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不用 - 妻迷心窍,从良总裁难二婚

第十五章:不用

“你今晚不回来吗?”吴心意走到阳台,特地关上了门,悄声说:“刚才团团还问我,麻麻什么时候回来陪他睡觉觉呢。我刚跟团团说你成为神奇女超人去拯救世界了,等你回来的时候可别说漏嘴了哈!” 简南揉揉鼻子,轻声无奈地笑了起来,拯救世界?那倒是没有的,就自己这点斤两还被秦厉北那个混蛋给拯救了呢。 “怎么啦,遇见什么开心的事情了,好久没听见你笑了。” 是吗?简南一愣,将笑意从嘴角收敛起来。 “我现在的这个老板是个很苛刻的人,不过今天貌似遭到了报应,心里挺爽的。” “哎哟喂,你这个小妮子还挺会幸灾乐祸的嘛,但是你别忘了呀,你可是助理,你们老板受伤了,倒霉的还是你,端茶递水这些就不说了,其他的事情也要你来做的,你看看,你不就是要留下来加班了吗?” 秦厉北因为自己受伤,简南犹豫了许久,最后不忍心占了上风,就跟吴心意打了电话说要加班到很晚。 吴心意机关枪似的突突突的说了一堆,简南嗯嗯嗯地点头,又听她嘱咐了几句大晚上在外面要小心安全的话,才挂掉电话,接着关了水龙头,拿着暖水瓶去了食堂。 食堂这个点儿味道还不错的饭菜早就被打光了,简南从出口处溜达到了入口处,也没有看见什么比较符合秦厉北口味的食物。 简南转身要去外面餐厅订餐的时候,不小心撞到了一个人。 “不好意思!您没事吧!” “没事没事!哎,是你啊,简柠小朋友的妈妈!” 声音听起来十分熟悉,简南抬头,一个名字咻的一下就从嘴巴里蹦出来了。 “路衡!啊,不对,应该是路医生,您怎么会在这儿?啊,也不对,您是这儿的医生,当然是会出现在这儿的。” 路衡今天戴了一副金丝框圆形眼镜,看着特别的世家公子哥儿的矜贵感,简南追根究底也是个好色之徒,桃花眼含笑,圆润笔挺的鼻子,嘴角若有似无的梨涡,真的是美人一位。简南不由得多看了一眼,然后做贼心虚地快速低了头下去,不好意思道:“今天脑子有点不清楚,说话总是颠来倒去的。嘿嘿,路医生也还没有吃饭吗?” “刚才急诊室来了一位小朋友,就耽误了会儿下班时间,结果下来一看,好吃的全被买走了,好生气啊!” 这个说话的语气和团团找不到好吃的时候的样子,十分相像的话,简南打七分,因此对这位路医生的好感度也是蹭蹭蹭的往上涨,简南安慰道:“我正要出去外面的餐厅帮我的老板订餐,你要一起来么?” 路衡的眼睛突然就点亮了生命之光似的,神秘的笑了起来:“那什么,我知道附近有一家超级好吃的粤菜,他们那里炖的鸡汤,鲜美的不得了!怎么样啊,简柠妈妈要不要和我一起去看看啊?” “好啊!”简南想的是,正好秦厉北伤到的是骨头,买点鸡汤排骨汤这一类的,好好补补。 …… 餐厅的位置就在医院大门出去左拐的第一家,他们到的时候不是饭店,门前仍旧还是有很多客人在排队,简南和路衡一前一后的站着,有一搭没一搭的瞎聊。 “你刚才说你是帮你老板打饭来的,你老板怎么了?很严重吗?” “额,我也不是很清楚,就是,应该是骨折吧,因为今天被扳手狠狠地敲了一下,连稍微动一下都会疼的感觉。” 后面这个是简南瞎猜的,因为秦厉北不是怕疼的人,以前踝骨骨裂都能背着她跑上千米去找警察,今天如果不是因为真的疼的厉害了,是不会就放着手垂在一边,一动也不敢动的。 “如果是这样的话,那你放心,我们市医院的骨科是很有名的,一定可以帮你的老板恢复到完好如初!对了,你工作好认真啊,老板手上到现在,你还陪着呢,你们老板结婚了没有啊,怎么不打电话让他家人来照顾呢?” 简南提热水瓶的手一抖,用呵呵笑了两声来掩饰自己的尴尬,是啊,她差点都忘记了,秦厉北四年前就结婚了,他现在是有妻子的人,自己作为助理的工作责任尽到了以后,就该回去了。 “哎!简柠妈妈,快到我们了,那个玻璃上面贴的就是菜品,咱们先看看,然后等会儿就可以直接点,不用浪费时间了!” “好啊!”简南抬头,手拽住袖口边冒出来的一根线头,揪阿揪的,心里烦躁成了一团毛线球。 简南和路衡先各自点了一份在店里面吃了,然后才又点了一份外带。 回到住院部,临了分别的时候,路衡还让简南在楼下等他,一个大高个儿撒丫子跑的跟驴子一样哒哒哒的疯狂跑走,然后三分钟都不到就又气喘吁吁地跑回来了,手里提着一袋子奶昔。 “简柠不是爱喝这个吗?我正好买了一些,给你带回去给简柠把!” 认识没多久就收人家的东西,简南将袋子塞了回去,干脆地拒绝了:“不用啦,我不好意思拿你的东西,感觉很怪怪的,而且团团太爱吃甜食了,对牙齿不好,我正准备严格控制他的糖分摄入量呢,所以这个就,不用麻烦了!真的!不过我还是要谢谢你的!还记得我们家团团。” 路衡摸摸后脑勺,嘿嘿地笑着:“简柠长得那么好看,是我见过的最可爱的,最萌萌的小朋友,我就将他特别地记住了。” 自家儿砸被人这么夸,简南心里面骄傲与不好意思并存,抿着唇,小得意地笑着。 “我出来的时间够久了,先去给老板送饭了!路医生再见!” 简南挥了挥手,转身上楼,路衡在后面看着她,一动不动的,有个小护士走过来,拍了一下路衡的肩膀:“路医生,你咋了?魔怔啦?还是被中了葵花点穴手呀?” 路衡摇摇头,笑得春风拂面:“好可爱的妈妈。” 小护士:“??” …… 房内传来秦厉北沉寒严肃的声音,是简南至今从未听过的认真:“这件事,一定要给我从他嘴里面撬出来,要是做不到,长河就在北城外边儿,你们自己挑个良辰吉日自己个儿跳下去。” 这估计就是他在吩咐他的那些手下做事了,简南故意在门口站了会,从一数到了三十,才敲了敲门,得到秦厉北的应允后才推开门走了进去。 秦厉北看着简南,随口道:“市医院的食堂开在月球?简南,你去了有一个小时。” “饭点儿早就过了,食堂的饭菜看着不是很好吃,我就到外面去买了。”简南解释道:“排骨汤,清炒笋片,黄豆焖猪蹄,还有干煸四季豆,我带了两碗米饭,不知道够不够。如果不够的话,我还有一个玉米馒头。” 秦厉北:“我又不是猪。” 简南转身过去倒热水,恰好没有听见他的嘟囔,转回来的时候问:“你刚才说什么?” “没什么。” 秦厉北很久没有这样吃过饭了,都是各种精致的西餐,分量小,一盘子还不够他塞牙缝的,看来看去也就外表长得好看而已。而回家吃饭,沉闷的像参加葬礼一样,都食欲不振了,怎么可能还吃得下去。 简南盯着秦厉北吃饭,斟酌了下如何遣词造句,然后才开口:“Boss,我需不需要通知总裁夫人一下,您现在在市医院住院的事情。” 秦厉北埋着头在啃猪蹄,啃得相当没有形象,要是那些在元北集团门口排着队求着采访秦厉北的人物杂志编辑们看到了,一定会觉得他们把那些‘优雅得如同古老欧洲的神秘王爵一般’这样的语句用在秦厉北身上,根本就是识人不清,通俗点就是眼睛瞎了。 简南说完,静静地等着秦厉北的回复,秦厉北连头都没抬,拒绝得干脆利落,就像他刷刷刷三下就啃完了一块猪蹄,是一样的果断和决然:“不用。” 简南转身过去,假装自己在忙着摆弄远战刚刚才特意送来的水果,她低声道:“……知道了。”

上一篇   第十四章:温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