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九章:和你回家 - 妻迷心窍,从良总裁难二婚

第一百五十九章:和你回家

…… 所有人在这一刻心思各异,医院长长的走廊之上,空气突然凝固成了墙,将两人与周围一切人事物隔开,整个周围都弥漫着心动的味道,像极了很久很久前,每个冬天的晚上,他放在床头的一杯甜牛奶,带着温热的白雾,缓缓入喉,整颗心都变得暖暖的。 简南忍眼泪的努力终于破功,或许是高烧不退的后遗症,她觉得自己现在的脑子完全是一片空白,每一个动作全是由着自己的性子来,放飞自我般毫不扭捏。 脑子在高速公路上直线加速度,一丝一毫顾虑着如此这般反应后,将会有何种不良的后果,她伸出手,指尖拽住了他卫衣的一角。 秦厉北像是得到了家长鼓励的孩子,兴奋地更进一步,将瘦小的人儿搂在了自己的怀里轻轻地拍着背,下一秒条件反射般,学着简南晚上哄他睡觉的样子,唱着那曾经是他教给她的歌。 他想让她高兴…… “南南,我好想你。” 简南心悸,冷风吹着,在心湖拨开阵阵涟漪,她苍白的脸上浮现出了自嘲的笑意,居然……还是原谅了……还是心动了…… 自己可真的是太没用,秦厉北啊,简南心底苦笑,你比核弹的威力还要巨大,我就这么见你一眼,再多的恼怒和愤恨,都可以忽视。 美梦易碎,随之而来的是娇滴滴的女声在身后响起,沈扬诺走上前来,将手放在了简南的手上,冷冷地嘲讽:“我警告过你的,要遵守承诺,但是你似乎并没有做好守信的准备,简南,人至贱则无敌,你可真是厉害了。” 简南触电般手抖了抖,猛地将手收了回去,沈扬诺说的没错,五年前,在高顿酒店的总统套房门前,也是像现在这样,浑身上下被折磨得没有一处好肉的她跪在走廊上,请求沈扬诺放她走,的确是答应了沈扬诺此生永不再见秦厉北,如今,何止是见面,她违背了自己的诺言。 沈扬诺站到了秦厉北身前,挡住了他想要上前的脚步,沈扬诺不屑。 “秘密和你,就是那些臭水沟里面的脏东西,就该不见天日,永远烂在地底,懂吗?” 沈扬诺逼近她,病重的简南毫无反抗的力量,一步步往后退,沈扬诺却不依不饶,将人逼直墙角,冷嘲热讽轮番上阵,直逼得简南发疯。 “你没有资格骂我!” 简南气极,眼眸猩红,扬着手朝沈扬诺会去,清脆的响声在空荡荡的走廊上响起的时候,她看见沈扬诺嘴角若有似无的笑意,诡异的很。 简南愣住了,她竟然会对沈扬诺挥了一巴掌,这是她连做梦都不敢想的事情,竟然真的做出来了,简南眼前突然黑黝黝的一片,大口大口地呼吸。 事情发生的很快,一边冒充围观吃瓜群众的董少爷见此不妙,赶紧上前欲扶住摇摇欲坠的简南,电光火石间,每个人都做出了反应。 沈扬诺没有躲,她可以躲得开的,简南生着病,一巴掌下去没有多少力气,沈扬诺却是站也站不住,摇晃着往旁边摔去,而旁边是消防栓,冰冷的铁刺镀着一层冰凌凌的光,此起彼伏的几声惊呼,声音戛然落下时,简南如坠冰窖,全身紧绷着瞪大了眼睛。 “小诺!!” 秦厉北伸手去拉沈扬诺的时候已经来不及了,眼看着人就要撞上,他灵活地闪身,手握住了那根尖锐的铁刺,一声闷哼,秦厉北皱着眉头,另一只空着的手去拉沈扬诺,将人带了起来,稳稳地靠在了墙壁边上。 简南的视线直愣愣地落在了秦厉北右手手掌上面,那里有一道口子,血淋淋的鲜红液体,明明是在眼前的,却似乎落在她的心底,生生将残存的炙热浇灭了些。 董少爷紧张地拉着她上下看,焦急地询问:“你没事吧,有没有磕到哪里。” 手掌心是粘稠温热的液体,简南摇摇头,董少爷可能从来没见过两个女人这么吵架的画面了吧,肯定吓着了,简南想要安慰董少爷不要担心,也不想,让柔弱无骨般靠在秦厉北怀里的沈扬诺看笑话。 “我没事,你扶着我点儿,咱们去吃饭吧。” 话音落下,董少爷难得懂事地搀住了简南的手,往右边站了站,将对面那道刀一样的视线给屏蔽了。 “南姐,要我抱你吗?” “不需要,我还能坚持。” 简南都这么说了,董少爷也不好继续再说些什么,他扶着简南往电梯方向走,却被拦在路中间的秦厉北挡住了去路。 “南南,我们要回家吗?” 秦厉北带着期盼的眼神,黑白分明的葡萄眼后藏着的是毫无理由的害怕,他再次问了一遍,想要去拉简南。 “……南南……” “够了!回家?究竟哪儿才是你的家,秦厉北,你想过吗?你现在没了记忆,可是不代表你的心不清楚,你问问它,你的家在哪儿?” 沈扬诺靠着墙,带着哭腔弱弱地看向秦厉北,哪儿还有一点前面盛气凌人的样子:“厉北,我很难受,你过,好吗?” 他略过简南看向沈扬诺,而后将目光定格在简南身上,认真地问道:“南南,你能等小诺好了之后,我们再回家吗?” 简南觉得自己的心真的是很冷,快冷死了。 “……给一颗糖,送一巴掌……秦厉北,我是狗吗?是你豢养的宠物吗?这辈子就得任凭你予取予求,召之即来挥之即去?” 简南咬牙,狠狠抹了把眼泪,硬是将哭腔逼了回去,毫不犹豫地推开了他。 “我说过的,你走了就别再回来,明白吗?我不需要你在闲得没事的时候,觉得来逗逗我,看着我像个傻逼一样像个笑话似的每次都因为你而失魂落魄,你离我远点儿吧,求你了。” 简南转身欲走,董少爷却还愣在一边目瞪口呆,这是……什么节奏,他是最近在工地上被累傻了吗?董少爷内心嗷嗷直叫唤:我的男神和我南姐在一起了?等等,那白少爷头上不是一片青青草原? 秦厉北急了,现在的他听不懂简南在说什么,只是潜意识里面在害怕,南南从来没有这么对他吼过,南南一直都很疼他的。 他不知道自己做错了什么,只是觉得自己很委屈,突然间脑海中灵光一闪,他抬头,冷冷将眸光落在董少爷的手上,男人心里头有一簇小火苗在簌簌燃烧着,这个人是谁,居然敢碰南南的手,一定是因为他,南南才不搭理自己了! “南南,你是不是喜欢了别人,不喜欢我了?” 他很难受,想要哭,却做不出这样的事情来,人的记忆没有了,智商退化了,可是本能还在,多疑敏感的性子刻在了骨髓里面,不是那么简单便能改变的。 董少爷看着被自己奉为男神的男人眸色阴沉,猛地拽住了他的手腕,力度之大就好像要把他的骨头都一起捏碎似的。 “男神男神!你别激动啊!我就是陪南姐吃饭的,您收收怒气值哈!”董少爷秉承君子不吃眼前亏,立马求饶了,然而秦厉北似乎没有打算就这么放过他,眼神像刀子一样锋利,泛着凌厉的光,董少爷在心底哀叹,外面那群人真是傻逼,这哪儿是傻子了,这分明就是他英明神武高大不凡的男神本人呐!! 董少爷看向简南,哀嚎:“南姐救命啊!你们吵架归吵架,别伤及无辜嘛!” 明明知道此时的秦厉北根本不懂得什么叫做嫉妒,况且就算是明白,那么不爱她的秦厉北的,又怎么会将嫉妒这种奢侈的感觉,浪费在她的身上。 然而被刚才秦厉北的话刺激到的简南,执拗地想要在他面前,证明,自己并不在乎他的离开,她可以有别人。 简南上前伸手挡在了董少爷面前,抬头扬起下巴,无所畏惧地直视向他,两厢对峙,秦厉北那个大小孩愤怒的眸子里渐渐染上了泪意。 尽管他反应迟钝,但还是从简南拒人于千里之外的目光中读懂了些什么,比如他要是不放手的话,南南会生气,他如果今天没有能够好好地跟着南南回家的话,他就真的回不去了。 可是,南南一直很疼他的,每次只要是自己不吃饭的时候,无论他提出什么要求来,南南还是都会答应的。 “南南……” 他喊着简南的名字,小心翼翼地想要靠近,简南却在他的惊诧中,愤怒地拍掉了他伸过来的手,用尽了全身的力气再次一把将人推开来。 简南飙泪,强逼着自己忍下恶心的感觉,大吼:“滚!你给我滚!秦厉北!我再也不想见到你了!明白吗?你现在有什么啊?你的财产都是我的了,你现在就是一个穷光蛋!有什么值得我喜欢的啊?你给我滚,滚得越远越好!” 因为从小到大在金钱上面得到的便很少,长大后的她在这方面要的也不多,心心念念的不过就是爱有回音,生有所依罢了。 被分手后,从不敢设想过秦厉北也曾有那么点喜欢她;回国再见后,对于喜欢这件事变得更加绝望,然而在见到唐律师拿来的那些资产文件时,她的心底是有些许欣喜的。 他为她安排了这许多,或许想要的是给她一个安稳的生活,或许是不是也代表着,有那么一点点的喜欢,或许,等着等着,将来有一天会有不同呢。 结果,沈扬诺又一次像许多年前的那个傍晚那样,流光溢彩地突然出现,现实狠狠打了脸,其实没什么不同,一直没变的是秦厉北爱的只有沈扬诺,在原地执拗不肯走的也只有她。 简南拉着董少爷转身就走,董少爷没来得及反应,一个踉跄,匆匆忙忙地跟了上去,简南走得快,他实在是忍不住好奇了,见简南发了一通后比之前脸色缓和了许多,便壮着单子问:“南姐,你和我男神在闹什么呢?你俩干什么呢,你看见我男神的眼睛了没有,像魔鬼一样都要把我吃了!” 简南一直沉默,董少爷打趣:“真特么的吓死我了,只不过男神怎么变得怪怪的啊?” “不说废话你会死吗?安静点儿,这件事情与你无关,你不需要知道太多。” 话落,简南便晃了下,直直地往地上扑去,董少爷来不及扶住,便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她从楼梯上滚了下去。 “南姐!!” 董少爷惊呼,跟着跑了下去,他的一声吼实在是太大声了,秦厉北听见从拐弯处传来的动静,拔腿便要起身往那边冲去,沈扬诺拉住了他的手,祈求道:“不要去,我不要你去。” 秦厉北毫不犹豫,扯了沈扬诺的手,头也不回地往前奔去。 明眸中的恨意凸显,沈扬诺咬着牙,满脸都是憎恶:“没关系,过不了多久,你就会全身心的属于我了!” …… 医生之前便嘱咐了简南最近一段时间内情绪不宜有太大波动,结果转身她就怼上了秦厉北,两人还狠狠地吵了一架,这完全就是找死。 被当成圆筒连续不断滚了两层楼梯的人攀着楼梯扶手站了起来,她的后背不断冒着冷汗,嘴唇干燥起皮,简南极度希望能有水来滋润一下,甚至连手指都变得神经质般疯狂颤抖着,天旋地转头昏脑胀中,简南见到了奔过来的董少爷,似乎,后面还跟了一个人,一个,她光是这么眯着眼睛看了一眼便能肯定是谁的人。 董少爷刚站上一楼的地板,手臂便被紧紧地给抓住,他偏头看去,眼前女人脸色白得跟鬼一样,把他吓了一大跳,赶忙便伸手给扶住了。 “南姐,你没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