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二章:有意见? - 妻迷心窍,从良总裁难二婚

第一百六十二章:有意见?

周一,每周新的开始,也是上班族们一周梦魇的开端,心碎了无痕的起航。 朝九晚五地白领们衣着光鲜,从电车上面下来后,顿时分成好几股人流,戳缩在鳞次栉比的高楼大厦间,忙忙碌碌地开启钢铁森林的生存挑战! 与此同时,元北集团总裁办公室,专门负责金茂一期工程爆破拆除的女总监,唐嫣然站在老板桌前面,手里捧着十几份文件,面色严峻。 她是今天凌晨刚到的机场,专门从津市飞回来的,目的是为了向此时此刻坐在自己面前的元北最高掌权人,路总述职。 “这些全部都是一期工程动工以来的所有资料,如路总您所知道的,前期估算的时候有部分错误,现在重新核算,还有一亿三千多万的漏洞,而且原先的工程商总是在找理由推脱,根本不同意我们原先说好的,以最快的速度解决这件事情,” “东升集团那边呢?” “幸亏之前有秦总签下来的合约在,东升集团已经按照预定,将所需的建材,分批运送至工地。我们也专门派人在接收的时候,核查建材的质量。” 路衡微微点头,示意唐嫣然继续说下去。 得到允许的唐嫣然将最上面的一份文件翻至第五页,指着上面的照片说:“这是监控摄像机上面拍到,这个人是津市派出所的警察,张和平,一般人家都称他为张警官,就您现在看到的,一周之内,这位张警官几乎每天晚上都会到工地上面巡查一番,路总,他正在调查前面那两个工人死亡的原因,而且曾多次发表过,因为我们金茂工程师质量问题才导致的工人死亡,不是先前鉴定书上写的意外事故。” 唐嫣然说完,静站许久,男人斜斜的坐在意大利真皮椅上,右手随意搭在桌面上,食指微屈,有一下没一下敲击桌面,金灿灿的日光毫不吝啬地撒了大片大片在这个男人身上,仿佛为天神镀上了一层金色的战袍,刹那间,心尖微动。 “立刻联系新的工程商,至于那两个人,抚恤金加一倍赔偿,并且和家属签订协议,让他们彻底闭嘴!” 唐嫣然点头,见路衡明显不耐烦再继续讨论这个话题下去,便识趣的站在一边,默默安静地站着,等待路衡的下一步指示。 “我记得,你之前是在财务部?” “是的。” “那后来怎么会被调到金茂项目组?” “姜娜姐离职之后,我主动请缨到总裁办公室工作,后来能够进入金茂项目组,是我的荣幸,我在这个项目里面,跟秦总,还有陆路总您,学到了很多东西。” “主动请缨?一个总裁秘书的职务,可远远比不上财务部的审计组组长,倒是牺牲挺大。” 唐嫣然紧握着文件的手心在冒汗,她紧张地收回了盯着路衡的视线,低眸道:“秦总一直是北城商界的神话,年纪轻轻便白手起家创立了元北集团,我很想近距离看看秦总究竟有多厉害,也想从秦总那里学到一些有用的东西。” “是吗?”路衡敛眸浅笑,“那你还真的是挺不巧,厉北没多久之后,就离职了。i想从他身上学东西,怕是没学到多少。” 唐嫣然知道现在秦总失去了消息,公司里都在传秦总已经变成了傻子,所以将来很可能,元北集团的掌门人,大抵一直是这位路总了。 作为属下,最好不要在现任老板面前谈起对前任老板的赞赏,想到这一点,唐嫣然立即做惶恐状:“能够跟着路总,还能在金茂项目里面出一份自己微薄的力量,才是我现在最开心的事情。” “开心吗?人都有的七情六欲,复杂难测,但如果能是开心高兴的,那是最好的了。” 被路衡如此这般四目相接地注视着,唐嫣然只觉得如刺在背,如果说原先还停留在这个男人心地善良的感觉中,那么从他这几天所下达的命令中,她已经能明白,那不过是个错觉。 “目前公司有一波人事调动,我身边需要人,你就回来帮我好了,至于金茂那边,我会重新委派以为对那里情况更为熟悉的人过去处理。” “可是……” 唐嫣然想要再争取一下,然而路衡挑眉,眼神扫视过来,她心底蓦然冷了大半,女人的第六感告诉她,有哪里不对劲儿,但是现在她又想不出来。 “你有意见?” “没有,路总,我明白了。” 路衡手背向外,挥挥手,示意唐嫣然先出去,她微微弯腰告辞,临走还是偷偷看了路衡一眼,男人微眯着眼睛,享受着北城商圈中最昂贵的地段,最高层大厦上面的无限风光,熨烫整齐的西服,利落冷厉。 她收收心底那些不该有的想法,大步离开。 听着门合上,锁落扣的咔哒声,路衡重新睁开了眼睛,简南昏迷两天,昨天醒来的时候,竟然忘记了自己是怎么从楼梯上滚下来的,甚至连记忆都只停留在那天晚上睡觉之前,还一直追这他问怎么会在医院里面醒来。 医生说是意识缺失,但一般只是模糊,像她那样完全忘记的,还是极少数的。 …… “那段记忆可能是患者本人潜意识里面不想记住,因而借着意识缺失的机会,直接将记忆封存,我的建议是,如果没有必要的话,那就绝对不要去故意刺激她,找回记忆。” …… 路衡阴暗地想,如此这般忘记了那些有一次伤害她的事情,不就是等于有一次给了秦厉北机会,他自私地想,想起来吧,最好恨上他。 从此恩怨相对,非死即伤。 他抬起手,映着日光,缓缓张开五指,晨曦从指尖的缝隙中倾泻而出,属于他的阴影在角落里瑟瑟发抖,光芒越是耀眼明媚,暗处的阴影便愈加的浓重。 …… 简南知道自己这一病就病了很久,但她毫无印象,除了身上刚刚结痂的血印子,似乎也没什么能够证明她差点就挂了,还是因为在楼梯口摔跤挂掉的事实。 光想想就觉得不可思议,还得外加丢人。 简南侧躺着,把头埋进被单里面,难得有机会躺着休息,她这把骨头都要变懒了,这还不仅仅是这样,简南把手放到自己的小腹上,捏了一把,悠悠叹气:“胖了胖了!” 苏妈将午餐从十二号里面拿出来,念叨着:“小姐您哪儿胖了呀,我看您现在这样挺好的,匀称!有胸有屁股的,多好看啊!” 简南囧,合着自己以前就是平板一块呗?好生气哦! 简南把眼睛露出来,望着篁外冬日里的一抹炙阳,忧伤道:“有种要给团团生弟弟妹妹的错觉。” 苏妈拿勺子的手晃了下,汤水洒到了桌面上,弄得脏兮兮的。 苏妈赶紧抽纸巾去擦,佯装不经意地随口说道:“前几天我炖的那锅猪脚汤,想着之前你吩咐的,先生需要多喝点这种补钙的,我就带了一些过去,哎呀,找半天才找到先生现在住的地方,先生好像,瘦了很多呢!” 简南哦了一声,之后便没有其他反应,苏妈见结果和自己料想的不一样,想了下抓着自己可怜巴巴问简南消息的先生,苏妈鼓起勇气锲而不舍地继续道:“也不知道沈小姐每天给先生吃的什么,先生可是从鬼门关来回了好几趟的人,怎么经得起这么折腾哦,我听说还抽血呢!” 简南接过苏妈递过来的汤盅,轻轻吹了吹上面的热气,垂眸将所有的情绪都掩藏在了深不见底的暗渊底部,轻抿了口汤,波澜不惊道:“抽血化验,国外回来的教授自然懂得限度在哪儿,你又不是医生,别跟着瞎掺和。” 简南语气平缓,苏妈直接忽视了她,自顾自地比了个管子的大小,道:“这么大一管的血呐,要是没有好好补补,怎么撑得下去哦!那哪儿是有好好地看病啊,我看啊,先生现在是越看越瘦的呐!脸色也不好,比刚回家的那段时候,好不到哪儿去呦!” 简南神色淡淡:“苏妈,这个汤有点淡了,下次多加点盐。” “小姐,这个汤就是淡点儿呢,才是真的好喝,这要是多加了盐啊,就不清甜了。人也是的啊,拿着咱们原原本本的心思简简单单地去做事情,就好了。小姐,您看是不是咱们找个时间将先生接回来?” “他自己要走的,接什么接?子非鱼焉知鱼之乐也?苏妈,秦厉北永远是城南别墅的主人,平时的补药补汤之类的,多少你都可以送过去。” 她手里端着汤盅,苏妈厨艺好,这汤色泽明亮,倒映着她的脸,简南看见自己面无表情,眼睛连眨都不眨地说:“但是这些,就不需要让我知道了。既然已经有人愿意照顾他,他也愿意让那人照顾,接下来我会很忙,没有时间和精力再来掺和他的事情,明白吗?” “可是小姐,先生他……” “汤我喝完了,我要休息了。” 简南拿着汤盅一口闷了,拉过被子躺下,用行动实际诠释了什么叫做全身都在拒绝谈话。 眼见着小姐对先生的事情已经变得漠不关心,苏妈心底很是着急,正欲再说点什么,却听见门口有人敲门。 “请进。” “你好,简南简小姐在这里吗?” “我就是。” 快递员将一个大纸盒子放到了桌上,简南签字确认签收之后,苏妈便直接拿着刀子去将盒子打开了,彼时简南正掀被子准备起床去看看究竟是什么东西,突然听见苏妈一声凄厉的尖叫。 “啊啊啊啊啊!!!鬼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