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四章:时间改变一切(一) - 妻迷心窍,从良总裁难二婚

第一百四十四章:时间改变一切(一)

北城机场出口处,一辆蓝色出租车停着,它旁边站着一位长相温柔的女孩子,她正弯着腰透过车窗和司机师傅说着什么。 “你看,我不是故意的,你还是载我到目的地吧?到了那儿,我让我家人给你车钱,好不好?” 司机师傅眼珠子提溜转,上上下下打量了她好一会儿,“看你长这么老实,还坐霸王车,哼,年纪轻轻……”司机师傅顿了会儿,突然想起什么前几日在报纸上看到的关于出租车司机被骗至荒野,遭人谋财害命。他惨白着脸哆哆嗦嗦说:“姑娘啊,青天白日,做事要对得起自己的良心啊!” 穆萌莫名:“……” 目送司机师傅离开,出租车扬长而去,沙尘在它后面打着旋飞扬而起,穆萌捂着鼻子顶着大太阳往东边去,这天杀的司机师傅,不就忘了带钱包么?至于把她这么一个娇滴滴的小姑娘丢在这里么?还能不能好好玩耍了?想到钱包,穆萌眼神一暗,果然是被宠坏了,被他养成出门不带钱包的习惯,冷不丁他不在身边,竟然连出租车都坐不起了? 二十分钟后,“天啊!太远了吧!想累死人啊!”穆萌拉着厚重的行李箱,身上还背了两个包,走走停停,她都快奔溃了,一张小脸欲哭无泪。 身后风声呼啸,穆萌回头去看,只见带有“食人龙蛇”标志的Alfa极其骚包的在呼啸而过,穆萌庆幸自己没穿裙子,不然就得来一场玛丽莲梦露的经典造型了,但转念一想,忍不住小声嘀咕起来,“混蛋!超速啊!还有,你倒是好心捎我一程啊!回来啊!少年!或者大叔也行的!” Alfa的车主像是听到穆萌的哀求,极速来到她面前,在车窗缓缓摇下之后,露出一张放荡妖冶的脸,如上玄月的双眸里泛起阵阵涟漪,他抿唇而笑,俊美突出的五官隐隐带着不羁。 穆萌愣住,哇塞,这狂拽酷霸炫的总裁脸即视感扑面而来啊!! 穆萌抹了抹嘴角并不存在的口水,“嗨帅哥!稍一程不?” “唉,你的记性变差了,萌萌。”帅哥面露无奈,穆萌先是一脸无辜而后瞪着两只大眼睛一脸惊恐。 能叫出她“萌萌”的那个人,除了甄客,穆萌不做他人想。 当年,《赤壁》火了一句“……萌萌……” 可怜穆萌在甄客看了电影之后,被他称为“萌萌”,他说“这名字和你还真有缘。‘萌萌’的脾气和你一样的!” “……”穆萌当即炸毛,你才是畜生,你全家都是畜生!还有什么记性变差了?!这能怪她么?记忆中的甄客总是瘦瘦弱弱一副营养不良在家被后妈虐待的小惨样,怎么五年不见,他就有了如此翻天覆地彻彻底底的改变?! 她脱口而出:“你去韩国啦?你家真有钱!来来来~快让我摸摸,感受一下医生的鬼斧神工!” 男人瞬间满头黑线:“你还是这么牙尖嘴利!” “多谢夸奖!”穆萌腆着脸说。 “你瞎啦?这是原装的好么?穆萌,谁像你啊,还是万年不变的马尾辫加休闲服白布鞋。你当你还是青春无敌的高中小女生呢?” “谁让它们是我的真爱呢?而且~姑娘我一直就是青春无敌魅力无法挡啊!甄客!你敢说不是?” 甄客默默白了穆萌一眼…… 穆萌果断的无视了~ “真是甄客?” “怎么不能是我?你还真是!这是第几遍了?”被称为甄客的男人下了车,“萌萌,我还以为看错了,没想到真是你。你怎么舍得回来?国外温香软玉,还留不住你啊?” 穆萌立即正色说:“姑娘我生在红旗下,长在春风里,怎么能被资本主义社会的糖衣炮弹所俘虏!每每想到这座亲爱的城市,亲爱的人,漆黑的夜里,我独自一人垂泪,你是不知道那个感觉啊!” 男人一副无语的表情俯视她,穆萌赶紧点头,“我的话都是发自肺腑!” “不和你贫了,你一个人拖着这么大一堆行李去哪儿?要不要我送你?” 即使穿着舒适的鞋子,走了这么久的路,穆萌脚也已经酸的不行了,她点点头说:“那就麻烦你啦!” 甄客和穆萌是高中的三年同学。 穆萌因为中考失利,被安排进了学校高中部的中级班,对于从小到大一直是学习尖子的穆萌来说,这简直就是耻辱,所以当她不情不愿的走进高一六班时,她找了个最角落靠墙的座位,一坐下就趴在桌上装死~ 甄客是班上的五十五号,因为班上的排名是按照入学成绩来的,所以,甄客是最后一名。 班主任是个刚进学校教书的新人,她从其他老师那里得知穆萌以往的辉煌战绩,本想让穆萌做班长,但穆萌明确表示,她只想做一个小组长,因为这样最为低调,而且她要努力在三年之后的战场上一雪前耻。 但后来发生的事情让穆萌发现,自己的如意算盘打错了,她的组员有着三个风云人物:徐柔,陈齐赫,甄客,长南中学高一六班的三大传奇人物,徐柔美丽青春,是人人喜欢的校花;陈齐赫沉稳温和,是校草兼学霸;甄客浪荡不羁,是痞子加学渣。这注定了她的低调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比起超级英雄拯救银河系还要来得困难。 甄客作为穆萌的风云组员之一,两个人少不了要接触,一来二去,两人熟悉了。甄客总喜欢找穆萌的麻烦,对于作业不交这样的事情已经和一顿三餐一样普遍。 …… 有一天,穆萌照常下去收作业,走到甄客位置上,穆萌板着脸说:“甄客!交作业!现在!” 正在玩手机的甄客抬头问:“你是不是我的组长?” “是啊。”这和你不做作业有关吗?穆萌很奇怪。 “那我就是你的人了,你的人不做作业,你是不是得承担一大部分责任?你这个不负责任的人啊!” 穆萌看着甄客亮闪闪的眼睛,一时竟无言以对…… 后来,穆萌成了甄客的专属人体作业复印机,因为这个,她写作业的速度得到了大大的提升,而这一职责一担就是三年…… 再然后,穆萌和甄客一路从中级班升到平行班,再到重点班,向着高考这座独木桥奋勇前进,倒真生出了几分并肩战斗的难兄难妹的感觉。 回忆结束,穆萌发觉这一路车上静得出奇,她搜肠刮肚想着找点什么话题出来聊,却想不出该以什么开头。恰好这时甄客状似无意的问:“你男朋友呢?怎么不叫他来接你?一点儿也不尽职尽责啊?” 穆萌放在袖子里的手倏的握紧:“我还单身呢!” 甄客一脸嫌弃的说:“真没出息!约城大学是公认全世界高富帅云集的地方,这节奏,分明是分分钟接受高富帅走向人生巅峰啊!你居然还单身?” 穆萌撇撇嘴:“那请问您是多有出息啊?甄先生?” 甄客无奈一笑:“你这么一说,我好像也挺没出息的。” 穆萌的心骤然一紧:“……其实没出息挺好的……” “……挺好……” 一路再无话,等穆萌小小和周先生约会了一会儿醒来,发现已经到了自家楼下。 “萌萌?” “嗯?” 刚睡醒的她嗓音轻飘柔和,像极了一根羽毛在他心里调皮地扫来扫去。甄客将头偏了过去,努力稳定情绪。 “这周末是我的生日,请了一帮以前的同学一起聚一聚,你要不要来?” 穆萌点头:“好啊!”自从高考结束之后,她就再没见过他们,连谢师宴都没参加,倒还真像去见见那些年里,总是傻兮兮无所顾忌笑着的人。 “那我那天晚上六点来接你,我怕你这路痴找不到地方,到时候把自己丢了,我还得去找你!”甄客深深觉得他实在是太了解穆萌了,恐怕比她自己还要了解。既然穆萌单身,那男未婚女未嫁,也许有些事情还来及挽回? 穆萌啪的一声关上车门,“知道啦!以前怎么没发现你这么罗嗦?多谢英雄今日出手搭救小女子,小女子感激不尽!” “那就以身相许呗?”甄客轻笑着说。 穆萌回头瞪:“大白天做什么梦?赶紧走!” 甄客看着穆萌一跳一跳的进了小院的门,双眸幽深。 刚刚她歪着头就睡了,一看就知道她又熬夜了,扇子一般的睫毛扑闪扑闪,脸颊挂着红晕,唇瓣粉嫩得如同樱桃,甄客自嘲的笑了,徐柔那句“情劫是毒,无药可解”还真是说对了。 他握方向盘的手一转,车子咻的冲出小巷子…… “不就见个老同学么?值得你荷包大出血么?”穆萌的好友,先她一步毕业回国的学姐丽达吐槽。 “那你帮不帮我出主意啊?”穆萌左看看右看看,挑了件白色纱裙,白色的纱,像是圣里莫斯山上终年不化的皑皑白雪。 “……出……”丽达被打败的点了点头,见她把裙子放了回去,不解的问:“哎呀,那件挺衬你肤色的,你怎么不试试啊?” “我最讨厌白色。” 那一天,穆萌挑了一件水蓝色的抹胸齐膝裙,花了她大半年的工资。刷卡的时候,她都能听见心里滴血的声音,滴答,滴答……就不说穆萌一脸肉痛的表情被丽达拍了下来传上网被其他同学笑了N久…… 穿戴好的穆萌在镜子前面看了又看,最终还是把脖子上的项链摘下来放进首饰盒里,走到门口,又转身回去把项链戴上,站在镜子前发呆半天,又把项链解下来揣进包里。 甄客不知何时已等在楼下,穆萌在他面前转了一圈,雪白的脖颈迎着旭日,盈盈似将泛出水光,她仰着小脸问甄客:“好看么?” 无视掉穆萌求表扬的小眼神,甄客皱眉:“你经常这样穿?” 穆萌低头去检查自己的裙子:“怎么了?是哪里不合适吗?你不是嫌弃雷打不变的风格!怎么样?是不是很惊艳!不要否认!小样儿!我还不知道,你的眼神已经出卖了你!” 甄客眯了眯眼,“你要是真这么了解我就好了!”把她往楼道一推,他继续嫌弃道:“以后别这么穿了,你的审美观怎么死的那么惨!时间还早,去换一身,比起这件,我觉得你上次的那一件休闲服就挺好的。快点去!” 穆萌很是奇怪,他不是嫌弃自己万年不变的穿衣风格么?怎么一下子又觉得休闲服好看了?这混蛋还是这么一如既往的善变! 虽然心疼裙子的价格,但穆萌还是乖乖上楼换衣服。 穆萌结束又一轮折腾下楼,甄客点了点头,甚是满意的说:“嗯!现在顺眼多了!上车!” 两人到达聚会地点高顿度假村时已经华灯初上。 据丽达说,这家高顿度假村是国内数一数二的五星级度假村,里头的费用贵得出奇,一道溜白菜都得平常人半个月工资,穆萌晃着小脑袋在心里默默感叹,自己这是抱上土豪的大腿了么?那还撒不撒手啊?这是个问题得好好想想! “甄客,你这个寿星终于出现了啊!呦!美女,叫什么名字啊?”穿着精致的男人凑过来,被甄客一把推开,没好气的说:“别捣乱!这是我的高中同学,穆萌。” “你好。”穆萌礼貌的打招呼,扮演着淑女的角色。 两人相互自我介绍之后,男人桃花眼一挑,“萌萌呀,真是百闻不如见面呦!”那边有人在喊他,男人风情万种一笑:“好了,既然来了就安心下来好好享受,我很期待下次在家里见到你呦!”目送他离开,穆萌扶额无奈,这都什么跟什么啊!莫名其妙的人和话。自己是不是不该来这一趟啊~呜~她的钱啊~花得真是冤枉。 …… 美女,美酒,各种喧嚣,搅拌搅拌,就是一场觥筹交错的纸醉金迷。 穆萌端了蛋糕坐在台阶上,有个女人风情万种在她身边坐下,穆萌想了半天,堪堪想起来,这不就是徐大校花?怎么原本清纯佳人,现在,黑丝红唇?徐柔,你受什么刺激了? 徐柔猛喝了一口酒:“你都没变。还是这副样子,故作清高,让人不自觉的讨厌!” “嘿嘿~我比较恋旧。徐大美人不也是在岁月这把杀猪刀下屹立不倒么~” 徐柔自顾自的说:“你知道么,我没想到甄客会带你过来。不,应该说,我没想到你们会再见面。你不是在国外呆的好好的,回来做什么?还真是纠缠不断,一回国就联系上了。穆萌!你知不知道,你这样真的很过分!” “我也没想到。”我会回来,会再遇见他。 穆萌接过侍应生递来的酒,咕咚咕咚一口闷,心中的抑郁却没有丝毫减却。 “待会儿,会有一个惊喜哦!有时候我真羡慕你,可以这样任性。”徐柔隐在暗光中的手捏紧了酒杯。“我还以为怎么变了呢?今日一见你,我才明白,原来是你回来了。其实我早该猜到的,这世上除了你,还有谁能轻易改变我的地位?” 徐柔没头没脑的一句话让穆萌皱了眉头,她百思不得其解,最后只能不咸不淡的说一句:“你喝醉了。” “没醉,哈哈,你看,惊喜来了!” 穆萌顺着徐柔的视线看过去,整个人都定住。 场上灯光漫无目的扫射着,昏暗的灯光看不出男人的面孔,只隐约见到他身穿黑色的外套。 穆萌也没有忽视,他身边的女伴那叫一个波涛汹涌凹凸有致妩媚风情。 穆萌低头看了眼自己的事业线,蓦然感伤…… 也不知道那男人和甄客在说什么,徐柔朝他挥了挥手:“陈大律师!过来聊聊呗!” 成熟沉稳的高大男人缓缓移步而来,昏黄灯光在他身后晕开,氤氲成光圈,如天神一般。如果甄客是魔,那他便是神。穆萌捋了捋裙褶,将刘海顺到一边,双脚并拢蹭到了长桌边努力作淑女状。 来人说:“徐柔,好久不见。”语气一如既往的如印象中的那般客气。 “呵呵,好久不见。哦,对了,这是穆萌,你还记得吧?”徐柔指向一旁做鸵鸟的穆萌。 陈齐赫仍旧是面无表情伸出一只手说:“好久不见。” 好久?很久吗?不过才三个月啊,怎么就是好久不见了?! 手掌传来的温度让穆萌愣了愣,还是熟悉的温度,还是熟悉的力道,却失了熟悉的感觉,如此疏离,穆萌心里一冷,她费力扯起一抹笑:“没想到会在这儿见到你,真的好巧啊!呵呵呵呵……”穆萌心里暗骂一句,靠,我居然喝酒了!也不知道他会不会察觉? “呦!都在呐!今天真是个好日子,高一六班的三大传奇都到了啊!”甄客哥俩儿好的一拍陈齐赫的肩。 这样的三个人凑成了高一年级独特的风景线,今时今日再看,穆萌意识到他们都变了,好像只有自己还固执的守着过去,就算伤痕累累刺骨疼痛,也不肯放手。 “那妞是谁啊?长得真好!”甄客笑得意昧深长。 陈齐赫还是一脸面瘫状:“我女朋友。” 他还是这样惜字如金,但怎么越来越不爱笑了呢?多笑笑才好才不会长皱纹。穆萌正文艺感伤着呢,突然意识到什么,她猛的抬头看向陈齐赫:“女朋友?!” “你这么激动做什么?又不关你事!”甄客意有所指的说完,伸手揉揉穆萌的小脑袋,“你呀,还是这么一惊一乍!淡定点!”说完他又转头对向陈齐赫:“哎呦,陈齐赫,艳福不浅哦!那妞真是正点!你有眼光!不像我,就喜欢清汤挂面的。”甄客打趣陈齐赫。 陈齐赫继续保持神游天外:“不过是前任。” 甄客:“咦?” 此时此刻的穆萌,一颗脆弱的小心脏就像坐过山车,高低起伏,她毫不怀疑,再这样下去,自己会得心脏病! 甄客问:“那你带她来?” “帮她介绍对象。” 甄客:“……” 穆萌:“……” 徐柔:“……” 这时,侍应生走了过来,甄客端起一杯红酒:“谢谢你们能来。我先干为敬!” 高脚杯见底,甄客到一旁去招待其他人,徐柔也晃到了一边,于是这边就成了穆萌站在陈齐赫面前搓着手不知所措。 “过得好吗?”最后,竟是陈齐赫率先打破沉默。 穆萌点头乖得像一只小只的哈士奇:“挺好的。”穆萌咬了咬唇,不,她一点也不好。 “既然回来了,就不要再错过了。” 抬头想看看陈齐赫说这话时是什么样的表情,可那张上帝眷顾的脸还是毫无波澜。穆萌眼眶一热,“错过就是错过。” 陈齐赫神色意味不明,金丝眼镜后的黑瞳似是要将穆萌整个人闹闹锁住:“别有负担,你早就是自由的。重新来过吧。”最后一句,似是对穆萌说,又像是对自己说。 “说得容易。”穆萌揪着衣角,把头又低了低。这时候,她有多么感谢这角落的光线并不明亮,所以掉落在地的眼泪也就没人看得见。 两人不再说话,一个休闲服一个西装,甚是不搭调的站在一起,引来众人频频侧目。 交际完的甄客凑了过来:“他们还要换场继续,你们呢?” 陈齐赫扶了扶眼镜:“我明天还有案子要开庭。” 穆萌是朝九晚五的上班族,明天是周六自然没事。但她鬼使神差地瞄了一眼陈齐赫,然后甚是不要脸的说:“我明天有一件很重要的事。”穆萌可没说谎,她明天还得和周公约会呢!这是她二十几年人生中除了吃饭以外顶顶大的一件事情了! 甄客一把握住穆萌的手,笑着说:“我送你回去!” “我自己可以回去。”穆萌想把手抽回来奈何力气不够大只得放弃。 “就凭你?还是别给日理万机的警察叔叔添麻烦了,我送你回去,就这么定了!”甄客拉了穆萌就走,也不管身后被丢下的一众客人。 陈齐赫没有阻止,手中的高脚杯却在穆萌被甄客丢进车里时,那么巧的碎成了渣渣。 …… 穆萌脸红得想要烧起来,甄客将水递过去:“该不会就醉了吧?你可只喝了一杯啊?酒量这么差?” 穆萌看着车窗外飞速后退的白杨树,弱弱道:“没醉,就是困了。唉,时差还没调过来啦!” 他嗤之以鼻:“你的反射弧还挺长啊?” “哼~”理由站不住脚,穆萌只能以一个鼻音回他。 甄客不再继续这个话题,闭上眼道:“萌萌,你听海风的声音!” 见他这般,穆萌也静下心来,耳边尽是朗朗风声。 “……好温柔……” “那次我们去海边,你以为我落水失踪,哭得稀里哗啦,拎着救生员的领子就是一通乱吼差点没揍他。那人后来被你吓哭,向他老板告状说你疯了。” 穆萌气呼呼了:“还不是你!装死吓我!那时候以为你真的出事了,心都吓得停跳了呢!” “那时候你对我说‘甄客,你这辈子都不准离开我。’这句话我一直记得,萌萌,现在我想对你说……”穆萌睁开眼,入目便是甄客如浩瀚星辰般幽深眸子,只听他说,“萌萌,你愿意陪在我身边以我妻子的身份一辈子吗?” 冷不防,唇瓣被人吻住,她猛的睁开眼,反手就是一巴掌:“你疯了?!” 甄客哼哼道:“下手真狠。” “停车!”捂住嘴,穆萌往边靠了靠伸手死命擦嘴。 将这一动作看在眼里的甄客黑眸一凛:“萌萌,就算他不要你,你也不愿将就我吗?”他扭过头来直勾勾盯着穆萌,将她盯得头皮发麻手脚打颤头晕目眩。 “甄客,发什么酒疯?停车,我自己回家!” “萌萌,你还没回答我的问题。我等了这么久,你就不愿意给我一个答案?” “你说喜欢A大的枫叶,那一年我成了A大历史学院的新生;你说弹钢琴的男生最帅,我钢琴去年过了八级;你不喜欢男生抽烟喝酒打架,除了偶尔不得已喝酒,我已经戒了烟,也不再动手打架。我在等你的时间里完成一个人完成我们所有的约定。萌萌,一句愿意两个字而已,就那么难么?” “你这么好,为什么要委屈自己来将就我呢?”也许是甄客一字一句的悲伤感染了她,穆萌低下头,咬住嘴唇。 “只要是你,我不在乎。” 她将头低得更厉害,这句话她等得实在太久了,如今算是得偿所愿了吧,可心里的疼又是怎么回事。 “你回去想想,我等你。”甄客敛回气势,一手将车门打开。 如遇大赦的穆萌急忙去拿手包想逃离,才发现包包被她落在会场了。 慌慌张张的蹬蹬蹬上楼,一不留神高跟鞋一脚踩空,穆萌跌在了楼梯角上,小腿因猛烈撞击而传来钻心的疼,疼得她龇牙咧嘴说不出话来。 也不知怎么了,心里一下子空了,比起刚分手那段时间更加难过。有人爱着不是很幸福的吗?为什么觉得自己背叛了他呢?可是他甩了自己啊,自己现在是单身了啊…… …… 穆萌多亏了丽达成功进入北城大学旁听,她傻逼的选了北城大学法学院。 丽达很是不解,穆萌之前修的是历史,为什么要选一个和自己原本的专业无关的法学,想起法学院那一堆老学究,严肃又古板,她真的替穆萌捏一把汗。 上课第一天,穆萌认真做着笔记,戴着黑框眼镜的严教授正在讲台上口若悬河的讲着《法学原理》。大教室里有一半人睡的正香,穆萌在这样的氛围底下仍坚持着一枝独秀。 甄客也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凑到穆萌身边小声说:“这种可有什么好听的,走吧,我带你去校园里逛逛。后山的枫林很好看。” 穆萌立志要当个学霸怎么会放任自己,她义正言辞的一口拒绝。她才不会承认那晚的心有余悸直到今天还让她无法正面对甄客。 可惜甄客并不打算就此放弃。 “萌萌啊,走吧,这里有很多好玩的……”忍无可忍的穆萌重重踹了甄客一脚,不曾想却引来严教授的注意。 教授大大咳了一声拿着教案指着穆萌说:“这位同学,没错,就是你,请你试着论述一下法理学在法学体系中的地位。” 教室里上百双眼睛一瞬间盯着穆萌,穆萌淡定地站了起来朗声回答道:“第一,法学的一般理论,法理学以“一般法”即整体法律理象为研究对象。所谓“一般法”,首先指法的整个领域或者说整个法律现实,以及现行法从制定到实施的全部过程。法理学要概括出各个部门法及其运行的共同规律、共同特征、共同范畴,从而为部门法学提供指南,为法制建设提供理论服务。“?一般法”其次指古今中外一切法。我们的法理学要立足中国,放眼世界,要吸收比较法学和法史学的研究成果,尽可能了解和批判地借鉴国外法学的研究成果。正因为法理学研究的是一般法,所以,它也被法学家们称作“法的一般理论”。第二……” 严教授赞赏的点头和同学们各种羡慕嫉妒恨的眼神中,穆萌像得胜的将军一样坐了下来。 甄客也是惊讶,“你怎么会?” 穆萌随意翻着那一本《法学原理》,以一位过来人的姿态无奈的说:“这一本书,我抄了不下十遍。” …… 约城大学法学院课堂上,穆萌时常翘课跟在陈齐赫身后去上课。为了不给陈齐赫丢人,她用一个礼拜的时间抄了N遍《法学原理》,抄到手抽筋。不光是这一本,法学课程包含在内的所有书,中文版英文版,她都抄了一遍又一遍,以至于后来法学院的Jieska教授还希望她转院去她的班级。 …… 甄客伸出五根手指在她面前晃了晃:“萌萌,想什么呢?又走神!” “没什么,认真上课!啊,甄客,你再打扰我,我就宰了你!” “你看你的书,我做我的事情,你不知道吗?毛主席老人家年轻的时候还在闹市看书呢!而且,你不是学霸吗?听课什么的,很easy啦……” “喂!甄客,你再说!哼~我不理你了!” 有那么一瞬间,穆萌将眼前棱角分明英俊不凡的脸与记忆中还显稚嫩的脸庞重叠在一起,高中课堂,他们也是这么一路打打闹闹说说笑笑过来。 她想,若是没有那一场意外,是不是他们两人也还是这样一副无忧无虑的模样。 可惜没有如果…… …… 半个学期过去,甄客彻底在法学院混熟,穆萌懒得理他,甄客倒是孜孜不倦百折不挠的跟在她后面。刚开始她还排斥,慢慢的也就习惯了甄客在她身边的自言自语,任由他去了。 这一天,院里有一场座谈会,据说邀请的嘉宾是国际享誉盛名的HK律师事务所的合伙人,穆萌一早就在礼堂占了位子,在究竟是占一个位子还是两个位子的问题上稍稍纠结了一下,她将一本书放在了临近的座椅上。 座谈会准时开始,甄客却没有出现,主持人一番慷慨激昂的开场词之后,一道修长挺拔的身影走上讲台。 底下一片欢呼,“哇!真帅啊!没想到居然是个大帅哥!这次来参加这个座谈会,真是赚到了!”“他有没有女朋友啊!结婚了没啊?我要嫁给他!我要把他追到手!” …… 这场景竟是如此熟悉…… 彼时:“陈齐赫好帅!”“陈齐赫男神,我要给他生猴子!”“陈齐赫,你这么帅,我把持不住了!” 彼时的穆萌怒:“住口!他是我家的!他是我的!你们谁都不许觊觎他!” 陈齐赫和她同龄,可从小在学习上跟开了外挂似的,以至于在国外,穆萌还在大学校园里浪费青春,他就一路跳级,白手起家,出任合伙人,走上人生巅峰,就差赢娶白富美成为人生赢家了呢。 浑身冒傻气的穆萌曾傻乎乎的问过他:“为什么你这么厉害?” 于是乎,那一脸写着‘哥有智商,就是任性的’陈齐赫,用一张IQ测试单将穆萌的尊严拍飞到了海王星。 这样站在风云顶端的人物,走到哪儿不是自带闪光灯的? 而此时的穆萌:“……” 她早就没有了立场理直气壮的说出那句话。 甄客在场外朝她挥手,穆萌看了看讲台上风采奕奕的男人,猫着腰出了礼堂。 她隐约觉得有视线落在她身上,回头去看,却什么都没有。 “甄客,你到底要做什么啊?没见我忙着呢吗?” 甄客藏下刚冒出头的嫉恨,鄙视道:“得了,你能有什么事好忙的,走吧,我有东西给你。” …… 如果不是甄客,穆萌已经忘记了今天是自己20岁的生日。 “打开看看。”甄客充满期待。 穆萌将缎盒打开,流光溢彩的钻石戒指在里面静静躺着。 啪的关上盒子,穆萌递了回去:“这礼物太贵重,我接受不了。” “为什么?这几个月来我们相处的很好,和以前一样,我们之间还有什么问题?”甄客显然无法无法接受穆萌的回答。 “是我自己的问题,和你没关系,甄客,你一直很好。是我不对。” “萌萌啊,为什么你就是不肯放下他呢?”他猛地欺身,在离她只有0.01厘米的距离处停下,穆萌能闻到他身上散发出来的属于男人特有的味道。 “陈齐赫,吻过你吗?你和他在一起时,是什么感觉?” 穆萌:“……” 什么感觉?不知道什么感觉,因为陈齐赫从来没吻过自己,他们在一起两年,陈齐赫将她照顾得无微不至,就是不曾做过任何亲密的肌肤接触。哦,是了,过去的三年是陈齐赫一直在照顾自己。 不对,重点不是这个,重点是,穆萌猛然醒悟:“你是怎么知道的?”她和陈齐赫的事情,她从没有说过,甄客是如何知道的。 “我会在机场遇见你,你真的以为是偶然吗?” 穆萌一时难以置信:“你调查我?” “我只是想知道你过得好不好,可他抛下了你。既然是他先放手,那我为什么不能插手?况且是他先从我身边夺走了你!你知不知道,当初是陈齐赫把那封信丢掉,他不择手段,你现在还认为他披着一身律师袍就是正义的化身了?简直是本世纪最大的笑话!” “够了!我不想听!” 想要离开的穆萌被甄客一把抓住,“萌萌,你知道这三年来,我是怎么过的吗?”甄客扳过穆萌的肩,沉声道:“你一声不吭消失无踪,我用尽了所有办法来找你,等我终于有了你的消息,等来的却是你和陈齐赫在美国双宿双飞的照片!穆萌!我们之间的誓言呢!我还没忘!你怎么能忘?!” 穆萌无言以对,喃喃道:“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 甄客红了双眼,猛地将穆萌禁锢在怀里,反手便要去解穆萌的衣扣。惩罚的吻带着滔天怒气而来,穆萌的眼泪夺眶而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