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章:暂时死不了 - 妻迷心窍,从良总裁难二婚

第一百六十章:暂时死不了

…… “暂时死不了。” 简南正摆手说没事,董少爷微微侧身便发现男神紧张地正飞奔过来,他有点弄不明白了,这两人是在玩什么? 很快追了上来的秦厉北神情凝重,董少爷还未说话呢,便被男神一把给提溜开了,跟拎小鸡仔似的,怎么说他个子也有一米八,被男神这样对待,心中悲愤不已,男神到底是男神,依旧厉害! 董少爷默默退到了一边,犹豫再三,还是决定将今天遇见的这些事情,全部记在了脑子里面,回去跟那个人好好絮叨絮叨,看看这些信息是不是对他有用。 “你哪里不舒服了?” 秦厉北的手上还在流血,有些沾到了衣袖上,他拉着简南,焦急地问,却在看到简南厌恶的眼神后,猛地将手缩了回去。 秦厉北生怕自己手里的血沾到了简南的衣服上,会被嫌弃,他想走近又不敢,呆呆地站在那里,等着简南的回答。 简南怔怔地看着他,太像了,实在是太像了,如果不是有医生开的诊断说明书,她都要认为秦厉北并没有傻,他还是以前的那个秦厉北,可是这个想法几乎是在冒出来的当时就被简南驳回了。 若是清醒时候的秦厉北,怎么可能会关心她的死活,简南立刻当做什么也没看见,招手示意董少爷过来扶她离开,然而秦厉北竟从身后追着,委屈得很认真,他可怜兮兮地伸出小手指,轻轻地拽了下简南的衣角:“南南,你为什么不跟我说话?” 简南甩了甩,没甩脱,回头恶狠狠地盯着秦厉北看了半晌,威胁道:“秦厉北!我请求你!把你爪子拿开!” 秦厉北小小声地嘟囔着,生怕自己声音太大吓着她,她就真的再也不搭理自己了。 “南南,你别生气……” 不生气?我干嘛不生气啊?我就是要生气你和沈扬诺在一起,我何止是生气,我还生气到想杀人,拿枪在你脑袋上开几枪,那我就舒坦了! 简南怒火中烧,咬牙切齿道:“我生不生气关你屁事?” 这边秦厉北还想说什么,董少爷却在收到简南的眼神示意后,手横在两人之间,吊儿郎当地说要跟秦厉北聊聊,话落,更是直接将人拽开。 “男神男神,南姐饿了,你先让她去吃饭,咱们聊聊,我还有许多事情要问你呢!” 秦厉北瞥了眼董少爷,嫌弃脸:“……我不要跟你说话,南南!南南!” “秦厉北,你知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 秦厉北被董少爷拉到了一边,她停下了动作,回头不明所以地看向随后追过来的沈扬诺。 沈扬诺上前,厉声质问:“厉北,你忘记自己答应了我什么吗?” “……可是南南要走了……” 秦厉北指着简南说:“她生气了,我要跟她回家!” 沈扬诺严重闪现过毒蛇般怨怼的光芒,但很快也仅仅就是一秒钟的时间而已,她将左手覆了上去,扳过秦厉北总是想要往简南离开方向看去的脸,认真道:“等我们说好的事情做完了,你就能知道她和你以前经历过的那些事情了,明白吗?” “……南南生气了!” 他十分焦急地想要挣脱沈扬诺的手转身去看简南:南南就要和那个男人走了,不可以的,南南是他的,绝对不可以跟别的人走! 沈扬诺幽幽瞪着秦厉北像毒蛇般吐着信子,厉声斥责道:“秦厉北!她就是个水性杨花的女人,你为什么就是看不透,她身边围绕着那么多个男人,爬上过多少人的床才换来现在的位置,你究竟明不明白?” “我要找南南!!” 沈扬诺咬牙,撕心裂肺地大吼:“……我才是那个对你最好的人,你爱的明明就是我!秦厉北,你不能爱别人,你只能和我在一起!!” 她妆容精致的脸上满是泪水,倾城倾国的容颜上因为狰狞的痛苦都有些黯然失色,沈扬诺紧紧地抱住了秦厉北的腰,将脸埋进了他的胸膛中,不停地抽泣。 “我们会永远在一起的,手术过后,你就只会记得我一个人了……谁也不能从我手上夺走你,简南不行,王瑶不行,谁都不行……” 秦厉北听见了她的喃喃自语,却因声音太小而没有听清楚,他手足无措地任由沈扬诺抱着,对于眼前的一切从心底生出了浓浓的不适应感,不应该是这样的,他在这里是不对的,他要去找南南…… 望着简南离去的方向,他望眼欲穿,还有多久才能做小诺说的手术呢,他想要把那些和南南一起生活的事情想起来,南南到时候就能高兴了,然后他也就能和南南一起回家。 简南听着身后秦厉北沙哑的哭喊慢慢失去了动静,这个结果原本便是预料之中,然而心脏却是突然一滞,眼前迅速失去了光亮和颜色,最后在失去知觉的前一秒,她似乎听见了熟悉的声音。 那人惊呼:“阿南!” …… 这一觉是简南整一年来睡得最踏实的时候了,有破罐破摔的无所谓,也有对于昏迷前听见的最后那道声音的依赖,她不管不顾地在自己个儿的小花园里头玩得不亦乐乎。 每天早早地起床,先是到花园里跑一圈,出出汗,回家后洗完澡,进厨房做一顿自己喜欢的早餐,紧接着便是拿本喜欢的书,躺沙发上慢悠悠听着钢琴曲,紧接着再睡上一个美美的回笼觉,高兴的当个小懒虫。 午饭直接喝杯鲜榨果汁,下午的时候便开电脑画几张图,然后为自己做一顿丰盛的晚餐,到了晚上便可以去院子后边的森林里面谨行激动人心的冒险了。 漫天的萤火虫随风飞舞,如银汉星河,闪着钻石般璀璨光芒,巨大的古榕树下,有道黑影在半空中飘着,简南时常来这里,和它闲聊,聊的内容也很多,诗词歌赋人生哲学,那是没有的,简南也就是讲讲冷笑话,从天南地北的民间轶事到今天晚上的星星真亮,月亮真圆。 一般时候黑影也是不说话的,就静静地听简南自顾自的说话,偶尔绕到简南面前,晃两下,表示自己还在认真的听着。 在这地方似乎待了很久了,简南越来越觉得舒坦的很,哪儿也不想去,就像在这长长久久地,一日三餐四季,简简单单的云卷云舒,都是一种美丽的幸运。 “你叫什么名字呢?我给你取一个名字好不好啊?”她盯着那团飘在半空中的黑影,托腮,认真地想了想:“小黑好不好啊?” 黑影沉默,简南点头:“那我就当你不说话就是答应了哈!” 那团黑影抖了抖,简南没看见,歪着头,继续认真道:“小黑,你从哪儿来,到哪儿去呢?你是怎么会出现在这里的啊?你的爸爸妈妈呢,叔叔阿姨呢,爷爷奶奶外公外婆呢?你有没有女朋友啊?哦!男朋友也是可以的啊!” 黑影默默绕着树尖飘远,简南复而高高地仰着头,任凭依附榕树而欣欣向荣成长的藤蔓张牙舞爪着往四周延伸,树下的小动物们叽叽喳喳,吵着闹着嘻嘻哈哈着。 她觉得自己忘记了什么,可每每即将要靠着熟悉的轮廓想到些什么的时候,记忆却生生踩了刹车,止住了步伐。 不过没关系,现在这样就很好啊,她很高兴。 简南仰起头,泪水在眼眶里打转,她很高兴。 …… 病房,医生合上病例和检验单,叹气道:“中度脑震荡,根据脑CT检查来看,幸好颅脑损伤和血肿这些并不存在,但是意识空白这些会有,我建议是最好留院观察和治疗一段时间,而且简小姐脚踝处也有骨裂的迹象,我等会儿再安排一个全身检查。” 医生看向路衡:“这几天你都会在吗?” “我会照顾她。” “那就好,路医生你是专业的,有你照顾病人,很多该注意的细节,实施起来也会比较方便。再有就是,病人之前的高烧对目前的治疗也会有影响,可能住院时间还要拉长。” “好,我明白,麻烦你了。” “这是医生的本职工作,再说了,咱们还是朋友,麻烦什么?” 因为医生还有其他事情,便没有继续闲聊,路衡送走了医生后,将正准备出门的董少爷给拦下了。 他原本还有一个高层会议,想起简南不喜欢医院,这会儿别又趁着他不在的回收偷偷里溜走了,于是便打算绕远路去高顿找后厨做了几样小菜,然后才驱车前往医院。 他会出现在楼梯间也是巧合,他到医院的时候正是饭点,人多的时候,电梯不够用,他便之打算走楼梯上去,谁曾想过会在楼梯间撞见晕倒在地的简南。 董少爷转过身来,脸色如纸,只听见路衡凉凉地问:“怎么回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