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三章:找上陈夫人 - 妻迷心窍,从良总裁难二婚

第一百五十三章:找上陈夫人

九时九烩的包厢,简南在门口理了下衣领和袖口后,才屈起食指,轻敲房门。 不多时候,一道清脆温柔的女声传了出来,简南觉得耳熟,推门进去后,微微怔愣了。 在包厢的,并不是路衡短信息里面说的陈市长,而是那次她见过的陈夫人。 当然,这不仅仅是陈夫人,其实那一次并不是她们两个的第一次见面,早在四年前,简南在国外,为了隐藏自己的行踪东躲西藏的时候,她们便在医院见过一面了。 那时候她刚难产生下团团,隔壁床住进来了一个自称单身的女人,挺着个六个月的肚子,说是有先兆性流产的征兆,便只能在医院里面养胎。 她们住在同一间病房,简南沉闷,那个女人却是热情洋溢的性格,简南不说话,她就拼命的找话题来聊天,聊着聊着,简南见她这么自说自话,也就自然而然地跟着她开始聊天了。 半个月的相处下来,简南知道了那个女人叫做吗,穆萌,人如其名,很是可爱。 穆萌说她因为一些原因和家里面闹了矛盾跑出来了,结果出来的时候才发现怀孕,然后又不想就那么回去,就在约城住了下来,不过前段时间住在一起的宿友出门去旅游了,她在家摔了一跤,差点把孩子给摔没了,这才赶紧住院来。 她问过简南怎么没有人来看她,简南那时候连名字都给的是假的,说自己叫做柳楠,和前男友分手后发现怀孕,因为喜欢孩子,便决定自己一个人将孩子生下来。 那个故事半真半假,穆萌却听得很是气愤,大骂了渣男不要脸之后,又说她那样做是真确的,现在的女孩子,靠自己也能活得很好。 于是,简南莫名其妙地就和穆萌成为了朋友,甚至还期待过等穆萌的孩子出生后,说不定可以给两个孩子定个娃娃亲之类的。 可惜后来,穆萌接了个电话,当天夜里直接破了羊水,送进产房的时候因为胎位不正,周数不够,孩子没出生就死了,穆萌也产后大出血,最后,还是简南发现自己的血型和她相吻合,抽了几百CC的血,这才将人从死亡线上拉回来。 再后来,那群一直在找简南的人找到了医院,简南迫不得已带着团团离开,以至于连一句再见都没有来得及说。 …… 回忆匆匆如幻灯片般略过,那段人生中的经历概括起来,其实也就短短的几行字而已。 简南礼貌地笑了下,拉开椅子坐下。 陈夫人有条不紊地泡着茶,茶香浓郁茶色清澈,简南不懂茶,却也知道这茶价值不菲。 “很高兴再次见到您,陈夫人。” “我也很高兴,上次在晚宴上见到简小姐你,我便一直很挂念,您和我的一位朋友实在太像了,这不,今天听说我家老陈和简小姐您有约,我也就想说,先来找你聊聊。” 陈夫人笑得温婉:“哈哈,一见如故,大抵是这样的感觉了吧。” “真是感谢陈夫人的抬爱,我也很乐意有您这么一位知心的朋友。” “哈哈,我那个朋友啊,给我献了血,结果还没等我再见到她,她就消失了,害得我想要报答她的救命之恩都没有办法,对了,我还是她儿子的未来岳母呢,就是不知道啊,她什么时候肯真的见我一面呢。” 陈夫人感叹:“我啊,还想赶紧见到我的大女婿呢!” 说到这儿,简南已经是确定了,陈夫人就是穆萌,是她当初在医院时候的同房病友,不过她现在说的,难道是又有了孩子了? 简南打心底里为她高兴,难得笑到了心底:“想必你的朋友,知道了你又有了孩子,也会很高兴的。” “哎呀,是这样最好了,那个女人真是没心没肺,也不知道找我聊聊天喝喝茶的,算了,咱们不说她了,现在啊,我和你聊着也是一样的,来吧,你和我说说,找我们家老陈,是有什么事情吗?”陈夫人为她倒了杯茶,关心道:“我们家老陈的位置特殊,很多话,你是不方便和他直说的,明白吗?” 官员与商人,交往过密,私交甚多的话,这里面的厉害关系,她虽然不是那个圈子里面的人,但是也是多多少少明白的,简南点头,闻香,浅尝,赞叹道:“这茶真不错。” “冻顶乌龙,老陈的同学从家乡带来的。”陈夫人凑了过来,神神秘秘道:“我知道是要来见你,专门拿出来的。老陈那个家伙,还敢跟我瞪眼睛,说是这些茶要退回去的,哼,都放了大半年了,退什么退,我这可是付了钱的。” 见简南不明白,陈夫人只好解释了一遍。 “老陈的那个老同学,送了他这一罐冻顶乌龙,就想要接下来三年内,整个北城市政绿化工程的专营权,这不是在开玩笑吗!老陈气死了,哈哈,我知道以后啊,隔天就约了那个老同学的夫人,吃饭喝茶做美容,把买茶叶的钱给了。” 陈夫人笑得开怀,但简南听懂了,她这是在拐着弯儿地告诉自己吗,无论是什么事情,从陈市长这边是行不通的。 简南自己已经是站在了悬崖边缘,无数次站在了绝望深渊,但还是爬了回来,她不信人不能胜天,她要的是事在人为。 “陈夫人,我这次约见陈市长,是真的迫不得已,才会想出这么一个办法,而且,就目前而言,这件事情会影响到的,不仅仅是我,我背后的元北集团,甚至还会牵扯到陈市长。” “我家老陈是北城一市之长,北城地域之内发生的所有事情,当然与我们家老陈脱不了干系,这些啊,我和我们家老陈是有共识的。” 穆萌起身,领着简南来到了花架前,穆萌伸手抬起了花瓶的一角,从底下拿出了一块四四方方指甲盖大小的黑色小盒子,简南认得那个,和当初装在餐厅,用来监视秦厉北和沈扬诺见面约会的微型摄像机,是一样的。 两人对视,简南眼里是毫不掩饰的惊讶:“怎么会有这个?” “你放心,这个是没有工作的,我在进来之后,就已经让人把房间里面的所有角落都清查了一遍,这个微型摄像机,也是暂停工作的。咱们在这个房间做的所有事情,说的所有话,都绝对不会有第三个人知道。所以……” 穆萌一顿,神色突然变得严肃起来,问道:“你找我家老陈,究竟是有什么事情?说吧,我们会好好考虑的。” “啊?” 等等,这个好像有什么的地方是她误解了的吗? 简南一头雾水,陈夫人穆萌笑了,指着简南白惨惨的脸,打趣道:“你啊,怕是误解了我的话吧,我的意思是,钱我有,你不需要给我这些东西。但是你要请我帮忙的话,一定要实话实说,我需要知道所有的真实情况,这样我才能判断这件事情究竟值不值得我冒风险。” 听完穆萌的话,说是心头一块大石头落地也不为过,原来不是她想的那样呢,幸好不是那样子,否则她都不知道该如何回去面对路衡了。 “你真的,愿意听我把来龙去脉讲一遍吗?陈夫人,人心难测,或许我接下来说的,全部都是假的呢,或者真假掺半。” “你是说,前面可能是个坑,还会是个巨坑,对吗?” 金茂的项目的话,说是巨坑也不为过,他们所有人跌了进来,便没有一个人都完好无损地全身而退的机会了。 简南点头:“是的,这个坑深不见底,到了最下面,是什么在等着我们,没有人清楚,我当然会对你们实话实说的,陈市长为北城的所有百姓着想,我们也是,我们元北集团想要,一直也是能够做出让老百姓能够放心来玩儿的度假村。” 简南全身的细胞都燥热了起来,这是秦厉北在项目最开始的时候,就提出来的理念,人与自然,而且,诚实守信品质保证的一家地产集团,也是她所希望的。 “陈夫人,每一根钢筋,我们都想要用最好的。” 陈夫人点头,牵着简南的手回到了餐桌前,“我听说了一点,先前元北投标到的金茂项目,一直在出状况,先是爆炸案,然后又是爆料说用的建材有问题,后来还撞上了津市几十年不遇的大洪水,真是……” 陈夫人无奈地摇头,简南也很无语,真的是一波三折,或许还不仅仅只有三折,七折八折,九曲十八弯的,都是很有可能的。 “陈夫人,我实话交代,金茂那边的排水设施是有问题的,加上坍塌的一号楼,的确存在问题,才会造成现在的境况。” 简南男也算是豁出去了,将所有押上,赌这一回,若是赢了,那就笑笑,继续努力上班,若是输了,那也只能苦着脸笑笑…… “那你们打算怎么办?” 陈夫人边往茶里面放梅子干,边问简南:“你现在有任何的解决方法吗?” “一期工程全部爆破拆除,所有的建筑地基全部推翻重建,我们会寻找一家最为真诚可靠的上游建材供货商,建造出,能像比萨斜塔一样,屹立千年不倒的北城标志来。” “好!”陈夫人狠狠地拍了下桌子,把简南看得心惊肉跳的,生怕她把自己个儿给弄伤了,到时候陈市长找上门来要说法,她就完了。 “陈夫人,你没事吧?” “没事,能有什么事情啊?我就是激动的啊!你刚才说得太好了!咱们北城要钱有钱的,富豪那么多,人家南城还有狮子园,就连高顿酒店,都开到咱们北城的地界儿来了,咱们怎么就不能建一座举世闻名的度假村来呢!” 陈夫人豪气干云,将一杯茶一口闷了,郑重地拍了拍简南的肩膀,感动道:“好!你既然有这个想法和决心,那么我肯定是会支持你的!这样,我回去之后跟我家老陈说说,有消息的话,我再联系你!” 不知为何,陈夫人这么说,简南下意识便觉得,这件事情,八成是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