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四章:我给你当替身,要不要? - 妻迷心窍,从良总裁难二婚

第一百六十四章:我给你当替身,要不要?

当天,路衡便找了人来将铁盒子处理了,晚上的时候,简南睡不着,拉着他的袖子可怜巴巴的跟他说,想要喝酒。 路衡一直很好说话,特别是对上了简南的时候,别说是喝酒了,就是想要天上王母娘娘的琼浆玉液,路衡都能想办法搞到,他把自己的这些变化,归结为带着魔怔了,否则怎么会有如此大的心境变化,简直不可思议。 最后,路衡吩咐手下带了酒,还有几盒下酒菜,凤爪鸭胗,猪肚百叶,脆萝卜炸花生米,很家常的菜色,但简南看了却觉得很高兴的样子,连眼睛里面的冰层,都不见了。 路衡明白那不可能如此快便消融,然而能有一时间的宁静,也算是有了一点点的进步。 两人在住院部顶楼找了个地方,一瓶一瓶地对瓶吹,喝到了后面,简南明显是醉了,手搭在栏杆上面,整个人靠了上去,打着酒嗝,胡乱地横着不知名字的歌。 “很好听,你从哪儿学的?” 路衡对这个不感兴趣,却是为了能找点话题聊聊,于是便问了出来,问完后,简南一愣,继而笑开,深深的酒窝落在了他眼底,就像是盛满了美酒的夜光杯,醉人醉心。 “哈哈哈!这个啊,好听吧!我告诉你哈!这是一首摇篮曲!超级有名的摇篮曲,很久很久很久以前,有个小姑娘,她被坏人欺负了,整夜整夜的睡不着觉,上课的时候老师打瞌睡,没听讲,自然成绩一落千丈。后来啊,这个小姑娘的哥哥,就唱这首歌哄她睡觉。” 简南边笑边往嘴里灌酒:“嘿嘿,弄得像是哄孩子一样的,可是很有用的,她睡得很安稳,因为知道有人陪着,有了倚靠。” 路衡心底明镜似的,对这个很是久远以前的故事中,小姑娘指的是谁,小姑娘的哥哥指的是谁,一清二楚,路衡等着她继续说下去。 “你是不是觉得,我和秦厉北的相处关系,很是奇怪?” 路衡承认:“是。” “七年前,我们曾经是男女朋友,后来我被分手。” 说到这儿,简南长长地叹了口气,她也是在今天才将那天在走廊和秦厉北,还有沈扬诺三人狗血大剧般你来我往地痛哭流涕戏码回想起来。 紧接着,她便想到路衡说不定会怀疑她和秦厉北别别扭扭的仇人似的关系,与其等到路衡亲自来问,她倒不如占据主动,将能说的说了,不能说的,挖个坑,埋起来,从此不见天日最好。 路衡不说话了,将一瓶喜力喝了个精光,而后默默地望着简南,似乎在等她的下一句话。 “我妈妈,也就是柳璃,在我十六岁的时候带着我嫁给了秦老爷子,那时候秦家有三位少爷,大房的长子秦世昊,次子秦世勋,然后就是秦老爷子亲自带回秦家大宅的秦家养子秦三少,秦厉北。”简南看先路衡,果不其然在他眼中看到了惊诧,简南呵呵笑了。 “我妈进门之后,不知道为什么,秦老爷子竟然让秦厉北认我妈为亲妈,所以,他就成了我的哥哥,和我们一起住在秦家大宅的西边的一叶小筑。其实,我并不是秦老爷子的亲生女儿,秦厉北和我没有任何血缘关系,有的,只是绑在我们身上,所谓的家族辈分和牵扯。” “不过,你大概觉得,喜欢上自己名义上面的哥哥,也是罪不可赦的吧?” 路衡还处在惊讶中,这样的复杂关系,若不是简南亲口说出来,他无论如何也不可能想得到,大宅门里面的蝇营狗苟,龌龊事情多了,光是消化,便得好一会儿。 更何况,现在,他才恍然,他一直痛斥的所谓兄妹,根本不存在,他能狗堂而皇之,站在道德制高点,指责秦厉北的理由都是根本不存在。 “后来,你们是为了什么而分手?” 路衡迫切的想知道原因,想知道自己还有没有机会,能够顶替秦厉北在简南心目中的地位。是的,地位,不不可撼动的地位,甚至自己连他的一根手指能不能比的上,都是问号。 原先他以为的兄妹感情好,到了这里,事到如若是他路衡还看不透这其中的隐情,那么他的真的是可以从元北总裁的位置上面滚下来了。 “因为沈扬诺啊。” 简南爬上了栏杆,任由风将发丝吹得随风飞舞,简南哈哈大笑了起来:“因为他爱的一直是沈扬诺,而我只是一个替身。你知道什么是替身吗?就是那种,原主不在的时候,拿来玩玩儿,逗逗儿,她甚至不是唯一的那个替身,她可以随时被替换掉。” “被比她还要像原主的其他人替换掉,被姗姗回归的原主替换掉。” 简南说这话的时候,是笑着的,然而她觉得自己肯定是比哭起来还要难看的。 路衡呼吸一滞,就在刚才,那么一瞬间,他甚至怀疑瘦得不成人形的这个女人,带着无边无际的悲伤,即将随风而去,从此消失在所有人的视野中,就像从来没有来过那样。 “你这么好,值得更好的。” “路衡,他也这么跟我说过,不过被我否决了,全世界他最好了,哪里来的人,比他更好啊,没有了……没有了……” “傻丫头。” 她根本不明白,秦厉北为了她所做的那些安排当中,是有多爱,爱到了骨子里,才能费尽心思地想要为她安排好一盒无忧无虑的未来,甚至建造起城南别墅那样的城堡,永远留在那儿,等着女主人回家,永远不离开。 路衡犹豫再三,最后决定将那些话全部在脑海中删除,他什么都不清楚,也不明白。 “那么,你现在还爱他吗?” “爱?” 简南回过头来,望向路衡,黑眸闪着明亮的光彩。 那一刻,路衡似乎明白了,秦厉北为何会在那一天,说他爱的那个人,是个极漂亮的女人,不知风情为何物,却万种风情欲说还休。 “我爱他。” 简南双手卷成了筒状,放在唇边,对着天空用尽了所有的力气和希望,大喊。 “秦厉北!我爱你!!” 此时此刻,路衡竟然有了嫉妒的感觉,能够被一个人毫无保留地爱着,那是多么好的感觉,他想要,无论使用何种手段,光明正大的追求也好,卑鄙无耻的手段也罢,他都要得到。 路衡上前,疾步走到了简南面前,朝她伸出了怀抱:“我,路衡,一米八三,名下银行存款,几家餐饮企业股份若干,曾经当过医生,老师,上面没有父母,以后也不会有婆媳矛盾,不过有个孩子,名字叫做夏铮,他是我的宝贝,他很乖,很喜欢你,也很喜欢团团。” 路衡一顿,在简南的目瞪口呆中,继续往前走了一步,主动牵住了简南的手,笑得温柔:“我这个人还不介意当一位名叫简南的女士,她的专属替身。你觉的怎么样?愿不愿意和我在一起?” “……路衡?”简南哆嗦着问:“你知道你在说什么吗?” “我的酒量是两箱啤酒,一箱红酒,两斤白酒。今天……”路衡扫视一圈,天台周围七七八八倒了一地的啤酒瓶子,勾起嘴角,邪邪地笑了:“十瓶啤酒,还在限度之内,没醉。” “我知道自己现在说的是什么,也知道我要的是什么,你放心,我的内心很强大,到时候你不需要了,告诉我一声,我绝对会走得远远,再也不会打扰你一下。” 刹那间,泪如雨下,简南握住了他的手。 夜幕高悬,烟花绽放,璀璨夺目,映着两人的脸庞,简南恍惚了,面前,与自己咫尺之间的男人,那双眼睛,紧抿的唇,真的,好像,从侧颜看去,利落不带任何犹豫的下颌线,与秦厉北几乎是,相似度百分百。 又是一声烟花爆炸的巨大声响,简南从台子上面跳下来,站久了脚下一软,毫无预料地,重重跌进了路衡的怀里。 她受惊般立刻推开了他,将手抽了回来,摇头。 “对不起。他在我心中是唯一的,谁也替代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