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一章:你喜欢她,是不是? - 妻迷心窍,从良总裁难二婚

第一百六十一章:你喜欢她,是不是?

…… 董少爷往旁边站了点,这位路总临走前嘱咐了自己照顾南姐,结果自己把人照顾成了脑震荡不说,还照顾出了一段桃色新闻来,想想都觉得后脊梁有点凉飕飕的,特别是刚才路总冷冷看着自己讲述事情发生经过的时候,那冷冷的目光,像是冰冷的雨水在脸上胡乱的拍,真是吓死人了都! “路总,我觉得你应该喝点绿茶降降火。” 董少爷好心的提醒,虽然病房里面是全是白色的冷冰冰的调子,然而他觉得再这么任由路总继续发怒下去,结果自己肯定会被无辜牵连烧死! “哈哈,你吃饭了没有?要不咱们先去吃点,然后再给南姐带点儿?” 路衡又是拳头砸在了墙上,眼风扫过身后的董少爷,带着寒意走向他,用命令的语气开口道:“今天在这里发生的每一件事情,不要让我知道是从董少爷你这里传出去的,否则,不管你是哪家的少爷,我都有办法让你死得不明不白,懂吗?” 董少爷当然相信路衡有这个能力,刚才他知道了这位路总以前是个医生,医生耶!各种手术刀化学药品玩得六六六,想他怎么死,他都乖乖的来! 几乎是瞬间,董少爷把头摇得跟拨浪鼓一样的:“我保证!我一句话都不会说的!路总,你是不知道哈!我这个人最不喜欢的就是八卦了!” 董少爷乖巧懂事状,不住地点头,待见面无表情的路衡转身推门进了病房,他才立马跟上,惴惴不安地期盼着南姐赶紧醒过来,不然路总这位披着羊皮的狼,他可hold不住的! 两人进了房间,董少爷随手关门,却听外面有人喊着简南的名字,他顿了顿,探出头去看,不由得‘唉呀妈呀’了一声! “谁?” 路衡调整着吊瓶的水流速度,随口问。 董少爷见外面那人焦急地越走越近,不知道该不该立刻把门关上,其实他已经有点后悔了,根本就不应该答应那个人来趟这趟浑水,真是烦死人! “是白少,他正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朝我们这间病房冲过来。” 话音未落,董少爷便已经将门关上了,脸上的表情紧张万分,貌似外面是头猛兽要奔进来似的。 “路总,那个,要不要给白少开门?” 董少爷心虚,其实要真的实打实的论起来,他和白大少白月笙的交情,要比这房间中的任何一个人都要来得更加深一点,白月笙与王琦关系不菲,而他和王琦从小一起长大。 在自己明知道南姐和男神的事情之后,还能装作什么都不知道,平淡地演戏,董少爷知道自己答应了路衡,但是一点心理准备都没有,便直接被人推上了舞台,太特么刺激了。 “他是阿南的未婚夫,来探望,有问题吗?” 被路衡这么一反问的董少爷想了想,弄不明白路总是个什么意思,只好摊手:“当然没问题啊!我这就开门!” 董少爷走吼,路衡手一顿,想起了些什么,将室内温度调到最合适度数之后又为简南掖好被子,这才起身朝门外走去。 两人在病房门口相遇,白月笙目光凛然:“人呢?” “我没想到,白少爷手眼通天,别人家的私密事,竟然都能够知道。” 城南别墅的安保系统一直是派遣那些通过层层考验的人驻扎,作为团里的大本营,等级是所有驻扎点最高的,简南是在城南别墅里面出事被送进医院,这件事情不吭会有人大肆宣扬,然而白月笙竟然这么快就知道,看来城南别墅里面的人,得找个时间重新筛选一遍。 “别人家的?呵……”白月笙冷笑:“那里面躺着的是我女人。你跟我说别人家的?” 白月笙上前,一把将人摁在了墙上,神色隐忍着怒意:“路总,记住你的身份,越界了,可就别怪我下手太狠。” 路衡抓住了他的手腕,一用力抬起脚往对方的下盘扫去,白月笙闪身开来,路衡闪身拽住白月笙的手腕一招擒拿,白月笙勾拳挥向了他的脸,你来我往的盛怒之下以命相搏,拳拳到肉,整个走廊安静到除了闷哼声,什么也听不见。 董少爷莫名觉得自己像是被委以重任的英雄,外面是孤身对敌的战友,而自己留在这里保护重要人物! 董少爷回头看了眼简南,郁闷地嘟囔:“南姐,你可快点儿的醒来吧,要不然,这家医院非得被外头那两头野兽给拆了不可!” 简南安安静静地躺着,睫毛弯弯,投下一片阴影,董少爷想,这真的是像极了童话里面的睡美人。 “谁会是你的王子呢?” …… 几番回合下来,两人累瘫在走廊两侧,路衡靠着门,冷冷看向白月笙,他的嘴角挂着血迹,胃部刚才被狠踹了几脚,现在难受的得紧,白月笙面上阴沉如墨,心底却是惊涛骇浪。 在路衡上任之初,他就调查过这个莫名其妙冒出来元北集团副总裁,手底下人呈上来的资料看过去并没有任何特别的地方,[孤儿、单亲父亲、医生、几家餐饮店的投资人除此之外,和他们这些人比起来,身家背景可以说是一清二白,然而现在却是这个平凡无奇的男人,反而出手与他打了个平手,路衡不容小觑,他究竟是什么来头。 “白少,鉴于目前两家公司的敌对状态,阿南作为该项目的总监,我觉得你们有必要保持一定的距离,以保证她的人身安全。” “路总,你喜欢她,是不是?” 白月笙开门见山,他在订婚晚宴上见过路衡看南南那丫头的眼神,明眼人看得出来那是什么意思,他费尽心思除掉了一个秦厉北,可绝对不会容忍再一个对南南虎视眈眈的男人,留在她身边。 路衡犹豫,反驳:“作为元北的总裁,我有责任保护我手下的员工,不遭受任何来自竞争对手的迫害,白少,我想你暂时不想元北和白氏对上?” 这句话戳中了白月笙软肋,事实上,路衡说得没错,元北已经是风雨飘摇,但秦厉北之前打下的根基实在是夯实,不是那么容易便能够摧毁,现在和元北集团面对面杠上,白氏并没有完全的胜算。 此时的白月笙已经将关系理了清楚,也同时找出了利益最大化的解决方案,他不由得缓和语气,将怒意收敛。 “……南南是我的未婚妻,我今天来只是想看看她,确认生病的她是不是在你这里得到了最好的照顾。” “我会很好的照顾她,白少如果没事的话,请回。” 白月笙虽然是在尽力的表现和善,但路衡仍旧是毫不客气地怼了回去,白月笙微怒:“我知道元北目前已经筹集到了一笔数额不小的资金,但远远不够,前期投入货款等于打水漂,元北账目上面的亏损,路总心里应该清楚。因为南南的面子,至今为止,白氏没有出手截断元北的资金链,我现在想见她一面,都不行了?” 路衡攀住门把,艰难地站了起来,出于公事,简南所处的位置,知道太多元北的商业秘密,虽然他坚信简南不可能会做出背叛元北的事情来,但防不住白月笙会使用什么手段来逼迫简南透露;于私心来说,他有自己的打算,白月笙是简南的未婚夫,然而他并不想让两人有机会见面。 即使,现在他不能承认那个事实,不代表以后,将来,永远没有机会承认。 …… 黑影晃了晃,绕着自己转了几圈,而后飘下来与她面对面,不多时,萤火虫竟然也跟着飘了过来,三三两两地聚集在一起,散发着明亮温暖的光芒。 简南笑着伸出了手,萤火虫扑闪着翅膀落到了她手掌心,莹莹灭灭,像盏小灯笼啊,点燃了心底的希望。 她抿唇笑了,见它飞舞着旋转着,盘旋着飞往了前方,简南视线随着它移动,转身看向远方,银色的月光透过树梢的缝隙点点滴滴地落了下来,洒在地上,斑驳晶莹。 仓鼠们跳来跳去,穿过小道时,转过头来,眨着大眼睛看她一会儿,蹦蹦哒哒地跑过来,将手里头的大栗子放在了面前,这才飞快地跑远了。 微风带着树木的清香拂过脸颊,仿佛无形中有一双手抚住了她的脸,轻柔触摸,浅言低语,缓缓浅唱,哼着歌儿。 在她不知道的身后,黑影渐渐凝结成了人形,脚稳稳踏在叶尖,每走一步便荡起圈圈涟漪,到了还有一米的地方停住脚步,张开双臂拥抱,而后极缓极慢地收紧。 简南是觉得奇怪的,哪里不对劲儿,像是有人一直一直在不远处默默地望着她,想靠近却又小心翼翼地不敢。 蓦然回头,风起,叶动,沙沙作响,萤火虫漫天飞舞中,在简南回头的那一瞬间,黑影凝着笑,消散于无形中,简南伸手想要去触摸,却穿过了它,只来得及抓住空气,手掌摊开,什么也没有留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