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八章:不要哭 - 妻迷心窍,从良总裁难二婚

第一百五十八章:不要哭

…… 简南吃完午饭,路衡在公司那儿还有事,便先走可,在病房蹭了一顿饭的董少爷可怜兮兮地跟简南继续求拯救,然而简南自觉自己实在是没有那个能力帮忙。 “你再继续跟我磨下去,我也是没有办法的,董总对你给予了深切的期望,才会对你要求严格,你应该认清楚这一点,老大不小了,该成长起来啦你!” 董少爷被拒绝了,声泪俱下地控诉简南见死不救,最后没办法了,简南只好想了个不是法子的法子。 “元北集团和东升有一个合作项目,东升负责为那个项目提供建材原料,地点是在津市,如果你愿意的话,之后可以跟着路衡一起过去,一边是可以了解到东升集团和客户的合作联系是什么样的,另一边,你还可以跟在路衡身边,学点东西,我跟你说,路衡也是很厉害的,丝毫不输给你的男神。” 董少爷看了眼简南,疑惑道:“南姐,那你为什么不去?你教我的话,不是更好?” 简南摇头,她现在身份特殊,必须留在元北集团本部,压着那些蠢蠢欲动的股东,那些人想要的就是些短期利益,甚至还提出来要将开发权直接转让给白氏集团,真是目光短浅,她绝对不会将元北拱手相让。 当然,这些是不能告诉董少爷的,无论如何,少一个人知道元北集团内部的情况,就能将可变因素控制在最小的范围之内。 “我都生病了,当然是在医院好好休养,身体是革命的本钱,现在革命尚未成功,我可不想成为烈士。” 简南见董少爷一脸不乐意的样子,想了想便又添了一句,带着些警告的意味。 “这是我能想到的唯一的方法,而且你到了那边,也算是出差,还能够和路衡一样享受高层人员出差的待遇,要不然,接下来的时间,你还是得乖乖回去工地,搬砖。” 简南摊手:“你自己看着办吧,我不强求你一定得怎么做。” 董少爷原本是想要让简南帮忙想个办法,让他爹可以把银行卡和车钥匙还给他的,结果最后还是需要工作,董少爷不高兴,然而见简南真的是满脸写着‘这就是我唯一的方法’的时候,心都要碎了,他的纨绔子弟生活啊…… “好吧,那就麻烦南姐了!” “行,我会请路衡帮忙,你收拾行李等着吧!” 很快来到了,午饭时间,简南拿出自己仅有的善良,好心留了身无分文的董少爷下来吃饭,董少爷很好高兴,拉着简南急匆匆地便要去医院的食堂。 “我听说市医院的面线糊和煎包特别好吃,咱们等会儿买点” “董少爷,你的脑袋里面该不会有一张北城美食底图吧,想要知道哪里有什么好吃的时候,直接调出来,立马就能知道了。” “嘿嘿!”董少爷不好意思地挠挠头,笑得腼腆:“我的人生志愿本来就是当个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的米虫富二代的,你说我的要求多低啊,就是吃吃喝喝喝的,还完成不了,真是太痛苦了!” 瞥了一眼捂住胸口装难过的董少爷,简南默默在心底翻白眼,“你还真是有个不羁的梦想,不拘一格的人生~” “南姐,你也是啊,人家女总裁都是霸道女王属性的,就你活得像只小白兔。” 两人边走边斗嘴,穿过拐角处,简南低头翻着口袋里面的零钱,耳边突然传来董少爷惊喜的呼声,在寂静的走廊里,怪异的突兀。 “哎?哇唔!那不是男神吗?南姐,你看看,那是不是男神啊!” 董少爷拽住简南的袖角,摇啊摇,简南连想都没想便扭头顺着董少爷手指的防方向看去。 秦厉北就那样给了毫无防备的她一个措手不及,不远处的那两个人,男的一身黑色高定英伦经典款西服,女的白纱裙飘飘,站在一起,男帅女靓,真是吸引了无数路人的探寻目光。 住在她心脏里头的那朵花儿,一年四季,春风十里,烈日炎炎,硕果累累,冰封万里,何时何地,都是那样从容且安静地活在她的心血里,常开不败。 简南看向秦厉北,发现秦厉北也在看她,眼神认真又干净,甚至习惯性地抿唇,那是他的惯用动作,在他自己感到茫然的时候。 “南南。” 秦厉北想要上前,被沈扬诺拽住了手,简南正好侧头去看董少爷,并没有注意到这些。 简南身边的董少爷激动地问她,要不要过去跟男神打招呼,可是他男神似乎在约会耶,对方还是第一名媛沈扬诺,这样过去会不会不太礼貌。 “不太礼貌?既然都见到了,不打招呼,才是真的没有礼貌吧。”简南心底冷笑:“上次我帮你冒充了一次女朋友,这次你帮我,做我男朋友。不许拒绝!” 董少爷无奈地苦笑,南姐都这么说了,他哪里还有拒绝的可能,虽然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但是为了朋友两肋插刀,还是只好硬着头皮上了。 四人面对面,一步步地往前走,距离越来越近了,到最后只剩下半米,沈扬诺挽着秦厉北的左手,眉眼一弯,笑得风情万种:“没想到你这么不经打击的啊,我还以为我们走了之后,你还能撑上来几个月的呢,没想到这么快就来医院报道了。这次身边还多了个小跟班,身材真是不错呦,你还挺懂得享受的嘛!” 沈扬诺视线扫过一边的董少爷,一眼便将他的个人价值打了个粗略评分,就是个普通的打工仔而已,跟秦厉北想比一点竞争力都没有,她还是赢不了自己。 “人活一世,当然是要尽全力让自己怎么舒服怎么来了,是吧,亲爱的!” 这一声‘亲爱的’,直将董少爷叫得鸡皮疙瘩都要起来了,他自从认识简南以来,说话的声音不是清清冷冷地拒人于千里之外,便是毫无怜悯之心地直接怼他,把他怼的体无完肤,想要去死一死。 结果现在来这么一出,还亲密地挽住了他的手腕,董少爷鸡皮疙瘩都起来了,太特么的恐怖了,他这是站在烽火硝烟的战场上,这两个女人可都不好惹,董少爷觉得自己一不小心就会被流弹误伤的!! “呵呵,是啊,南,咳咳,南南,你说的,都是对!” 简南很是满意董少爷的配合,还真是不枉她这么费心费力的帮他忙,扯起嘴角,露出一个弧度恰到好处的笑容来,认真道:“如果没有其他事情,我们就先走一步。” 沈扬诺很是好奇的样子:“你们这是要去哪儿?” 董少爷瞄了眼简南,发现她并不想说话,于是乎只好呵呵笑了几声,代替她回答道:“沈小姐,这不是现在到饭点了嘛,我们去吃饭。” 沈扬诺看向简南,脸上得意之色尽显。 “正好,我们也刚做完检查,大家都是熟人,一起吃饭应该没什么意见的吧?” 话落,董少爷便感觉到自己的手臂被用力地捏了一下,疼得他倒抽了一口冷气,不高兴地扭头看向了简南,只一眼,董少爷便决定老老实实地呆着,绝对不说话,不刷存在感! 简南目光泛冷,利落地将秦厉北上下给打量了一通,问:“是你上次说的那位国外来的教授的检查?” “是的,今天是第三次检查,下周克劳斯教授便能给出准确的答复,制定一个最完美的治疗计划,到时候厉北便能恢复成以前的样子了。” “哦,那么挺好的,希望到时候,他会原谅你,在津市发生洪灾的时候没有等他,而是直接自己离开,还有他进ICU的时候,你一次都没有去看过他,好像他就死定了一样。” 沈扬诺不屑,爱恋地抚摸着身边男人的脸颊,目光里都是爱意:“我相信,那么爱我的厉北,是不会愿意我孤身涉险的,同样的,他那么骄傲的人,是不会愿意我看见他像个木偶一样躺在床上任人摆弄要死不活。” 秦厉北低头看她,眼神迷茫,似乎不太懂她为什么要这么说。 而很快这个问题便被另一个代替了,因为他看见南南眼睛红了,南南每次这样,就是心底很难过很难的时候,南南难过,他也好难受的,胸口的位置,南南告诉自己的心脏的位置,那里像是堵着大石头一样。 上次在家里,南南也是这样的,他都没有安慰她,南南肯定伤心了。 “南南……”秦厉北将手抽出来,走到了简南面前,弯了腰,凑到简南面前,捧住了她的脸,在眼眸上,印了一吻。 “不要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