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一章:闭嘴,吃饭! - 妻迷心窍,从良总裁难二婚

第一百五十一章:闭嘴,吃饭!

…… 人未到声先到,简南刚走到餐厅门前,便听里屋传来一阵噼里啪啦的声音,其中还夹杂着秦厉北的怒吼。 “我不要吃饭!我要南南!” 简南额头三条黑线,以前她便知道秦厉北这位boss脾气不好,也是亲身体验过的,可现在貌似更加难以理解了,脾气大到要上天了。 简南手放在门上,犹豫了会儿,才在苏妈殷切期盼的眼神中,推开门走了进去,一踏上餐厅的地板,啪,巴掌大的碗便飞了过来,刚刚好砸在了简南的脚边,眼前这个熊孩子的即视感,究竟是怎么回事? 简南生气:“秦厉北!你给我站好了!” 这满地的锅碗瓢盆,价值不菲,都是钱啊!简南的内心是在滴血了,抬头正准备哈哈教训教训这个大小孩,突然就被抱了个满怀。 “南南回来啦!” 简南内心:不是让你站住吗,你还敢动,又不听我的话了! 任由秦厉北抱着,简南挥手让苏妈先把食材拿出来,然后才道:“秦厉北,晚上想不想吃我做的饭?” 大型犬秦厉北蹭着简南的脑袋,笑眯眯地,十分高兴:“要啊要啊!” “那你先放开我?” “南南会不会又走了?” “不会,我今天晚上在这里休息,你乖点儿啊,放开我。” 秦厉北最后还是妥协了,但还是跟着简南,保持一米的距离,不时探头探脑地偷瞄简南究竟在做什么好吃的。 煎锅上面的滋滋滋冒着油花的五花肉,撒上肉桂八角,加鸡汤,转小火慢炖,继而淘米私彩,手忙脚乱地准备晚餐,不一会儿,诱人的香味的空气中弥漫开了,秦厉北拍着手:“~味道香啊~” “……你还记得吗?我有一次犯了错,被我妈关在屋子里面不让出来,一整天一顿饭都没有吃过,那天晚上你回来之后,趁着所有人都睡着了,偷偷地给我煮了一碗卤肉饭,我吃了个精光。你还笑我是个饭桶呢!” 说完,看向秦厉北,希望从他脸上看出一些不一样的表情来。 秦厉北盯着锅里的肉,双眼冒星星地期待着:“南南做的一定很好吃!” 简南忙,但有时间在家,陪在他身边的时候,总会想尽办法做一些以前做过的事情,将一些他们经历过的,来试图唤起秦厉北的记忆,这是医生推荐的方法,然而简南试了好几次了,秦厉北倒是像个完完全全的看客,置身事外,最多也就是觉得好玩,笑笑而已。 看来还是不行…… 秦厉北突然转过身来,简南来不及收起脸上失望的神情,结果被他捕捉到了,秦厉北摁住了她的肩膀,面色不渝:“南南,你怎么了啊?有人欺负你了吗?” “没有,没人欺负我。” 秦厉北先前被可以掩藏起来的耿直性子被这场事故给开发了似的,竹筒倒豆子般认真问道:“南南,你为什么不理我了啊?我醒来都没有看见你了。我不吃饭的时候,你就回来了,那我一直不吃饭,你是不是可以不走了啊?是吗是吗?是的话,那我就不要吃饭,我会很乖乖的,就算苏妈煮的饭很好很好吃,我也不要吃了!” 这样的逻辑思维,甚至是讲话方式,还有嘟着嘴无意识卖萌犯规的大小孩,还真的只有在受重伤活下来之后的秦厉北身上才看得见。 如果一直这么黏人,还只是粘着腻着她一个人的话,也不是不好。 简南神思飘忽,任由秦厉北靠过来,炙热的呼吸喷洒在脸颊一侧,靠的近了,秦厉北身上好闻的柠檬香令人心旷神怡,简南觉得奇怪,转身去看,刚回头,便迎上了秦厉北微微低下来的唇,酥麻的感觉,如电击般穿过全身带来一样舒适感觉,甚至连灵魂都跟着战栗,简南猛地瞪大了眼睛,从秦厉北明亮的眸子里面看到了自己的影子。 她现在,是在占秦厉北便宜吗? 猛地推开了他,简南往后几步,再抬头时竟然看见了秦厉北手上的眼神,抿唇下委屈巴巴的小眼神,控诉般盯着她看。 “以后这种动作,不要随便和别人做,这是只有在很亲近很亲近,你很喜欢很爱对方的时候,对方也很爱很爱你的时候,才能做的一个动作,明白吗?” “我过生日的时候,南南说爱我的。南南撒谎!” 简南这才发现,就算智商止只有五岁孩童那般大小,但秦厉北还是秦厉北,本能的逆天诡辩,还是能在一瞬间堵得别人哑口无言。 “那你呢,你又爱不爱我?!” “我爱南南!” 心脏的声音在那时候化为虚无,砰砰砰地跳动猛然停了下来,经年累月,所期盼所等待,清醒的秦厉北不肯给,这个如痴呆傻儿的男人,却毫不犹豫地脱口而出。 “你,懂什么是,爱吗?” “哈哈哈啊哈,秦厉北,你都不懂……”简南明明想要笑的,可是却笑不出来:“算了,我何必为难你,也令自己难堪呢,难得糊涂,难得糊涂……” 秦厉北手足无措,他不知道自己究竟是哪里做错了,为什么前面明明还笑的温柔的南南,现在却红着眼睛擦眼泪,这根本不是他想要的结果。 心底的声音催促着他,抱抱她,安慰她,他本不该让她流眼泪的。 秦厉北遵从了本心,正欲抬手,简南却转过身去,继续忙着流理台上的食材了。 他站在那里,不知道自己该做些什么说些什么,好像无论做什么说什么都是错的,秦厉北绞尽脑汁地回想,可是却弄不懂,为什么南南有时候对自己特别好,有时候又不愿意多看自己一眼呢? 他们曾经,在他忘掉的那段时间里,经历过什么吗? …… 许久许久,饭锅嘟嘟嘟冒着热气,肉香四溢,桌上也放好了碗筷,简南不肯再和秦厉北说话,秦厉北本能地感知到,这时候最好不要胡闹,否则他的南南很可能就再也不会搭理自己了。 啊……现在不是撒泼打滚的时候,可是,怎么才能吸引南南的注意力呢? 哦!有了! 他凑了上去,眸子弯成了月牙:“南南~我们结婚了吗?” 嘶……简南拿刀的手一顿,擦着指尖划过,割了道小口子,血一下子就冒了出来。 她转身准备拿创可贴,秦厉北看见,冲过来直接捧起了她的手,心疼地直皱眉,简南说没事,他还不高兴了,连声安慰简南道:“呼呼,不怕不怕,呼呼就不疼了!” “没事,真的不要紧的,等会儿擦点药就行了。” 简南瞧着秦厉北紧张低头的样子,“谁告诉你,结婚的?” “电视上,一个人和另一个人说爱她之后,他们就结婚了。” 简南立刻决定,以后还是应该要让秦厉北离那些八点档电视剧远一些,否则以秦厉北的学习能力只怕是过不了多久,自己就完全hold不住他了。 秦厉北拉着人往橱柜走,边走边又将问题问了一遍:“南南,我们什么时候结婚啊?” 呵呵……结婚?秦厉北你还真的敢说,要不是看在你现在失忆了,我真的会反手就是一巴掌,送你和太阳肩并肩。 “你已经结婚了呦。” “真的吗?那我们什么时候结婚的啊?电视上面说,结婚有拍照片的,叫做婚纱照,我们有吗?”秦厉北小心翼翼地拿出了消毒水和绷带,一脸求表扬的笑着对简南说:“南南南南~我帮你包扎!” 说着,秦厉北欢快地转身从柜子里往外拿东西,小白闻着肉香也跑了过来,半蹲在地上,朝着简南左右一下一下地晃着。 “小白,南南受伤了,我要给她包扎!” “汪!” “你不行,只有我才能给南南包扎!” “汪汪!汪!” 这样的对话在家里不知道要出现多少遍,秦厉北抱着急救医药包,眼巴巴地望着简南,简南把手一伸,随便他折腾了。 “好,来吧,我给你当小白鼠。” “秦厉北,你不是和我结婚的。” 说这些话的时候,简南已经感受不到疼痛了,或许事实已经面对了太多遍,身体自然而然地出现了抗体,免疫了。 “不是南南吗?为什么不是南南?” 秦厉北疑惑的眼神落在简南视线里,那一刻,真的想就近抄起菜刀,直接把人砍死。 “这个问题我不知道。” “那和我结婚的人是谁啊?” “你现在生病了,等你好起来,她就会回来的了。到时候,我们留一个惊喜,好吗?” 把简南的食指用纱布裹成了猪蹄子的秦厉北求表扬,简南连敷衍的笑容都懒得挤出来了,站起来后,顺手拉着秦厉北一起,到了餐桌边,盛了饭放在了他面前。 简南认真道:“闭嘴,吃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