家人,多好啊!” “就你厉害!行了吧!” 简南看了眼手机上的时间,快要到九点了,估计刀疤的车也快来了。 “我还有事,先走了哈,承蒙你一句南姐,我还是劝你,与其找我假冒,还不如认真地找个人好好地谈一场恋爱,你会发现,很多东西,世俗偏见之类的,和爱情相比,根部无足轻重。” “啊?”董少爷红着脸,懵懵懂懂地看着简南。 简南叹气,这孩子该说是简单呢,还是单蠢呢? “我现在帮你这一回,但是以后,只要不杀人不犯法不伤害别人,爱情来了,就要好好珍惜哈!” …… 董少爷送简南到了大门口,跟他挥手道别后,简南上车,刀疤问:“小姐,今天还是一样,先回家再去医院吗?” “不,今天去高顿酒店。” 刀疤启动车子,车速平稳,在夜幕下,驶过弥虹闪烁的街道,路边的酒吧,烧烤店,KTV,咖啡厅,随着黑夜的来临,逐渐热闹起来,三三两两,三五成群的男男女女,结伴走入花花世界,探寻其中的奥秘和瑰丽。 简南处理了一天的公事,面对着在不远处虎视眈眈的敌人,还有逐渐变得,越来越奇怪的路衡,她本来就不够聪明,一下子将所有的事情都堆积起来,送到他她面前来,又不是礼物,脑子已然累得要死,此时此刻,她只想要一张枕头,靠上去,直接睡着。 “小姐,刚才我出门的时候,先生还在问,您什么时候回去。” 对了,回去也不能休息,家里头还有一个堪比定时炸弹的存在,简南揉着眉心。 “你怎么说的?” “我告诉先生,您忙完手头上的事情,下了班,就可以回去了。” “嗯,这样说就很好。但是下次,你还得加上一句,我不是非得回去的。” 刀疤握惯了刀枪的手,此时握着方向盘,手竟然有些抖。 “好,明白了。” …… 到了高顿酒店,在身着燕尾服的专属管家引领下,简南来到了之前和对方约定好的房间。 敲门,里头传来一声低沉浑厚的男性嗓音:“请进。” 简南低头,看了看自己身上的酒红色长裙,扬起了一抹恰到好处的优雅微笑,推开门走了进去。 窗明几净的落地玻璃前,男人清冷孤傲的颀长身影,在灯火摇曳下,迷人眼,惑人心。 “我还以为,你不会来了。” “我毕竟,还是你的未婚妻,怎么能,不来应约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