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六章:你怎么这么会哄人? - 妻迷心窍,从良总裁难二婚

第一百五十六章:你怎么这么会哄人?

…… 简南和路衡回到家的时候,院门口停着一辆白色最新限量款宝马,夜幕下,车头大灯直剌剌地便直直地照了过来,明晃晃地照得简南连眼睛都睁不开了。 她五指摊开遮挡在额前,眯着眼睛想要看看前面究竟发生了什么。 宝马车的司机跑了下来,毕恭毕敬地拉开了车门。 登时,一双红色高跟鞋踏了出来,修长白皙的小腿,百花旗袍,优雅又高贵地走到了简南面前,狭长的柳眉一挑,捏着嗓子用尖细的声音说:“你可真是大忙人,大周末的,我想见你一面还得在院门口等上半小时,可真是排场足够了。” 车前的大灯啪的一声灭掉,四周万籁俱寂,黑黝黝的山道上,从院门口一直绵延排列到山下的声控灯一个接一个的亮了起来,雄伟壮丽的别墅群,出矗立山林间,在忽而又明亮起来家门口,简南终于是能妥妥地睁开眼睛,好好地看清楚来人的样子。 “你来做什么?” “我给你打过电话了,今天逸儿要见他爸爸,城南那边的别墅我进不去,就只能来找你了。你说的要求,我做了选择,我亲自来接了,厉北呢?” 她恍然大悟,原来自己忘记的事情就是这件事,昨天晚上见完穆萌回家的路上,她的确是是接了一通柳璃的电话,说是今天要见秦厉北的,只不过…… 简南冷淡:“不好意思,他现在不在我这里。沈扬诺的电话你知道的吧,你自己打电话找找她,秦厉北昨天和她一起离开了,我现在也不知道他们那对有情人,恩恩爱爱地缠缠绵绵到了天涯还是海角。” 柳璃觉得自己被耍了,当初她想将厉北接回秦家大宅照顾,可是他死活不去,非得跟着简南住到这里来,那是她唯一的儿子,后半辈子的唯一依靠,却是被这个简南一而再而三的诱拐,想想都是怒火中烧。 现在好了,她忍着怒气将人给她照顾,结果又被沈扬诺给带走,这个女儿真是一点儿用都没有,只会拖累她! 柳璃将高跟鞋踩得嗒嗒作响,疾步到了简南面前,挥手便是一巴掌。 简南晃了晃,刚打完点滴的身体根本经不住这一下,眼前一黑,直直地便要往地下栽过去,路衡见状,立马上前来伸手将人扶住,这样,她才好不容易稳住的身形。 “你难道不知道沈扬诺是谁吗?让那个女的把厉北带走,是想让我一辈子受制于人,一辈子翻不了身吗?我怎么会有你这么蠢的女儿?你!” 柳璃的手还未挥下,便在半空中无法动弹了,她惊怒之下,再也顾不得自己的体面与形象,大吼道:“我教训自己的女儿,有你什么事?!” 一向温文尔雅的路衡,眸色一暗,手渐渐握成了拳头,浑身上下笼罩着黑雾,青筋暴起。 “她是我的病人,任何可能影响她病情恢复的因素,我都会一个一个铲除的,就像是去除杂草那样,用最彻底的手段最凶狠的决心,明白吗?” 在路衡的威压制服之下,柳璃的气势低了一大截,话都说不连贯了:“我,你,我我,你们,你们两个……” 柳璃自觉自己对上眼前这个见过几次面,次次都体贴好说话的男人,自己是不会有好结果的,于是便看向了简南:“我这个当妈的,真是小看你了,一个接一个的,先是白家那个少爷,然后是厉北,现在又是这个姓路的,看来,我即使什么也没教你,你还是自学成才了。” “你什么意思?!” 简南喘着粗气,她觉得自己快要缺氧了,靠着路衡大口大口的吸气呼气。 “什么意思你自己心里头明白就好,还有啊……等我找到厉北之后,会直接带回大宅的,你呢,以后最好不要再见厉北了。” 柳璃恶狠狠地盯着简南,凑近了她的耳边,声音冷得像是从冰川里冒出来的了寒意。 “他有老婆,现在还有了儿子,如果他一辈子清醒不过来,逸儿会是我在秦家唯一的希望,我不准你毁了我唯一孙子的童年。明白吗?” 唯一的么?那么,团团呢,团团也是你的孙子…… 简南转向路衡,咬紧了牙关,一字一句,断断续续地说着:“路衡,如果我杀了人,你记得帮我找最好的律师。” “放心吧,你尽管杀,我有一百种方法帮你毁尸灭迹。” 路衡认真地看着她,一本正经地样子,倒一点儿也不像是在开玩笑。 简南突然笑了起来,路衡看着心里却是很心疼,他知道秦太太是简南的母亲,然而是什么样的母亲,才会对自己的亲生女儿,说出如此侮辱人的话来? “听见了吗?不要招惹我了,我忍你,是因为二十几年前,是你忍着撕裂的痛苦将我生下来,给了我生命,可是,这份忍耐是有限度的。” 路衡暗暗包裹住了简南的手心,指尖冰凉,他想要给这个小丫头一点温度。 柳璃最后甩袖而去,简南脚软,站不住了,便直接坐在了地上,路衡看不下去,将人抱了起来,简南:“……” “你还生着病,大冬天的,这地板有多冷你不知道?” 简南认真想了想:“坐下去之前不知道,一屁股坐下去之后就知道了,就像是吞了一大口冰淇淋,那个透心凉心飞扬!分分钟觉得自己像根儿冰棍!哈哈哈!” 路衡看着简南还有心思开玩笑,都不知道该是说她看得开还是没心没肺了。 “你万一要是再受了凉,可不是吊瓶打点滴就能解决的了,来吧,天黑了,该回家了,阿南小丫头要进入梦乡了,仙女教母会为你编织一个美梦的。” 简南忍不住笑了,大又亮的眼睛弯弯的,像今天晚上,夜幕中,披上了银色笼纱的月牙,美人似幻,不可捉摸。 “我又不是小孩子了,怎么可能还会相信仙女教母这种,只有在童话里才会出现的东西,骗骗小孩子的故事而已,我才不信呢!” “谁说没有的。之前啊,我一直觉得世界上是不会有小仙女的,后来见到你,我那时候就在想,哎呀,这可不就是小仙女本人吗?” 简南眼底的笑意更浓了些,无奈地反驳:“路衡,你怎么这么会哄人啊。” 路衡将人往上抱紧了些,用肩膀撞开房门,一路借着从窗户洒进来的满地月色,将简南放到了床上,顺手拉起了被子帮她仔细地盖好,掖紧了被角。 “你觉得我是那种会说甜言蜜语哄女孩子的男人吗?我这么正直严肃的人!还有啊,我这可不是哄人,我可是在陈述事实。” 简南终于是被路衡故作正经的样子给逗笑了,笑着笑着,鼻尖酸酸的。 “好好睡一会儿,等会儿我喊你起来吃饭。” 在黑暗中,简南知道路衡看不清她的脸,于是乎她很是放心地任由泪水从眼角滑落,没入枕巾之中。 “……谢谢你,路衡。” “哪有人谢谢只是口头的,我要收谢礼。” 路衡严肃,简南亦认真地询问:“那你想要什么礼物?如果我可以买的得到的,我一定买来送你。” “好起来,对一个医生来说,最好的礼物,就是他的病人,恢复健康。” 路衡直起身,将床头燃了一半的香薰烛重新为简南点上,小小的火光跳跃着,映照着简南的脸,猝不及防,简南缩进了被子,挡住脸,囧死了。 然而路衡像是完全没看见简南的泪痕般,温柔道:“阿南,睡吧,将不愉快都埋葬在暗夜里,好好期待明天的初阳,带给你惊喜。” 房门关上,柔软的天鹅绒被子和席梦思床垫,舒适又温暖,伴着静心凝神的香气,简南渐渐进入了梦乡。 …… 厨房,流理台前,路衡边盯着锅里翻滚的白粥,心情跌到了马里亚纳海沟,刚才那些时候,他费了九牛二虎之力这才堪堪忍住了怒意。 路衡找出了很久没用过的电话号码,拨了过去。 “嘀嘀嘀……嘀嘀嘀……赚钱啦赚钱啦……” 真是庸俗的电话铃声,说了几遍了,怎么就是不换? 电话被接通,“喂,路先生,什么事情?” “帮我查几个人,第一是秦家的那位太太,柳璃;第二位是秦厉北;第三位,是秦南。”末了,路衡犹豫了下,继而道:“或许,真名是简南。” 电话里面的那人操着一口蹩脚的普通话,好奇问道:“这三个人,不就是秦家的那几位,你应该都认识啊,怎么还需要我帮你调查?” 路衡不答反问:“你不接单?” “那倒不是,只是,第一个和第二个也就算了,但是第二个,秦厉北,那可是位不好惹的主儿,我们可能要付出点代价。” “需要多少钱?” “你知道的,我收费可不低哦!几十万吧。” “价钱好说,我需要他们所有的信息,包括那些,已经被人做了手脚掩盖掉的,蛛丝马迹都不放过,明白吗?” “明白!既然你不差钱,那我也不会放着送上门的钱不赚,路先生你放心,一个月的时间,我绝对会给你一个满意的答复!” “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