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四章:我要和沈扬诺走 - 妻迷心窍,从良总裁难二婚

第一百五十四章:我要和沈扬诺走

两人又聊了会儿,陈夫人约简南一起去逛街,简南看了眼窗外日渐西沉的暮色,想着临走前,秦厉北那一脸,被人抛弃的小可怜模样,心下不落忍。 她将这些归结为团团不在身边,而秦厉北现在的状态就和小孩子没有区别,所以母性泛滥到无处可收拾的她,才会这样对秦厉北何种耍无赖的举动,一而再再而三的觉得心疼。 “下次吧,我家里还有点事儿,下回,我带着陈夫人一起到津市去玩儿,那里民风淳朴,还有很多的海鲜,特别好吃,陈夫人你一定会喜欢的。” 在住院的时候,她们能成为朋友,大抵其中最重要的一个原因,是简南和穆萌都是爱吃的人,天天聊着吃的,都能聊得很高兴,仿佛就是在度假一样,她们身上都是带着秘密的,但是在那一段时间里面,因为聊吃的,两人都得到了短暂的安慰。 “好吧!那就约定好了,下次我们一起去,再带上孩子们,团团那么小的时候,我见过他,便觉得以后肯定是个大帅哥,现在不知道长多大了,是不是像个小绅士了呢!” 陈夫人很是期待,简南也是的,她由于再三,最后还是壮着胆子问了一句:“后来,你是有了个女儿么?” “领养的,我年轻的时候,受过很重的伤,能活下来还得多亏了我家老陈的不顾一切,所以导致了我宫寒,很难受孕,那年,是我第一次怀孕,只不过孩子和我没缘分,我后面做了检查,一身说我很不容易怀孕了,我也就干脆地放弃了,领养了个很可爱的女宝宝,叫做陈穆,小名是穆穆,下次你带着团团出来,我们一起聚聚。” “好,团团应该会很喜欢这个小妹妹的。” 两人相互道别后,简南上车,刚吩咐司机开车回家后,却是手机在一个劲儿震动。 “喂,什么事情?” 简南语气不善,对方听了微有些恼怒,斥责道:“有你这么跟妈妈说话的吗?你现在是连一声妈都不会喊了是吗?你的教养都到哪儿去了?!” “我有妈生,没妈教,你满意了吗?” 简南打开了车窗,新鲜的空气涌进来后,简南才觉得那一股想要窒息的痛苦,稍稍缓和了些,她斜斜靠着车窗,双眼无神地看着路边不断飞速倒退的白杨树,脑子一片放空。 “我今天打这通电话不是为了跟你吵架的,逸儿要见爸爸,你明天找个时间,送厉北来大宅一趟。” 简南冷笑:“你说送过去就送过去,我为什么要听你的呢?你是我的谁啊?!” “你霸占着厉北这么久了,现在连让他见一面自己的亲儿子,你都不愿意吗?南南,你怎么会变成现在这样的?!以前……” “够了,以前?你和我说以前?不觉得很搞笑吗?你要你儿子回家和你孙子团聚,我没有意见,但是你自己来接,或者是你派人来接,反正我是不会主动送过去的。” “你以为我想要你来?还不是每次送他过来,都跟个孩子一样哭着闹着要见你,连带着逸儿都不能好好地休息,被他弄得哭了好久!” “呵呵……我又不是他妈,我害得负责哄他吗?我把话放在这儿,要么是你自己来接,或者是你派人来接,反正我是不会主动送过去的。听清楚了吗?还是需要我再重复一遍呢,高贵的秦太太。” 简南的讥讽,柳璃听得怒火中烧,她道:“你不来,那么这个月你就别想见团团了,前几天,团团还问我说,奶奶奶奶,什么时候妈妈才会回来看我呢!” “……你!” “我是无所谓的,看你的选择了。” 简南将手机诉随手一丢,恨不能顺着电话线,过去抽对面那个人一巴掌! …… 车子稳稳停在别墅大门前,简南下车后挺疑惑的,以往秦厉北听见声音便立马奔奔跳跳地就冲过来cosplay树袋熊了,怎么今天一点动静儿都没有,难道是早上出门的时候,没有听他的留下来,这个混蛋就这么生气了,和自己玩儿冷战? 简南想想,觉得真是三天不打上方揭瓦,她这么努力费劲儿的还是不是因为元北,要是他争点气儿,早点醒过来,不就什么事情都没有了吗? 秦厉北,就是神……现在成了……神经病了……心好痛…… 简南在心里丢喋喋不休地发弹幕,提着特地绕到市一中那边买回来的烤串,这是以前秦厉北很喜欢吃的,有时候遇上秦厉北晚上不加班的时候,他都会去学校门口等她下晚自习,秦厉北那时候有一辆黑色的自行车,她就坐在后面,两人从学校一路骑回家,也一路吃回家。 烤串稳居两人最爱之首,很久没吃了,今天要不是为了向秦厉北道歉她今天爽约了,她还真的是想不起来要去买点儿回来吃。 “秦厉北!有好吃的!你要不要啊!” 没人应她,简南继续喊:“秦厉北,你在哪儿呀?要玩躲猫猫吗?那你躲好啦,我来找你啦!被抓到的人,好吃的就不分给他喽!” “你还真的把他,当做一个孩子了?简南?” 声音戛然而止,简南拎着沉甸甸的外卖袋子,站在别墅客厅的中央,前方两米处的二楼走廊上,女人一身米白色长裙,秦厉北站在她身后,乖巧又安静,哪里还像是那个在自己身边活像个混世魔王的样子,哪里还是那个自己整天恨不能踹他几脚的混蛋。 “好久不见啊,沈扬诺。” “是挺久不见的了,我在外面这么久了,一直找最好的脑科医生,希望能够请他回来看看厉北的病情。那时候,我还在想,你会不会照顾不好他。不过现在我回来了,一看,唔,还是照顾的挺好的,至少长了点肉。” 简南懒得和她废话,你老我往的玩这些嘴上的文字游戏,根本没有任何意义。 “那么,你既然回来了,就是代表着,医生找到了?” “嗯,找到了,我这次回来,就是要让厉北恢复成以前的样子,现在的他,根本配不上秦厉北这三个字。” 简南继续问:“所以,你打算现在就带走他。” “对,就是现在。” 她的手在抖,虽然每天都被五岁智商的秦厉北折磨得快要发疯,但是她从来没想过,会有一天,秦厉北不用她照顾了。 “秦厉北!你要和沈扬诺一起走吗?” 一直站在后面的秦厉北从沈扬诺身后站了出来,盯着简南看了好一会儿,而后转身去看沈扬诺,沈扬诺笑了笑,柔柔地说:“厉北,我回来了,还记得我们说好的吗?跟我走吧。” “好啊,我跟你走。” 沈扬诺挑衅一笑,牵住了秦厉北的手,从楼梯往下走,简南恶狠狠地盯着秦厉北,像头被逼到绝境的孤狼,手里的袋子使出吃奶的力气挥了出去,直接砸在了秦厉北的脚边,里头的酱汁袋子破了,花生酱麻辣酱撒了一地,连带着那些刚烤好的,还冒着热气的,香喷喷地鸡腿鸡翅鸭舌等等等……就像是死尸一样,摊在了地上。 简南觉得自己就像是个天字第一号纯种大傻逼,掏心掏肺了那么久,最后还是抵不上人家会来后,轻轻浅浅地一笑,说一句:“厉北,我回来了。” “秦厉北,你再说一遍,你要和谁走?” 秦厉北认真脸:“我和沈扬诺走。” 简南咬紧了唇瓣,磨着后槽牙,狠狠地,又重又冷地笑了:“走吧,祝你们百年好合,早生贵子。” 走了,就再也不要让我再见到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