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七章:劫后余生(一) - 妻迷心窍,从良总裁难二婚

第一百四十七章:劫后余生(一)

“牛奶,温的。” “谢谢。” 语气疏离且客气,她不明白,是时光改变了这一切,还是随着岁月流逝,人心慢慢变了,看待事物时候的心境,也变了。 一年前,简南回到北城后,拿着U盘请计算机高手帮忙解密,里面的文件很多,有的有用,有的是那个建材商王育枝的个人琐事,但最后的出来的是一段音频,那道声音,她从小听到大,早就烂熟于心,就连一个尾音,都能让她条件反射似的立即在脑海中浮现那人的笑貌音容。 音频的内容有的很琐碎,大概是从三分五十六秒的地方,开始涉及到金茂项目,和秦厉北这个名字的。 【一千万,一条手臂。】 【还有其他要求吗?比如,少一只眼睛,缺一条腿,或者是,让他再也当不成男人。】 【没有必要,一个教训而已,不用太认真。】 【好,预付50%的定金,事成之后,再付余款。】 【我倒是很好奇,您为什么会盯上秦总呢?你和他的妹妹不是已经订婚了吗?一家人还说两家话啊?怎么说,算来算去,这还带着亲戚呢,那再怎么说也是你大舅子啊。】 男人利落刚劲的回答,将简南最后的意思希冀毁得一干二净。 【你只管,废了他的手。】 …… 房间的布置,可以看得出来,是费尽了心思的,还带着水珠的鲜花,制作精细的绸布,擦拭得一尘不染的窗台和真皮沙发,白月笙深陷其中,双腿交叠,手随意搭在手把两侧,如一柄藏锋入鞘的利刃,令人不敢直视。 “你又瘦了些。” 简南没有搭理他的寒暄对话,走近了窗前,将帘子拉开到最大,明灭的昏黄色灯光照了进来,在地上投射出一片剪影,她的手微微颤抖着,这一年来,每次见面,简南总是忍不住心底那点想要杀人的念头。 其实,她也不是好人,大家都不是,只不过是有人的魔鬼被锁在了身体尽头,而有的人以欲望为饵,饲养恶魔为利器。 “还不肯服输?” 简南反问:“为什么要服输?” “元北的资金链,半年前就应该出现了问题,能撑到现在已经算是不错,你没有必要再继续下去。” “如果我还想继续下去呢?” 白月笙走上前来,为简南拉开了椅子,神色冷峻:“元北一年前就应该上市,然而现在不仅仅是上市失败,连金茂的项目的竣工日期都一推再推,你确定,这家公司还有能力继续活下去?” “资金问题,我已经想到了办法,至于金茂项目,如果不是白氏插手阻挠,会是现在这副样子?”简南将杯中纯白的液体直接倒进了垃圾桶,清亮的眸子里写满了冷漠:“如果你找我来,只是为了劝我放弃,那就算了。” “当然不是。” 白月笙从后面拥住了她,不着痕迹地比了比腰间的尺寸,比上次见面的时候,的确是瘦了,元北集团内忧外患,他捧在手心里的丫头,累到奔溃还得帮着秦厉北那个废物守住公司。 这个认知令他恼怒不已,手上不由得加重了力道,呼吸着她身上淡淡的青草香,无酒自醉,喃喃道:“我有一个好消息和一个坏消息,你想要听哪一个?” “坏消息。” “我还以为你会选想听好消息,不过没关系,买一送一,我先把好消息告诉你。婚礼日期定了,在圣诞节那天,从现在开始筹备婚礼,到圣诞节,时间正好足够。” 见简南没有任何反应,白月笙继续道:“我请了意大利著名的设计师,专门来为你设计婚纱,还有婚戒,也已经着手在进行设计了。还记得你以前画的那副画吗?我想……” 简南打断了他:“你怎么会认为,在我知道那些恐怖的事情之后,还会愿意嫁给你。” “南南,如果不是为了秦白两家联姻,为了你无法悔婚,我又何必踩着尸山血海,爬上白家少主的位置,嗯?” “我要走了。”简南微弯了腰,从白月笙的怀抱中褪出,刻意拉出了距离,冷眸道:“你想准备婚礼,那就随便了,到时候婚礼上面没有新娘子,不关我事。” “南南,坏消息是……” 白月笙极慢极冷地说:“秦世勋找过我,在办公室外面等了一天。” “你见他了?” 简南问完,立马后悔,她真的想给自己一巴掌,白月笙既然会她秦世勋找过他,那么分明他便是没有见。否则,白月笙岂会是邀功般的语气说出这句话。 “没有,不过我倒是很好奇,秦世勋来找我,究竟是想谈什么?” 反问句式,问的是简南,秦厉北出事后,秦世勋俨然已经成为了秦家的下一人家主,权势财色全部到手了,这会儿要找白月笙,简南也是不知道秦世勋肚子里在打着什么主意。 “那你又为什么不见?你见了,问题自然而然会有答案。” “你告诉过我,秦家大房的两个儿子对你并不好,我又怎么会搭理他。” 白月笙走到简南面前,捧住了她的脸,认真的模样仿佛在凝视着无价之宝,他在简南耳边说话,吐气如兰,带着撩人心弦的震撼,犹从前那般如巍峨壮阔的山峰,在自己身后给予着支撑。 “元北的困境,秦家的争夺,你完全可以找我帮忙,钱或者是人,我都可以给你。” 简南不敢乱动,她心底明白,自己只要妥协,便可以往后靠,有白月笙在,她的大哥在,她这辈子只管衣来伸手饭来张口,当一只不用为生计发愁的小米虫,然而这只是依附,她得像菟丝花般缠绕着身后这个男人,卑微地仰望,再也不能有自由的念头。 “我不相信你了。” 简南厌恶地看着他,眉头紧锁,两人无声对峙着,最后,还是白月笙先松口。 “南南!”白月笙冷喝,极冷地一字一句道:“你还要这般阴阳怪气地和我说话到什么时候?你现在是为了秦厉北,在惩罚我吗?!” 简南软绵绵地将头抵在白月笙胸膛前,拽住了他的衣摆,恨恨咬牙:“是啊,我在代替月亮惩罚你呢……我每次见到你,都会想,你是如何对着秦厉北连开三枪的……” 其实,惩罚的又何尝不是还有我自己,明明证据就在手里,你就是那个害得秦厉北现在人不人鬼不鬼的罪魁祸首,我却做不到,将一切公之于众,我们都该受到非难和指责。 “是啊!我就是杀人恶魔,没有人性和道德,你满意了吗?你现在就可以报警抓我,我就在这里等着,两条人命,无期徒刑。” 简南默默流泪:“白少,只有两条人命吗?” 白月笙心尖一颤,欲开口解释些什么,下一秒,却感受到了胸前炙热的液体几乎要将他的灵魂灼伤。 “我是因为他吗?哈哈哈哈哈!!你竟然以为我是因为他?”简南哈哈大笑起来,笑到最后,泪流满面。“白少,在这个世界上,那个最疼爱我的哥哥,死在了你手上。我恨你,恨死你了,无期徒刑怎么够?我要你生不如死!” 不知道过了多久,哭够了的简南抬眸,冷冷地看向白月笙,带着隐忍的悲哀:“白少,我还有事,先走。” 白月笙在简南即将踏出房门的时候,再一次拦住了她。 “我刚得到的消息,政府已经觉得放弃元北,取消元北的开发权,这项文件,会在下个礼拜一,放在元北集团总裁的办公桌上,到时候,你们路总就能看到了。” 简南人晃了晃,手放在门把上,稳住了身形,她缓缓开口:“你找的政府里面的人?” “不用我动手,在北城,想要看到元北彻底破产的人,是你想象不到的多。” “那很好啊。”简南硬是笑了:“白少,谢谢你告诉我这个消息,请放心,我绝对不会让那份文件,公之于众的。” 推开门,径直走了出去,简南依旧忍不住心底的怒意,狠狠将房门甩得震天响。 刀疤就站在不远处,跛着脚过来,问:“小姐,苏妈打了好几个电话,您看是不是回个电话回去?” “先生又闹了?” “不肯吃饭,饿了一天了。” 简南莫名感到烦躁,当一个男人强大到足以与世界为敌的时候,突然有一天变成了傻子,这个落差不是一般的大,更何况,这个傻子谁都不认,还只愿意听自己的话,每天少见一会儿都不行。 深深吸气,简南咬牙:“回去之前,先去一趟高顿。” “去高顿做什么?” “拿蛋糕,今天是秦厉北的生日。” 疤痕遍布的脸上,刀疤莫名羞涩地笑了笑,他觉得简小姐还真是刀子嘴豆腐心,天天嫌弃秦先生蠢到无可救药,结果还是记挂着生日。 刀疤突然觉得自己有一种老怀安慰的感觉,囧了囧:“先生知道了,会很开心。” 简南没说话,抬脚便走,一年了,整整一年,距离那些痛苦到失去知觉的日子,已经过去很久很久了,可还是没办法忘记,就像没办法不吃饭,不喝水,不呼吸那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