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五章:时间改变一切(二) - 妻迷心窍,从良总裁难二婚

第一百四十五章:时间改变一切(二)

…… …… 穆萌躺在家里两天了,她不想出门不想见人。 但十分钟前穆夫人的一通电话,让穆萌不得不下楼,因为穆夫人将从百忙中抽空来看她,她得去恭迎老佛爷大驾。 刚一下楼,穆萌就迎风凌乱了,因为就在离她不到三步的地方,陈齐赫站在那儿。 带着独特的嗓音,他开口:“……小萌……” 穆萌抬头,哦呵呵的笑了:“陈……陈律师,路过啊?” “伯母请我来家里吃饭。” 穆萌靠着墙,捋了捋皱巴巴的睡裙角,万分庆幸幸好此时有风,这鸡窝似的发型可以说成是大风的节奏。巡视一圈周围,穆萌抓住重点:“那个,我妈她还不知道我们的事,所以,如果给你添麻烦,对不起了。” 陈齐赫黑眸眯了眯,反问道:“那天你怎么就早退了?” “哪天?”穆萌这才想起那天和甄客翘课的事情。“哦,我临时有事。” “天冷,上楼吧。”陈齐赫将脖子上的围巾取下来,小心帮穆萌系好,又理了理她乱糟糟的头发,微不可查的叹了口气:“还是这么马马虎虎,也不知道添件衣服。” 穆萌听不见看不到任何东西,陈齐赫的指尖掠过她的脖子,一阵电流在她体内乱窜,咦,这是什么节奏? 她想,穆夫人千万别在这时候出现,可惜,她刚祈祷完,穆夫人堪比女高音的声调就出现了。 “唉,光天化日朗朗乾坤,有伤风化啊有伤风化!” 不怪穆夫人想多了,他们俩儿这姿势实在是有够暧昧。 穆萌小脑袋一缩,施展缩骨功,像小鱼儿一样从陈齐赫咯吱窝底下钻出来,然后,穆夫人如同见到恐怖分子一般,失声大叫:“啊!!萌萌,要死啊!你给我过来!” …… 一张桌子,三个方向,坐着陈齐赫和穆萌母女二人。 “齐赫啊。虽说你们俩儿是小情侣,但众目睽睽之下,在楼下这样那样多不好!” “都是我的不对,下次会注意的。”陈齐赫说这话的时候,表情庄严地就像在上庭,有那么一瞬间,穆萌都快相信了。 “对了,我们家挺宽敞的,如果你不介意,可以搬进来住呀,不用这么客气的。虽然不差钱,但也是能省就省一点,对吧?” 深怕母亲大人再说出什么惊世骇俗的话来,穆萌赶紧打断:“妈……我饿了~” “那就预祝你早日喊我一声岳母大人啦,小陈。” 穆萌呆立在原地久久不能回神,这是什么节奏?神九升空都没有这速度吧?! 她满头黑线,嘟囔着:“是亲妈吗?” “是啊!你出生的时候,胸口还有一颗红痣呢!” ……红痣呢……痣呢……呢…… 穆萌腾地一下站起来拉了穆夫人就往里屋走,陈齐赫也起身,对着穆夫人微微一笑。穆萌顿时很想脱了脚上的大绒兔拖鞋朝他那张祸国殃民的脸上丢过去。 压抑着那股冲动,穆萌咬牙切齿的说:“妈,你要饿死我呀!” 穆夫人摆摆手去做饭,而穆萌红着脸圆溜溜的眼睛四处乱飘,“呵呵,呵呵……” 穆夫人的厨艺自然是没的说,一顿饭下来气氛温馨又和谐,晚饭结束,在穆夫人的眼神威逼下,穆萌趿拉着拖鞋送陈齐赫下楼。 在过道口,陈齐赫突然开口道:“下次别穿这样出门,太清凉了。” 穆萌奇怪了,低头一看,脸瞬间红透。因为今天她穿的是白色的睡衣,本来也没有什么,但她刚才喝汤一时热了起来,解开了最上面的几个扣子,胸前风光时隐时现,里面是,她前几天和丽达一起逛街时一时好奇买的蕾丝内衣?! “看,有飞碟~” 啪的一声,穆萌关上了门,欲哭无泪,丢死人了。 穆萌没有注意,但那一抹吻痕还是实实在在刺痛了他的心,陈齐赫站在门口,握紧的双手青筋暴起,但就一煞那,他又恢复成那个淡定自若年轻有为的律师先生。 转身,他冷笑开口:“我们聊聊?” 海边的风这个季节已经冷得不行,两个大男人站着,任凭风吹得发丝张牙舞爪。 “你到底想做什么?” “和萌萌重新来过。怎么?陈大律师又想做什么来破坏?” “我让小萌回来,已经是最大的让步。既然你想重新来过一次,那我也不会放手。谁能得到她的心,我们各凭本事。” 穆萌试图向穆夫人解释她和陈齐赫的关系,但穆夫人似乎没有兴趣知道,一味沉浸在陈齐赫的绝世容颜下,不无法自拔。穆萌坏心的想,要不要和自家远在国外参与科研论坛的父亲大人通个电话,然后嘴快说漏些什么。比如,穆夫人又对着某某人发花痴了,想必那个爱妻如命的醋缸会大发雷霆的! 穆夫人:“萌萌,你也老大不小了,能碰上这么一个对你好的人,要好好珍惜。关键是,他好帅啊!真的好帅啊!将来你们俩儿生对孩子,一男一女,我领出去,告诉别人这是我孙子孙女儿~光想想都好激动的说呢!” 穆萌捂脸,这个看脸的世界,还让不让人活了! 她拎起手机,当着穆夫人的面拨通了穆先生的电话:“妈,你说,他和爸比,谁更帅啊?” “那什么!呵呵~当然是你爸,你爸可是我的男神呢!萌萌别闹!快把电话挂了!” 哼,和我斗!穆萌得意洋洋把电话一挂,忘了说了,她的电话今早某动客服发来短信说欠费了~ 穆萌摊坐在沙发上,穆夫人在厨房切水果。 门铃叮铃铃响了,穆萌开门,发现是甄客的惊讶之余她用了三秒决定,待会儿就去买彩票! 四目相对,一时无言。 “萌萌,对不起。” 哐当……厨房传来噼里啪啦的动静,穆萌赶忙去看,甄客也跟在后面进了屋。 穆夫人从一片狼藉中奔向甄客,一脸不可置信:“嗨,帅哥!” 穆萌已经记不清这是今天第几次扶额了:“……妈……”穆萌使劲从甄客身边把穆夫人拉过来,“别闹了!” “伯母,我是甄客。” 穆夫人刚才还晴空万里的脸色一下子狂风暴雨,用手里的菜刀指着门口吼道:“你出去!立刻马上!我家不欢迎你!”也不等穆萌说话,拉着她就进了里屋。 “他就是,甄客?”穆夫人问。 穆萌点头:“24K纯甄客,如假包换。” 穆夫人捏了捏女儿的脸,叹了口气:“上辈子你是不是灭他全家啦?怎么又遇上他了?真是孽缘。” “额,孽缘。呵呵……” “你们看着有事,陈齐赫呢,又是怎么回事?”穆夫人揉着太阳穴,头疼不已。 穆萌卷着被角弱弱地说:“妈,你不是说堂姐要我去瑞士陪她待产,要不,我明天就去?”穆萌不信了,我惹不起还躲不起么?! 穆夫人伸手抱了抱穆萌:“萌萌,妈只有你一个宝贝女儿,只要你好好活着,你开心就好。妈只求你一件事,别再让妈再接一次病危电话了。” “妈,我保证,绝对不会了!”穆萌忍着泪笑着说出口。 …… 穆萌出来的时候,甄客还在客厅里。 她还未说话,便被甄客一把抱进怀里:“我会负责。这里不行,我们去美国,我们去那里结婚。萌萌,我真的想一辈子对你好。” “甄客,既然你调查我,那就应该知道,三年前,我们就错过了。” “可你又回来了,我也还在,只要你愿意,我们还可以重新开始。” 穆萌道:“可我不愿意。” “穆萌,你记住了我死而不会让你再离开我。” 甄客是什么时候离开的穆萌不清楚,一晚上浑浑噩噩过了,天将亮时,她就爬了起来收拾行李告别穆夫人上了开往机场的出租车。 …… 王秘书看着顶头上司接了通电话疯了一般冲出去,丢下会议室一堆人面面相蹙无语凝噎,这一堆的案子啊,还等着大老板来拍板呢! 徐柔正在做指甲,电话突然响了,“甄客人呢?” “他在哪儿?我怎么会知道。” “徐柔,你应该知道绑架的罪有多重。我警告你,甄客那个混蛋到底把小萌带哪儿去了?!”高速公路上,陈齐赫一路把时速飙到200,刚才他接到穆萌发来的短信,上面只写了【陈齐赫救命,我在甄】便没了下文。天知道这时候他都要疯了。 “我真的不知道。到底怎么回事?” 陈齐赫握着方向盘的手微微一颤,“甄客可能绑走了小萌。” 那头的徐柔沉默,许久,才听她说:“等我消息。” 徐柔抱着试一试的心态开车前往城郊甄家以往度假用的别墅,也不知道该不该说她幸运,竟然在那里看到了甄客的车。 甄客对徐柔并不设防,开了门让她进去。 “我不是说过,别再来找我。”甄客倒了杯蒂芙尼递到徐柔面前。 “穆萌那丫头呢?” 见她开门见山,甄客也不再打哑谜:“她在楼上。陈齐赫找过你了?” “既然你知道,为什么还见我?” “因为你爱我。” 徐柔精致的脸变得有些扭曲,阴狠一笑,她说道:“你真是了解我。” 接到徐柔短信的陈齐赫再打过去,却是一阵嘟嘟嘟的忙音。 不再耽搁的他调转方向就往城郊驶去。 穆萌扒拉着窗帘,可惜这荒郊野外的,连只麻雀都没有,手机又被收走了,连求救的就会都没有。“陈齐赫,你一定要来,就算你不要我,请看在昨日情分上来一趟,求求你了!”门把旋开,先是甄客进来,然后是徐柔。 “你出去吧。我会劝她的。”徐柔说道。 甄客离开时深深看了一眼穆萌,穆萌毛骨悚然起来,这样的甄客是陌生的,她下意识退到墙角。 “你来做说客?我怎么觉得你是逼良为娼的老鸨啊,徐大小姐?” 徐柔靠着床沿坐下,“有我这么年轻貌美的老鸨么?怎么也该是头牌吧?” 穆萌撇撇嘴不再搭理她,反正都不是好人。 “所有人都不知道,为了你的一句话,他每天只睡两个小时,所有时间都用在读书上,像疯了一样,老师说他没有音乐天赋,连换了九个老师都不愿意再教他,但他还是将钢琴练到了八级;他每年为你拍枫叶,每年一本。其实,他最好的天赋,是在绘画上。” 穆萌反问:“你为什么和我说这些?” “我知道这是他想要的。”徐柔为自己点了根烟,烟雾袅袅中,穆萌气极,怒道:“现在他做的,是犯法的。你还要帮他吗?这是助纣为虐,你会害死他的。” 长发披肩优雅迷人的徐柔不再说话,只是仰头盯着天花板,穆萌以为这场谈话就这样结束了,她却说:“陈齐赫在赶来的路上,这是钥匙,我掩护,你可以从后门离开。穆萌,希望你别怪他。” 穆萌接过钥匙,点了点头。 察觉穆萌不见是在十分钟之后,甄客怒不可遏,捏着徐柔的肩膀,仿佛下一秒就要把它捏碎。 “是我告诉陈齐赫的。怎么样?你想杀了我吗?” “你居然敢?!”啪……重重的巴掌落在脸上,穆萌瞪大了眼被吓得不轻。 “下手还真狠。真不愧是心狠手辣的甄客。” 可我还是很喜欢啊,怎么办,中毒太深了吗?徐柔嘴角噙着自嘲的笑…… 高考结束的那一天晚上,因为司机来得晚了,她在教室多呆了一会儿,意外的撞见穆萌偷偷摸摸进了教室,将一封信塞进了甄客的书包。 她从门后面走出来,拿走了那封信。 信的内容是穆萌约甄客一起到圣里莫斯去滑雪。 徐柔是知道的,穆萌的心愿,和所爱的人一起去圣里莫斯…… 徐柔把那封信给了陈齐赫,告诉他,幸福是靠自己争取的。 没错,她在乎甄客,从一开始就是,可甄客对所有人都是一副吊儿郎当不在乎不可一世的样子,只有在穆萌面前才会不知所措。她也知道,陈齐赫对穆萌也是不一样的,全校那么多女孩子的表白接近,他都冷漠着拒绝,唯独让穆萌靠近他身边。 如果陈齐赫和穆萌在一起,甄客是不是会注意到自己的存在?她有着这样的想法,但事实出乎她所料,穆萌和陈齐赫一齐消失了,甄客却更是心狠手辣独来独往不再在乎任何一个人,好像随着穆萌的离去,连甄客最后一点温暖都带走了。 她的小心机还是没有得逞。 “哈哈哈!你不知道吗?女人的爱可以成就一个男人也可以轻易毁掉一个男人。”徐柔笑得眼泪都流了出来,“甄客,我的确爱你,但我不会再做错一次。” 其实这么多年守在甄客身边,她早就明白,就算没有穆萌也会有别人,只要甄客不喜欢她,即使全世界的女人都死光了,甄客也不会喜欢上她。 如今,她终于解脱了,这一巴掌彻底把她打醒,也许她早就不该自欺欺人。 …… 穆萌跌跌撞撞在半人高的芦苇里转来转去,她悲催的发现自己又路痴了。 “啊!鬼啊!”冷不防被一只手抓住,穆萌反手就是一巴掌,但一出手却被紧紧拥进一个温暖又熟悉的怀抱。 小心翼翼的问:“陈齐赫?”得到肯定的回答之后,穆萌抱着他就哭了起来。 在来的路上,陈齐赫看见穆萌一个人在芦苇群晃荡便知道她又迷路了。那一刻他悬着心终于放下,不顾一切的拥她入怀,也许面子尊严以及一切都不再是那么重要,只要穆萌好好地在他身边,在他可以看得见摸得着的地方,他就满足了。 穆萌坐在副驾驶座位上喋喋不休,“陈齐赫,我有话想问你,你究竟为什么一定要和我分手?如果是因为那封信,我早就告诉过你,我并不怪你。” 陈齐赫纠结许久最终开口道:“不是因为这样。” 又有谁能知道,天之骄子的陈齐赫在得知甄客找到穆萌时,居然会害怕穆萌先他一步提出分手和甄客一起离开。 当年的穆萌对甄客如何,他怎么会不知道,就是因为这样才让他在两人的交往里莫名没有信心。他时常想,小萌是否因为感激,才选择留在自己身边?这世上所有事他都能够一一解决,只有穆萌是他心里的一根倒钩刺,拔了忍受一时的疼痛就过去了,但他宁愿就让这根刺留在那里,疼一辈子。 可后来他又忍不住想看看小萌过得好不好,所以借着事务所拓展业务的理由回国,还巴巴的跑去北城大学上课。 还不等陈齐赫纠结完,飞速行驶的跑车迎面而来,穆萌脸色瞬间惨白,甄客狰狞着直直冲来,“啊!!” 钢铁亲密碰撞发出滔天巨响,冰冷的机器躺在马路中间,黑烟叫嚣着直冲天际,四周血迹斑斑,满目疮痍。 “小萌?” “在!我在!陈齐赫,你没事吧?啊?你没事对吧?快说话啊!” 撞击发生的那一刻,陈齐赫下意识右转,将穆萌牢牢护在怀里,等一切落定,穆萌在一片猩红中睁开眼睛,入目却是陈齐赫鲜血淋漓的脸。 眼睛被粘稠的血液混合着灰尘盖住,睁不开的陈齐赫看不到穆萌的情况,只能靠疼苦不堪的双手感觉怀中人的情况。 “你有没有受伤?” 穆萌摇着头:“没有,没有!我没事!陈齐赫,你到底怎么样?电话呢?我们快想办法出去!” “你先走吧。我被卡住了。” 这句话让穆萌倏地无声落泪。 “不要。你不走我也不走。我的命是你给的,要死我们一起死。” “别任性,听话。”陈齐赫的力气在一点点消失,却硬撑着加强了语气。 “如果你能拿出你送我的第一个情人节礼物,那我就出去。”那天包包不见了之后她有回去找过,可那晚负责善后的经理说没见过,最后穆萌只能认栽。本想穆萌只想用这种方式断了陈齐赫推开自己的念头,可没想到,陈齐赫竟示意穆萌从他领口处掏出了那一串项链。 “你看,项链还在,它没有丢。小萌,快点走吧,好好地,我不在了,你要是再折腾出事情来,我就再也救不了你了。” 穆萌再也抑制不住哭声,“陈齐赫,我有没有说过,我很爱你。” “你说什么?”陈齐赫沙哑着问。 “你看,又是你救我。我们真的很有缘是不是?陈齐赫,你怎么就不相信我对你的感情呢。我到底要怎样,你才能相信?我喜欢甄客,这是事实。但我爱你,也是事实。在我的认知里,感激与爱并不是一样的。现在我明明白白的告诉你,我爱你。” 陈齐赫的气息越来越微弱,穆萌不敢握紧,怕一不小心她就随风飞走。“小萌,我信,我真的信了。” 神智模糊中,穆萌像是回到了三年前,她在圣里莫斯山等不来甄客,却等来了百年难得一遇的暴风雪,她来不及撤退被埋进了雪堆里。陈齐赫找到了她,背着她一步一步走出大山,找到救护人员,才将她的一条小命救回来。 “陈齐赫,你这么好,我怎么舍得不爱你。” 三年后,圣里莫斯山。 穆萌和陈齐赫的婚礼就在此举行,穆家夫妇和陈家夫妇四人坐在前排聊得不亦乐乎。 三年前的穆萌和陈齐赫被及时赶到救护人员救起,陈齐赫昏迷一年之后醒来,穆萌万分庆幸老天待她不薄。甄客则没有那么幸运,车祸使他被医生宣布只能终身与轮椅为伴,穆萌没有追究他的责任,只是在甄客希望再见她一面时选择了拒绝。徐柔没了消息,不过时尚界多了一位冉冉升起的超级新星以礼。 欢快的结婚进行曲中,刚想开口的牧师被穆萌一个眼神制止。 她上前抱住陈齐赫却低着头不敢看他:“陈齐赫,我要和你一起,一起幸福……” “我爱你,穆萌爱陈齐赫,无论贫穷富有、无论生老病死,陈齐赫,你愿意娶穆萌为妻,永远不离开她,让她爱你一辈子吗?”穆萌抱得更紧,生怕一不小心就让陈齐赫跑了。 陈齐赫捧起穆萌的小脸,如同对待绝世珍宝般:“你不后悔?” “永不后悔。” 在在场所有人的祝福声中,陈齐赫将穆萌圈在怀里,全世界安静了,只有两个人的略显不稳的呼吸声,岁月静谧,穆萌想溺死在陈齐赫温暖的怀抱里,如同那冰天雪地里,微弱却一直存在的温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