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六章:两个女人的互怼 - 妻迷心窍,从良总裁难二婚

第一百六十六章:两个女人的互怼

…… 简南并不想与王瑶逞这一时口舌之快,一句话不说,转身便想要离开,倒是苏妈听了王瑶这么说话,很是不高兴,狠狠地瞪了回去。 “呵,主人都不敢吱声,倒是身边的狗叫得挺欢快的。” 简南哪里听不出来这是在拐着弯儿的在骂她,但若是应了的话,也就是坐实了王瑶口中的那个人是她,简南拉住虎着脸正欲上前的苏妈,摇摇头。 苏妈无奈,只好将所有的怒气收进了肚子里面,正当两人准备继续往山下走的时候,王瑶经过简南身边,冷笑了下,道:“前几天,我听说,厉北回到了沈扬诺那儿了,怎么样,人家正主回来了,你没有什么用处了,不就给扔了。” 这句话实实在在地戳住了简南的痛脚,她花了好大的力气,才勉勉强强的压制住了火气,继续往山下走。 谁知,王瑶却仍旧不肯就此离开,反而继续道:“其实吧,我还应该谢谢你才对,要不是你和秦厉北弄出这档子事情出来,老爷子还不会对我有那么大的愧疚,也不会现在将我的逸儿当成眼珠子似的,疼在手心里。” 话落,王瑶哈哈大笑起来,苏妈一下子握紧了简南的手,因为她看见简南起伏不定的胸口,还有原先波澜不惊的脸,此时此刻阴沉得就像是暴风雨前的夜幕,骇人的紧。 …… 秦逸,王瑶和秦厉北的儿子,大半年前王瑶难产,拼死将他生了下来,那时候,秦厉北还在重症监护室,生死不明,秦逸的出生,仿佛剥开云浓雾见天晴,秦老爷子甚至在孩子满月那天大摆筵席,广邀宾客。 时至今日,甚至有坊间传闻,秦老爷子大有将这个长孙列为秦家继承人的打算。 王瑶得意洋洋,那是应该的,这若是在古时候,完全便可以说得上是母凭子贵,可何况,原先王瑶在秦老爷子的眼中,分量也是一等一的高。 简南刻意不去了解这个孩子的任何动向,但现在是信息化时代,碎纸片般的信息还是会很快便能传进简南的耳朵里。 而作为秦家孙辈唯一的孩子,这个孩子受到了国内不少媒体的好奇与关注,有的媒体甚至花大价钱买通了秦家的佣人,拍了这位含着钻石汤匙出生的小少爷的照片,一时间在北城掀起了滔天巨浪,简南依稀记得,路衡曾经笑着说过哪家杂志已经被震怒之下的秦老爷子,搞到了破产。 至于佣人,下场可想而知。 简南每次听见秦逸的名字,都会不由自主地想到团团,秦老爷子对秦逸的爱护,她可以理解,但是为什么,柳璃却可以对着那个孩子,一口一个‘逸儿,逸儿’喊着,心肝宝贝似的,然而对于团团,却狠心到把他从亲生母亲身边带走,甚至不止一次地想过要杀了他。 团团才是她的亲生孙子,柳璃为了秦家的财富,竟然可以做到那么决绝的地步。 痛苦和恨意是可以转嫁的,那个孩子,自然而然令简南不喜。 偏偏,在简南极力压抑自己火气的时候,王瑶家竟然还说出了那样故意挑衅的话来,简南转身,某地一片冰冷,她微微侧身,一把抓住了王瑶,用了秦厉北曾经教过她的防狼招式,一下将人摁在了山道边的栏杆上。 栏杆后面便是万丈深渊,山风呼呼地吹着,夹杂着狂啸,像是要吃人的野兽的怒吼,令人心惊胆颤。 王瑶没想到简南竟会有这般的力气与招式,一下子惊慌失措地大叫起来:“简南,你干什么?!放开我!” “放开你?呵呵,王大小姐,你刚才为什么不放过我呢?我都忍你了,一句话都没有说过,咄咄逼人的是谁?看来你的记忆不好,要不要我帮你回忆回忆?” 简南手上更加用力,靠近了她的脸,死死地盯着她的眼睛,直叫王瑶从心底生出了寒意,声音颤抖着吼道:“难道我说的有错?” “你猜猜看,秦家大宅里面,有多少,是我安插进去的间谍?你说,你的儿子,吃的食物得经过那么多人的手,要是哪一天,不小心的,吃错了什么东西,就给毒死了,那该多不好啊,你说是不是?” “你敢?逸儿若是有事,我要你儿子,那个叫做团团的私生子陪葬!” “他不是私生子!” 简南大吼,王瑶见此,便知道了这是戳中了简南的痛处,哈哈大笑起来:“一个未婚生育的野种,说是白家的孙子,长得一点儿都不像,我倒是挺可怜白大少的,平白无故地给人当了免费的老爹,这头顶上绿帽子,可是颜色鲜艳的很呐!” 简南将人往后一推,王瑶的身体便大半个都露在了栏杆外面,王瑶顿时大呼。 “这里是后山的山道,平时没有人来,也没有监控摄像头之类的东西,谁会知道是我杀了你呢?我今天要是直接把你从这里推下去,最多也就是上山的路途中,不小心跌落山崖而已,你看看,后面就是山崖,粉身碎骨,恐怕连骨头渣子都不剩了。”简南换了个语气,颇为可惜道:“哎呀,可怜逸儿还那么小,便没了母亲。” 王瑶反驳:“你不敢的,简南!” “我哪里不敢了?王大小姐,我看过的死人,可比你多得多了。我的心,跟石头一样硬。还有你的宝贝逸儿,我见过他的,那么小的一个孩子,长得白白嫩嫩的,就像是个可爱的瓷娃娃,任人看了就觉得以后该是个多么帅气的小伙子啊,我回去之后不高兴了,动动手,就算是命大不死的话,瞎了,聋了,哑了,毁容了,得多暴殄天物啊,你说是不是呢?王大小姐?” 简南笑了,那抹笑容落在王瑶的眼睛里,堪比地狱出来的恶魔,简南的气势太过慑人,她强撑着,不信道:“你算个什么东西,逸儿在秦家会受到最好的保护骂你不可能得逞的!” “哦?那么,当初你那个宝贝儿子的照片,是怎么泄露出去的呢?这世界上,难道还有钱买不到的东西吗?” 王瑶几乎是在瞬间,脸色白了又白,她以为简南还是御前那样软弱的柿子,想怎么捏就怎么捏,还绝对不敢反抗,但是今天竟然敢跟她呛声了,王瑶觉得有些不可思议。 然而她的面子令她不可能说出讨饶的话来,于是乎,安静了,只听得见山风将树叶撩得乱颤的沙沙声响。 良久后,在一旁看了许久的苏妈上前,劝道:“小姐,咱们飞机的时间差不多了,您还要赶航班呢,咱们就先别一般计较了,先走吧,好吗?” 苏妈根本没见过现在这样的简南,也是觉得又惊又惧,她把不准究竟简南是想做什么,说出来劝慰的话,就连她自己都觉得没什么说服力,然而就在她说了这般话许久,久到苏妈都觉得今天将要目睹小姐亲手杀人的犯罪现场后,简南猛然将手放开了。 没了钳住自己凶狠力道的王瑶,顿时猛地咳嗽了起来,一张涨红的脸,也随着大口大口的呼吸新鲜的氧气而恢复了原样。 “简南!你!你怎么敢?!” 简南拍拍手,朝苏妈伸出手,苏妈愣了会儿才反应过来,立即将兜里的手帕拿出来递了上去,她接过,擦了擦双手,随后啪地一下,迎面直接丢到了王瑶的脸上,冷哼了一声。 “我当然敢!以后再让我听见一次你刚才说的那些话,我不介意,对一个孩子下手。” 话落,也不管王瑶敢怒不敢言的样子,简南领着苏妈继续下山。 …… 她现在每个月只能见团团一次,而且前提还必须是她乖乖地听柳璃的话,被她当成枪手,去做一些违背自己良心的事情。 每次团团见到她,都会问她什么时候才能忙完,才能接自己回家,其实她很想说,麻麻并不忙,作为一个母亲,无论多忙,总会有办法挤出时间陪陪自己亲爱的儿子的。 可是她不能那么说,只能一遍遍地向团团解释,很快了,很快了,然后下一次见面的时候,依旧是很快了,很快了…… 她不是没有看见,每次小小年纪的团团故作坚强的模样。 孩子和母亲应该在一起的,她这样认为,因此,刚才那些话不过是气头上,说来故意吓唬王瑶的话,她也是个母亲,那个叫做逸儿的孩子,尽管自己不喜欢,也不会想着因为一些口头上面的恶言恶语,便去伤害他。 更何况,那是……秦厉北的孩子……