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七章:究竟和他有什么关系? - 妻迷心窍,从良总裁难二婚

第一百五十七章:究竟和他有什么关系?

清晨时分,冷空气急转直下,带来了一场寒风,气象局发布了寒潮警报,整座北城短时陷入了寒冬即将来临的恐惧,出行的人们大多裹上了厚厚的羽绒服。 路衡刚进公司,便接到了苏妈打来的电话,焦急地说着简南病情加重,昏迷不醒。 路衡瞬间庆幸子昨天他走前给苏妈留了电话,还嘱咐了简南有任何事情都需要通知他。 “立刻送市医院,我会安排医生在门口接你们!” 苏妈连连点头,那边已经搀着简南往车库走,简南抢过苏妈手里头的电话,每说一句话都要喘上很大一口气,她断断续续地说;“今天唐律师会将卖掉基金的款项转入账户,你记得去看看。我觉得咱们合作的那家建筑工程商解约算了,现在付点违约金,总比之后再出问题来得好,你觉得……” 简南话未说完,便突然一阵激烈的咳嗽,咳到最痛苦的时候,几乎要将五脏六腑全部吐出来,胃酸翻涌,泛着恶心。 苏妈在一边焦急地喊她的名字,简南缓缓地眨了眨眼睛,眼前的事物变得虚空,房间的每个角楼都是扭曲变形,天旋地转之下,晕得整个人都要爆炸了。 路衡听着电话那头的兵荒马乱,怒气和担忧夹杂在一起直冲脑门,他重重地盖上笔帽,随手往笔筒里面一丢便拽了椅背上面的外套便往外走。 一路飙到医院,路衡满头大汗脚步虚浮地冲进病房时,简南已经做完了检查,正躺在床上吊点滴,手边还放着一叠文件,听见声音看过来的时候,还朝他笑了笑。 “你怎么来了?” “简南!” 他见过许多因为高烧不退最后导致大脑损伤,肺炎,最后引起抽搐昏迷死亡的例子,天知道接电话的时候,他有多害怕,人生中第一次对可能会失去一个人,而感到无法承受,可是这些都只能是他自己的秘密。 秘而不宣,大概便是他下半辈子的写照。 路衡上前,一把将简南手里头的文件抽掉,对着她就是一顿吼。 “看什么看?这些文件有你的命重要?简南我告诉你!你要是有事,我让整个元北集团为你陪葬,明白了?” 路衡总是很温和的,像春风和煦,永远一副无论如何也不会发脾气的样子,这还是她第一见路衡火气这么大,愤怒的双眼布满了红血丝,像头即将暴走的霸王龙。 很怂的简南抓紧被单一角往上拉了拉,将大半张脸缩在了被单后面,可怜巴巴地立刻认错:“我知道了,我马上睡觉,立刻和周公约会!路衡,你别生气!” 路衡还在气头上,没有搭理简南,他走到床尾,拿出病历单翻阅了起来,看到最后,凌厉的剑眉皱得越来越紧,都快皱成一团了。 简南也看见了,心咚咚咚像在敲鼓,刚才医生是说还需要再做进一步的检验,但没具体说是什么原因,该不会,路衡在上面看出她还有其他什么病症吧? “怎么了?有什么问题吗?” “没什么,高烧四十一度。” 路衡将病历单放了回去,转身去桌前倒水。 他说这话的时候,语气已经变成了一如既往的温柔,然而她还是感觉到了路衡的欲言又止,简南假装没看到路衡偷偷拿走的其中一页单子,他不会害她的,这么想着,简南没多。 路衡继续道:“……金茂那边还有我,你先养好病,幸好厉北之前提出的‘自由’计划,我们手里面现在可供选择的建筑商很多,而且东升集团那边,我……” 话未说完,简南的电话便响了,是董少爷的电话,上次应邀装扮了一回他的真爱女朋友的之后,董少爷直接玩消失无踪了,今天突然来电,简南都不用浪费脑细胞就能猜的出来,这位大少爷应该是又招惹了什么事情了。 见简南任凭电话响个不停,一个接一个的打进来,都没有丝毫想接电话的意思,路衡以为简南是不想让自己听见她们聊天的内容,将装满了热水的杯子轻置于床头柜上,而后指了指门外,道:“水很烫,十分钟之后喝,我去帮你买点吃的。” 简南点头,满怀感激:“嗯,谢谢你。” …… 路衡出门,没有走向电梯门口,而是直接去了医生的办公室。 “路医生,你怎么会有空来我这里坐坐?” 医生起身倒茶,路衡客套了几句后,直接进入正题,将刚才从简南的病历上抽下来的单子递给了他,问道:“这上面写的,准确无误?” 男医生接过去看了一眼,点头道:“没错,怎么了?路医生,你觉得有问题?” “没有,就是好奇,在国内,目前RH阴性血型只占千分之三到四,我记得,咱们市医院曾经进行过城内血型的统计,这种血型的人,应该很少吧?” “是这样没错,我记得路医生你也是RH阴性血啊。” “是。” 男医生灵光一闪,继续道:“这类RH阴性血本来就少,咱们医院接收的患者当中就更少了,不过我记得,之前你特别关照过的那个孩子,叫做,哦,叫做简柠的三岁男孩子,也是这个血型。” 路衡陷入沉思,他知道自己不该这么想,但是每一个见过他和团团的人,都说他们两个长得像,若只是长得像的话也就算了,现在连血型都是一样的。 然而令路衡现在这惊诧和疑惑的,是简南的血型,按医学理论上来说,父母双方必有一方为RH阴性血才有可能生出这类RH阴性血的孩子,刚刚他知道了,简南并不是,那么团团的父亲,一定是RH阴性血。 路衡不禁又想起了去年办公室里那些前同事们的玩笑话,团团是他的孩子?那不可能的,他五年前根本没有见过简南,那时候他还在非洲,那么,这个孩子究竟和他有什么关系? “你怎么了?脸色如此凝重?” “没什么,对了,帮我一个忙,安排简南住院的时候,住院时间多写几天。她最近太累,正好找理由让她好好休息休息。” 男医生满脸写着‘我懂’,笑眯眯地看着路衡:“我知道,你这就是在体贴喜欢的女人嘛,没看出来我们的路医生还挺会心疼人的。不过你要给夏铮找后妈,夏铮知道吗?” “那个小子?他高兴还来不及的。” 路衡和男医生又聊了会儿,看了下腕表,时间差不多了,便开口告辞要走。 “去哪儿?晚上一起喝一杯,正好我明天休假。” “阿南还在病房等我买东西回去给她,喝酒就算了,喝酒伤身。” “哈哈,行,这还不是媳妇儿呢,就宠上了?可以啊你,不喝酒也对,差不多也是时候该好好备孕了。等结婚的时候,请我喝喜酒哈!” 路衡不置可否,笑了笑,往病房的方向走,或许,他和团团做个亲子鉴定,一切便就都能明了了。 …… 带上房门后,简南郁郁再三,在董少爷锲而不舍貌似要将电量都打没的情况下,接了起来。一开口,董少爷便在电话里面焦急地嚷嚷:“南姐,你生病了吗?严重吗?你在哪儿家医院啊!会死吗?啊啊啊!!你死了我怎么办啊?!” 这位少爷真是让人不知道该怎么说才好,简南额头上冒着三条黑线:“……董少爷,你南姐我暂时不会死的,但是以后死不死就不知道了,所以,有事快说,否则说不定我下一秒挂了,你找我还得烧纸钱,可麻烦了呢!” 董少爷是打算去城南别墅找简南的,结果被保镖拦在院门外,说是小姐不在家,不能放他进去,董少爷从小到大去哪儿都是收到热烈欢迎的,结果在城南别墅惨遭滑铁卢,心情别说有多郁闷了,正准备跟保镖干架,恰好遇到回家为简南收拾行李的苏妈,一番打探之下,才知道,简南住院了。 “苏妈不告诉我你住的医院是在哪儿!” 董少爷说得还挺委屈,简南报了坐标之后,还没一会儿,人就奔进了病房。 简南正闭着眼睛假寐,听见动静睁开眼帘扭头,差点被他那身人字拖大裤衩T恤衫,灰头土脸,还带着胡渣的装扮,亮瞎了双眼,“你……你……你你……”你了半天,也没找出合适的词语来表达自己的想法。 “南姐,平时看你生龙活虎钢筋铁骨的,你也会生病啊?” 简南一个白眼丢过去:“人吃五谷杂粮,总会生病的,我把你丢香山后头的那片冰湖里面,泡个几小时再把你捞上来,看你生不生病。” “可别了,那就不是病不病的问题,那是死定了好嘛!”董少爷自动自发地在病床边坐下,环顾四周,好奇道:“我男神不在啊?” 简南反问:“你男神为什么要在呢?” 董少爷哑口无言,想了好半天才说:“男神不是总跟哈士奇是的跟在南姐你身边吗?你这儿都生病了,他还不得自己挂到你身上去,寸步不离啊。” 简南内心:呵呵呵呵呵呵……呵呵呵……呵呵…… “南姐你干嘛这幅表情,像要杀人一样。” “别废话了,快说什么事情。” 董少爷支支吾吾的,最后见简南真的转过身去不搭理他时,才下了狠心,果断将自己这段时间遇到的事情和盘托出。 “所以说,你穿成这样,是因为你刚从工地上过来?” “不是,今天我休假,但是我现在不住在家里面,被我爹赶出来的时候,行李都没有收拾!南姐你帮帮我,就算想把我锻炼成合格的继承人也不用这样吧?再说了,我也没想继承家业……我只想当个吃喝玩乐样样精通的富二代啊!” “那董夫人呢?她那么疼你,让她去跟你爸爸说句话不就好了?” 提到这个,话音未落,董少爷的脸更丧气了。 “我爹把我妈送去环游世界了,我妈上飞机后的隔天,我就被一角踹出了家门,呜呜呜,南姐,我好可怜啊!” “唉……你就说要你有什么用?” 简南原本便头晕脑胀的,被落魄少爷少爷这么悲催地一吵,更是头疼了,太阳穴突突突地跳,就像是有人拿着钻孔机往她脑袋里面钻,嗡嗡嗡嗡嗡嗡…… “南姐,我男神在哪儿啊,要不我找他教教我吧?我爹要是知道是男神在教导我如何成为一个商业精英的话,就不会再瞧不起我了,说不定还会把我的黑卡还回来,嘿嘿嘿~” 简南斜睨:“光想想就很美好是不是,感觉人生一片光明是不是?” 董少爷把头点得跟小鸡啄米似的,“是啊是啊!” 简南:“……” 董少爷很是认真地锲而不舍问简南:“南姐,你觉得我的提议这么样,是不是很有建设性很具有划时代的意义?” 简南喝了口水,顺顺气,这才看向董少爷,她在考虑,究竟要不要将他的秦男神已经变成秦小朋友,算数只会到九九乘法表的事实告诉他,这实在是太过晴天霹雳,简南都有点不忍心伤害松董少爷如此幼小的心灵了。 简南沉默不语,董少爷盯着她仔细地端详了会儿,得出结论:“南姐,该不会那些传言是真的吧?关于我男神的传言。” 简南佯装不明白他在说什么,反问:“什么传闻?董少爷,我的董大少爷,您能不能不要天天聚焦于八卦,您又不是立志要成为一代八卦王的男人!多放点心思在企业管理上面,您就不会被一脚踹出来了,您觉得如何呢?” “哇塞,人家说八卦是女人的天性,南姐你还真是不一般的女人,不过他们说的,我男神成了傻子,秦家那边都不要他了,是吗?” 简南恨恨地咬牙,她可以对秦厉北诸多怨恨,却不愿别人对他指指点点,哪怕是一点不好都不行。 简南扶额,嘴角却挂着笑意:“不是的,他很好,会越来越好。” 沈扬诺找了医生,说不定很快秦厉北便可以想起来所有的事情,那么到时候,整个北城,她坚信没有人可以敌得过秦厉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