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八章:劫后余生(二) - 妻迷心窍,从良总裁难二婚

第一百四十八章:劫后余生(二)

…… 车子缓缓在门口停下,刚打开车门,就有个人影冲过来,结结实实地给简南来了个大大的熊抱,重力加速度之下,简南往后退了几步,后背撞上了车门,疼得她龇牙咧嘴。 偏偏挂在自己身上的这个男人,还不撒手,像极了树袋熊,脑袋搁在她的脖子上,毛茸茸的头发蹭啊蹭的,惹得简南心里头也跟着痒痒的。 刀疤在一边问:“小姐,蛋糕要放到哪儿去?” “拿进厨房。”简南试图将大型犬从自己身上扒拉下来,试了好几次没成功,也就算了。 “别闹了,外面风大,咱们进屋子里去,我给你做好吃的,好不好?” 拿出哄团团的语调,简南尽量温柔:“今天晚上还有惊喜哦!” 或许是惊喜两个字吸引了他,秦厉北松了手,不过也就是松了一点点,还是维持着将简南圈在双手围成的圈子里,抿着唇,认真又期待地问:“真的吗?” “真的,我骗你的话,就是小狗!” “好吧,那我们回家吧。” 秦厉北这次是完全放开了,转而去握简南的手,傻乎乎地笑着,将一双好看的眼睛弯成了月牙。简南心底默默地想,这傻子,笑什么呢,这么开心。 …… 夜已深了,简南让苏妈她们都先下去休息,自己个儿带着秦厉北,进厨房倒腾起了夜宵。 “秦厉北,我问你,你记得今天是什么日子吗?” 秦厉北摇脑袋:“不知道啊!” “今天是你的生日哦,等会儿我们吃长寿面,然后还有蛋糕,是你最喜欢的巧克力味儿的哈,咱们中西合璧的方式过生日,你一定能长寿的!知道什么时候长寿吗?” 简南擦干净了手,开始和面。 秦厉北搬着小凳子挪过来,探头看向面盆,皱着眉头很是认真地想了想:“我不知道……” “长寿就是活得很久很久,很多年很多年以后,你还能继续过生日!” “哦……”秦厉北貌似对这个不是很感兴趣,巴掌大小脸没了往日的冷厉,倒是多了丝温和,托着下巴,认真问简南:“那很久很久以后,你还在吗?” “那时候啊?” 简南也跟着认真地设想了起来:“这个嘛,如果你以后表现好的话,我就考虑一下。” “南南啊,什么叫做表现好呢?” “那就是。你每天好好的吃饭,早餐,午餐,晚餐,三餐都要把苏妈给你的饭菜给吃光了;午休的时候不准闹,得好好的睡上一个小时,还有晚上,到了八点就上上床。这就是好好表现了,知道吗?” “啊?”秦厉北那张俊俏的脸庞都快要皱成咸菜了。摇头:“南南不会来,我就不睡觉!” 这个人,什么时候还学会和自己讨价还价了,看来真的是这两个月来太宠着他了,才会给力秦厉北这个混蛋一种,‘她很好说话’的错觉。 “好啊,那这样的话……”简南故意拖长的尾音,这时候正好面团揉好了,便放进屉子里面醒着,紧接着准备配菜。 秦厉北着急了:“南南不要我了吗?” 这粘人劲儿,简直比团团那个小家伙还要来的让人受不了。 简南拿沾着面粉的手去戳他:“就是不要你了,你能怎么样?” 说完,秦厉北的笑容立马消失了,抿着唇衣服就要哭给你看的模样,简南可是不敢招惹这位大爷,赶紧出声哄人。 “我逗你玩儿呢,你别哭哈!千万别哭!我会的,我会陪着你的。哪儿都不去。” 眼睁睁看着秦厉北瞬间变脸,笑呵呵地心满意足飘到简南面前,搂着她的脖子不撒手了。 “秦厉北!还想吃饭就给我,好好地坐下!” 一米八九个头的男人,委委屈屈地回到小凳子边上,乖巧状坐下。 …… 几分钟后,面煮好了,简南捧着比自己脸还大的碗,直接喊秦厉北的大名,让他过莱。 要说秦厉北傻了之后有什么好处的话,那就是以前简南喊他全名的时候总担心会被揍,现在没关系了,随便喊,他不但不生气,还会乐颠颠儿的跑过来,堪比家里头那只拥二哈智商的萨摩耶——小白。 简南喊了几遍,都没有人来,简南只好过去看看究竟又在折腾什么呢。走近了,秦厉北缩着他的长手长脚,蹲在小白旁边,小白正舔着盆里的大骨头,吃得美滋滋的。 也不知道当初秦厉北怎么想的,居然会想到说要养一只小狗,而更让简南惊奇的是,这只小狗还养得不错,白白胖胖的,健步如飞,撒娇打滚卖萌无一不精。 “不饿吗,面煮好了,过来吧。” “我想吃这个。” 秦厉北指着小白的狗盆里的骨头,扭头认真盯着简南看:“小白吃得很高兴,应该很好吃,南南,我可以尝尝吗?” 简南囧了个囧,这个有什么好尝的?还真是傻了,幸好没真的直接自己动手和小白抢骨头。简南边摇头边在他身边跟着蹲下:“那是小白的,你得问问小白自己愿不愿意分给你啊。” “小白,你愿意分我尝一口吗?” 埋头吃饭的小白看了秦厉北一眼,默默转身,毛茸茸的尾巴一甩,对着秦厉北龇牙。 “汪汪汪!!” “南南,他是什么意思啊?” “小白不同意。”简南果断翻译,心里头却是憋着笑的。 秦厉北顿时垮脸,很是失望的啊了一声,可怜巴巴地盯着简南看啊看,直把简南看的自不好意思。 “好吧,你要是喜欢,我明天让苏妈炖骨头汤给你喝,好不好?” 简南想,这一回儿,他该乖乖跟自己去吃面了吧。结果秦厉北仍旧不高兴,嘟着嘴,歪着脑袋,头上的呆毛还一抖一抖的。 “我要喝南南做的!” 简南眯眼,这个傻子,还真的是会得寸进尺,咬牙:“好啊,让苏妈买大骨头,我给你炖汤喝,还有烤全羊,好不好?” 拍手,秦厉北笑:“好啊!好啊!” …… 好不容易把人给哄到了餐桌前,秦厉北捧着简南给他端过来的面,夹了一大筷子就往嘴巴里面送,塞得满满的鼓鼓的,简南坐在他对面,托腮看着他,问:“好吃吗?” “好吃!南南真厉害!”秦厉北突然顿住了,低头想了想,把碗举到了简南面前:“南南也吃一点,南南也长寿!” 简南想起以前秦厉北第一次为自己过生日的时候,也是秦厉北第一次下厨煮面,掌握不好水量,面糊成一团和几根小青菜干巴巴地摊在碗里面。 两个人最后加了点肉酱,一人分了半碗,直接拌面吃了。 “南南还要吃吗?” “不要了,你过生日,当然是你吃得多一点。” 简南拿过桌面上的蛋糕,小心翼翼地往上面插蜡烛,巧克力制成的三十二,是秦厉北的生日,望着一边认真吃面的男人,简南默默叹气,明明是三十好几的大男人了,突然间心思变得和小孩子一样,哪儿哪儿都觉得不对劲。 秦厉北捧着空碗,眨着大眼睛:“南南,这个好吃吗?” “好吃啊!来,吹蜡烛许愿啦!先许愿再吹蜡烛哦!” 周围暗了下来,只留下了烛光摇曳明灭,暖黄色的如豆烛火,在他的脸上投下了一片剪影,长而微卷的睫毛像把小扇子,扑闪扑闪的,撩动心弦。 秦厉北眸子比烛火还亮,闪着光芒:“我要和南南永远在一起!嗯,就是这样!我吹蜡烛了!”他说着说着还给自己一个点头肯定,然后一口气将蜡烛吹灭了,乐呵呵地盯着简南看:“南南,可以吃了吗?” 简南揉了下眼睛,将眼角的泪花不着痕迹地擦掉。 “当然可以。” 她将蛋糕分成了八小份,盛了其中的一份给他,严肃道:“今天很晚了,你先吃一块,明天起来,这些剩下的都是你的,好不好?” “哦!”秦厉北不高兴,但咬了口软软甜甜的蛋糕之后眯着眼睛笑开了,落在简南眼里,悄悄地感叹了一声,这幅皮囊,真是上天厚待,难怪那个小姑娘说,就算傻了也愿意买回家里面放着,按一日三餐看来看去。 “真好看。” 秦厉北满脸蛋糕奶油,疑惑脸:“什么?” “没有,来,看你吃的,擦擦脸,喝点茶去去甜腻。” 小白估计是舔完了骨头了,甩着尾巴跑过来蹭简南的脚踝,简南低头,还没等反应呢,便见秦厉北连蛋糕都不吃了,直接蹲下来,一把将小白抱走,足足有三米远。 简南懵:“秦厉北,你干嘛呢?蹭小白一身奶油!” “不许动你!谁都不行!” 他想要打人,但是又害怕南南说他,只好憋着怒气,委屈地大吼,简南吓了一跳,小心翼翼地走过去,握住了他的小手指,放缓了声音:“秦厉北,小白只是在玩耍,没有想要欺负我,你不是很喜欢小白吗?把它放下来,咱们上楼去洗澡,然后舒舒服服地睡觉了,好不好啊?” 他的表情像是在认真思考,简南继续:“咱们泡泡浴好不好啊?你不是最喜欢了吗?” 秦厉北动了动,看看满怀期待的简南,再看看在自己怀里瑟瑟发抖的小白,犹豫了会儿,将小白放下了,小白四只爪子一着地,立刻就溜了,简南赶紧搂住了秦厉北的小手臂,半拉半拽地将人往楼上带。 “真的玩泡泡吗?” “是。” “南南,生气了吗?” “没有。” “可是我觉得你生气了,你是不是不喜欢我了?” “我没有。” “那你喜欢我吗?南南?” “……” 简南不想回答这个问题,大小孩秦厉北执拗地非得要出个答案来:“南南,你喜欢我?” 低沉沙哑的声音,富有男性魅力,此时带着小小的委屈,甚至还有哭音:“南南,你喜欢我吗?” “……” “南南,你不喜欢我吗?”大小孩哭腔越重了:“南南!你不喜欢我!你不喜欢我!” 额头青筋直突突的简南拧开了浴室的门,一把直接将人拉了进去,砰地关上了门,杀气腾腾地盯着秦厉北,红着脸咬牙切齿:“为什么要在这时候问我?为什么非得是这样的情况下,你才问我这个问题?秦厉北!有意思吗?啊!” 秦厉北被吼得一愣一愣的,很是无辜,他伸手想要去拉简南,想要示好,想认错。 “……南南……” “……南南……” “南南……你不要不理我……” 她清澈干净的眸子里,泪意撩人,秦厉北觉得自己应该在哪儿见过她,记忆中有个轻巧灵动的小女孩儿,纯粹干净的笑容,见之不忘。 “秦厉北,你听好了,我这辈子只说这一次,我不喜欢你,我从来都不喜欢你。” 他觉得自己的心都空了,冬天的冷风呼啦啦地灌进来,深入骨髓的冷意,四肢百骸都在叫嚣着痛苦和极致的悲哀。 绝望时刻,下一秒,他便被拥住了,简南将头埋进了他的怀里,边哭边说。 “秦厉北,我爱你,很久很久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